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35 大师出马

135 大师出马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别忙!”万海流比了个手势,“要谢也先谢大师!”

  钱总愣了一下,马上重新向女歌手打了个眼色。

  女歌手赶紧乖乖巧巧地站起来,向杨棠规规矩矩地鞠躬道:“谢谢大师!”几人这才发现她的个头至少有一六六。

  “不用谢…”杨棠摆手道,“我说了是因为你很有喜感,我才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女歌手愕然。

  钱总眼珠一转,小心翼翼地探问道:“敢问大师,这喜从何来?”

  杨棠不阴不阳地瞄了钱总一眼,哂道:“喜从你裤裆里来……”

  钱总顿时脸色大变,朝万海流慌乱摆手道:“万总,绝没有这回事、绝没有这回事!!”

  要知道,在此世华夏,十六岁以下苟合,女方不管愿不愿意,男方都会被判为强奷;而女方在十六至十八期间失身,对男女双方来说,都极易名誉扫地伴之一生。所以杨棠才含沙射影提了一点须子,钱总就脸色大变,矢口否认。

  女歌手更是涨得脸蛋通红,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万海流则看向杨棠,知他还有下文。

  “好了二位,我说的可不是男女苟且之事,毕竟这位姜小姐目前为止还是处.女,而且应该还差整整一百天才年满十八岁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女歌手愕道。

  万海流很不高兴地插嘴道:“叫大师!”

  “大师,你怎么知道的?”女歌手重问了一遍。

  钱总听了在旁边急得跟什么似的,心说[你傻啊丫头,以万海流的实力要查你生曰不易如反掌么?还大师……]

  没曾想杨棠又道:“我不仅知道这位姜小姐还差一百天才满十八岁,我还知道钱总今儿早上擦屁股的时候不小心把屎糊在了手上。”

  钱总闻言差点没跳起来:“你怎么知道的?这不可能!?”要知道手指不小心沾了点屎这种事谁会好意思到处炫耀啊?偏生就天知地知钱总自己知的事被杨棠给说中了,简直跟撞鬼没什么区别。

  难道……

  “大师,莫非你找人在我家里装了针孔摄像头?”无论如何,钱总也不信杨棠有这么神。

  “放肆!”没等杨棠解释,万海流第一个不干了,“大师要算你的过去未来轻而易举,用得着装针孔这么龌蹉?”

  钱总兀自一脸的不信跟不服。

  杨棠道:“钱总,吃了药,你肚子有几个钟头没闹了吧?”这话一出,钱总微微色变,“早上上班的时候,你在路边的公厕停下,拉了个稀,还差点失足踩进蹲坑里,对吗?”

  钱总脸色狂变,由于闹肚子的问题,他上午一共拉了四次,第一次在家,第二次在路边公厕,如果说家里还有可能被人装针孔的话,那么他随便选的公厕厕格里也被装了针孔的几率实在太小了。

  “好了,扯了这么多,还是回到刚刚的话题吧,我之所以帮姜小姐问万总讨个角色,的确是因为喜在钱总的裤裆里……”

  再次说到这个话题,钱总没敢跳脚否认,而是颤声问道:“大师,我裤裆里何喜之有啊?”

  万海流也竖起了耳朵。

  杨棠斜了他一眼,道:“万总,不是纯黑的屎壳郎色,少见吧?”

  万海流怔了怔,点头。

  “那如果两人的内裤都非黑屎壳郎色呢?”

  这话一出,当场气氛一滞,接着钱总跟那女歌手的脸色剧变,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

  跟钱总聊完借录音棚的事,万海流本来说要请吃饭,结果被杨棠婉拒了,说是想在后海这儿多转转,姜至贞来过这里两次,所以被钱总派了导游的任务。

  “杨大哥,你坏死了,干嘛拿我跟钱总逗闷子啊?”

  杨棠摊手道:“至贞小美女,我哪有逗闷子,事实如此嘛,难道你不是穿的屎壳郎色?”

  “嗯呀……你还说!”姜至贞气得跺脚。

  “行行行,不说了!”杨棠举手投降,同时歪着头欣赏姜至贞姣美的模样,“你说的那家店呢?”

  姜至贞春葱玉指往前边不远处一比:“喏,就是那家了。”说着,又压低声音问:“后面那两个……万总的保镖,真不理他们?”

  “说了不用理就不用理,快带路吧!”

  不得不说,后海这地界,看似文艺,表面上没三里屯的夜.店那么嘈杂,但实际也鱼龙混杂,而且往来这里的客人身份背景往往比三里屯还要复杂。

  三里屯的酒吧比较狂野,那地儿的富、官、星……各种二代比较多,也不乏一些小模特,因此某些原始交易极易滋生,加上旁边紧邻使馆区,所以外国人也多。但是,这帮外国人属于在各国使馆里层级较低的那一类,泡吧仅仅是为了找乐子。

  相反,后海这边比较文艺范,所以上了年纪的成功人士偶尔也会出没在其间的酒吧、夜.总会……至于这类人是来找乐子、拉业务还是做交易,就鲜有人知了。

  “到了杨大哥,就这儿!”说着,姜至贞推开店门蹦蹦跳跳地率先闯了进去。

  杨棠跟上,一进门就听见零星的吧客正在那里起哄,台上一个留着齐颈黄毛、挎着吉他的家伙正狼狈逃窜下台,仿佛慢一点就会被人活埋了似的。

  “又是这个黄鼠狼,活该!”姜至贞显然跟黄鼠狼有点小过节,不然不会这么说。

  “那黄鼠狼谁啊?”杨棠随口问了一句,“得罪过你?”

  “一个就会口花花的家伙,外地来的,北漂(a)!”

  姜至贞大概介绍了几句,没有深聊,杨棠也不介意,招呼她到角落的一张台子坐下,立马有服务生过来问候。

  “两位,你们……需要点些什么?”服务生见杨棠有些面生,正欲摸摸来路,转眼瞅见姜至贞,有几分眼熟,也就改了说词。

  杨棠指了指姜至贞:“给她来杯果汁,我要威士忌,加冰!”

  服务生怔了一下,回柜台那里拿了个类似pos机的玩意过来,道:“这位先生想喝酒,还请验一验指模!”

  “验指模?”杨棠愣了一下,这才省起此世的华夏律法里确实有一条十八岁以上才能饮酒的规定,当下伸出大拇指在机器上摁了一下:“嘟嘟!”

  验证通过。

  “两位请稍等,你们点的东西很快就来!”

  这时,台上换了个女歌手在唱:“一步踏错终身错,下海伴舞为了生活,舞女也是人,心中的痛苦向谁说,为了生活的逼迫,颗颗泪水往肚吞落,难道这是命,注定一生在那风尘过……”

  不得不承认,歌是好歌,曲也不错,可就是有点跟不上时代,也不符合眼下酒吧的气氛。果不其然,吧客们没等那女歌手唱完,就又开始起哄架秧子了。

  “唱的什么玩意啊?”

  “还舞女也是人……”

  “舞女不陪客陪什么?陪大熊猫啊?”

  “就是,滚蛋!”

  “滚下去、滚下去、滚下去……”

  见状,姜至贞不禁嘟囔道:“这些人有没有欣赏水平啊?”

  杨棠调侃道:“要不然咱们的女二号上去来一首?”

  姜至贞愣了一下,旋即连连摆手道:“我啊?不行不行,钱总要知道了,还不打死我!”

  杨棠挑眉道:“他打你?他真敢打你?”

  姜至贞知杨棠在关心她,小心心里暖暖的,嘴上却没敢趁机给钱总挖坑:“不是不是,我是说他肯定会臭骂我的。”

  杨棠不置可否,多问了一句:“你真不想上去?”

  姜至贞摇头:“不去…”

  “那我上去耍耍,正好许久没弹琴了,手痒!”

  “啊?!”

  姜至贞吃惊地看着杨棠往那边的立式钢琴走了过去。

  这时周遭的吧客见老没人上台补位演唱,又在那儿瞎起哄了。

  杨棠坐到钢琴前,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solo了一段《野蜂飞舞》,周围的嘈杂声便渐至若无。

  角落里的姜至贞看到这一幕不禁小嘴微张,满脸的难以置信。要知道,她十二岁就跑去三韩省的dm娱乐公司做练习生,十五岁时因dm公司被现在钱总所在的百世影音集团收购,并被钱总一眼相中,进而得到了更加系统的培训,各种乐器不敢说玩到了顶尖,但至少也是专业水准,相应的,鉴赏能力也是专业的。照她听来,就杨棠刚才那段钢琴弹得都够进维也纳音乐厅了。

  其他吧客自然没姜至贞这么专业的鉴别能力,但也听出了杨棠弹得不凡,自然乐得等他的下一步动作。

  “啪!”

  杨棠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生,跟他耳语了几句,然后服务生一脸奇怪地回到柜台那里拿了个高脚杯过来递给杨棠。

  “谢谢!”

  杨棠接过高脚杯摆在钢琴顶上,跟着随手弹了几个音,以不大的声音道:“我这人常以为有理不在言高,所以唱歌的时候也不大喜欢用话筒,嗯,一首会令人耳目一新的俄语歌带给大家!”

  “俄语歌?!”

  “会是什么玩意?”

  “嘘~~先听听吧!”

  钢琴伴奏适时扬起。

  “家盖好了

  房门在身后砰然作响

  秋风敲打着窗户

  凄然为我而泣

  夜雷阵阵、晨雾弥漫

  阳光已彻底冰冷

  久远的痛接踵而至

  大家准备好吧

  ……”

  吧客们又小声议论起来。

  “嗯,唱得还行……”

  “就是太平淡了。”

  “俺们需要点刺激的……”

  正当他们有起哄的苗头时,一声超级高亢的尖啸倏然从杨棠的嗓子眼里冒了出来。

  “哦噢噢噢噢噢—”

  没错,尖啸。

  似高音,又像海豚在叫。

  “哦噢噢噢噢噢—”

  “咔、咔……咔嚓!!”

  当杨棠二次尖啸时,那只摆在钢琴顶上的高脚杯裂了……

  .

  .

  a:北漂,这里的“北”不是指北京,指北方。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