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37 报到

137 报到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后海,自由吧外。

  “怎么样?那小子收你为徒了吗?”

  被忽悠回来的黄勃先瞅了高俿一眼,然后摇头:“大师不肯收我。”

  “哎哎~~不是师父嘛,怎么变大师了?”

  “你知道什么?我跟他一照面,他就能叫出我名儿,你成吗?”黄勃道。

  高俿怔了一下,道:“我成啊,你不就叫黄勃,这不叫出来了吗?”

  “去去去……我跟你说正经的。”

  黄勃时运不济,早年在羊城发展时的同辈毛甯、杨玉莹红了;换到玉京驻唱,和他一起的周汛、满文君、零点乐队等等也都红了,只有他还在跑场子。

  “我很正经啊脖子,你在后海这片大小也算个驻场名人,知道你名字的也忒多了吧?稍微打听一下,谁还叫不出你名儿啊?”

  黄勃闻言一愣,道:“那他一眼看出我今天穿的红内裤,这又算怎么回事?当时还有个小美女在边上,尴尬死我了!”

  “你穿红内裤?”高俿又是一怔,左右瞧了瞧,指着黄勃的腰间道,“这侧面不都露了嘛,红的。”

  黄勃:“……”

  “给人骗就给人骗了吧,这种事在四九城也不是头一回了,没啥新鲜的,大不了中午饭哥们请了!”高俿豪爽道。

  “不是,你等会儿!”黄勃倏然截住高俿的话头,“大师还算了我昨天裤衩的颜色,你记得吗?”

  高俿道:“我又不搞基,怎会去关心你内裤的颜色?倒是那大师,他这么关心……”

  “你别说话,听我说,大师掐指一算,说我昨儿穿的白色裤衩,我昨天还真就穿的白的,你说这怎么算?”

  高俿顿时瞪圆了眼睛:“这不可能?!”

  “反正人家大师就这么准,他还跟我说,我唱歌没前途,得跟着你去拍戏才能出人头地!”

  “真的假的?”高俿还是不信。

  黄勃却道:“你拽我去拍戏的事我一直没跟旁人提过,你觉得呢?”

  ******

  杨棠叫了辆出租把姜至贞送回百世集团后,自己打车回了广信佳苑。

  晚上,买齐材料,利用[小当家的厨艺],杨棠给自己做了一大桌好吃的,算是大饱口福了。

  第二天,万海流就让手下人给杨棠送来了手续齐备的奔驰g500防弹越野。

  刚拿到驾照的杨棠开车出去遛弯时,他在自由吧演唱的那两首半歌曲的视频已经在网上热炒起来了。网友评论无处不在。

  “喂喂,这是什么歌,飙高音居然连玻璃杯都震碎了!!”

  “那还只有半首,后面那首神曲《忐忑》才高兴呢!”

  “听半截《忐忑》能把人尿都急出来……”

  “谁说不是呢,我倒觉得《忐忑》用来给孩子催尿最合适了。”

  “楼上烧饼!”

  “+1”

  “高音固然可贵,但我觉得还是第二首歌更脍炙人口!”

  “没错,旋律简单,歌词也不难记,很容易流行起来……”

  “同意楼上!”

  “可惜呀可惜,楼主的拍摄像素太低,咱主唱帅哥都给拍成麻子脸了。”

  “楼上,你咋知道主唱就是帅哥?”

  “自己听视频,那些吧客在鼓掌的时候不有人在喊帅嘛!”

  “就是,我也听见。”

  “+1”

  “……”

  杨棠这事不止在京圈的网上火了,还惊动了不少音乐娱乐公司的密探。他们甚至都追查到了姜至贞所属的百世公司,可惜钱总已亲身体会过杨棠神算的厉害,自然不敢得罪杨大师,但凡有电话来询问杨棠的行踪,他早就吩咐接线员一律“无可奉告”!

  几天后,终于到了京大开学的曰子。

  杨棠带齐一应身份证件,入学通知书等等,拎了个旅行包,里面装了两件旧衣服和几包方便面,也没开车,直接打的到了万寿园路。

  在万寿园路和海淀路交叉口那儿的商行走vip通道取了三万块现金搁身上,杨棠提着旅行包由不远处的西南门溜达进了京大校园。

  到报名处一看,报名都一站式的,只要证件齐全照片齐全,三五分钟就能办妥一个,但队伍都排老长去了,杨棠也懒得在原地傻等,直接给队尾的哥们打了一商量,他把旅行包留在队伍里占位,给那哥们一千块,让他帮忙看包。

  那哥们一听有这好事,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兄弟,我估摸着这队还得排一个来钟头,你去吧,我在这儿替你看着,不过你这旅行包里……”

  “没什么,就几件破衣服,还有方便面,再没有其它的了。”杨棠拉开拉链亮了亮,“喏,这五百块你先拿着,让我包排你前头一个位置,你好看着,回头等队伍排拢了,我再添五百块给你,ok?”

  “没问题,一言为定!”

  然后杨棠就溜溜达达去了相馆,他还没登记照片(大头贴肯定不行)呢,于是让相馆老板赶紧加洗

  ,多花了些钱,老板拍胸脯保证一个半小时内肯定拿到照片。

  两个钟头后,被[小当家的厨艺]养刁了胃口的杨棠勉强吃了点烤串,拿着加洗出来的相片回到了报名处。

  这时候,队伍还差三个人就要排到他旅行包所占的位置上了。

  于是杨棠插进队伍,与看包的哥们寒暄一番,再塞给他五百块,这事便算两清了。

  很快报了名,杨棠还有其他几个人形成一个小队,跟着一师兄到了宿舍区,他们被分配在了33号楼三层西头相邻的两间寝室,都会四人间,住宿费每年两百华币。

  本来杨棠是没打算住校的,可见住宿费一年才两百块,比较便宜,也就盘算着占了个坑。

  等师兄一走,303寝室里的几个人话匣子就开了。

  “喂喂,咱们大家都自报一下家门吧!”四人中唯一的眼镜发话了。

  “对对对,自报家门,顺便排一排交椅!”块头最大长相最憨肤色最黑的大高个附和道。

  “行,我就先说说我!”穿着花格子衬衫个头在四人中最矮的马脸男道,“我叫马志鹏,身高一七七,来自晋省龙城,老父母算是暴发户,但文化程度都低,所以可劲儿让我学习,得,我这一不小心,就考到京大来了,物理系!”

  眼镜和大高个顿时哄笑起来。

  等笑够了,眼镜自我介绍道:“我叫谭尹,很奇怪的名字吧?因为我爸姓谭我妈姓尹,所以就这么叫了。申海人,身高一八二,学计算机的。”

  憨大个接茬道:“我叫厉冲,来自陕省西京,身高一九零,体育特招生!”

  这时,本该轮到杨棠自我介绍了,可他偏生把旅行包扔在床头,脑袋枕着旅行包躺在那儿,仿佛睡着了。

  “喂,该你介绍了!”厉冲走到床边,狠拍了一下床杆。

  杨棠仍没有睁眼,只淡淡道:“杨棠,雾都人,身高一八一,历史系。”

  马志鹏一听,双眼放光,凑到了杨棠床边:“哇靠,老兄你居然是历史系的,哪个专业啊?”

  “世界史!”杨棠闭着眼道。

  “哇靠,你牛逼,高考的时候你分数一定很高吧?”马志鹏探问道。

  厉冲不解道:“为什么这么说?”

  马志鹏侃侃而谈:“你傻呀,历史系全国才招了四十一个人,两专业,华夏史二十五个,世界史十六个,简直就是宁缺毋滥,你觉得这四十一个人能差得了?更重要的是,听说这届世界史班上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的好像就四个,而女生颜值颇高!”

  “真的假的?”聊起女生,就连看上去很冷静很睿智的眼镜男谭尹也凑了上来。

  杨棠终于白眼一翻,眼睛睁了开来,抢过话茬道:“扯那么远干啥,这都快午饭的点了,赶紧把各人的生曰叙一叙,聚餐!”

  “对对对,聚餐!”一说到吃,厉冲立马第一个响应。

  “行,叙生曰就叙生曰,我今年正月初六满的十八!”马志鹏第一个道。

  “轮到我了。”谭尹道,“我是正月初三满的十八,比志鹏稍微大点!”

  厉冲道:“我也十八,今年端午节前一天满的。”

  “看来我最小了,我前两天才满十八!”

  随着杨棠介绍完毕,马志鹏哀嚎起来:“哇靠,班里副班长,成绩年年第二,合着我还真就是千年老二的命啊!”

  ………

  接下来几天,开学典礼、填填表、班会、参观校史馆、入学讲座、班主任学长串宿舍、迎新会等等,每天都有一些事情要办。

  当然啰,主要还是熟悉新同学,熟悉京大校园及周边环境,购置生活用品,准备接下来的军训。

  教师节过后,新生们就算进入了军训准备期,为期两天,到了九月十三号中午,所有新生发放军训服装、试装,如有装束不合适者,可在下午五点前到京大南门换装。

  九月十四号上午召开军训动员大会;十五号全天修剪头发、准备军训物资。

  十六号一早,正式前往军训基地。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