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40 死因

140 死因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想了想,杨棠只好又兜了个圈子,挟着陶妤妃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了开水房,趁着没人,暗中对她施展了一记[仙音净化],隐在一旁,看她包子脸渐渐消肿人也渐渐转醒,这才放心离开。

  重回之前藏鞋的地方,杨棠找到刘通的靴子捅上,散掉“内气盈体”,到小卖部买了一大袋子冰糕,转回了宿舍。

  结果宿舍里不止全班在,教官也来了。

  “哟,李教官,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来来来,吃冰糕!”杨棠把整袋子冰糕拎他面前打开,一副任其选择的豪爽样。

  李教官翻了个白眼,黑着脸道:“刚才基地离扯警报你没听见吗?”

  “听见了。”

  “那你为什么不在营房里待着,跑外面去干啥?”

  “我这不是出去买冰糕了嘛!”杨棠憨笑道,“当时警报响的时候我已经到操场边上了都,本想回来宿舍的,可转念一想,这回来的路上要是出个什么事不就麻烦了么?我索性就窝在了路边一棵树后的草丛里,等警报停了,枪声也停了,这才回来的。”

  李教官:“……”

  “对了教官,刚才那阵枪声是哪个连队打的啊?空包弹还是实弹?”杨棠故意多问了一句。

  李教官白眼再翻:“好,就算你这些都说得有理,那你为什么把人家刘通的脚都跺肿了?”

  “矮油教官,这完全是出于误会,我从上铺跳下来,刘通长着一对二筒也不知道让,结果我嘎嘣一下,踩在他的脚背上,差点没把脚给崴了。”

  “你……”刘通想插嘴辩解。

  杨棠当然不会给他机会说话,跟雄鸡似的抢白道:“还有教官,在我踩刘通脚之前,他打碎温水瓶,把我新领的军训靴给水淹七军了。”

  “水淹七军?!”李教官没听说过这成语,整个人有点懵圈。

  杨棠也是一怔,赶紧改了种说法:“就跟‘水漫金山’是一个意思……李教官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宿舍其他人。”

  李教官的脸色仍黑得要命:“我已经问过了,可他们都说是你打碎的温水瓶,自己把靴子泡了水,然后把气撒到离你最近的刘通身上,先是狠跺了刘通一脚,然后还把他推倒,害他扎了一手的碎茬子!”

  听完这番话,杨棠差点没气得笑出来,他见过颠倒黑白的,可没见过颠倒黑白得这么彻底的一群牲口。

  这是在把他往死里踩啊!

  要知道,大学军训是会记入成绩的,甚至会记入档案,一旦杨棠在这儿受了处分,那恐怕会是一辈子的污点!

  见杨棠沉吟不语,李教官道:“怎么?没话说了?”

  杨棠斜了眼与他对视眸底似有几分得意又迅速埋下头去的刘通,再扫视了一圈一个二个有点心虚的同级新生,突然哂笑道:“想必大家今天来军训,昨晚一定洗过澡换过内裤了吧?”

  众人,包括李教官俱都一愣。

  跟着杨棠走到李教官身旁,附他耳道:“大红色的,对么?”接着是离得最近的一个男生:“浅黄!”再下一个:“纯白。”

  最后轮到刘通了,杨棠却只是盯着他冷笑,而不说话。

  整个宿舍内静默了那么十来秒,这时杨棠重新出声道:“看看自己周围其他人的表情,想来我的推算应该无误吧?”顿了顿又道:“既然你们都帮刘通作证,说是我摔的水瓶,我弄伤的他,那么请你们‘以你们父母外出买菜买东西不会遭遇车祸意外’为前提发誓,说你们没有作假证,那我杨棠认栽!要是你们谁不愿发誓或不敢发誓,那我诅咒你们生孩子没屁眼!好了,言尽于此,黑框眼镜,你,第一个!”

  戴黑框眼镜那男生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坐在床边犹豫了几秒,猛然抬头道:“教官,我坦白,我之前说谎了,温水瓶是刘通摔碎的,然后那水泡了杨棠的靴子,杨棠这才从上铺跳下来踏了刘通的脚,跟着刘通想打杨棠,结果自己不小心,摔倒了,弄了满手碎茬子!”

  “对对对,眼镜说得没错教官!”

  “事情就是眼镜说的那个样子……”

  “是刘通答应事成之后每人给我们一万块,我们才财迷心窍想要帮他作证的。”

  当第一个变节者出现后,其他新生纷纷改了口供。

  刘通脸色剧变,仍打算狡辩到底:“李教官,你也看见了,杨棠用邪门办法威胁同窗,让他们集体作伪证来污蔑我啊!”

  “是吗?花内裤…”杨棠抢过李教官的话头道,“刘通,你敢不敢当我面发誓……”

  “我不发誓、我不发誓,我就是不发誓!”刘通耍无赖道。

  众人一阵鄙夷。

  李教官已然看清了事实,黑着脸对刘通道:“刘通,跟我到连队办公室来一趟,杨棠也来!”

  ………

  晚饭之后,被各打了五十大板的杨棠和刘通回到了宿舍。

  两人各得了一个不痛不痒到底警告。

  杨棠明知李教官在偏帮刘通,在连队办公室的时候,却没说出半个“不”字来,但他把这仇是记下了,山不转水转,反正你刘通还要在京大读几年书呢,老子有的是机会办了你、再把你全家办得死挺挺的。

  不过此时此刻的宿舍里,另外八名新生有意无意地把杨棠和刘通给孤立了起来。

  天色将黑之时,进林子的教官队伍才携着野人的尸体返回基地。领头的秦亦坚很是沮丧,因为根据之前的情报,野人还掳走了一名女生,可他们发现野人尸体后,又在林子里转悠了两个钟头,愣是没发现女生被人挟走的蛛丝马迹。

  “秦长官,女生宿舍方面已经清点过女生人数,一个都不差!”

  “什么?!”秦亦坚闻言大惊失色,“你确定一个都不差?”

  “没错……女生方面不仅点了名,还让每个女生都在自己的花名册后边签了字。”

  “那男生呢?会不会是他们少了个人?”

  “也没有……各班都秘密地进行了人头数的统计,同样一个不差!”

  “这就奇了怪了!”

  这时又有一个警卫来到秦亦坚办公室外敲门:“报告长官,安保局七厅的人到了,他们说……”

  “他们说想要验尸!”

  “现在?”秦亦坚诧异道。

  “现在。”

  “那就领他们去停尸房,正好我也想见识见识安保局的高招妙计!”

  ………

  清清冷冷的房间里停着四具尸体。

  两具安保局人员的尸体。

  一具基地哨兵的尸体。

  最后就是被秦亦坚他们弄回来的野人尸体。

  一高一瘦两个安保局的人与秦亦坚握手之后自我介绍道:“我比较瘦,所以人送外号‘萝卜干’,他比较高,大家都叫他‘肠子’!”

  “长子(有高个子的意思)?!”

  “不是,是肥肠的肠。”

  秦亦坚无语凝噎,好半晌才道:“我玩冷兵还可以,代号‘刀狼’!”

  “好了,既然大家都认识了,咱们就开始进入正题吧!”

  萝卜干说话的同时,肠子已经揭开了那两具安保局人员尸体上的白布,左右翻看了尸体几下,又看了看两尸的牙口,断定道:“的确是小左和老邹,老邹被扭断了脖子,至于小左……他的死因似乎是失血过多!?”

  “失血过多?!伤口在哪里啊?”萝卜干问。

  “你看小左颈侧,被咬了一口,扯掉了一块肉,动脉也断了……”

  “可这应该不是他失血过多的理由吧?”秦亦坚道。

  肠子闻言,冲秦亦坚诡异地一笑:“那可不一定喔!”

  萝卜干瞪了肠子一眼,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看下一具尸体,嗯,这个哨兵,心口中弹,没什么看头了。”

  “最后一具尸体……”秦亦坚亲自介绍道,“全身九处创口,无一命中要害,却偏偏令这个‘野人’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你错了刀狼!”肠子否定了秦亦坚的推断,指着那些创口道:“你想过没有,这样又细又薄的伤口是由什么造成的?”

  秦亦坚缓缓摇头,别看他冷兵玩得挺溜,但始终想象不出究竟是什么东西造成了如此奇葩的伤口。

  此时,似看出什么端倪的萝卜干撩起衣服下摆,亮出腰间一水的飞刀,由宽到窄、由大到小。他随手抽出一把中号的飞刀在指尖耍了个刀花,迅疾切进了野人已经冷硬的尸体,沿着他身上其中一个创口往横向挖:“果然如此!”

  “怎么了?”

  萝卜干并不作声,一直切一直剐……终于割下一块两个巴掌大一个巴掌宽的人肉来。

  肠子和秦亦坚傻呆呆的看着萝卜干手上的那块肉。

  萝卜干没好气道:“别看我手上的肉,看我挖开的尸体!”

  两人立马觑望过去,骇然看见野人的内脏似乎被洗衣机搅拌过一样。

  更可怕的是,在那一堆浆糊似的内脏中,赫然有一片湛青碧绿的树叶。

  飞花摘叶,皆可伤人!

  萝卜干和肠子对视一眼,俱都惊骇不已!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