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48 恶人自有恶人磨

148 恶人自有恶人磨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青学众纷纷侧目。

  原来是不动峰中学的队员到了。说话的赫然是对方的队副,神尾明。

  “神尾明是吧?刚才的话是你说的?”杨棠来到神尾面前,居高临下森然地蔑视着对方,“你最好祈祷龙崎教练不会排我跟你对阵,否则今天以后你都没法再打网球了。”

  话音刚落,手冢立刻喝叱道:“轩辕…”

  杨棠颇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知道了,部长!”

  手冢拿杨棠没法,只好向橘桔平微微欠身道:“不好意思,我的部员失礼了。”

  橘桔平还了一礼:“是我们失礼才对……决赛,就让我们双方好好的打一场吧!”

  “正有此意!”

  ………

  场外,龙崎教练开始排兵布阵。

  “二号双打,不二跟轩辕!”

  “明白。”

  “一号双打,大石跟菊丸!”

  “嗨!”

  “三号单打,海堂。”

  “咀嘶…”

  “二号单打,越前!”

  “是!”

  “一号单打,手冢!”

  ………

  当记者井上努力打听不动峰崛起的秘密时,球场上,不动峰的石田铁终于使出了“波动球”,直击不二所在的半边场子!

  “不二学长,这球我来接!”

  虽然已经完全固化融合了木手永四郎的球技,但是不出第九梦,杨棠是没法运用的。好在杨棠还有另一绝技“金雁功”始终没用,而今使出来,内气盈体、防御力加四不说,移动速度和轻身等级也陡然增加了一截。

  所以,当不二听到杨棠的说话声时,杨棠已经悄无声息地移动到了他身后。

  “好,你接!”心头大吃一惊的不二主动让开了最佳接球位。杨棠补上,出拍。

  波动球不偏不倚地砸在了杨棠的拍网上,可拍子既没被打飞,杨棠本人的表情也轻松至极,好似兜住了一个乒乓球。

  “什么!?”

  不动峰替补席上,从部长橘桔平以下,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同时,也引起了青学众的猜疑。

  “波动球,名字听上去就很有力量啊……”

  “可为什么轩辕接起来这么轻松?”

  “那应该是个大力回球才对,看来轩辕的力量比对方强出太多了!”

  “不,化解球力的是轩辕球拍上那层薄如蝉翼、肉眼几乎看不到的‘气’!”

  “气?”

  “反正就是类似水蒸汽的东西!”

  这个时候,杨棠大吼起来:“嗷噢噢噢噢噢噢噢……不动峰的,受死吧!”话落,他直接将网球挑上了高空。

  “轩辕这是要干什么?”

  “不知道!”

  二十米、三十米、四十米、五十米……

  「[瞄准狙击]3类模式激活!」

  杨棠偏头暗忖:[原来是二十丈,也不是太远嘛!]嘴里却狂喝道:“流星落地!!”同时锁定了底线中点位置。

  球开始回落。

  不动峰的樱井和石田都看到了正在飞速下坠的球。

  “我来接!”石田抢先跑到落点附近,支起了拍子,打算再次使出“波动球”,将球回击到杨棠跟不二的半场。

  “噗嗵!!”

  球穿破了石田的拍网,砸在拍框上……石田整个人顿感一股巨力带着拍框、扎扎实实的重拍在地,而他整个人也被突如其来的大力扯得跪倒在地,双膝触地的一瞬,他感到了难以承受的剧痛,差点没当场叫出声来!

  场边,青学众。

  “喂喂,你们看场地上……”

  “那是……”

  “不是吧?居然有排球那么大个土坑?!”

  “嘶……好可怕啊!”

  “这、这招叫什么?”

  “流、流星落地!”

  没错,不动峰这边半场的底线中点处被杨棠回击的网球深深砸出了半个排球那么大个坑,而石田的拍框因为架住网球,结果被冲击力抻得更圆了。

  当然,整个拍框是半边椭半边圆,休想再用。

  强行接球的石田双膝更是肿得离谱,整个人疼得浑身发抖,根本站不起来,估计膝盖骨也碎掉了。其实若非他用球拍接,要是改用脑袋顶的话,恐怕他人已经死了。

  “石田!!”

  “石田…”

  不动峰的队员纷纷冲入场中,将重伤的石田团团围住,跟护犊子似的。

  杨棠可不管你护不护犊子,挖苦的话又起:“裁判,愣着干嘛?报分啊!”

  “啊、哦哦,15-0,青学领先!”

  神尾听到判罚声,扭过头恶瞪向杨棠:“可恶,你这个家伙……”

  “裁判,他威胁我!”杨棠又嚷了起来。

  裁判早将场中的一切看在眼里,因此杨棠一投诉,他便立刻警告了不动峰整支队伍。

  这时,橘桔平站出来道:“二号双打这一盘,我们弃权!”

  “啊叻叻,要弃权早点说嘛,浪费我时间!”说着,杨棠扛起拍子朝场外走,经过神尾身边时,他戏谑道:“已经一比零啰!”

  “混蛋,我要杀了你!”

  神尾怒吼着就欲冲向杨棠,却被旁边的深司及时搂住。

  杨棠看着激烈挣扎的神尾,哂笑道:“其实你应该感谢你的同伴,否则这会儿你已经满地找牙了!”说完,他径直走到海堂面前,“海堂学长,那个神尾是对方的第三单打,如果等下落完雨你们才开打的话,那我建议你每个回合必争,直到带乱神尾的节奏跟呼吸,那么比赛你就赢定了。”

  “嘁~~我用不着你来教我!”海堂嘴硬道,实际上他已牢牢记下了杨棠所说的重点。

  果不其然,当大石和菊丸轻松拿下第一单打后,天空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几分钟后,雨势变大,已经不适合露天网球比赛了。

  等雨停了,比赛重新开始后,第三单打的海堂果然采用了杨棠的建议,根本不受神尾的扰乱,严格执行每回合必争的策略,跟对手耗体力。

  事实上,网球之所以被称为最难缠的个人运动,完全是因为它的规则所致。正规比赛,男单采用五盘三胜制;而每一盘,赢的一方至少得胜六局;每一局至少得赢对方四球,计分形式分别为①15-0,②30-0,③40-0,④该局胜利,如果双方各赢三球,比分到了40-40(deuce),这时候就会变成拉锯战,必须连赢两球才能赢下这一局。

  因此,打得快的,一局两分钟都不要就结束了,而形成deuce拉锯战后,单局打十几二十分钟也是有的。而大的局分与球分相似,局数六比五不算赢,必须得七比五,领先两局这盘才算拿下;如果局分打到6-6,那就进行抢七局,单局先赢下七球者本盘为胜。当然,这里仍要遵守两球领先规则,球分必须是七比五或以下,比如七比三,若球分为七比六,则要再赢一球,八比六才算赢。

  由于这个两分规则,外加长盘制与短盘制的区别,网球史上曾出现过不少体力拉锯战,幸好神尾和海堂都是初中生,根本没职业球手那般体力和毅力,最终还是体力占优的海堂获得了整盘比赛的胜利。

  青学3-0不动峰,夺冠!

  第二单打越前和第一单打手冢根本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

  半个月后,青春学园又在都大会上兵不血刃地战胜圣鲁道夫学院,闯入了都大会决赛。

  这天,杨棠没兴趣听课,早早地到了网球部,结果看到部屋门口一团糟,几大箱子球散落一地,负责值曰的荒井和胜郎也窝在地上,而山吹中的亚久津正在欺负越前。

  “喂喂,白头发,这里是青学,你想找死吗?”杨棠道。

  胜郎见杨棠出现,立刻提醒道:“轩辕,那个人好可怕,他居然用石子当网球,打到越前身上!”

  “是吗?”

  杨棠眉毛一挑,同样从地上抓了一把石子……抛石、挥拍、一记超大的弧线在空中划出,直奔十几米开外正在冷笑的亚久津。

  “嘿嘿,青学的一年级,你这招对我没用……啊?!”

  “嗙、噗、嘭、嗵……”

  一连串闷响,五六颗石子全嵌在了亚久津额头上、脸颊上……他整个人摔在地上,疼得抱头打滚!

  杨棠却一点也不客气,走上去就朝亚久津的腰眼狠踢了一脚:“别装死好不好,亚久津仁!要不然我只有去找你风韵犹存的母亲理论理论了。”

  “混蛋,你找死!”亚久津倏然从地上窜起,就欲反拧杨棠的关节。

  可惜杨棠身经百战,怎会被这种技巧制住,只轻轻一闪身就让过了亚久津的攻击,同时一记寸拳正好搡在他的腹部。

  亚久津整个人被搡得飞起,摔在地上,腹痛如绞。

  “你应该庆幸你有一个漂亮母亲,所以我今天不会杀你,只需要你把这里收拾干净、恢复如初!”杨棠踩着亚久津的脑袋道,“如果你不答应,那你母亲恐怕……啧啧啧……”

  “别去找我母亲,混蛋!!”

  “咚!”

  杨棠毫不犹豫地飞起一脚,把亚久津踢到铁栏杆上担了一下,再度扑地。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