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53 求上门

153 求上门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各位,快九点了,要不要去吃个宵夜?”

  听到杨棠的话,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下,最后由乐队队长代大伙儿答道:“不用了杨少,您贵人事忙,我们就不耽搁您时间了。”

  “行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勉强,但我有句丑话得说在前头,今儿录的这几首歌曲,那都是注册过的新歌,希望大家守口如瓶直到歌曲现世,若这些歌提前泄露了,就算我不追究你们法律责任,也会有人追究你们责任的,想必这规矩大家都懂吧?”

  说到这里,一时冷场。

  “好了,我也就是给大家提个醒,只要你们嘴巴夹住了,这录歌的钱嘛,随录随有,也没人会找你们麻烦。”杨棠再度强调了一下,“相反,那些坏规矩的钱就算拿了,我杨棠保证他也一定拿不稳!再说了,就这么几首歌,人家总不至于掏上百万出来吧?所以呀,为了几十万跑路或者进监狱,实在不值当!”

  众人见杨棠说得轻描淡写,心头却都紧缩起来,毕竟这番话梗在心里它就是个事啊!因此,一帮人如鸟兽散的同时,还都在自个儿提醒自个儿这件事的严重性。

  ******

  驱车回到广信佳苑,杨棠整理好在百世公司录制的歌曲后,做了顿宵夜犒劳自己。

  吃得满嘴流油的时候,无意中想起了何佳妮,杨棠索性给她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边很快接起了电话。

  “喂,是棠棠吗?”

  “是我…”

  “嘻嘻,其实最近两天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没想到你倒先打过来了,说,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呀?”

  杨棠闻言愣了一下:“我听到什么风声了?”

  “就你那本小说,现在在美国东西两岸都快卖疯了!”何佳妮根本不能忍,迫不及待就把好消息告诉了杨棠,“自从上次咱俩通电话,这才过去一个多月了吧?嗯,是将近五十天,你猜你那书卖了多少册?”

  “这……我怎么猜得出来!”杨棠哭笑不得。

  “第二版印了五十万册,早已卖光;第三.版一百五十万册,也已售罄;目前在售的是第四版的三百万册,存货也仅余七十万册不到了……”

  “这么说《比利战争》已经卖出去约四百五十万册?”杨棠问。

  “没错……你是不知道,这些天合同上‘税后’那两字可把我妈给心疼死了!”何佳妮偷笑道,“她总说当初不该这么便宜你!”

  “那好呀,你可以告诉她,我可以跟她的出版社重签一份合同,不过我的份子嘛,自然不可能再是百分之十了……”

  “嘻嘻棠棠,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也是这么跟我妈说的,她当时已经叨叨了半天,结果一听我的话,立马闭嘴了。”

  杨棠闻言也乐了起来,差点没被夜宵的汤汁给呛着:“咳、咳咳……对了佳妮姐,既然你在美国,得空的话就去帮我问问顶级录音棚的各式设备都什么价钱,我如果觉得用得着,你就帮我代买下来,ok?至于钱,就从我那书的份子钱里边扣,要是不够你就给我打电话!”

  “行行行,我记下了。”何佳妮说完这句就有点支吾起来,“还有个事儿……”

  “你说,别不好意思开口!”杨棠察觉到了何佳妮的犹豫。

  “我妈就想让我问问你,还有没有别的书要出版!”

  “哈哈,就这事啊?简单,其实我又新码了一部小说,都快结尾了!”杨棠随口胡诌道。

  “真哒?那实在太好了!”

  “这样吧,过两天我把稿子传你,你们娘俩要看着合适,我就带毛律师飞东京去把合同签了。”说到这儿,杨棠倏然省起他虽然已满十八,却还没去办护照。

  于是挂了何佳妮的电话后,杨棠转头就给万海流打了过去,聊起了护照的事。

  “这简单,明儿上午约个时间,我亲自带你去办,下午下班前一准能领到证件……”

  “那就多谢你了。”

  “谢什么谢啊,我能帮你办的也就是普通护照,并非什么外交护照,这种事有个情面儿多塞点钱,就跟快洗照片似的。”老万在电话那头朗笑道,“对了老弟,我的人已经到了煤县,你大外公一家基本上死光了,就还剩你三外公家里边有几个人好吃懒做仍守着那小煤窑坐吃山空,你说的那个事,该了十万块,办妥了都,明天你就能见着授权书!”

  “行吧,那就明儿上午九点半,还是在西便门老地方见!”杨棠道。

  “得叻!”

  ******

  为了交何佳妮那边的差,码字码到凌晨一点过的杨棠七点半才起床,洗漱妥当弄好早点后,时间已经过了八点。

  坐上桌,杨棠刚吃了几口小当家的美味早餐,门铃就响了。

  “叮咚、叮咚!”

  “谁啊?”

  “我…”门外传来一抹有点耳熟的女声。

  “你谁呀?”杨棠颇为不耐地再问了一次,拥有[超强记忆]的他并未第一时间想起对方是谁,这只能说明来人最多也就点头之交而已。

  “我,秦亦情!”

  杨棠翻了个白眼:“没听过,找错门了。”

  门外的秦亦情显然没想到杨棠这么难打交道,一时间竟被噎住,半晌才道:“杨棠,别装了,我找的就是你!”

  “啪!”

  杨棠气得拍下筷子,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门廊处拉开门:“干嘛?我现在没诗要卖,请回吧!”

  秦亦情依旧是那副美得不可方物的俏模样,但细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她眼眸之间多了些憔悴之色:“不跟你买诗词,有别的事儿找你,能进屋谈么?”

  杨棠迟疑了一下,终是把秦亦情让进了屋。

  关上大门后,杨棠径直回了餐桌:“你随便坐……”殊不知,早餐的香气太诱人,秦亦情就跟猫闻到鱼腥一样,自然而然地坐到了杨棠对面。

  杨棠正口不择食、大快朵颐,没注意到秦亦情琼鼻微嗅的美妙表情,只嘟囔道:“有事说事,吃完了早饭我还有得忙呢!”

  结果无人应声。

  杨棠抬起头,发现秦亦情正可怜巴巴地望着他,犹如一只被饿了通宵的猫咪,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于是乎,杨棠鬼使神差地客气了一句:“要不……你也吃点儿?”

  “那就谢谢啦,我正好还没吃早饭呢!”说着,不待杨棠指点,秦亦情飞快地把手提包搁在一边,循着冬菇粥的香气就找了过去,自己给自己盛了一大碗,同时拿了筷子回来,夹起杨棠秘制的“四神海鲜八宝小笼包”,毫不顾忌美女形象,吸哩呼噜大吃大嚼起来。

  ………

  杨棠看着比他后吃,却也干掉了近半早餐的秦亦情,多少有些呆滞。

  “呼……这个粥还有小笼包都实在太好吃了,你在哪儿买的?”差点没吃撑的秦亦情又变回了淑女形象,边打听早餐的来龙去脉边拿着个湿纸巾在嘴角沾呐沾的,“这早餐绝对是大师级的手笔,秦川饮食集团就差这样的高人……”

  杨棠瞪了她一眼,没敢接茬:“现在你吃也吃饱了,找我什么事儿,说吧!”

  “哦哦…”秦亦情这才省起正事,组织了一下言语,开门见山道:“杨棠,听说你跟万海流万总很有些交情,对吧?”

  杨棠不置可否:“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如果你真跟万总说得上话,那我得求你帮我一忙……”

  杨棠没问帮什么忙,只是哂道:“你我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我凭什么帮你?就凭你买过我的诗?那不可能!”

  “不让你白帮忙,事成之后,我出这个数……”说着,秦亦情比出了一个巴掌。

  杨棠故意寒碜她:“五亿啊?”

  “五亿?你给啊!”秦亦情瞪眼道,“五十万,怎么样?”

  “五十万?呵呵…”杨棠站了起来,边收碗碟边笑。

  “行不行,你倒是给个话啊?”

  “不行。”杨棠摇头。

  “一百万!”秦亦情恶瞪着杨棠加价。

  杨棠眼尾也不扫她一下,漠然道:“一千万也不行!”

  秦亦情闻言终于有点怒了:“你别贪心不足蛇吞象啊杨棠!”

  “呵呵!”

  直到洗碗的时候,秦亦情都加价到五百万了,也没等到杨棠松口,她索性眼珠一转,打听起早餐的事来:“对了杨棠,你早餐哪儿买的,我还想吃一份!”

  杨棠又是笑:“想吃早餐啊?这辈子你恐怕没那口福啰!”

  “我就问你哪儿买的。”秦亦情的脾气有点上来了。

  “我自己做的,可以吗?”

  “你自己做的?你、你还有这一手呐?”秦亦情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这还不都你们女人逼的,如今这个年代,男人要不会做几个菜,能娶着媳妇?”

  “可、可你的水平也太……”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