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55 似曾相识(祝国庆快乐)

155 似曾相识(祝国庆快乐)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五点半的时候,万海流的手下果然准时赶到,奉上了杨棠三外公家远房亲戚签署的授权书,同时那空壳公司的法人也改成了杨棠亲戚的名儿!

  “杨老弟,现在好了,有了这授权书,就啥也不用担心了!”万海流替杨棠高兴,“不过这公司名你还得改一改……”

  “为什么?”杨棠愣了一下,“对了,这公司注册的时候你取的什么名儿?”

  万海流歉意地笑了笑:“我当时是随手注册的,就取了一串字母,具体是哪些个字母记不清了。”

  杨棠闻言翻了个白眼:“行吧,这事儿不急,咱还是说说你契女的事吧!”

  万海流道:“我打算二号或者三号送她去东京,之后就要拜托老弟你了。”

  “放心,你之前给的那些烧伤照片我已经看过了,保证还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干闺女!”

  约好去东京的各项事宜后,杨棠便与万海流分道扬镳了。

  目送杨棠消失在人流之中,重新坐到万海流邻座的黑西装小龙道:“老板,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不直接扣住杨大师,逼问他延命神药的配方呢?”

  万海流闻言不禁叹道:“小龙啊小龙,说你聪明吧,你尽说蠢话,说你蠢吧,你脑子里又都是鬼主意!”

  “老板…”

  “我问你小龙,你觉得杨老弟像蠢人吗?”

  “不像…”

  “那不就结了,你能想到的问题,他会想不到?”万海流哂道,“既然他想到了还这么有恃无恐,你觉得我扣住他,会是个什么结果?”

  小龙:“……”

  “再说了,我在怕……”

  “老板,您怕什么?”

  “怕死!”万海流直言不讳道,“我现在的钱够花十辈子,我就怕延命神药只能延命一次,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宁愿晚些知道答案,你明白吗小龙?”

  “懂。”

  ******

  杨棠回家后,从无名指环中取出一个米色大包来,将空壳娱乐公司、还有车、房等一应文件全塞了进去,再把大包收进了指环。

  目前无名指环始终保持着1暗黑金币;2黑色大包:弓矢、仿真枪、转移物、diy笔记本等;3米色大包:杂物、牌子笔记本等;4黑邪。

  值得一提的是,差不多两个月过去,如今杨棠的法力应该在320左右,当然,这是他的推测,不过也有佐证,那就是第一种琴功《风花雪月》的第一招“寒梅映雪”被点亮了,而施展寒梅映雪的法力消耗为300除以百分之九十五,也就是315.8个法力。

  虽然寒梅映雪被点亮了,但杨棠并不打算找地儿试它,一来浪费法力不说,二来没那个必要。毕竟近攻有寸拳、十二路镇魂腿,远攻有弓矢、仿真枪,吉他声倒远不近的,反而成了鸡肋。

  唯一值得期待的,也就剩三大琴功的“演奏状态”了。演奏状态的消耗仅为“战斗状态”的百分之十,就是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但在杨棠看来,怎么着也会比没有固化三大琴功的吉他动听一些吧!

  临出门前,杨棠略微迟疑了一下,觉得很有必要腾空一个储物格以备不时之需,于是他将指环内的两个大包都拿了出来,把米色包硬塞进黑色包里,再收回了第二储物格。

  弄妥一切,到楼下车库开上奔驰g500,杨棠直奔京大。

  也不知是晚高峰的原因,还是迎新晚会的原因,开车到京大附近杨棠就觉得有点堵了,车流缓慢不说,人行道上也到处是人。

  好不容易把车怪进了京大,杨棠悲催地发现,车速更慢了,就好像蜗牛在爬。于是不止是他没道德,前面后面的车都没道德地按了喇叭,惹来一片指责之声。不过随着车越来越多,按喇叭的越来越多,指摘之声竟渐少渐无了。

  终于,在经历了一段不比西天取经简单多少的龟爬后,杨棠好歹算是把车拐进了车库停好。出来后,辩了一下方向,杨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被数个班男生包围的自家组织——历史学院世界史新生班。

  没等杨棠认清本班人头,新扎班长陶妤妃就凑上来递过他一瓶冷藏过的橙汁:“杨棠,你总算来了,全部就等你了!”

  这一瞬间,杨棠心头不由得升起一句话,“有组织的感觉真好”!不过等他仔细辩了辩周围的人头后才发现,班上有十个女生在跟其他系的男生搭讪,唯独陶妤妃和另一个长相实在不敢恭维的女生身边才没有公苍蝇乱舞。

  而班上另外三个眼镜弱鸡男此刻早已被排挤到圈外,正蹲在角落里幽怨地画着圈圈。

  唉~~有组织的感觉……如人饮水啊!

  “叹什么气呢?”陶妤妃问。

  “我只是没想到人这么多,等下台上表演,我们在台下恐怕只能看到火柴人在上面蹦蹦跳跳……”

  “安啦!”陶妤妃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见杨棠没什么反应,忍不住拧了他胳膊一把,才又继续道:“经过我们新一届历史系女生的特别抗争,今次咱们全体历史系新生都将坐在第二排,不怕看不清台上的表演!”

  杨棠并不关心陶妤妃所说的福利,反而整个人僵在那里,木讷偏头直愣愣地瞅着陶妤妃:“你刚才揪我胳膊了?”

  陶妤妃被杨棠毫无表情的面容吓怕了:“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杨棠自然很讨厌异性拧他,哪怕是跟他撒娇也不行,但有一个人例外,而陶妤妃刚才的动作跟他印象中的那个人像极了:“你姓陶,莫非是随的母姓?”

  “嗯?啊,你怎么知道的?”陶妤妃被杨棠突如其来的话给惊到了。

  杨棠没有解释,只是继续问道:“令尊姓林对不对?”

  陶妤妃愕了一下,轻哼道:“我还以为你真知道我家情况呢,没想到又是乱猜……告诉你吧,我父亲姓谭!”

  杨棠浑体一震:“这不可能!?”说着,他一把拖过陶妤妃的左手,看了看她掌心的纹路,果然跟他记忆中的完全不一样,但为什么刚才陶妤妃掐他胳膊那一下……

  “喂,你干什么?耍流氓吗?”这时,旁边传来一个男声,跟着一只不比杨棠细的胳膊伸过来,冒冒失失地绞住了杨棠的胳膊。

  [内气盈体!]

  杨棠正在发懵的当口,下意识就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摆脱了对方的绞手。

  “哇呀!!”

  那冒失男生瞬间暴跌出去,砸在附近十好几个男女生身上,摔成了一片扇形。

  陶妤妃见状,瞬间怒道:“杨棠,你干神马?我弟惹你啦?”说着,她小跑过去就欲搀起那个突然绞住他胳膊的男生。

  杨棠闻言又是浑体一震:“你弟?”随即喃喃道:“看来你真不是她、看来你真不是她……”

  另一边。

  被冒失男生砸倒的同学顶多受了点皮外擦伤,纷纷爬起来骂咧了一番也没什么事了。唯独那冒失男生自个儿还躺在地上,抱着手不停地打滚,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却愣是没喊出一个“疼”字来!

  “弟~~阿辰、阿辰你怎么了?姐姐送你去医院!”

  也就在陶妤妃想要搀那男生起身之时,男生却赶紧用另一只好手推拒道:“姐,别、别动我……”

  这时,杨棠也走了过来,居高临下俯视着陶妤妃和男生,冷冽道:“你们俩真是亲姐弟?”言语间,他已开启了[鹰眼],[鹰眼]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

  “当然……我和我弟是龙凤胎,你只要不是瞎子就该看出我跟我弟脸盘子差不多!”陶妤妃没好气道,“杨棠,你到底把我弟弟怎么了?还不赶紧帮忙扶他!”

  杨棠细细一瞧,发现男生的脸盘子至少与陶妤妃有八分相像,这也造就了他多少有点男生女相的意思,但从刚才始终不喊疼的硬气来看,这家伙倒是有些骨头:“陶妤妃,你最好别乱动你弟弟,否则你弟弟的胳膊要是残了可别怪我!”

  “啊!?”陶妤妃被惊住了,“那你快帮我弟弟看一看呀!”

  “我先帮他止疼吧!”说着,杨棠假模假式地扯过陶妤妃弟弟那条肿得跟红萝卜似的胳膊,重重地拍打了几下,直到男生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这才在最后一记拍掌上附了[仙音净化]:“啪!!”

  陶妤妃自然也看出自家亲弟的疼痛,却一直忍到杨棠把最后一掌都拍完了才问:“阿辰,你好点了吗?”

  阿辰先是恶瞪了杨棠一眼,随即整个人怔在了当场。刚才他是疼得没心思注意,现在手忽然一下就不疼了,再细瞅杨棠才发现他赫然就是那个自己一直在苦苦寻找的“师父”!

  “阿辰、阿辰……你的手好些了吗?还疼不疼?”

  “扑通!”毫不理会陶妤妃的关心,阿辰猛地给杨棠跪下了,“师父在上,请受徒儿谭宇辰一拜!”.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