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58 纷乱

158 纷乱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舞台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杨棠没像真正的明星那样打扮的花枝招展,所以他这个目标不甚明显,可惜被千军万马围在中间,打不得踢不得,还需左躲右闪谨防被人揩了油去,实在憋屈得不行。

  [我要是会点武当梯云纵什么就好了……]

  在震开了几只伸来的禄山之爪后,杨棠脑子里不经意间就生出这么个念头。

  下一刻,明悟倏至:「心之所求,学会能够突出重围的轻身提纵之术!」

  杨棠翻了个白眼,心说老子就是随便想想、这也算?不过周遭的新生粉们见杨棠翻白眼,以为他被挤窒息了,汹涌的动作刹那间滞了一滞;杨棠瞅准机会,趁机来了个浑水摸鱼、溜之大吉。

  也就在杨棠溜到地库开车回广信佳苑的时候,网上京圈内各种媒体已经有了京大迎新会的视频,并且随着点击量的增加和参与讨论的网民越来越多,转发也越来越来频繁。

  33楼:“这什么破视频啊?光一个开头就看得人昏昏欲睡……”

  “楼上烧饼,肯定点进完整版视频去了,也不看看点击数。”

  “+1”

  “白痴,从我们家贞贞出场开始看起!”

  “楼上才是白痴,谁你们家贞贞?”

  “姜至贞的翻唱不咋滴嘛,赶陈天后差远了!”

  “楼上,谁让你听翻唱来着,重点在后面……”

  ……

  109楼:“哇喔~~这摇滚给劲儿!!”

  “靠,京大新生这是要吊炸天啊?”

  “不会是哪个唱片公司为了推出新人弄出来的噱头吧?”

  “怎么可能?你没看视频上被小美女姜至贞点到的那个地中海么?那可是正宗的京大校领导!”

  “没错,就凭人家京大校领导的学术地位,连传媒局长都未必给面子,哪个唱片公司请得动啊?”

  ……

  415楼:“哼哼,不就一首摇滚歌曲嘛,我看比当年的狂狮乐团差远了!”

  “卧槽,楼上有病吧?狂狮哪根葱啊,没听过!”

  “你连狂狮都不知道,还听什么摇滚?”

  “说我不懂摇滚,呵呵,狂狮唱来唱去就那么两三首歌爽口,剩下的都被尼玛给舔了!”

  “就是——417楼的,狂狮给你钱啦?让你舔它吊?”

  “都不要动怒好不好?俺说句公道话,417,狂狮那几首摇滚还行,可创作水平实在不敢恭维!”

  “没错,狂狮这么年一直没啥突破,就靠吃老本,而且当年那几首成名作除了其中一首之外,全都不是他们自己写的歌!”

  “那视频里的歌就是京大新生原创啰?”

  “这个倒没怎么注意,大家可以搜一搜嘛!”

  “我搜过了,词曲原创作者叫易梦,这家伙深藏不露啊!”

  “怎么个不露法?”

  “他名下有好几百首歌,每首歌都只露歌名和开头十几个字的歌词……”

  “你是说屏蔽?”

  “对,他所有的歌都屏蔽了,包括《一起摇摆》!”

  “这么说视频里的京大新生很可能就是易梦啰?”

  “不一定……首先,视频里的京大新生叫什么名字暂时不知道;其次,‘易梦’未必是人名,也可能是艺名,他或许与京大新生认识,或许就是他本人,可能性太多!”

  431楼(417楼):“那个京大新生叫杨棠,京大历史系新生!”

  “哟呵,这么快就人.肉到啦?看来是熟人嘿!”

  “不管是杨棠还是易梦,反正这首《一起摇摆》我顶了!”

  “对,我也顶!”

  “+1”

  ……

  京大,34a号楼走廊西头朝北的寝室里,刚刚合上笔记本的刘通正木讷地盯着蚊帐顶篷,暗忖道:杨棠啊杨棠,你的老底已经被我揭穿了,这回烦都烦死你……

  ******

  京华大学就坐落在玉京大学隔壁,两校的关系就好像美国的著名大学麻省与哈佛那样,亦敌亦友。当然,这里的“敌”指的是竞争,而非敌对。

  京华今晚也举办了迎新表演晚会,只不过在圈内的影响度没达到京大迎新会那么高罢了。其实老实说,京大跟京华两校有些年份的迎新会是一起演出的,而有些年份则没有,比如今年。

  由事后反馈的信息来看,京华的校领导们对于今年没与京大合办迎新会持相当满意的态度,毕竟每一次合办,那就相当于两校学生的一次竞争,而今次京大那边出了个杨棠,要一起摇摆的话,还不得把他们京华的新生全给诓走了呀!

  因此,由结果倒推,没合办比合办的好。

  不过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网上的消息很快就扩散到了京华校内,其实不止京华,对于网络信号的传输速度而言,整个玉京的高校都已经知道京大出了杨棠这么个奇葩新生,唱了首摇滚《一起摇摆》!这条消息甚至于美国的大学联盟都已然收到,只不过除了留学生、没太多美国学生关注罢了。

  高考前就回了玉京的白可卿考入了京华大学人院中文系,只不过整个暑假她完全没空,不是在国外飞来飞去,就是出席这个宴那个会的,几乎找不到给杨棠打电话的时间,有时候好不容易逮到了个机会给杨棠打电话,他的号码却又不在服务区(无名指环)。

  于是乎,阴差阳错之下,直到今晚的迎新晚会结束,同寝的室友在上网点击京大迎新会视频的时候,白可卿才终于又看到了杨棠的身影。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你这个冤家,我不打电话,你就不知道给我打电话嘛?”

  “噫,你在念叨什么啊小卿卿?你、你怎么哭了?”

  白可卿身边的女生一惊叫,同寝的另外两个女生虽然看视频正看得起劲,也都扭过身来嘘寒问暖。

  “白白,怎么了你这是?”

  “谁欺负你啦?”

  白可卿抹了把眼角溢出的泪珠,又吸了下琼鼻,摇头道:“我没事……”

  “你没事?你没事才怪,没事哭什么鼻子啊?”

  “就是,有嘛难事给姐妹们说说呗!”

  “我真没事!”

  “那你为什么悄悄地哭啊?不对啊小卿卿,你心里边是不是有人了呀?”

  “不是吧白白,你……”几个女生的八卦之火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白可卿极力否认:“你们瞎说什么呀,没那种事!”

  “你说没事是吧?那好,你发誓,如果你现在心里边有人了,那我们整个207就咒他,赶明儿出门被车撞!”

  “玲珑姐,你也太毒了吧,我不发……”

  “不发就是有事!”

  ******

  杨棠并不知道刘通在给他使绊子,回到家弄了点宵夜吃完,就开始码字赶稿。

  与此同时,坐着保姆车刚到某高档公寓楼下的姜至贞终于忍无可忍,向她的经纪人钰姐牢骚起来:“姐,你能不能让我耳根清静一会儿,你都叨叨了一路了!”

  “不能……我问你,你为什么要邀男生对唱?我交代给你的通告流程里边可没这一项!”

  “我这不是临时起意嘛……”

  “好,我就当你临时起意,可你为什么要请那个男生上台呢?还指谁不好,非要先指一下人家京大的校领导,这要是换个上了年纪的领导,哪懂什么对唱,还不得当场否决,直接把你顶南墙上去啊?”

  “我这不是想临时活跃一下气氛嘛……”

  “活跃个屁,我看你是认识那个男生吧?他一上台你们俩就眉来眼去的。”

  “哪有这种事……”

  “没有吗?”钰姐咄咄逼人道,“反正你们俩的演唱视频现在在网上传得到处都是,要不要回公司找个专门人才来验一验,看看你们在曲间都说了什么?”

  听到这话,姜至贞直接被点爆了:“好啊,那咱们回公司找钱总评评理!”

  “你少拿钱总来压我,这种事钱总才不会过问呢!”

  “是吗?要不你给钱总打个电话,让他把我封杀了好了!”

  “你以为我不敢?”

  “你敢你就快拨号码啊,来,要不要我这边帮你拨好……”说话间,姜至贞已掏出她的手机开始拨打起了钱总的号码。

  平时响半天都没人接的电话今天居然只响了两下就接通了:“喂,至贞吗?有事儿?”

  姜至贞没说话,直接把手机扔进了钰姐怀里。

  钰姐手忙脚乱地抓起手机:“喂,钱老板,是我啊!”

  “你谁啊?”电话那头的钱总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什么:“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是至贞的经纪人钰姐吧?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钱老板……”

  钰姐并没有添油加醋,直接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复述了一遍。在她看来,这就已经足够钱总把姜至贞骂得狗血淋头了。

  谁知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后,钱总竟咆哮起来:“钰姐是吧?你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你……”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