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62 欲拜师

162 欲拜师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第二天一大早,未名湖畔。

  昨天拂晓脱出第十梦的杨棠难得在白天学习后,留宿寝室没回广信佳苑。

  不得不说的是,在广信佳苑一个人住安静是安静了,可惜周围环境不大好,反倒是京大校内,树木掩映,早晨的空气比较好。

  可惜杨棠早起锻炼时,老大谭尹和老三厉冲都懒床不肯起,至于老二马志鹏,整夜未归,也不知上哪儿逍遥去了。

  杨棠绕着未名湖跑了两圈后天才放亮,附近道上锻炼的师生也开始逐渐多起来。这令他想找个宽敞点的地儿试验[跳跃]技能都没了机会。

  不过增幅强化后的[跳跃]实在有够夸张,明明才初级,一点技能熟练度都还没刷过,其跳跃能够一下达到的直径范围约为十五码。要知道,在《暗黑2》游戏中即使将[跳跃]技能点满20级,其作用范围也不过才十六点六码,这下可倒好,百分之一百五的增幅强化后,刚上手的技能就能拥有超大范围的效果,实在是意外之喜。

  当然,上面只是腾跃范围,而隐藏的击退范围比腾跃范围缩水了许多,以杨棠lv1[跳跃]为例,他的腾跃半径为七点五码,隐藏击退半径仅为三点三码(约三米),实际上范围也不算小了。更何况,以杨棠之前学过的暗黑技能[闪避]来看,闪避lv1、lv2、lv3分别对应游戏中的一级技能、十级技能和二十级技能,其技能增幅大得吓死个人!

  “师父…”慢跑中的杨棠正思忖着关于技能的事情,迎面跑来一男一女,不是陶妤妃和谭宇辰姐弟还有谁。

  “都说了,别叫我师父!”

  谭宇辰不依不饶道:“可我真想拜你为师……”

  杨棠本还想一口回绝,可无意中瞟见陶妤妃正竖着耳朵听音,不禁起了点小心思,当下改口道:“想拜我为师是吧?”

  “没错师父,你肯收我啦?”谭宇辰喜不自禁,就差没当场跳起来了。

  “那倒不是,我是想先考验考验你!”

  “考验?”谭宇辰怔了一下,“您随便考…”

  “那好,就先从你的家庭状况开始吧,你跟你姐都哪儿人呐?”杨棠看似随意实则有心地提出了问题,“先说好,不能隐瞒不能撒谎,你要是违规了,我随时都能看得出来!”

  “放心师父,我怎么敢骗您老人家呢!”

  “那好,第一个问题……”杨棠边跑边道,“你家祖籍哪里?”

  “湘省莲城。”

  杨棠闻言愕了一下:“我还以为你是申海人咧!”

  “师父您为什么这么说?”

  杨棠道:“因为我们寝室也有个姓谭的,叫谭尹!”

  谭宇辰一听,与陶妤妃齐齐翻了个白眼,道:“师父,照您这么说,我姐还跟陶总理一个姓咧,也算亲戚?”

  “我只是随口一问罢了。”杨棠脸不红心不跳道,“第二个问题,如果你真拜我为师,能否尊师重道?”话落的同时,他已开启了[鹰眼]。

  “当然!”谭宇辰毫不犹豫,冲口而出。

  杨棠眼内一片金光,但他不露声色,追问了一句:“即使什么都学不到,也能做到尊师重道吗?”

  这下子,谭宇辰迟疑了,半晌才道:“如果师父有用心教授,徒儿资质愚钝,学不到任何东西自是活该,但毕竟已列入门墙,尊师重道自当奉行一生!”

  杨棠眼内仍是金光,这让他相当诧异!

  此刻,一直在旁听的陶妤妃终忍不住为弟弟谭宇辰说了句公道话:“杨棠,你问也问了,就是不知你能教我弟弟些什么呢?”

  杨棠哂道:“我尚未答应收他为徒。”同时暗忖:老子身上技能多的是,可惜传不了人啊!

  念头刚过,明悟倏临:「金雁功可传第一层,天赋高者自能领悟后续功法,循序渐进,体会到‘内气盈体’之妙!」

  杨棠呆了呆,扪心自问道:[那金雁功的三种特效呢?学习者也能修炼出来么?]

  「或可修出‘轻身’、‘闪避’等效果,但无法具现三大特效!」

  见杨棠沉默不语,陶妤妃讥诮道:“怎么样?没招了吧?”

  “哼,我会没招?”

  “那你有本事亮出来啊!”陶妤妃激将道。

  “就算收徒,我又不是收你,凭什么当你面亮啊?”杨棠嘴上也不饶人。

  “嘿,我是宇辰的亲姐姐,怎么就不能过问他的事了?”

  “天地君亲师……若谭宇辰真拜了我为师,那你这个当姐姐的就成了我的晚辈,岂可用‘质问’的语气跟我说话?”

  “我弟这不还没拜你为师嘛!”

  终于,谭宇辰忍不住叱道:“好了姐,拜师是我的事,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陶妤妃恶瞪了自家亲弟一眼,仍旧嘟囔道:“他就是没本事才不敢亮招……”

  杨棠就算再好的涵养和脾气,被一个女娃子这么碎碎念,火星子气也还是有的:“谭宇辰,跟我来!”言语间,故意没提陶妤妃。

  不过陶妤妃还是厚着脸皮追在二人身后到了林子深处的一小块秃地当间。她忍不住问道:“跑这儿来干嘛?”

  杨棠没有搭理她,只是指着秃地边沿的一截枯树桩道:“谭宇辰,你试一下,把它给我踢断。”

  谭宇辰愣了一下:“这……不太可能吧!”

  陶妤妃闻言也仔细瞧了瞧,发现那枯树桩枯而未死,至少有四五寸直径,绝不容易被踢断。

  果不其然,谭宇辰仗着他的运动鞋比较厚实,全力踢击了五六下,结果没踢断枯树桩不说,还把脚踢得生疼,微瘸着站在那里,十分沮丧地望向杨棠。

  “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用死力气去踢桩,又怎么可能有好结果呢?”杨棠随口教育了谭宇辰一句,挥手示意让他站开一点,然后一个垫步欺到桩旁,直接扫腿如鞭子般甩在枯树桩上。

  “啪!”

  只听一声脆响,枯树桩如莲花绽放那般炸开成十几瓣,露出了里面尚有汁液的树芯。

  本还想在杨棠踢完之后鸡蛋里挑骨头的陶妤妃霎时没了声音,谭宇辰更是目瞪口呆地望着那枯树桩,似在想象他要是被这一脚踢中会有什么效果。

  “发什么呆啊,这只是最基础的将寸劲运用在踢击上……”

  “扑通!”

  谭宇辰当场给杨棠跪下了。

  “师父——”

  杨棠却轻轻托住谭宇辰的胳膊,将他整个人给抬了起来:“先别乱叫,我还没答应收你为徒呢!”

  “师父…”

  “而且拜师不是件小事,你最好跟令尊商量一番再说!”杨棠建议道。

  陶妤妃一听,也赶紧劝道:“阿辰啊,杨棠说得对,如果老爸不同意的话,到时候又是麻烦!”

  谭宇辰犟道:“他就是个老古板,他肯定不会同意的……我不管,我就要现在拜杨棠为师!”

  杨棠道:“我可没说现在要收你为徒,让你回去商量就商量,少废话!”

  谭宇辰:“……”

  陶妤妃见有点冷场,忙岔开话题道:“啊哈杨棠,之前军训我说过要请你吃饭的,只是国庆之后这些天一直有点小忙,今天咱们算是遇上了,不如我亲自下厨请你一顿?”

  杨棠几乎想都没想就信口胡诌道:“别,我还是吃食堂好了。”说着,他已往林间移步,“你们俩知道怎么出去吧?我也要回了,先走一步!”言罢,人已经消失在林间。

  “哎~~我晕,溜这么快?”陶妤妃抱怨之余用手肘拐了一下谭宇辰:“杨棠说得没错,你还是先跟老爸商量一下吧,不然他脾气一上来,说不定会派警卫来教训杨棠。”

  “他敢?”谭宇辰瞪眼道,“再说了,那些个警卫单挑的话,肯定打不过我师父!”

  “那可不一定,你想想剑叔的拳脚功夫吧,他可不是吃素的喔!”

  谭宇辰冷哼一声,没有反驳,还从屁兜里掏出手机,对着那开花的枯树桩连照了数张相片。

  ******

  回到寝室,还没来得及洗漱,杨棠就被谭尹和厉冲起哄架秧子了。

  “老幺回来啦,赶紧过来、过来,你出大名了!”

  杨棠边脱掉外套边道:“我能出什么名?不会还是上次迎新会的事吧?”

  “那都是什么时候的黄历了?眼下有人黑了你的校园网账号,改了你的个性签名,我正想办法拿回你的权限呢!”谭尹一边解释一边飞快地敲击着键盘。

  杨棠闻言眉头挑了起来:校园网账号?自从新生报到发放了初始账号和密码后,他压根儿就没登入过,谁会这么无聊拿他的账号开涮?

  “哎哟卧槽,对方发现我了,反追踪能力还挺强嘛!”谭尹嘴上说得轻松,手上敲击键盘的动作却快到了极致。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