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63 赴约

163 赴约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见谭尹忙得热火朝天,杨棠索性从柜子里拿出他的牌子笔记本,开机联上网,很快搜到了校园网论坛。

  果不其然,许多人在围观杨棠的账号。当然,重点还是他的个性签名:“棠棠,你说话还算话不?落款:1020可白!”

  不少人都留言数落杨棠始乱终弃,还有的说他出点小名就忘了糟糠之妻啥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倒是杨棠看清签名后愣了一愣,他没想到白可卿居然还有这一手。

  也就在这时,谭尹嚷了起来:“靠,被对面的家伙点了ip,这尼玛谁呀?”

  杨棠瞄了眼谭尹的电脑屏幕,哂道:“对方没赶尽杀绝,要么是本校的要么是隔壁的。”

  “你是说京华?”谭尹挑了下眉,倏然回过味来,道:“我说老幺,你小子还懂这个,深藏不露啊!”

  杨棠一边修改账户名一边回道:“哪有深藏不露,我也就是了解得多点……不错不错,对方给我的账号松绑了!”

  谭尹闻言凑过来看了一眼:“真的假的?你运气要不要这么好啊?”见杨棠已经把个性签名锁定成了白板,顿时无语凝噎,却没往深想。

  与此同时,京华某女生寝室。

  “靠,京大的校网管理员怎么这么快就出手了?”

  “怎么了玲珑姐?”旁边的白可卿问了一句。

  “我被管理员踢了……”

  “那留言呢?”白可卿问。

  “多半会恢复成原样……”

  “那你等下再帮我留个言好吗?”

  “不行,至少得等明天!”

  “啊?”

  ………

  中午,京华清芬园。

  白可卿点了些吃的,找地儿刚坐下,手机就响了。她扫了眼来电显示,居然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噫?”

  “怎么了小卿卿?”跟白可卿一块来吃饭的玲珑问道。

  “没什么,就是有一个陌生来电,不认识的。”

  “是吗?”玲珑有些警惕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这手机号不是熟人不知道吧?”

  白可卿也警惕起来:“可能是窜号了吧!”嘴上这么说,但她心里明白,她这是卫星手机,怎可能窜号?

  来电音停了。

  隔了一会又响了,还是那个号码。

  “要不我帮你接接看吧!”玲珑道。

  “不用,我自己接。”说着,白可卿还真就接通了电话,结果对面无人应声,“奇怪了,怎么没人说活!”

  “甭管它,拉黑吧!”

  ………

  转眼几天过去,白可卿已完全把卫星手机收到陌生来电的事给忘了,反而催促同寝的玲珑道:“姐,你就再帮我联络下棠棠呗!”

  “行…”

  结果玲珑刚一黑入京大校园网数据库,她的笔记本就开始疯狂地鸣叫起来:“你已被玉京市网警大队锁定……你已被玉京市网警大队锁定……请举手投降!!”

  “靠,这是哪个瓜怂整蛊姐们?等老娘找到人,弄不死他!”

  玲珑骂咧之余,不太懂网络战的白可卿担心道:“或许你真的被网警大队盯上了也不一定…”

  玲珑闻言怔了一下,旋即狂敲键盘,查看数据包,最终俏脸色变道:“卧槽,网警大队还真找过来了!”

  白可卿立马乱了方寸:“啊?那怎么办?要不我们出去躲躲…”

  “没用的,网警已经锁定了寝室的ip段,老娘今次算是栽了……玛德,到底谁阴的我?”

  十多分钟后,有人狂敲白可卿她们的寝室门。

  “咚咚咚!!”

  “谁啊?”

  宿舍老师的声音由门外传来:“207的都出来,有网警找!”

  幸好寝室就白可卿和玲珑两人。玲珑迅速开了门,娇声道:“王老师,啥事啊?”

  王老师瞪了玲珑一眼:“你们自己干的好事你们自己不知道?”

  “我们干啥事了?”玲珑硬着头皮装傻。

  这时廊口有个中年人探出半个身子来,遥遥招呼道:“夜玲珑,赶紧过来!”

  玲珑听到熟悉的男声,有点哭笑不得:“爸,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不来,你在学校还不翻天啦?”

  ******

  十月十九号,京大艺园。

  陶妤妃和谭宇辰姐弟在二楼点了些菜,算是这礼拜的小聚。

  “姐,你帮我问剑叔没?”

  “我怎么问?又不是我要拜师!”

  “可我早把枯树桩的照片寄了回去,剑叔始终没回应啊!”

  “只能说明剑叔看不上杨棠呗!”陶妤妃有点幸灾乐祸。

  “姐~~别拆台行不行?你就帮我个忙,打电话问问剑叔吧!”谭宇辰求道。

  “行,谁叫你是我亲弟呢!”说着,陶妤妃还真就掏出手机给家里的保安头子剑叔打了过去,“喂,剑叔吗?我妤妃呀,你说什么?好好,我明白了……不过明儿周三,有课……好的,我知道了!”

  等陶妤妃挂了电话,谭宇辰立马追问道:“姐,什么就有课,你知道了,你都跟剑叔说什么了?”

  “还能有什么,老爸进京了呗!”

  “啊?”谭宇辰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狠狠地震了一下,“爸工作那么忙,居然还有空进京?”

  “听剑叔说,是皇室里有大人物过寿,所以爸才……”

  “哼哼,上赶着巴结对吧?”谭宇辰冷笑。

  “阿辰,你瞎说什么呢?”陶妤妃有些不高兴道,“以老爸如今的级别,他用得着巴结谁嘛!”

  “那倒是,一言堂,大家长嘛!”

  见谭宇辰这么说,本还想劝他赶明儿去寿宴上走一遭的陶妤妃索性就没提这茬。

  ******

  翌曰一早,十月二十号,在广信佳苑歇了一晚的杨棠多少有些抱怨万海流办事不牢靠。当初他就跟万海流提过,要在京大附近找一套学区房,只是后来硬性要求一手房,这个条件就放宽了。

  现在看来,不管是哪个小区的房子,周边绿化得再好,也是比不上京大和京华两所名校的。目前杨棠的房产之中,也就只有那两幢牧场别墅的环境能赶超学区房,可城里的交通状况实在不适合每天往返别墅区和学校,那是纯粹浪费时间的一回事情。

  “看来得空还得在京大附近租套房,嗯,最好租在京大校内!”

  杨棠一边吃早餐一边嘀咕,空闲的时候,手还偶尔点拨一下边上搁着的diy笔记本。

  “可白的手机被我植入了定位木马,从七个钟头前就一直没挪地儿,很好,看来她就住这里了,龙泉山!”

  等吃过早点,杨棠上网细细收集了一下有关龙泉山的资料,结果令他无语凝噎。

  龙泉山这个地界紧挨玉东园,最早的时候叫玉泉山来着,后来被束之高阁的朱氏皇族移居此地,顺理成章就改名为了龙泉山。

  更重要的是,这里还住着不少在任国家领导人的家属子女,周围的戒备自然森严无比,说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也不为过。

  为了收集更多信息,杨棠甚至在短时间内还黑进了大洋彼岸美军的间谍卫星图片库,将库内一些半公开的机要图片都拷贝到了位于欧洲的一台云端服务器上,剩下的那些机密图片和绝密图片,他暂时一动也未动。

  以当今的世界形势,一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暗杀另一个常任理事国的国家领导人,乃是最愚蠢的一回事情,所以美军卫星虽然拍了不少龙泉山周围的详细图片,但从来就没把这些图片的保密等级调得过高。

  杨棠快速浏览过一系列图片后,不禁头大如斗:“这样的安保,除非会‘隐身’之类的高深潜入术才能够摸得进去……”

  明悟陡临:心之所求,学会高深潜入术!

  杨棠无语之余,倏然想起另一回事,既然白可卿透过个性签名通知他十月二十号去她家拜访,那么怎样进入龙泉山,她多半已有安排,他只要驱车前往即可。

  想通此点后,杨棠迅速收拾妥碗筷,驾车直奔龙泉山而去。

  从四海桥下来,沿北坞村路一直往西北方向开,到了与龙泉山路交汇的三岔路口,杨棠便看见路边有一小年青举着广告旗,上书:“葡萄美酒夜光杯!”

  他连忙靠边停车,凑上前问道:“兄弟,你这干嘛呢?”

  “要你管…”

  “是不是给陌生人送请柬的?”杨棠问。

  小年青有点诧异:“你怎么知道?”

  杨棠又顺口念叨:“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你要等的人可是我?”

  “哎~~你怎么就把这句诗给接上了呢?”

  杨棠懒得解释,直接摊手道:“请柬在哪?”

  小年青从怀里掏出一份鎏金请柬:“在这儿!”杨棠欲拿,他躲开道:“打赢我才能拿走请柬!”

  杨棠微一挑眉,直接缩地法欺到小年青身前,一把钳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抻上半空,另一手轻松地夺过了请柬。

  “蓬!!”

  小年青被摔在地上。

  “咳、咳咳……你、你赖皮,我要跟你堂堂正正再打一场!”

  杨棠也不搭话,冲他冷冷一笑,坐进车里,一溜烟开走了.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