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64 搅屎棍

164 搅屎棍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结果,杨棠驾着奔驰g500没开出一里地去,就见前面排起了车队,正龟爬式前进。

  见路边站着俩交警,杨棠索性把车停到了交警身边,降下车窗问道:“怎么了这是?”

  其中稍胖的交警回道:“有请柬吗?前面交通管制了。”

  “有!”杨棠把刚抢来的请柬递了过去。

  胖交警接过请柬打开看了一下:“既然你有请柬,那赶紧上去排队吧!今儿来祝寿的人多着呢,听说有的请柬够份儿进、有的则不让进,就不知你小子有没有那个运了。”

  “是嘛?”杨棠应和一声,略踩油门,掠过俩交警身侧,滑行了百十来米,排到了车队最末。

  远远瞅着杨棠的车,瘦交警道:“诶,之前有看过普通牌照的车往这山上凑的嘛?”

  胖交警愣了一下,狂摇头道:“还没真见过……”

  “那你今天得见识见识了,刚过去的奔驰越野就是一普牌!”

  胖交警又是一愣,抬眼望去,队尾那辆杨棠开的奔驰果然是普通牌照,而整个车队长龙几乎就找不到第二辆这样的车。

  其他车不是各省市驻京办的牌照就是各部委还有禁苑那边的牌照,再不然就是军方和外交黑牌。

  杨棠的车牌搅在当间,特扎眼,跟其他人明显不是一路。

  “这……”

  “要不要上去盘问盘问?”

  “算了,人家有请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杨棠等在车上,起初还算能耐得住寂寞,可当他看到后面时不时有车超过他、甚至超过整个车队,杨棠就有点不能忍了。

  其实敢超车队的那些车,要么人家就住在龙泉山、要么就是真正的禁苑大佬,自不必像杨棠这般小人物一样排队等候。

  面对这样的情况,杨棠很想装得“看山不是山(详见006)”,有样学样,开车超过整个车队,大摇大摆地进入龙泉山范围。

  不过就在他准备行动时,脑子里倏然闪过了钱钟书的那句话:“一个人,到了20岁还不狂,这个人是没出息的;到了30岁还狂,也是没出息的。”

  人年轻的时候,做事往往不计后果,却充满了敢打敢拼的闯劲,这就是钱老所谓的“二十岁前该年少轻狂”,哪怕做错了事,年轻就是改正错误的最大资本;而普通人到了三十岁,他这一生人也就差不多过了一半了,毕竟七老八十(不包括高智商科学家)那叫颐养天年,一般人六十岁荣休,所以在三十而立的关口,略知社会深浅的人都该顾忌着妻小,稳扎稳打、赚钱养家,凡事与人为善,不轻易树敌。

  钱老的话细品下来,都是经验之谈,杨棠自然明白此点,所以打算变道的他突然就有点犹豫了,毕竟两世人年龄加一块,莫说三十岁,五十他都有了,还这么毛毛躁躁地想冒充大佬,实在太不成熟了!

  “可老子表面上才十八耶,难道不可以随时切换画风,狂一狂么?”杨棠嘀咕着,眼前却是一亮:[对啊,老子的优势不在于两世为人成熟稳重、看山还是山,同样不在于年少轻狂、看山不是山(a),而在于这两种风格可随时随地来回变换,其他人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想通此点后,杨棠豁然开朗,自觉大彻大悟,当下狂按两声喇叭,重重一轰油门,变道往车队头里驶去,不过两分钟已开拢了大门口,被站岗的卫兵给拦了下来。

  “你,证件!”

  杨棠递过请柬。

  肤色本来就黑的卫兵脸顿时更黑了:“不好意思,参加寿宴的宾客请在隔壁入口接受检查!”所谓的隔壁入口,其实就在边上,两个口中间就隔了一片人高的铁栅栏,而且看样子是临时装上去的。

  杨棠摆出吊儿郎当的样子,斜眼瞅着卫兵,只当他说的话在放屁,撇嘴道:“我就问,这请柬你们认不认吧?”

  卫兵闻言眉头大皱,啪嚓一下就把单肩背着的步枪拎在了手里:“这位先生,我说过了,请您到旁边的入口接受检查!”同时,一直站在卫兵身后值班室门口的一个少尉军官也把手搭上了腰间的枪套。

  打定主意要狂一把的杨棠自然不可能被这点阵仗吓住,就此半途而废,他咧嘴笑道:“动枪是吧?好啊,照小爷我这儿招呼!”说着,他用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脑门。

  旁边入口正检查的几名卫兵见出了事,赶紧分出两人来支援这边。俩卫兵一过来就冲杨棠端起了枪。一时间,大门口颇有点剑拔弩张的意思。

  杨棠头顶枪口的同时,还在那儿嚷嚷:“有本事开枪啊!”话是如此,实则他已内气盈体,兼且被动技能[铁布衫]的效果一直都在,面对可能走火的枪口倒也有几分底气。

  “叭、叭!”

  这时,又有一辆黑色轿车开了上来,停在杨棠的奔驰之后,挂的是参谋本部的牌照。

  车窗降下,黑色轿车的司机探出头来喝叱道:“门都给堵上了,搞什么名堂?”

  少尉一听,立马走到车旁,掏枪顶在了杨棠脑门上:“下来!”

  杨棠迟疑了半秒,终是没有反抗,乖乖下车,靠墙站好。同时,值班室里负责登记的另一个卫兵小跑出来,坐进杨棠车里,将车开进大门里边不远处的平坝停好,又返回到入口车道,打手势让黑色轿车进门。

  后面的黑色轿车当即缓缓开到入口处停了下来。后车窗降下,一个秘书模样的中年人露脸问道:“他……怎么回事?”

  少尉低声解释道:“来给六爷祝寿的,嫌旁边队伍长,正搁这儿耍无赖呢!”

  “他有请柬么?”

  “有…”

  “拿来瞧瞧。”

  少尉忙从卫兵手里拿过杨棠的请柬,递给了中年秘书。

  瞄了眼请柬编号,中年秘书微微色变,赶紧跟车里真正的大佬耳语了几句,然后又探头到车窗边,吩咐道:“搜一下他的身,如果没有问题就让他进吧,但他的车得扣在你们警卫处,回去的时候再还他!”

  少尉有点诧异,却没敢多问,并腿敬礼道:“是,首长!”

  ******

  杨棠很快被放行,车却被扣了。他循着沿途有且仅有的贺寿指示牌,利用缩地法,似慢实快地赶路,不过十分钟就已望见了请柬上的“晋王府”!

  杨棠走近发现,府门外停着一溜的豪华轿车,每一辆的价格都不低于他被扣在警卫处的奔驰g500!府门口并未大开中门,司仪只在一旁的侧门迎客,而另一边的侧门则聚了六七个青年男女,正在那儿说说笑笑,颇为愉快。

  杨棠这一路走来,速度虽然不慢、人也不累,但总归有点风尘仆仆的味道,所以他刚一踏上晋王府门口的台阶,那几个男男女女不知怎地就把话题转到了他身上。

  “哟,又来新人了嘿!”

  “看这位的穿着,卧槽,居然估不出价……”

  “他没开车,不会是走路来的吧?”

  “谁知道呢!”

  这时,司仪已经验完了杨棠的请柬,并且高唱道:“可卿小主同窗挚友杨棠公子祝王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那群男女立马又议论起来。

  “哎~~原来是卿小主的大学同学啊,怪不得这么特立独行!”这还算嘴上留德的。

  “什么大学同学啊,我看多半是高中同学…”

  “肯定是,一身的地摊装,连辆车都没有,真是寒酸!”这话虽有挖苦之嫌,却也算实话实说。

  “岂止是寒酸呐……咱们一个二个光鲜照人,就他满身地摊货,甚至连腕表都没一只,等下与卿小主合影,他若站在我们中间,那简直就是搅屎棍啊!”

  其余男女顿时哄然大笑。

  已被允许进门的杨棠在跟警务处的卫兵狂过一回后,本想低调点儿,但偏偏固化了[凯由の厨艺]的他耳朵非常好使,如不刻意收敛,百米开外苍蝇飞过是公是母都能听辨得清楚,所以边上男男女女的讥讽尽落法耳。

  [唉~~发生在警卫处的事早晚会散播开来,还是一狂到底吧!]

  杨棠在心里只用了一句话就说服了自己,于是他径直走到那几个男女外围,寒声道:“刚才谁说我是搅屎棍啊?”

  男女们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无人敢搭腔。

  最终,还是那个口没遮拦的“一匹瓦”青年硬着头皮道:“搅、搅屎棍就是你、就是你……这话我说的,你待咋地?”

  杨棠闻言嘴角一勾,露出个魅力十足的微笑道:“承蒙夸奖,你太看得起我了!”

  哈!?

  一匹瓦和他在场的同伴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什么叫“承蒙夸奖”?什么叫“看得起我”?这人是不是刚上过拳击台,被人揍傻了吧?

  只听杨棠又道:“搅屎棍周围的屎们……”

  .

  a:上大学以前,老师或家长常在耳边碎碎念那些“大道理”,吾一向正色答曰:“我晓得、我知道、我懂!”然自以为懂了全世界的道理,仍我行我素。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