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65 第一关

165 第一关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搅屎棍周围的屎们……

  周围的屎们……

  的屎们……

  屎……

  一匹瓦和他的小伙伴们瞬间斯巴达了。

  感觉三观都崩塌了。

  “搅屎棍”不是贬义词么?

  这可是老师们多少年教育的成果!

  画面一:

  教室里闹得一团乱麻!

  班主任来了,指着其中叫得最欢的学生喝叱道:“xxx,你这根搅屎棍,还不赶紧闭嘴!”

  画面二:

  半期考试分数出炉了!

  班主任将总分倒竖第一第二第三的学生叫到讲台上罚站:“每次都是你们三个考倒数,简直就是班上的搅屎棍……”

  台下一片哄笑。

  ………

  好笑吗?

  敢情是一群娃的脑仁重量不够,没闹明白当时老师们骂的重点在哪儿!

  “excuse.me!”杨棠见男男女女都被他说愣了,索性莞尔一笑,施施然进了侧门。

  半晌,一匹瓦他们回过神来,又开始在那儿吵嚷,却再不敢把什么屎啊棍的挂嘴上了。

  “刚才那小赤佬哪儿钻出来的?真是令人生气!”

  “谁说不是呢,一开口就打翻了一船人…”

  “你还说……”

  “不不不,我是想说希望他多带了衣服,不然等下是肯定会被老王爷宰的。”

  众人闻言一愣,旋即哄笑起来。

  ******

  杨棠随指示牌进了偏厅,一路上并未遇到几个宾客,这让他感觉很诧异,毕竟龙泉山路上排了那么老长的车队,王府门口又停了不下二十辆豪车,难道都是些摆设?

  偏厅不大,陈设倒是古色古香,杨棠悄然开启[鹰眼]打量了一番,发现这里摆的盆景、挂的水墨无一不是价值十万以上的贵价货,不禁有些感慨这晋王的富有,正打算找把最贵的椅子坐下,偏门钻出来三名女侍,为首装束略微不同的女侍头子冲杨棠道:“这位先生是刚到的吧?”

  “对…”

  “怎么就你一个人?”女侍头子有些诧异,因为根据晋王爷的吩咐,警卫处在大门口放人进来都是一拨一拨的。

  杨棠不知此点,只是装作懵懂地摇了摇头,并没有接话。

  “算了,一个就一个吧!”女侍头子并不害怕警卫处方面出错,“敢问这位先生贵庚…”

  杨棠答道:“我十八,八月间满的。”

  “嘻嘻,你不用答得太过详细,反正能过老王爷三关的人事后还要详查,请跟我来吧!”模棱两可说了些话,女侍头子自顾自旋身又钻回了偏门。

  不过剩下两名女侍并未即刻跟上,而是一左一右守在门边,冲杨棠比出个“请”的姿态,娉婷婀娜、秀色可餐。

  杨棠曾几何时哪见过这种阵仗啊,嘴角不禁抽了抽,又自赏了一记[仙音净化],这才神态自若地步入了偏门。

  穿过偏门后,便是一方宝月台(类似露台),人的视野豁然开朗,放眼望去,竟是一池秋水,其上碧波浩渺、粼光潋滟,美不胜收。

  杨棠不禁多嘴问了一句:“这池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啊?”

  女侍头子道:“这西水池自是人工的,比不得老王爷喜爱的九曲池……那方池虽小,却有活水供给,钟天地灵秀,自然非人工池可比!”说话间,她已移步到宝月台一角镶接的回廊上,“先生,请往这边…”

  “哦哦!”

  杨棠连忙跟上,走了一段才发现回廊曲径通幽,延伸向(普通)目光不及处。

  [得亏整个回廊都建在人工池上,只要提前设计施工好再注水,如此规模倒不难办到。]走在回廊上,杨棠一边啧啧称奇一边暗忖,约莫六七分钟后,前方的视野才渐渐开阔起来。

  这里似乎是一块人工小岛。

  小岛的西南方和东面皆有小桥与更大的地块相连,北边则是一汪水质更纯粹的天然池。

  “这就是九曲池了。”女侍头子介绍道。

  杨棠不禁感慨:“原来如此!”

  这九曲池不仅水质清澈,更有地下活泉补给,若从空中鸟瞰,整个池形好似一尾鲤鱼,池中鱼眼位置有处小岛,岛上有一方凉亭,内有三人,两位爷辈人物外加一名少女,赫然正是白可卿。

  至于九曲鲤鱼池靠尾部的东西两岸,各有不少亭台楼阁,其中人影憧憧,议论纷纷,还有时不时往这边指点一二的家伙,显然比杨棠早到的宾客不在少数。

  可惜杨棠即便开了[鹰眼],能隔远看清各人相貌,那也是一个都不认识,索性仗着他所处的大岛与凉亭小岛颇近,忍不住冲白可卿招手喊叫起来:“可白,我到了,算是言而有信吧?”

  岛上凉亭内,刚打完一杆高尔夫,正坐下来饮茶的老爷子听到杨棠的喊话,差点没当场喷出来:“靠了…这是谁家的楞头青啊?”

  一直如晾衣架般矗立在侧的精瘦老者应道:“六爷,要不要我去把那小子揪过来盘问盘问?”

  本还打算三缄其口的白可卿一听精瘦老者的话顿时一个激灵,慌张开口道:“冷爷爷,还是不要了吧!”

  被白可卿称作冷爷爷的精瘦老者闻言嘴角微勾,并未回应,倒是正喝茶的老爷子哂道:“小卿儿,那楞头青还没过三关呢,你这就护上了?”

  白可卿身子一僵,抱住老者胳膊撒娇道:“外公——他是我同学,只是来玩的,就别让他过三关了嘛!”

  老爷子瞪眼道:“那可不行……今儿来的宾客当中,但凡三十岁以下还未成家的都在这九曲池里边洗了回澡,他可不能例外啰!”

  白可卿顿时没辙了,只能撅起小嘴道:“哼,您真小气!”

  老爷子不置可否,却偏头向精瘦老者使了个眼色。精瘦老者立马跟这边大岛上的女侍头子打了个手势。

  女侍头子当即把杨棠领到一个大立柜前,淡淡道:“先生,照老王爷订下的规矩,你得过三关…”

  杨棠并不太关心三关的内容,反而问道:“如果我过了三关,能与白可卿面谈几分钟嘛?”他今次来其实并非为了贺寿,而是履约,履当初他答应白可卿考入京中大学的约。至于其他什么王爷寿诞,双方既不沾亲又不带故,关他屁事!

  “当然…只要你能三关夺魁,不仅能见到可卿小主,老王爷还能当初应你一个条件!”女侍头子道。

  杨棠愕道:“什么条件?”

  女侍头子莞尔道:“奴婢怎知您会提什么条件……好了,废话不多说了,还是请贵客先过第一关吧!”话落,边上的两个女侍已然打开了大立柜,只见柜子里琳琅满目,摆着不下百件古董珍玩。

  “第一关很简单,请贵客用最短的时间在柜子里选一个您认为最有价值的物件!”女侍头子道。

  杨棠听到要求愣了一下:“就这么简单?”

  女侍头子被问得一怔,接着点头道:“没错,就是挑东西,请吧!”

  正开着[鹰眼]的杨棠当即指向柜子最上面一格最靠左边的一块金属牌,道:“那我就选它吧!”

  女侍头子以为自己幻听了:“你确定?”

  “当然!”

  见杨棠回答得斩钉截铁,女侍头子懒得再提醒他,直接吩咐身边的侍女冲凉亭方向打手势。

  凉亭内的精瘦老者显然不是一般人,轻易便看清了侍女的手势,向又打了一杆高尔夫的老爷子道:“六爷,那小子选的是五十三号物件!”

  “五十三号物件……”老爷子似在回忆,然后面色骤然严肃起来,“他选的是那块鸟不拉屎的令牌,靠了,这小子眼光还真毒啊!”

  精瘦老者愕道:“什么令牌?”

  “汉王令牌!”

  “汉王?”

  “不是我早薨的弟弟,而是陈汉的汉!”

  “您是说汉王陈友谅?”

  “然也!”老爷子抚须道,“昔年鄱阳湖大战前,陈友谅听从张必先建议预留退路,将一批珍宝提前藏了起来,若胜则可一战定天下,若败亦有退路可循,而那块令牌就是找到宝藏的钥匙……”

  精瘦老者闻言撇嘴道:“结果呢?几百年都过去了,有人找到宝藏么?”

  “当然不可能找到,因为真的令牌一直在我这一支手上,坊间的令牌都是假货,拿着假货怎么可能找得到……”

  精瘦老者忍不住讥诮道:“那你呢?坐拥真货应该也几十年了吧?会没找过宝?”

  老爷子:“……”

  “行了,我都不稀得说你,还是说说那小子这第一关算不算过吧!”精瘦老者问。

  “过,怎么不过,他能选中本王爷府里唯一仅有的物件,那就算过……物以稀为贵嘛!”老爷子叹道。

  精瘦老者不置可否,向这边打了个手势。

  女侍头子立马向杨棠报喜道:“恭喜贵客,您已经通过了第一关……对了,婢子叫雯岚,敢问贵客尊姓?”

  [现在才问名姓?]

  杨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搞半天之前人根本没把他当盘菜!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