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66 两手空空

166 两手空空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敝人姓杨,杨棠!”

  “原来是杨先生,接下来这一关……”雯岚略显迟疑道,“对了,您会游泳吧?”

  杨棠一怔:“狗刨算不?”

  雯岚莞尔道:“当然算……这第二关其实很简单,只要不借助工具,比如船啊******啥的,过去对面的凉亭小岛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

  “没错,就这么简单,不过这中间还有个小小的要求……”

  “请讲!”

  雯岚道:“其实也没什么,老王爷定了规矩,过去小岛的人,双腿最多只能沾湿膝盖以下的部份,一旦超过便会被淘汰!”

  “啊?!”杨棠有点傻眼,“难道要我憋着气、以倒栽葱的姿势,纯靠双臂力量游过去不成?”

  “倒栽葱?”雯岚和两名女侍俱都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倒栽葱狗刨”,画面实在太美,“扑哧”一下、俱都乐出了声。

  “莫非解决方法不是如此?”杨棠愕道。

  雯岚和俩女侍笑而不答,反而点上了一柱香。

  杨棠索性走到池边,利用[鹰眼]往清澈的水下望去:“啊哦,门道在这儿啊!”

  池原来水之下半尺,有石墩子暗桩。

  先前由于池水反光的关系,加上暗桩颜色跟池底几乎一致,杨棠又没往深了看,自然把这“机关”给忽略了过去。

  经过细细观察,杨棠发现那些暗桩虽然离水面较浅,但其上长满了青苔、滑不留脚,寻常人踩踏上去,一个不小心,恐怕就会人仰马翻变成落汤鸡!

  “怎么样杨先生,那柱香已经烧掉三分之一了,要试试第二关吗?”雯岚在边上催道。

  杨棠沉吟了几秒,再一瞄池面偶尔飘过的浮萍,顿时有了计较:“我试试看吧!”话音刚落,他身周已然内气盈体,当下以缩地法跨向了池面。

  在场之人见此一幕尽皆错愕,雯岚如是,俩女侍如是,凉亭内的精瘦老者亦如是:这杨棠跨出的方位好像不是水下暗桩之所在吧?

  殊不知内气盈体所生成的“蝉翼气层(详见139)”可使人踏雪不留痕,再加上“日暮雁行”所附加的移动速度加一、轻身等级加一的特效,杨棠虽未刻意试过,也知他能立在水面儿臂大小的枯枝上而不沉。

  眼下换成浮萍,杨棠所能借到的力自然更小一些,幸好“缩地法”也有些隐藏的轻身效果,这两下加一块倒勉强够用了。

  嗒…嗒…嗒…嗒…

  杨棠闲庭信步一般,在池面上或长或短地踏了四步,第五步就轻描淡写地跨上了凉亭小岛。

  霎时,现场出现了极端扭曲的寂静。

  雯岚和两名女侍都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精瘦老者的双眸瞪得铜铃般大,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来:“蹬-萍-渡-水!?”

  此刻,石化中的老王爷和白可卿回神过来,俱都瞧怪物般看着杨棠。

  “我这算过关了吧?”杨棠明知故问。

  老王爷一脸惊诧地瞅着杨棠,半晌没吭声。倒是精瘦老者身形陡然消失在原地,抬掌攻向杨棠。

  “莫非这是第三关?”杨棠[鹰眼]看穿一切,嘴上揶揄着,身体微微一闪,配以[闪避]特效,轻易就避开了精瘦老者老者的推掌。

  精瘦老者也不是吃素的,似已料到杨棠会避开他的掌法,当下手肘和手臂古怪地一抖,他枯瘦如柴的手掌便又拐着弯地拍在了杨棠身上。

  “啪!”

  如击败革。

  “啊!”

  刚刚才发动的[刺针]被精瘦老者享受到了,lv1级百分之六十的反伤令他抱腕跌退。

  杨棠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微微欠身道:“掌法精妙如斯,前辈就是前辈!”

  精瘦老者闻言被气乐了:“嘿,你小子少拍马屁,我冷刹有几斤几两自个儿会不清楚?”

  见精瘦老者态度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杨棠懒得再跟他虚与委蛇,直接望向白可卿道:“可白,我已应诺而来,没有食言吧?”

  白可卿眼蕴焦虑之色,微摇螓首,暗示杨棠别乱说话。

  “有什么不好说的,选物件、渡水以及跟这位冷老过招,我都已经办到啦,还不许人高兴一下啊?”杨棠大大咧咧道。

  此时,老王爷朱六终忍不住开口道:“蠢小子,第三关并非跟老冷过招,而是在那边…”说着,他手还指了指他打高尔夫球的地方。

  杨棠循指瞧见了开球位,哂道:“第三关是打高尔夫?第三关是打高尔夫…”

  “没错,看见那边白、黑、黄三个球了吗?你若能在三球以内做到一次‘一杆进洞’,这第三关才算过!”朱六撇嘴说完这些,看向杨棠的眼神很不屑。

  即便是与杨棠交手输了半招的冷老也不认为老王爷朱六的表情有什么不对。

  [看来那白黑黄三个球必有古怪,可惜没用!]

  杨棠一边暗忖一边嚷嚷道:“这还不简单,杆呢?洞呢?”

  朱六随手递上他用过的4号球杆,又指了指远处整个鱼形池尾部的方向:“看见没有,那有根旗杆,旗杆周围就是果岭……”

  杨棠拿着球杆已施施然站定在白黑黄三个球后面:“看见了……周围是果岭,旗杆底部就该是球洞了吧?[1类模式,锁定],嗙!!”

  一记大力挥杆随手而出。

  白色高尔夫球就好像被弹射出去的航母战机一样,与水平线最多呈二十五度夹角,就那么直直地冲向池尾……

  朱六打高尔夫的水平最多只能算半职业,但他的眼光却绝对踏入了职业级:“呵呵,蠢小子,就你这球的角度,想进洞那是门都没有!”

  “是吗?”杨棠歪过头、皮笑肉不笑地瞅着朱六。

  以二十五度的夹角路线掠过池面一半距离后,白色高尔夫球的飞行线路陡然以仰角八十度开始拉升,一飞冲天十几米后,再以一道诡异的弧线陡然栽向了池尾的旗杆处……

  “嘭!”

  一声不大不小的闷响过后,杨棠已然收到了命中目标(球洞)的反馈,他嘴角一勾,正想说是不是找个人过去验一验进洞没有,凉亭内就有不大不小的播音声响起:“十七号球一杠进洞、十七号球一杆进洞……”

  老王爷朱六一听,脸黑得跟锅底一样,嘴巴微张了张,想要承认杨棠已过第三关,孰料杨棠这时又挥了两杆,将黑高尔夫和黄高尔夫球通通打了出去。

  “嗯?”

  杨棠挥杆太快,把两个高尔夫球都打出去了才察觉到黑高尔夫死沉死沉的似铅球,黄高尔夫轻飘飘的似泡沫。

  不过两球飞出去的线路虽有一点点细微改变,但之后硬是诡异地划出了与白高尔夫球同样的飞行路线,一前一后栽进了池尾的球洞里。

  播音再起:“十八号球一杠进洞、十九号球一杆进洞……”

  朱六彻底傻了眼。

  冷老无语凝噎。

  白可卿惊奇不已。

  ………

  杨棠转向朱六道:“老朱,这下我能跟可白单独聊聊了吧?”

  朱六挥了挥手,正欲答应,临了又改了主意:“你们俩聊归聊,但等下开席,杨棠必须陪我喝两杯!”

  杨棠愕道:“凭啥啊?我只是来看可白的。”

  朱六瞪眼道:“凭我是小卿儿的外公、亲外公!”

  杨棠不禁翻了个白眼,退让道:“陪酒可以,但我没带寿礼呀我!”

  这话一出,轮到朱六和冷老傻眼了。

  没带寿礼?两老很想一巴掌拍死杨棠:你说你一个臭小子,初次登门拜访,就算不带寿礼,普通礼物总该带一些吧?可他倒好,两手空空如也!

  白可卿见二位爷辈恶瞪杨棠,明眸一转,赶紧附耳跟朱六说了些什么。

  朱六听后诧异道:“他还有这能耐?”

  白可卿看了眼杨棠,最终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我说真的外公,不信你问他……”

  “问我什么?”杨棠愕道。

  朱六问道:“听说你小子会作诗,毛笔字写得也很不赖?”

  杨棠立马看向白可卿,只见她吐了吐舌头,表情有些怕怕的:“行吧老朱,等下写幅字给你,权当我送寿礼了!”

  朱六撇嘴道:“你以为我稀罕你的字?”

  “那算了,我还懒得写呢!”杨棠道。

  “不行,你都答应了,怎么着也得写上一幅,本王就算拿去擦屁股,也算节约用纸了。”朱六老小孩的脾气一起来,居然跟杨棠杠上了。

  杨棠显然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主儿,他居然道:“那行,纸的正面我就写‘朱’,背面写‘六’,这样你擦屁股的时候也能少遭点罪!”

  朱六:“……”

  白可卿见势头不对,赶紧打圆场道:“哎哎哎~~外公,您跟棠棠扯什么呢?屁股都出来了!”

  朱六微愕,旋即乐了起来,指着杨棠笑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这么些年了,也就你敢跟我像刚才那般说话,痛快、痛快!”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