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67 还是太天真

167 还是太天真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杨棠撇嘴道:“你痛快我不痛快……”说着,他伸手揽向白可卿的纤腰,“可白,咱们走吧,找个僻静的地儿,详聊!”

  察觉到杨棠鲁莽的动作,白可卿小心心里微微有些慌乱,颇感两难,但终是没有拒绝,任由杨棠挟住了她。

  跟着,白可卿就觉得身子一轻。

  “呀——”

  杨棠已然带着她踏上了池面,足尖绷直,腾跃间每每点中水下的暗桩,只几个起落便回到了雯岚三名女侍所在的大岛上。

  “厉害啊!”凉亭里的朱六抚须道,“光凭这一手轻身功夫就不比高供奉和洪供奉差了。”

  冷刹点头表示赞同:“就算差也差不了太远,甚至在拳脚上也是如此!”

  “怎么?你刚才与他过招受伤了?”

  冷刹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死鸭子嘴硬道:“那小子应该比我好不了多少……”

  殊不知杨棠利用[刺针]反伤百分之六十以后,剩下的四成掌力连蝉翼气层都没打破,更遑论触及到杨棠随时加持着被动技[铁布衫]的皮肤了。

  脚踏实地之后,白可卿被杨棠放松开来,但她整个人却激动不已,看向杨棠的眼神更是异彩涟涟。

  杨棠有点受不住白可卿的目光,当下摸了摸鼻子,道:“好像又有一拨人正往这儿来,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儿吧!”说话间,他已牵起白可卿的小手往东边的小桥而去。

  见此一幕,老爷子朱六已没了打高尔夫的心思:“刹啊,你在这儿看着,我先回书房了。”话落,他整个人同样踏上了池面,一路往北而去。

  原来这九曲池内埋下的暗桩不止一条,而是东南西北各有一条,俱都生满青苔,滑不留脚,没点稳扎稳打的功夫,休想在上面踏水而行、健步如飞。

  杨棠白可卿还有朱六刚离开不久,后面西水池的回廊上又鱼贯行来一批宾客……

  步入晋王府后,杨棠便成了路痴,好在白可卿就在身边,改由她带路,三拐两绕,到了一处幽静的小院内。

  两人自有些私密话要说,却又没有朱老爷子想象中那般亲密。

  “棠棠,你校园网账号上的签名,是我让同寝的一个姐们改的,没吓着你吧?”

  杨棠闻言一怔,很想问一句“她就不怕暴露”,但话到嘴边终是没问出口:“这事说来也巧了……我当时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还是我同寝一学计算机的哥们告我的,他当时还在网上跟谁大战来着,说是要帮我拿回账号权限!”

  “肯定是玲珑姐了……她最后被你们京大的网管给踢了,还被网警大队给发现了,最后她老爸过来亲自将她捉了回去!”

  “她老爸?”

  “哦~~忘说了,夜叔、就是玲珑她爸,本身就在网警大队工作。”白可卿爆料道。

  杨棠闻言一怔,同时心头暗叫“好险”,嘴上赶紧圆着整件事的最后一个漏洞:“你知道吧,你那个玲珑姐给我的留言只有时间没有地点,不过当我登入账号改密码的时候,签名栏里边居然出现了可白你的名字,后边还跟着一个地址,再有就是叶(非错字)玲珑名字,后边也跟了个地址……”

  “啊?!有这种事?”白可卿多少有点神经过敏道,“那这事恐怕得跟外公讲一下!”

  杨棠心头狂汗,他刚才那番话完全是随口胡诌的,为的只是掩盖在白可卿手机里植入定位木马的事,现在看来似乎有点弄巧成拙了,如果晋王府追查的话,他恐怕还得伪造一些“现场数据”才能过关。

  “可白,我看没那个必要!”

  “为什么?”白可卿反问道,“为什么没必要?”

  “主要是地址的问题,当时叶玲珑名字后边跟着一串详细地址,你名字后面就仨字——‘龙泉山’!”杨棠又开始谎话当中套谎话了,“我就好奇了,还有人住山上,于是就在网上搜索了一番,结果发现龙泉山这片住的大人物不少!后来我又一想,既然这时间地点都有了,你肯定会有所安排,于是我就冒冒然跑来打算看看情况,没曾想就这么溜溜达达就进来了……”

  听完这番解释,白可卿有点目瞪口呆,随即“扑哧”一下乐了起来,哂笑道:“你这人咧,看来还有那么一点运气,这样都被你闯到我面前来了,真是好狗运!”

  “是是是,狗运,汪、汪!”

  “咯咯……你别逗了好不好?”

  杨棠学狗叫只是为了分散白可卿的注意力,让她暂时别在去想刚才他那番解释里的破绽,既然白可卿不让学了,他索性就不狗叫了,还趁机岔开话题道:“对了可白,你这儿有笔墨纸砚吗?”

  白可卿眼前一亮:“怎么?你想给我外公题字啦?”

  “差不多吧!”

  “那你跟我来…”

  ………

  笔墨纸砚备好。

  杨棠站在书案前沉吟了好一阵,倏然问道:“对了可白,朱六今年贵庚啊?”

  白可卿闻言一愣。

  反倒是不知什么时候躲到窗后的朱六嚷嚷起来:“个臭小子,你连本王寿诞几何都不知道,还给我题什么字啊?”

  杨棠蔑了眼窗外的朱六,唱对台道:“那我偏题,你待怎地?”

  “哇呀呀呀呀呀……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是咋地?本王就不让你题……”

  “我就题!”

  得,一老一小,两人又杠上了。

  白可卿连忙圆场道:“好了外公,还有棠棠,你们能不能别一见面就斗嘴啊?”

  “不能!”两人异口同声、还互相恶瞪一眼,又同时撇过头去。

  “棠棠——”

  “行行行,那我不问他几岁总可以了吧?”杨棠“服软”道,“如此一来,只能提个简单的字了……”

  朱六却有点眉飞色舞的意思:“连本王生辰都不知晓,我看你怎么题这个字,哼哼!”却见杨棠提笔蘸墨、匀了匀,似笑非笑地瞟了朱六一眼,开始在上品宣纸上落笔。

  “会当击水……”

  一种朱六没见过的字体在杨棠的笔下油然而生。

  “……三千里……”

  “自信人生二百年。”

  会当击水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

  杨棠反复看了一下,见没什么纰漏,这才落款道:“易梦,庚辰年九月廿三,于晋王府!”

  收笔。

  杨棠瞥向有些懵逼的朱六:“怎么样?我这手破字,还入得您老法眼吧?”

  朱六回神过来,当下就想抬杠:“你还知道你自己写的字……”话音至此,却见杨棠抬手有随时销毁那副字的意图,犹豫半秒、天人交战却比平时犹豫数秒还要激烈几十倍,最终只能屈服,“……好(破)啊!”

  杨棠这才收了架势,施施然绕出几案,走到了书房门外,深吸了一口此间的新鲜空气。

  朱六和白可卿都没有挪身,凑在几案边就欲朝那副字吹气。

  “吹气也是有唾沫星子的,别随便吹气啊!”杨棠的提醒声悠悠飘来。

  朱六和白可卿立马屏息静气,差点没被憋死。

  墨迹未干。

  暂时无法细细欣赏。

  朱六索性直起身,来到杨棠身旁悄然站定,半响用胳膊肘拐了拐他,道:“杨小子,易梦是谁?”

  “别名啰!”

  “那副字就是你的寿礼呀?”

  “对啊!”

  “就一幅字是不是太寒酸了?”

  “寒酸?就那一幅字,能顶别人送的十件礼,所以哪里寒酸了?”

  朱六:“……”

  “对了朱六,你到底几岁啊?”杨棠旧话重提,颇有点睚眦必报的意思。

  “哼,男人祝九女人祝十,本王今年六十有九,你就不兴多写一幅字给本王啊?”朱六开始施展赖皮神功了。

  杨棠撇嘴道:“凭什么?我又不是你儿子……”

  “你要是我儿子,看我不打…我宝贝你还来不及呢!”朱六腆着老脸道,“要不我把小卿儿许配给你当大老婆得了?”

  “大老婆!?”杨棠闻言微微吃了一惊,随即发现他脑子里对此世婚姻法极为淡薄和模糊,于是随口接道:“莫非还有小老婆一说?”

  “当然……我说,你小子不会不清楚你这一生人能娶几个老婆吧?”朱六无意间的一句话,算是戳中杨棠痛点了。

  他重生穿越回来,还真没在网上搜过此世的婚姻法,因为在他看来,没必要,大丈夫何患无妻,况且他还得寻找前世的“妻”呢!再说了,以他前世的经验来看,三十岁以下、身体健康、相貌堂堂、净资产正的一千万美刀以上,甭管在哪个国家,都应该不愁找不到老婆吧?

  “喂喂,你不会真不清楚吧?”

  “我清不清楚用不着你教,总之你拿可白的终身幸福来换我的字,这事太下作,不能干!”

  “哇靠,你小子乍一看挺成熟的,没想到也有‘理想主义’的时候……啧啧!”

  杨棠心头一紧:“你别憋什么坏啊朱六!”

  “你怎么知道我在憋坏?”老王爷皮笑肉不笑道。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