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72 态度有根由

172 态度有根由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听完有关“禁闭”的介绍,朱六皱了皱眉,道:“既然杨小子都这么说了,那就找间小黑屋,把这女娃子丢进去吧!”顿了顿又道:“你们都给本王听好了,禁闭七天,包括送饭,谁也不许跟女娃子说话,若有违反者,家规处置!”

  “是!”四下里暗卫们轰然应诺。

  不知“禁闭”厉害的方大川对朱六的高抬贵手千恩万谢,甚至还向杨棠投来感激一瞥。

  杨棠心说,还是等七天后方玉华能没事人般出来再谢吧!同时,他回忆起京大军训那半个月,犯错惩戒多以当众体罚为主,果然没有“禁闭”这茬儿,否则照他估计,非得弄疯几个不可。

  因此,待方大川离开后,杨棠不禁提醒了朱六一句:“老朱啊,如果严格按照‘禁闭’程序执行,周围一点声响也无的话,关上三天就得,关七天人非疯了不可!”

  朱六挑眉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啊?还想替那女娃子求情?刚才本王已经够给你面子了啊!”

  “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真的……谁?!”杨棠本还打算继续苦口婆心,孰料出了刚才方玉华那事儿就一直开启超感官的他骤然听到细微的破空之声。

  下一秒,冷刹出现在朱六侧后方,应道:“我…”

  杨棠微松了口气。

  朱六偏头问道:“事儿办得怎样了?”

  冷刹脸上顿露难色,凑上前附耳道:“王爷,是元能院的老蒯,他推说长老们闭关的闭关,出任务的出任务,暂时派不出人对…(他)…进行考核!”

  见冷刹跟朱六有悄悄话要说,杨棠主动退开了几步。

  “哼,老蒯是我那侄儿安插进元能院的人吧?朱三四(朱老三的四儿子,即当今永和帝)现在越来越不长进了。”朱六不禁摇了摇头,追问道:“老蒯不同意,那军方设在元能院的副院长叫什么来着?他也不同意?”

  “您说穆副院长啊?”冷刹撇嘴道,“他没在,他要在不就好了嘛!”至于元能院院长,一直由一号首长挂名兼任,在具体的人事任免上甚少过问。

  “既然这样,咱们只能先让府内供奉,加上你,以三对一,测试一番……希望(他)能占下一个‘预备锦衣’的名额吧,要不然我晋王府这三年等于没有半点……”

  朱六正低声感慨时,离他三丈开外的杨棠又骤然听见细微的衣袂破空之声正分为左右向朱六和冷刹包抄过去。

  “草,你们两个找死!”杨棠狂骂的同时,一个缩地法就已到了朱六和冷刹跟前,再一个缩地法绕到了二人侧面,最后一个缩地法好死不死地挡在了他俩身后。

  连着三下缩地法,描述起来有点冗长,但实际上奇快无比,只两道残影留在朱六跟冷刹身周,杨棠就已抵达了他想象中的最佳攻击方位,然后直接弓步前驱,左右手各向空处轰出一记寸拳。

  “嘭嘭!”

  几乎一齐声的闷响,一褐袍一蓝袍老者被杨棠的寸拳直接轰现了形,各自跌退两步,这才狼狈站稳。

  “天生神力!?”褐袍老者跟蓝袍老者对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喊了出来。要说普通的寸劲拳脚他们也挨过,根本就不像杨棠这般凌厉汹涌。

  “狗屁神力!”杨棠反唇相讥了一句,同时提醒朱六道:“老朱快退,这俩家伙鬼鬼祟祟的,待我擒下他们再说!”

  朱六和冷刹看清褐袍蓝袍的面容后,心头都不禁泛起一丝苦笑。冷刹刚想点破二者身份,朱六却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又微微摇头,扯上他一块儿后退了五六丈才停下,低语道:“如此甚好……杨小子不知本王有微薄龙气护体,能随时感知周边活物的动向;亦不知高供奉和洪供奉的身份,就让他们仨先拼一阵,你再在背后给杨小子来个偷袭,若这杨小子都扛过了,那合该他成为‘预备锦衣’!”

  “王爷考虑得是…”

  可惜杨棠心里的想法正相反……朱六是王爷毫无疑问,而他跟王爷在一起的时候,王爷如果被人伤害或被掳走,即使整件事跟他没多大关系,也一定会影响到他,甚至杨爸杨妈。其实影响他还没什么所谓,大不了国内待不下去了到国外发展,可如果波及到了父母,那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所以眼下,杨棠除了没直接动杀招之外,他几乎一出手就用上了全力,于是强化过的身体六维加上寸劲,误让俩供奉以为他“天生神力”!

  “看我麒麟蔽日拳!!”

  卡着褐袍蓝袍重振旗鼓打算反攻的关口,杨棠已然欺进二人当间,使出了[凯由の厨艺]中的气功拳法——麒麟蔽日拳!

  根据[凯由の厨艺]介绍,超感官、本身苦修的厨艺、深湛的中医以及气功研究,外加“破魔八阵”,才算是凯由厨艺的全部,而“麒麟蔽日拳(纯杜撰)”就是凯由唯一经年苦修的气功拳法。

  所谓气功拳法,实际上就是内外兼修的拳法,既可以用作“内气积累”,又可以用来打斗搏杀!当然,一般像这样内外兼顾的拳法,通常会出现内功进展缓慢、拳脚功夫也普通平庸的场面,但凡事总有例外,麒麟蔽日拳就属这样例外之一,依[凯由の厨艺]积累的经验来判断,麒麟蔽日拳在打斗搏杀或平常反复练习间增加内功的速度比一般高级的内功心法还快,只是赶不上那些极有特点的高级心法(如寒冰真气)和顶级心法(如九阳神功)!

  相对的,它的搏斗效果也不弱于“般若金刚掌”“罗汉伏虎拳”之类的拳掌功夫。由于“固化”的关系,杨棠甚至从未把麒麟蔽日拳打完一整遍,各招各式他也信手拈来。

  “看我这招……暗无天日!”

  随着杨棠的喝叱,褐袍蓝袍俱都觉得杨棠劈来的手掌陡然变得如罗盖般豁大,铺天盖地朝他俩的面门罩了下来。

  直到劲气割脸,功力略深的褐袍老者才率先反应过来:“不对,这不是他手掌变大了,而是幻觉!”

  没错,这的确是一种幻觉,是一种气劲隔空压迫人的眼球、导致视网膜成像有所变化的幻觉……不过褐袍老者意识到这点时显然太迟了,杨棠的手掌已然印在了他的右胸上。

  不过褐袍老者显然对战经验相当丰富,受到掌击、喉头一甜的同时,他还奋不顾身地搡了杨棠肩膀一拳。

  只可惜……

  内气盈体!

  lv1[铁布衫],增加防御百分之五十!

  lv1[刺针],反伤百分之六十!

  “啪嚓!”

  褐袍老者的拳头霎时由手腕处扭曲开来,形变得不成样子,显然是骨折了,跟着扑通一声,整个人摔地上,七荤八素。

  同时,杨棠另一手已然拍中了蓝袍老者左胸,他没能提前看穿“暗无天日”的幻象,因此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而且是在心口附近,整个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跌退几个大步,一屁墩儿坐在地上,“哇”一下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来……

  两个照面!

  站在后边看到这一幕的朱冷二人俱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冷刹本还打算等杨棠三人战至激烈处再行偷袭杨棠,得,现在根本不用想了!

  朱六看杨棠的目光却益发满意起来,可还没等他开腔,杨棠追击上去,直接踩断了褐袍老者的一条腿!

  “啊…”

  褐袍老者惨叫起来,刚喊了半声,杨棠已硬生生卸了他的下巴。正大口吐血的蓝袍老者一见,立马举手投降道:“服了,别卸我下…咔!”结果难逃厄运。

  这时,杨棠才旋身对朱六道:“老朱,这两人我已经帮你搞定了,你说的抹字工匠呢?怎么还不见影儿?”

  朱六狂翻白眼,差点没当场中风过去。

  ******

  杨棠得了字被打磨一光的十几只腕表,往找白可卿去了。

  现场受伤不轻的褐袍高供奉以及蓝袍洪供奉俱都被暗卫抬回住处将息养伤去了。

  等周围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朱六这才苦笑道:“刹啊,你说是我老得太快,还是这世界变化太快啊?”

  冷刹也苦笑起来:“王爷,奴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说,起初在九曲池的时候,杨棠一个照面胜了我半招,我还只是以为他有点出奇制胜的本事,没想到高供奉洪供奉联手也不是他两合之敌,这实在是、实在是太吓人了!”

  “谁说不是呢……本王现在头疼的是,怎么帮杨小子争取‘预备锦衣’的名额!”

  也就在朱六犯愁之际,杨棠已然在东苑找到了白可卿,她正与一帮青年男女谈论着梅树上寥寥几个花骨朵。

  老实说,重阳一过,玉京步入初冬,天气逐渐转冷,有些品种的梅花早早就开了,有诗为证,宋代诗人文同所著《十月梅花》;而有的梅花却需要等到冬春之际才会开花,这是各品种梅花生长脾性使然。

  “可白,你们聊什么呢?这么起劲……”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