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84 划下的道

184 划下的道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虽然麒麟蔽日拳每天修炼有回数限制,但就增长法力的效果而言,却比金雁功自行运转来得高效得多,加上它还可在格斗搏杀中施展,如此看来,倒也不枉凯由对它情有独钟。

  打完收功后,趁着天刚蒙蒙亮,杨棠对谭宇辰道:“你去机场商店买个行李箱子,等会儿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回来,把浴室里那床遭你污染的盖被装上,然后弄酒店外面的大型垃圾堆扔掉、或者扔垃圾车里也行!”

  “明白,师父!”

  谭宇辰前脚刚走,杨棠后脚就跟出了酒店,直奔附近小区的农贸市场(超市不全),总算买齐了“破魔八阵”四道菜所需的食材,用简易小冰箱装着,收进了无名指环好不容易空出来的第三储物格。

  等谭宇辰买了行李箱回来、把恶臭的盖被装上弄去扔掉后,两人联袂到了餐厅吃早饭。

  “阿辰,如今你已内功入门,有什么感觉?”

  一提这茬谭宇辰就兴奋:“师父,我跟您说啊,我已经能捏碎茶杯了!”

  杨棠不置可否:“这才哪到哪儿啊,捏个茶杯你就满足啦?”

  “当然不是……其实我觉得吧,我增长的力量并不算大,倒是我走路的时候,稍不留神就会撞上前面的弯角!”

  “嗯?有这种事?”杨棠立马想到了“罪孽传功异常增长”的可能,嘴上忽悠道:“阿辰,这很正常,就像大家都学同一首谱子,但弹出来的钢琴曲味道却大相径庭,有的人内功入门后,增加力量比较多,而有的就像你,速度增加得多一些,这都是你本身资质的问题。”

  谭宇辰若有所悟,眼底流露出一抹失望。

  可杨棠呢,恰恰相反,他正在怀疑谭宇辰内功的畸形成长是否有发展成《葵花宝典》的可能,要真有机会的话,谭宇辰可是赚大了,毕竟他不用挥刀那啥,这对于男人来说,是天大的便宜!

  “师父…”

  “阿辰,你是否在担心增速不太增力的问题?”杨棠摆手道,“我觉得你大可不必忧心忡忡,你只要记住,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就可以了!”

  谭宇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开始闷头吃饭。

  吃过早饭,退房结账的时候,谭宇辰在杨棠的暗示下,主动提出赔偿盖被,于是二人掏了钱,轻轻松松离开了酒店。

  ………

  九点半还差几分的时候,杨棠和谭宇辰打车到了约定地点,没曾想孔美翎已经提前到了,她身边还有俩男士跟班,穿得都相当惹眼。

  不得不说巧合的是,孔美翎与杨棠谭宇辰同岁,只因在腊月间出生,所以书读得比谭宇辰晚了一年级,人长得还能看,举手投足之间也颇有大家闺秀的气质。

  双方寒暄一番后,杨棠总算知道了孔美翎身边穿全套阿玛尼白西装的叫邓学增,二十出头的模样,方脸,有几分小帅,其父是yz区的一把手;而另一个普拉达配酷奇休闲装的眼镜男叫贺知彬,正在申海交大读大三,他家二叔是雾都市检察院的副检察长。

  “美翎,这是杨棠,我刚认的契哥……你也叫他杨大哥好了!”

  这话一出,不仅邓学增跟贺知彬感到错愕,就连孔美翎心里都生出些不高兴来。当然,这不高兴不是冲着谭宇辰的,而是直指杨棠。

  见孔美翎呡着嘴不吭声,还死盯着杨棠,轮到谭宇辰有点不乐意了:“美翎,你干嘛?杨大哥真是我契哥,关于这一点,我爸也是同意的。”

  “啊?真的假的?”孔美翎有点傻眼,“谭、谭伯父真同意他……”不止她,边上贺邓二人看杨棠的眼神也立刻变得没那么不屑了。

  谭宇辰道:“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嘛?”

  场中一时静默。

  杨棠适时打破冷场道:“好了好了,我看咱们还是换个地儿再聊吧!”

  ******

  南滨路。

  五人驱车来到这里的一家私人小店,直接包了场。

  落座后,孔美翎主动道:“杨…杨大哥,你的事我听说了,也帮你打听到人了,现在甚至只要贺贺一个电话就能把那家伙叫来,但在我们这个圈子有条不成文的规矩……”

  杨棠斜了眼邻座的谭宇辰,见他面带苦笑,顿知这事躲不过去,于是不置可否道:“往下说。”

  “其实规矩很简单,只要你能接下我们划的道,你想的事情我们立马就能给你办成!”孔美翎道。

  “继续说…你们今天的道?”

  孔美翎大度道:“贺贺一个电话就能帮你办成事,所以今天这道由他来划…”

  贺知彬闻言得意地笑了起来,大咧咧道:“既然杨哥是谭少介绍来的朋友,我也不想太过为难,这样吧,咱们打四圈麻将,单番一百,血战到底,最后谁赢的钱多,咱们就听谁的,ok?”

  话音刚落,谭宇辰就已拍案而起:“血战什么到底?莫非还想打架砍人不成?”

  听到这话,贺知彬邓学增都有种掩面败走的冲动,而孔美翎却惊奇地发现,谭宇辰对杨棠的回护似乎比契哥契弟更亲。

  这时候,杨棠扯了扯谭宇辰,示意他坐下:“阿辰,这‘血战到底’是西川麻将的一种打法,就好像扑克牌有‘争上游’‘跑得快’等等玩法同样的道理!”

  谭宇辰这才恍然。

  于是一行人来到了店内的棋牌室。

  贺知彬驾轻就熟地开了一台麻将机,随手将桌面上的混乱麻将牌都推进正中的圆坑里洗了。

  不大一会,东南西北各处一溜“麻将长城”,贺知彬见状正想说请,杨棠抢在头里道:“其实我今天来见三位,是很有诚意的,甚至于我私自备了些食材,打算请几位吃顿美味……”

  孔美翎三人还没什么感觉,谭宇辰一听这话就有点接受不了了:“什么!?就他们这三瓜两枣的,凭什么吃杨哥你做的东西?”

  见谭宇辰莫名生出老大的气,虽然自家长辈在官面上并不受谭父节制,但贺邓二人还是没敢与他当面叫嚣,唯独孔美翎不豫道:“什么叫我们这三瓜两枣?”

  “总之一件小事想换杨哥一顿好吃的,办不到!”谭宇辰梗着脖子道,“除非这事儿是我通过我爸找孔叔办的还差不多……我爸跟孔叔饱一饱口福,不为过!”

  听到这话,孔贺邓三人顿时对杨棠做的美味起了莫大兴趣,不过比杨棠大不了两岁的贺知彬有点拉不下脸,仍然道:“吃的什么时候都可以吃,还是麻将吧!”言下之意,只要你杨棠有求于我,就不怕你做的美食长翅膀飞了。

  孔美翎算看出来了,贺知彬这是想在谭宇辰面前给杨棠难堪,实际上她也不怎么看得惯杨棠,于是当先到麻将桌旁坐下,打算看杨棠的笑话。

  孰料杨棠倏然指向孔美翎:“麻将于我如浮云……你左手边第一块牌是九筒,九筒下边是三万!”

  孔美翎听到这话一愣,其实不止是他,就连贺知彬邓学增,还有便宜徒弟谭宇辰都愣住了。

  “要是不信可以翻开瞧瞧……”

  杨棠这话出口的同时,孔美翎还真就不信邪地把左手边第一叠的两块麻将牌给翻了开来。

  九筒!

  三万!!

  众人被震得有点头晕。

  杨棠脸上却毫无得意之情,指着第二叠道:“上面一块是八万,下面是八筒!”

  孔美翎再翻牌。

  果不其然…

  八万!

  八筒!!

  “这第三叠嘛……”杨棠继续猜牌。

  “第四叠…”

  直到把孔美翎面前的麻将长城猜了一大半,杨棠这才住了嘴,而他猜牌的准确率是——百分之百!

  贺知彬、邓学增早已目瞪口呆。

  杨棠还不罢休,在孔美翎谭宇辰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下,他出手如电,从南西北三溜麻将长城当间抓取了十四块麻将牌扣在台面上,随即施施然拐去了厨房。

  “快看看,看看杨大哥抓了副什么牌?”孔美翎催道。

  谭宇辰很想制止她,可怎也忍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当即手贱翻了第一张牌:“是幺鸡!”

  “第二张也是幺鸡!”

  “第三第四张还是幺鸡…”

  “第五张呢?”

  “这回不一样了,是二条!”

  “第六张是三条!”

  ………

  “最后三张全是九条!”

  “我去,竟然是九莲宝灯!!”孔美翎难得爆了粗口,“杨大哥太厉害了,简直就是麻将之神!”同时她还推了推边上完全麻木掉的贺知彬,奚落道:“丫傻了吧?我总算见识到什么叫踢铁板上了。”

  贺知彬闻言一激灵,哭着喊着:“师傅——”人已如风般冲出了棋牌室。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8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