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85 幕后黑手

185 幕后黑手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几个人都是从小玩大的,所以听到贺知彬喊那声“师傅”,邓学增就知他要耍什么宝了,当下嘴角抽抽,嘟囔道:“狗…改不了****!”

  孔美翎接茬道:“哎~~这回贺贺可不是****,他若拜杨棠为师,说不定真能学到些赌术……”

  “那也要杨大哥肯收他才行。”谭宇辰哂道。

  “为什么不收?”见识了杨棠的记牌绝技,其实连孔美翎自己都很想拜师。

  邓学增显然对赌界的事儿多少清楚一点,不禁反问道:“人家为什么收?就凭向咱仨打听个人名儿?”

  孔美翎眼珠一转,道:“我们可以试着‘威胁’一下杨棠啊,就说他要是不教我们赌术,我们就把他怎么怎么记牌、抓九莲宝灯的事爆出去……”

  “噗!”

  谭宇辰闻言喷了出来:“美翎,你脑子没病吧?刚才杨大哥露的那两手就是电影特技也要费点劲才能拍出来,你要出去跟人说‘某某某’会电影特技,谁信呐?别把你当神经病抓起来!”

  邓学增颔首道:“谭少说得不错,以我们衙内的身份是不好传这话儿,毕竟你一个官宦子弟,整天想什么赌术,于父辈官声不利呀!再说了,赌界中人往往十有九骗,所以都喜欢藏着掖着,咱们如果散播杨哥会赌术,说不定没把杨哥给‘威胁’了,反倒会招来其他麻烦!”

  当然,邓学增这样说,只是想在孔谭二人面前表明他不会无缘无故招惹杨棠,但并不表明他以后就不会利用“今天的这一信息优势”!

  厨房里。

  冲进来本想拜师的贺知彬骤然看见了杨棠庖丁解牛般的刀工,其美如画,其急如风,瞬间便剖掉了整条鲶鱼。

  “怎么?知彬兄,有事?”杨棠瞧向贺知彬的同时,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又用剔刀解了一条活鲫鱼。

  贺知彬闻声回过神来,咽了口口水道:“杨哥,没想到你的厨艺也这么神啊?”

  “有什么问题?”杨棠反问。

  “没、没问题,就是我、我我想拜你为师!”贺知彬道。

  “拜我为师?学什么?”杨棠边问边又片好了牛肝、羊肚。

  “学麻将,还有你这厨艺!”贺知彬道。

  杨棠终于哂笑起来:“我凭什么收你?就凭我托你办事?”

  贺知彬闻言如遭雷殛,他终于意识到在真正有本事的人面前,旁的虚头巴脑的东西都是不管用的。毕竟杨棠所求之事在官面上的人看来小得不能再小,随便找人打听也能打听得到,只是时间长短罢了!

  “不是杨哥,厨艺我就不学了,我只是刚才看你耍刀耍太拉风,就随口胡诌了一句,你别当真!至于麻将技术,如果你愿教,就教教我吧!”

  眼见事不可为,贺知彬开始退而求其次。

  “呵呵,刚才我在你们面前耍的那手麻将牌恰恰是最没有技术的了……”

  “怎么可能?!”贺知彬不相信。

  杨棠手下不停,弄好了猪肉后,开始剁马肉碎,同时嘴上解释道:“我那不过是纯凭记忆将每一块麻将牌都记在了脑子里而已!”

  “啊?!”贺知彬震惊了,“那杨哥你就更厉害啦,据我所知,即便是世界上一流赌场的赌博教授也没您这么好的记忆啊?如果您去那些赌场逛一圈……”

  杨棠闻言翻了个白眼,截断贺知彬的话头道:“那我就等着挨枪子儿吧!”

  贺知彬:“……”

  “行了行了,你赶紧出去吧,这里烟熏火燎的,等我把菜品弄妥,你几位吃舒服了,还请把我想认识的人打电话叫来!”杨棠逐客道。

  贺知彬却有点不甘心:“杨哥,我知道国外那些正规赌场与非.法赌场一般黑,但也不至于挨枪吧?况且如果你是在赌场里与其他赌客对赌,输赢再多,赌场方面也不会追究……”

  “打住打住,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杨棠不禁有些戏谑贺知彬的天真,“不管是正规的还是非法的,赌场那种地方一般都是当地汇聚帮.会成员最多的地方,你一陌生人在赌场里赢了其他赌客几十上百万、乃至千万,赌场是不会追究啦,但帮.会份子肯定打算谋财害命,你觉得你是主动交钱不杀呢?还是跟当地帮会对抗到底?又或者像终结者那样大杀四方,嘁~~真要有终结者那种战斗力,要钱直接抢不就完了嘛,哪还用磨磨唧唧去赌?”

  贺知彬闻言有点傻眼:“你的意思是……能在赌场赢到小钱的赌徒都向帮会交了保护费?”

  “不是也差不多,除非你是当地人,还是那种真正的烂赌鬼,三天两头输得精光,那保证没帮.会份子来找麻烦!”杨棠哂笑道。

  “那、那网上说的某某富家公子在拉斯维加斯一掷千金……这样的新闻也是假的啰?”贺知彬仍不死心道。

  “这个倒是真的,不过新闻说的是一掷千金,你可有听说过富家公子从赌场赢了千金啊?”杨棠满脸戏谑道,“所以啊知彬兄,别说我不会赌术,就算会,教给你,你学全乎了也白搭!说到底,强龙难压地头蛇,去美国赌钱还不如去美国抢钱来得实在,反正枪好买,买不到也可以偷民宅里的,然后顺藤摸瓜,专抢毒.贩交易多的街道!”

  贺知彬:“……”

  这时,杨棠掀开煮粥的锅除沫子,一股扑面的清爽香味顿时侵入了贺知彬的鼻子里,令他欲罢不能地深吸了一大口气。

  “我去~~杨哥,这什么菜?”

  “香吧?”杨棠故意不说菜名,“就这味儿能合你胃口吧?”

  “太能啦,要不让我先试吃一舀?”

  “可以啊,但你先得告诉我下令抓我爸妈的检察官是谁?”

  “这……杨哥,你也太狡猾了吧!”

  “你爱说不说……”

  “说说说,跟你说还不成嘛!”又吸了一口香气的贺知彬终忍不住背叛了自己的底线,“那检察官叫刘迹,科级,他家里的长辈还有两个当处长,以及一个副厅,再就没有别的了!”

  “刘迹?”杨棠遍搜记忆,愣是没找到这人的名字。

  贺知彬察言观色的本领倒是不赖,见了杨棠的脸色,不禁探问道:“杨哥,你不会不认识这刘迹吧?”

  “我的确一点印象没有…”

  “这么说,这刘迹背后还有人,他应该是受人指使的。”贺知彬的这句分析令杨棠有些心寒,一个科级的家伙就能折腾杨爸杨妈半天,那要是再冒出一个处长厅长什么的,又该怎办呢?

  这就是普通老百姓弱势的地方了,他们就好像足球场上的球员,只要在攻防(生活)之中,总有犯规(出错)的时候,而这种时不时犯点小规的球员一旦被裁判(当官的)盯上,很容易就会吃到两张黄牌,两黄变一红,直接gameover!

  是人就难免犯错,而且错分大小,可如果有人死盯着小错不放,硬要“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那也是很难辩说得清的。更重要的是,这种不断的抓错,对人的精神压力相当之大,甭说杨爸杨妈吃不消,就是换了杨棠也未必能撑住仨月。

  “杨哥,赏口菜吃吧?”贺知彬哈巴狗似的瞅着杨棠道。

  杨棠犹豫一下,终还是盛了一小碗马肉粥给贺知彬。孰料,他吸哩呼噜三下五除二就将小碗里的粥给吞吃一空,连碗底也舔得干干净净,然后又可怜巴巴地看着杨棠了。

  “还想吃?”

  贺知彬狂点头。

  “那你打电话把刘迹叫来,我倒要看看他背后的主谋是谁!”

  “没问题,我这就打!”被马肉粥俘虏了味蕾的贺知彬已经不知道反对为何物了。

  一刻钟后,小餐厅内。

  杨棠上齐了破魔八阵的四道菜:川式鲶鱼牛肝双拼、酒槽鲫鱼猪肉、马肉粥以及羊肚烧饼。然后在贺知彬的恭请下坐了主位。

  孔美翎虽有些不豫,可看在谭宇辰的面子上她也不好计较什么,于是在杨棠下手坐了,问道:“怎么才四个菜啊……”

  “四个菜已经不少了!”尝过些甜头的贺知彬帮腔道,“杨哥,你还是赶紧宣布开动吧!”

  杨棠并没有立即答应,反而看向了站在门口身子有些忸怩的刘迹:“刘检察官对吧?你也快请坐啊,咱们大家一块吃!”

  贺知彬不乐意了:“凭什么?这不等于多个人分羹么?”

  “凭菜品都是我做的。”

  贺知彬只好凶神恶煞地瞪向刘迹,希望他自己知情识趣。

  没曾想刘迹全当没看见,规规矩矩坐下来,等着开席。

  杨棠也不废话,扫视了一圈周围的谭宇辰几人,以极快手法掀开了四道菜的盖子。

  瞬间,香气四溢,充斥着整个小餐厅。

  杨棠趁众人沉醉于菜肴香气之时,主动帮刘迹舀马肉粥,同时开启[鹰眼]问道:“刘检察官,羁押杨继学的事情谁让你干的?”

  转眼,一个杨棠很熟悉的名字出现了。

  刘通?!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8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