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86 找上门

186 找上门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刘通?!

  军训时一个宿舍,暗恋陶妤妃那货?

  杨棠刹那间回想起这么个人来,而且刘通还是他们一个院系的。当初杨棠心软,打算刘通不再找茬儿就放他一马,没曾想他居然拐弯抹角盯上了杨爸杨妈。

  [玛德,一时心善居然换来这么个结果,老子艹你祖宗十八代刘通!!]杨棠在心头狂吼,脸上却带着微笑,不停帮刘迹夹菜。

  等亲眼目睹刘迹四道菜每样都吃了一些下肚后,杨棠这才少少的吃了一些菜,其余大部份则被谭宇辰孔美翎四人瓜分了个干净,甚至连盘底都舔得跟洗过一样。

  “嗝——实在太好吃了!”

  “杨大哥你赔,我这个礼拜的减肥计划全泡汤了……”

  “美翎在减肥吗?那你不早说,还吃得最带劲!”

  “要是杨哥能天天给咱们弄这几个菜吃就好了…”

  “美不死你!”杨棠拍了一掌异想天开的贺知彬,同时神不知鬼不觉地向他传过去一记[仙音净化]。

  随后,谭宇辰孔美翎邓学增也在暗地里受了杨棠的[仙音净化],唯独被电话叫来,跟着一块大饱口福的刘迹没有被净化。

  杨棠相信,三天过渡期之后,“破魔八阵の四大菜肴”的威力将渐渐激发出来,这个折腾过自己爸妈的刘迹将来的下场会凄惨无比!

  甚至于,已经尝过四大菜肴的孔美翎等人也处在极危险的边缘,因为他们完全膺服在了杨棠的厨艺之下,随时随地都想杨棠再做菜给他们吃,那么万一哪天杨棠不高兴了,等他们吃完四大菜肴后不给[仙音净化],那孔美翎几人会变得跟刘迹一样惨!

  待菜肴的美味影响力过去,谭宇辰这才省起杨棠今次飞回雾都的目的,当下直接问刘迹道:“刘检察官,今次杨伯父杨伯母被检察院方面羁押,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么?”

  刘迹闻言一怔,方才想起贺知彬打电话叫他来的目的,于是又变得有点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反倒是已经获悉幕后黑手的杨棠十分大度,浑不在意地摆摆手,道:“刘检察官既然肯赏脸莅临咱们的餐会,想来已有与我杨家冰释前嫌的打算?”

  “是是是…”刘迹连忙点头。

  “那好,你现在就到我家里去,私下向我父母道个歉,这事儿就算揭过了!”杨棠看似息事宁人道。

  “啊?嗝!!”刘迹没想到杨棠这么好说话,差点给噎到,“我这就去向令尊令堂道歉,哪怕录下我道歉的过程也没关系!”

  杨棠摇头道:“道歉靠的是心诚,录像这种东西完全用不着……美翎,还得麻烦你们几个走一趟,当回见证人可好?”

  “没问题。”

  ******

  刘迹向杨爸杨妈“正经”道过歉的当天晚上,杨棠和谭宇辰便悄然飞回了玉京。

  第二天一早,杨棠谭宇辰陶妤妃又凑到了一块儿晨练。

  不知谭宇辰私下里是怎么忽悠的,刚与杨棠一见面,陶妤妃就有极大的拜师兴趣,可惜杨棠软硬不吃,陶妤妃最终只能气鼓鼓地作罢。

  晨练差不多结束的时候,杨棠叮嘱谭宇辰道:“阿辰啊,还有俩月这学期就结束了,最近这俩月呢,为师不打算教你新的东西,你自己把之前所学的(内气)巩固好就成!”

  谭宇辰闻言有些失望,但内功的神奇昨晚他已在姐姐陶妤妃面前显摆过了,所以他很乐意将内功巩固壮大下去,甚至幻想着两个月之后打通任督二脉,内力更上层楼!

  等吃过早饭从食堂出来,由于不在一个院系,杨棠陶妤妃便跟谭宇辰分道扬镳了。

  直到这时候,在胞弟面前装高冷的陶妤妃才打开了话匣子:“棠棠,听说你们去雾都见到了下令拘扣你爸妈的那位检察官?”

  “没错…”

  “那你就没问问他,幕后主使是谁?”陶妤妃有点恨铁不成钢道。

  杨棠懒得跟她解释什么,只是淡笑道:“陶班,冤家宜解不宜结,你火气别这么大好不好?”

  “是是是……我火气大!”陶妤妃同样不想废话,图穷匕见道:“那大厨师,你就给我做点清凉降火的好吃的呗,比如…马肉粥?”

  杨棠翻了个白眼,正想着怎么措词教育教育陶妤妃这女吃货,结果无意中发现对过人行道上,闳军带着四个跟班直冲他俩而来。

  “嗨,杨同学,几天不见,你真是让我好找啊!”

  “闳处长,找我干嘛?”杨棠装傻充愣道,“我可不记得我欠你们什么啊?”

  闳军皮笑肉不笑道:“莫非这么些天了,大师还没考虑好嘛?”

  “我考虑什么呀我!”

  闳军一时无语,又见边上的陶妤妃没有识趣离开,顿时转向她道:“这位女同学,我跟杨棠有些私话要谈,你就该干嘛干嘛去吧!”话落,他的跟班分出两个,就欲隔开杨棠和陶妤妃。

  “哎~~你们什么人呐?怎么这样啊?”受俩跟班的身形压迫,陶妤妃一边嚷嚷一边往后微退。

  杨棠终于有点看不过眼,双手倏伸,分左右按住了俩跟班的肩膀:“嘿,伙计,就算你们只是唯命是从的小喽啰,可为难女孩子总是不妥的吧?”

  俩跟班齐齐偏头,锋锐的眼角余光刮在杨棠脸上。同时,两人还收到了闳军的眼神暗示:试试杨棠的身手。

  被俩跟班的目光割在脸上,杨棠似毫无所觉,甚至俩跟班不约而同肘击他肋下时,他仍毫无防备,反而骈指如刀,砍向了俩跟班的左右颈侧。

  “吱溜——”“吱溜——”

  “啪!”“啪!”

  突如其来的肘击从杨棠左右两肋滑了过去,而他的手刀却俱都切在了俩跟班颈部的大条血管上。

  俩跟班脑袋一晕,几乎不分先后往地上栽倒。

  丈余开外的闳军见此一幕眼前大亮,感慨道:“大师就是大师,原来身手如此高明、深藏不露啊!”

  杨棠歪了歪头,听出闳军有死缠烂打的意思,索性朝陶妤妃道:“陶班,你先上课去吧,我单独跟闳先生聊聊……”

  陶妤妃迟疑道:“不会有事吧?”

  “这大白天的,京大校园,能有什么事?你先走吧,不然该迟到了。”

  “行,那我先走,你要有事就打电话给我,或者电联我弟…”

  “谢谢关心,我省得,回见!”

  “回见。”

  打发走了陶妤妃后,杨棠的脸色立刻阴鸷下来:“闳处长,我觉得我们之间不该撕破脸皮吧?”

  “本来是这样的,可是你拆弹拆得太.风.骚,加之帮我们成功围捕到了一名重大嫌犯,而且身手还这么敏捷,不加入我们安保总局实在是太浪费了……”

  杨棠闻言正欲反驳,没曾想闳军跟班隐隐形成的警戒圈外面骤然传来一抹满含讥诮的苍老男声:“你们安保总局好了不起,不加入你们就是浪费,但老夫怎么觉得加入你们那才叫浪费生命呢?”

  “谁?”

  “你大爷!”

  话音刚落,晋王府的冷刹和另一个矮而敦实的老者现身场中,刚才那句“大爷”正是出自敦实老者之口。

  闳军看清敦实老者相貌,不禁苦笑道:“大爷爷,还真是您老人家啊?”

  敦实老者板着脸孔,嘴里的言辞却带着几分戏谑:“怎么?你大爷我出现得不是时候?”

  闳军讪笑道:“哪能呢!”

  “不是就好……小兄弟,跟我们老哥俩走一趟吧!”敦实老者冲杨棠道。

  闳军闻言脸色微变,杨棠却哂道:“你又哪根葱啊?”

  这话一出,脸色本就比较黑沉的敦实老者当即狞笑起来:“小娃子,你够狂啊!”话落,他人已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已悄然开启[鹰眼]的杨棠微微一侧身,从容写意地让过了空气中突如其来的鹰爪手,同时还不忘淡淡道:“老人家,动作慢要承认,别倚老卖老跟我这儿现。”

  “你找死!”敦实老者手上的动作又陡然快了几分,可连环几爪连根毛都没捞着,差点没把他气疯。

  而这个时候,闳军和他手下几个跟班眼中已尽是惊骇,脸色沉肃无比……难怪杨棠看不上安保总局,就他这身手,只要躲进建筑里,安保局的用枪高手就是来十个,一旦稍微分散,都可能被一一格杀。

  “你小子有种别躲!”敦实老者终于急了。

  “老头儿,这应该就是你的极限了吧?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的道理,看来你还是没领悟透彻,让我教教你好了!”

  话落的同时,杨棠在原地微微一个[跳跃],敦实老者顿感身体重心不稳。

  杨棠心知是[跳跃]的击退效果起了作用,当下一记“缩地法”追到敦实老者侧面,抬手就是一记寸拳朝老者肘部麻穴敲去。

  “咚!”

  一声闷响过后,敦实老者抱着整条已经麻木不仁的手臂疯狂跌退了几个大步这才站稳;反观杨棠风轻云淡地站在原来的位置上,仿佛从未动过。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