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90 不疾不徐

190 不疾不徐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14??、请收藏、请收藏!)

  要知道,在保.密委.员会规定的甲类保密条例之上,还有五大超品保密条例,即公侯伯子男。

  其中男爵类保密条例对应副部级,子爵类对应正部级,伯爵对应副国,侯爵对正国,一般到了这个保密级别已经足够高了,而公爵类保密条例只针对一号首长以及重大国家机密,寻常的人或事根本不用去奢望。

  而整个华夏,副部级人物两万左右,正部不超过两千,至于副国正国,不足百人;换言之,杨爸杨妈目前的正厅保密级别放眼全国也就十几二十万人同为“正厅”的人能够随时随地地正常查阅,剩下的人想要查二老的资料,那都必须递交正式申请,否则就是违规违法。

  如此一来,杨棠也就去掉了大半的后顾之忧,令他可以稍微放下心来反击刘通之前的构陷。要真论起来,拥有自己的势力、而且这势力与元能院相差仿佛,杨棠才能真正放心爸妈的安危,可惜眼下的条件一时半会儿达不到,暂时只能将就了。

  不过因为事涉父母,杨棠在杨爸杨妈被拘期间没有选择火中取栗般行险反击,而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先解除了父母的困厄,又替他们挣得一个较高的身份保密级别,这才打算发起报复。

  杨棠不怕刘通知道杨爸杨妈已脱困,毕竟他杨家既不杀人放火又不是什么匪宦之家,所以只要弄清了巨额财产的来历,在当今法制社会的大环境下,可谓无处下口。

  可刘通家不一样,他爸是个副处长,他妈是个科长,都当官,关键是这俩货一个是财务处的一个是总务科的,即使两人为官端正,没什么大问题,小毛病应该还是能挑得出来的。

  当然,为官就是在关键时刻能够拿主意的人,由于平时他们需要处理各类事务和各种人际关系,这其中的人情往来有所瑕疵并不稀奇,一般的小问题批评教育能够改正过来的,那都还是好同志!

  不过这其中还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甲的位置是肥缺,甲在工作中犯了小错,被上峰问责谈话批评了,那甲还能在原有的位置上坐得稳吗?毕竟甲是副处级,乙丙丁也是副处级,凭啥你甲犯了错还能干市财政局副局长,我乙屁错没有就得在市档案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待着啊?

  这种情况,其实就是外国人常常鄙视华人的所谓“内斗”,但实际上,外国佬也常常内斗,只不过他们的内斗是比谁在岗位上更有本事,而非谁不犯错!

  说起报复,杨棠有两种办法,一是直接改头换面杀掉刘通全家,这种方法在于高效、快速、残忍、彻底,不留遗患;二是改头换面揪出刘通父母的小错,利用其他人“内斗”把这上梁不正的夫妻俩从现有的位置上挤下来,一点一点慢慢折磨……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难熬,杨棠就想刘通一家尝尝当初他得悉爸妈被反贪局羁押那种“煎熬”的滋味。

  至于说万一被刘家发现他在背后捣鬼,首先这种可能性极小,毕竟有[变形术]在那儿顶着呢!其次,就算凑巧被发现了,随着杨棠入梦等级渐深,他的实力会越来越强,到时候即便没有自己的势力,他在元能院的保密级别也会更上层楼,把杨爸杨妈接到元能院住上半个月,再改头换面以碾压态势迅雷不及掩耳地剿灭刘家所有成员都还来得及!

  基本上把所有的后招都捋清楚了,杨棠终于下定决心采取第二条策略,先找机会抓住刘通父母的小辫子再说。

  不过这事儿不用太着急,杨棠估摸着在刘迹(雾都检察官)病发前找到刘通父母工作上的纰漏,再慢慢发难都来得及,毕竟刘通就在那里,同一个院系学习,想跑都没得跑。

  这天中午下课,杨棠正犹豫着是去元能院想办法查一下刘通家的底细还是直接电联万海流、让他帮忙查刘通的父母,结果走到教室门口就被陶妤妃给堵了。

  “喂,棠棠,咱们一块去吃饭吧!”

  杨棠当即回了一句:“你做啊?”

  陶妤妃:“……”

  杨棠见状,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偶然想起前事,哂笑道:“不对……军训那会儿也不知谁说要请我吃饭(详见143),而且还是她亲自下厨!”

  陶妤妃闻言俏脸一下变得绯红,犟嘴道:“我请就我请,我做就我做,只要你能咽得下去,我不介意啊!”

  杨棠道:“行啊,你请你做,只要不做成炭,我就吃得下去。”

  “啊?你还真要我做啊?”

  “废话!”

  一小时后,广信佳苑,杨宅。

  杨棠就着一碗有点夹生的米饭,吃着面前勉强能称作荤素搭配口味没个轻重的菜肴,还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

  看着他的样子,陶妤妃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厨艺最近是不是进步了,于是就着小半碗饭,试吃了一根翡翠菜芯:“哇~~好咸啊!!”

  杨棠道:“不会啊,你吃半条菜多刨几口饭嘛,这样三条菜就能下两碗饭了,比啥香辣酱还下饭。”

  陶妤妃闻言恶瞪杨棠,恨不得把他给吃了。

  杨棠视而不见,还怂恿道:“你要觉得菜咸,吃那个青椒肉丝嘛!”

  “肉丝不咸?”

  “不咸啊,而且还不错。”

  “真的?”

  “我骗你干嘛?”杨棠不豫道。

  陶妤妃试吃,结果又差点没吐出来。

  青椒肉丝的确不咸,准确来说应该是腌肉丝的时候搁了水淀粉忘搁盐,后面又错把醋当酱油放了,酸不拉几的还带一丝甜。

  “你又哄我?”

  “我没骗你,真的还不错,至少这青椒肉丝腥味去得比较干净……”杨棠实话实说地称赞道。

  要知道,有的青椒肉丝吃着还像那么回事,但细嚼慢咽认真回味的话,就会发现肉丝里的血腥味没去干净,简直倒人胃口。

  陶妤妃再吃,果然发现了她自己做这青椒肉丝的唯一优点:“好像真的耶,没腥味,这怎么弄的?”

  “是你自己弄的,你问我我问谁去?”

  “你不是号称厨神嘛,连这点也猜不出来?”陶妤妃揶揄道。

  杨棠道:“我可没这么说过啊,我现在是猪神,就负责填饱肚子,一塌糊涂、搞不清楚!”

  “哼,你真好意思你……对了,下午我社团活动,你去不去?”陶妤妃偶然提起了学校的事。

  “我没报任何社团活动,你活动我去干嘛?”杨棠撇嘴道。

  “交流啊,我们社最喜欢交流了!”陶妤妃有点眉飞色舞道,“我听亦情姐说,你卖给她那个餐饮集团一首诗就卖了三百多万,真的假的?”

  杨棠愕道:“这事儿你从哪儿听说的?”

  “前一段你爸妈不被拘了嘛,我跟亦情姐和玉华姐聊了许多关于你的事儿!”

  杨棠闻言露出一个蛋疼的表情,又随口问道:“对了,方玉华呢?”

  “噢~~说是本月底有个什么射击比赛,她被拖去京体大封闭集训了。”陶妤妃解释道。

  杨棠微微松了口气:“那敢情好!”顿了顿又道:“刘…通…最近一段还骚扰你吗?”

  陶妤妃愕道:“你问刘通干嘛?他勾结他堂哥刘迹羁押你父母,莫非你想报复他?”

  “靠,阿辰这小子嘴够碎的啊,这么快你就知道了。”

  “不是宇辰,关于刘通的事是美翎告我的,她跟贺知彬还有邓学增在你走后逼问过刘迹,刘迹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把刘通给吐了。”

  杨棠:“……”

  陶妤妃续道“刘通这家伙最近虽然没缠我了,但我知道他还没死心,时不时发短信、想约我出去打保龄球啊网球什么的。”

  “保龄球?网球?挺时髦的嘛!”杨棠哂道,“他怎么不约你出去打乒乓呢?”

  陶妤妃闻言柳眉倒竖:“他敢?借他个胆子……老娘我当年可是省队主力,差一点就进国家队了。”

  “啊?”杨棠终于有点吃惊地看着陶妤妃,“你说真的假的?”

  “废话!你以为呢?”

  杨棠自忖他打乒乓只是半吊子水平,立马扯开话题道:“刚才口误,我的意思不是打乒乓,而是高尔夫,他怎么不约你去打高尔夫呢?”

  陶妤妃摇头道:“打高尔夫球可不便宜,他敢邀我高尔夫,我还不敢接受呢!”

  “对对。”杨棠附和着点头,同时意识到如果真能发现刘通这方面的纰漏,倒是个很好的突破口。

  这时候,陶妤妃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拿过一看:“是刘通的短信,约我社团活动结束后去打网球!”

  杨棠眼前一亮:“答应他,我跟你去社团活动活动。”

  “真哒?!”陶妤妃惊喜。

  “当然!”

  陶妤妃连忙编辑短信,同时问杨棠道:“你会打网球吗?”

  “略懂。”

  “又略懂?”陶妤妃随手回了短信,“略懂多少?”

  “跟厨艺差不多吧!”

  “不可能!”陶妤妃难以置信,“你的网球水平若真能赶得上厨艺,那就该去参加大满贯赛事了!”

  “你爱信不信,我没说我不能参加大满贯啊!”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