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91 文学社有美女

191 文学社有美女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15??、请收藏、请收藏!)

  下午,社的临时教室。

  实际上,大学里的各个社团,除了拔尖的能为学校争光的体育社团或者说体育队伍、又或者经费充足人员众多的社团才会有固定的活动场所之外,其它社团那都是每周四下午或周末向校团委申请临时的活动教室。

  社人不少,但大多犯文青病,哪怕家境殷实,也不愿交那三瓜俩枣的钱让社拥有一个固定的聚会场所,因此除了有几个固定联络的pp群以及最近流行起来的微信朋友(社友)圈以外,活动地点仍沿袭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策略。

  今儿正好赶上,在主教楼三楼的一间教室里举行活动。杨棠跟陶妤妃算是到得比较迟的,凑到教室门口探看情况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是莺莺燕燕了。哎呀妈呀,六成多七成是女生,若非陶妤妃在身后押着,杨棠说不定就打退堂鼓了。

  进了教室后,杨棠谁都不熟,闷着头正打算往后排的空座而去,却被陶妤妃一把给拽住了。

  “你干嘛?去哪儿?”

  杨棠指指后面:“我坐位子呀…”

  “不用,咱俩就坐这儿吧!”说着,陶妤妃已然拉着他在第五排坐了下来,“棠棠,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中文系大二的虹虹姐,这是新闻系大三的林乔茜学姐,是一个草字头一个东南西北的茜喔,别搞错了!还有这位是考古系大二的超级才女上官茗欣,你一定听说过吧?”

  如果杨棠时不时浏览一下校园网,还真可能认识上官茗欣,可惜他自入学以来,生活重点就从来没有放到过校园里,所以只有那么少少几次上过校园网,还都是冲白可卿给他的去的,自然不可能认得京大学生中的名人!

  不过杨棠不得不感慨一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因为陶妤妃本身就是公认的系花,漂亮程度自然不用细表,而她介绍给杨棠认识的这三位学姐,除了虹虹姐只有七十五分左右的面相化了妆仍能八十朝上以外,林乔茜跟上官茗欣那都是九十分起底的美女。

  尤其是上官,几乎完全对称的瓜子脸看上去秀美雅逸,加上搭配得宜的五官,以及明眸中朦胧深邃的幻想,自有其诱人至极点的风姿,不仅如此,她还带有一股子郁郁的书卷气质,随时随地都散发着某种恬静淡然的魅力,极易予男人一种扭曲的征服感,很想看她花容失色是什么样子!

  待杨棠一一向三位学姐打完招呼并做了自我介绍,陶妤妃仿佛这才看见坐在虹虹姐身边的男生,主动问道:“这位师兄是……”

  虹虹姐笑道:“他是哲学系大三的汤文华,我男朋友。”

  “是嘛,那可得恭喜虹虹姐你了!”陶妤妃说着不要钱的漂亮话,目光却瞟向了林乔茜:“我们的美女记者,你的男友呢?不说今天带出来瞧瞧吗?”

  林乔茜毫不尴尬道:“没有……追我的那些我一个也瞧不上!”言语间,目光已瞟向了上官。

  上官茗欣自然明白林乔茜的目光是什么意思,却同样不显得尴尬,微一撇嘴道:“我也没照着合适的,倒是妤妃你,才大一就开始谈恋爱了啊?”

  这话一出,陶妤妃赶紧偷瞄杨棠,不断地打眼色卖萌,生怕他生气。

  杨棠倒是想帮陶妤妃过关,可一想到谭宇辰是他正儿八经的徒弟,心头顿时有些别扭,不禁道:“几位学姐还有师兄,别误会,我跟陶陶只是普通朋友!”

  听到这话,陶妤妃小心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隐隐有些失落。可惜虹虹姐三女根本不信杨棠的说辞,毕竟陶妤妃的姿色摆在那儿,比林乔茜都还略强,即使比起上官来也是不相伯仲,试问这样的大美女还是京大的本科在读生,不否认男生是她的男朋友就已经是天大的美事了,男生居然还不承认,这简直就是吃干抹净打算甩人的前奏啊!

  于是乎,三位学姐对视一眼,其中口舌最伶俐的林乔茜就开始呛杨棠了:“哟~~我说姓杨的,虹虹说你是妤妃的男朋友,妤妃都没否认你,你急着自我否认干嘛?”

  杨棠闻言愕道:“我跟陶陶真只是普通朋友……”

  “谁信呐?”林乔茜这位准记者显然颇具胡同大妈碎嘴子的潜质,“你问问汤文华,他信不信?再不问问上官,她又信不信?”

  杨棠被抢白得一时语塞,好不容易逮到口子,懒得再跟林乔茜废话,直接冲陶妤妃道:“这个事,你负责解释……要不,我先走,等你这边活动结束了我再找你?”

  陶妤妃闻言一把摁住杨棠:“不用!”转而向林乔茜道:“学姐,是真的,棠棠暂时还不是我男朋友,主要是我弟弟那边,他是个武痴,已经正式拜棠棠为师了,所以我跟棠棠……”

  “你弟……拜师?”小圈子里在座的几人全都惊讶起来,“现在这年代,还有人拜师父的吗?”

  各人都半信半疑,呛杨棠呛得最厉害的林乔茜更是完全不信:“杨棠,就你这身板,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也配当然师父教人学武吗?”

  不得不说,即使经过数次强化,杨棠的身材仍比较削瘦,肌肉线条也是那种纤长型,看着不起眼,但其中蕴含的暴力三个拳王泰森加起来也未必赶得上,所以他一套上衣服,看上去就跟别的瘦学生没甚区别,自然难免被人看轻。

  但对于这样的事,杨棠从来不屑解释,只淡笑道:“配不配,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总之,在我看来,你不配当我徒弟就够了。”

  “你…”

  林乔茜气急,霍然起身,陡然出手,以空手道手刀的形式迅疾横切向杨棠的咽喉。

  杨棠莞尔:“雕虫小技。”左手倏动,后发先至,在半道上以食指中指夹住了林乔茜的手腕。

  “呀!”

  不止林乔茜,在座之人都有点惊讶杨棠的手段。林乔茜胳膊抖了抖,发现无法寸进分毫,于是猛然撤掉手刀。她以为杨棠会夹住她的手腕不放,因此撤回手刀时发了大力,结果杨棠早有放她一马的想法,这一使劲倒把胳膊扭了一下,搞得颇为狼狈!

  重新落座之后,林乔茜一直恶瞪着杨棠。杨棠却眼尾也不再扫她一下,反而问陶妤妃道:“陶陶,你们这活动啥时候开始啊?”

  陶妤妃左右瞅了瞅,直到看见一三十出头的女老师进了教室门,她立马提醒道:“台上那是孙老师,

  活动要开始了!”

  一阵场面话之后,孙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两个词:“爱情、事业!”随即道:“咱们今天就以这两个词即兴写些诗词吧!”

  话音刚落,下面就有男社员起哄道:“孙老师,这写爱情诗得有人有景啊,我们眼下在教室,哪有那个气氛呐!”

  孙老师明显不吃这一套:“贺军,你少来,信不信等下交流时间我让你第一个上台。”

  贺军知道自己的斤两,上台就是出洋相的份,赶紧闭嘴坐下,不敢再闹。

  “那好,大家还是按照各自的小组讨论,想出好的诗词来……”

  然后教室里又嗡嗡起来。

  不少人议论。

  更多的人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

  也有别的小圈子里的师兄学姐凑到杨棠他们这圈来时不时插上几句“自以为是”的心得,至于是为了显摆、讨好美女,还是其它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杨棠双手抱胸坐在那儿,看着邻座的陶妤妃冥思苦想、半天没憋出几个字来。

  相反,林乔茜很快在纸上写了两首小诗,随后就一直恶瞪着杨棠。

  杨棠懒得理她,索性闭目假寐。

  大概一刻钟过后,陶妤妃碰了碰他,小声问:“棠棠,你怎么不写啊?”

  杨棠愕道:“我为什么要写?”

  “可大家都在写啊…”

  杨棠翻白眼道:“真理从来都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莫非一群人围在粪坑边(****),我就要围在粪坑边吗?”当然,“****”二字他没宣之于口,但上官等人还是听懂了那个意思,差点没气炸肺。

  陶妤妃没料到杨棠这么毒舌,开始有点后悔带他来参加社团活动了。一直瞪着杨棠的林乔茜更是不能忍,直接拍案而起:“杨棠…”她刚喊了个名字,还没发作出来,台上的孙老师不知什么时候已打开了讲课的麦克风,直接抢过了话头。

  “哎~~总算有自告奋勇的啦,那就乔茜她们这组先来!”

  课麦的声音相当之大,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齐刷刷望向杨棠他们这组。

  “林乔茜,事业、爱情……你们这组有写好诗词的吗?”

  听到孙老师的问话,林乔茜明眸一转,顿时有了主意,当下拿起自己写的小诗念道:“孙老师,关于事业的诗,我写的是老师这个职业…”

  孙老师顿时起了兴趣:“噢~~念来听听!”

  “讲台方寸窄,黑板丈余长。一堂三刻累,半生四季忙。白字书墨板,黑发生银霜。桃李遍天下,师者尽流芳。”

  典型的马屁诗,不过正拍在了孙老师的心坎上。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