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93 被看穿了

193 被看穿了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也就在杨棠裹挟陶妤妃早退的同时,五四田径场南头的看台这边,有两女一男三个白种外国人捡了块干净地方坐下来。

  其中的一男一女较年长,都戴着运动帽,没戴太阳镜。

  坐他俩边上年纪轻轻的洋妞则刚好相反,白里透红的脸蛋上戴着一副大大的遮阳镜,齐肩的金发用宽大的运动束带写意地扎在脑后,身子轻靠在后面的台阶上,望向斜侧的一片网球场。

  刚坐下没多久,年长的白种女人就牢骚起来:“赫莎,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随便看看啰,就当散心…”

  “难道你的伤还没好吗?”

  “已经痊愈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备战澳网,偏跑这里来?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中旬,留给你的时间没多少了赫莎!”

  “我知道妈咪,但怎么备战大满贯是我的事情,当然,计划工作还得由克罗斯叔叔来做!”

  一直没作声的白种男人听到女孩的话,终于忍不住开腔安抚白种女人道:“好了好了温妮蒂,赫莎是天才,她知道怎样去恢复状态!”

  白种女人闻言横了白种男人一眼,嗔怪道:“克罗斯,你可是赫莎的私人教练,她可没少付你薪水吧?你怎么能这么懒散,不督促她…”

  克罗斯耸肩道:“温妮蒂,你也说了,我是赫莎的雇员,所以我得听她的,而不是听你话!”

  温妮蒂:“……”

  这时,赫莎又幽幽开口道:“妈咪,其实我之所以来这所大学,不止为了散心,而是打算明年四大满贯赛事结束后就宣布退役,然后来这里进修…”

  “啊?为什么?”不止温妮蒂,就连克罗斯都被赫莎突然冒出来的决定吓了一跳。

  “上次的伤虽然好了,但我觉得我累了,状态已经不如三年前…”

  温妮蒂和克罗斯相视无语。

  要知道,现年二十岁的赫莎于四年前出道,当年即获得美网女单冠军。而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二年,十七岁的她更是连夺法网、温网和美网三座大满贯奖杯,赫莎.齐默尔这个名字在当时如曰中天;前年,刚满十八岁的赫莎终于拿到了澳网冠军,年末再度蝉联美网女单冠军;去年赫莎声势稍弱,仅摘得法网和温网桂冠;今年的她本想重振旗鼓,没想到澳网输给了达文波特,只拿到亚军,然后在法网首轮崴了脚,一歇就是半年。

  “可是赫莎……”

  “妈咪,我主意已定,不用劝我了。”

  “唉~~好吧,总之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决定就行!”

  克罗斯耸肩道:“看来到了明年年末,我也得重新找一份工作了。”

  赫莎轻笑道:“那倒不用,你不当我的私人教练了,还可以当我妈咪的另一半啊!”听到这话,克罗斯和温妮蒂两人不禁相视莞尔。

  “啊哈,你们快看,总算看到一个有点水准的啦,还是个女生!”此时,赫莎指着最靠近他们的那块网球场道,“那女生球感还不错,能用拍沿颠球……”

  温妮蒂撇嘴道:“这有什么,我的赫莎五岁的时候颠球就比那女生颠得好了,对不对?”

  赫莎忍不住白了自己妈咪一眼,心说我可是职业的、你拿一业余的跟我比什么呀比?

  与此同时,赫莎所指的场上又来了一男生,正跟那颠球的女生打招呼。

  “唐佳,是你早到了还是我迟到了啊?”

  转头看清男生模样,女生骤然停止了颠球,颇为开心道:“刘通,你来啦!?”

  “我没来晚吧?”刘勇自责了一句,眼眸深处很隐晦地闪过一丝对唐佳的厌恶,“唐佳,两个人打网球单调点,我还多约了人过来等下一块玩啊!”

  唐佳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笑容也变得有点不自然,嘴上却应道:“也好。”

  不多时,果然有两个与刘通相熟的男生进了场地,与唐佳寒暄了一番后,就把刘通扯到场地角上,埋怨起来:“通子,搞什么?你不说有美女么?就这么一个半红不黑的女生也叫美女?”

  不得不承认,由于长期在户外练习网球被曰光暴晒的关系,导致唐佳皮肤黑色素暂时分布不均,看上去黑一块红一块的,加上她本人的模样要打分的话,七十分就到顶了,实在没必要专门抽时间来认识。

  “好啦,放心,美女不是她,美女还没到!”刘通打包票道。

  “这话可是你说的,我们就再信你一次……”结果三男话音刚落,杨棠和陶妤妃便联袂而来,差点没把他们吓死。

  “杨棠!!”

  “刘通,听妤妃说,你约了不少人打网球,所以我就来了,你别介意啊!”杨棠老神在在回应了一句,转而点起人头数来,“一个、两个、三个、四、五……怎么才六个人呐,我还以为人挺多,要不这样吧,咱们打双打,我跟妤妃一组!”

  “好啊好啊…”陶妤妃照着来之前商量好的,忙不迭答应了杨棠的安排。

  见两人一唱一和就把组给分好了,丝毫不给他们仨亲近美女的机会,刘通和他约来的俩男生顿时不乐意了。

  “这样不太好吧,凭什么你就跟美女一组?”比杨棠先到的俩男生之一怪声怪气地质疑道。

  陶妤妃闻言,正想接话说这是她自己愿意的,却被杨棠以手势止住了,反问那男生道:“你觉得凭什么?”

  “这……”男生一时语塞。

  另一平头男生帮腔道:“你小子别嚣张,当心祸从口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杨棠冷哂道:“是吗?我可不认为我得罪不起你们……”说着,他的眼神已变得如刀子般锋利,有力且缓慢地从俩男生的脸上划过。

  俩男生显然没见识过真正杀人者的血腥眼神,因此都被杨棠的目光吓得僵在原地,差点没尿了裤子。

  其实若换了其他在校学生,杨棠倒不至于这么盛气凌人,非要把对方怎么样?只可惜这俩男生与刘通凑到了一起,那就别怪他“宁杀错不放过”了!

  由于俩男生被吓住,再无人帮腔,刘通迫于无奈,只好接受了与唐佳配成一组的现实。

  被分组的刘通犹不甘心,临了问道:“规矩怎么弄?这三组人轮着玩总不能打一盘才下吧?”

  杨棠不置可否,心说甭管是打一盘还是打一小局,你们都输定了!眼下他心头琢磨的是,怎么样让刘通输更惨!

  陶妤妃见杨棠不说话,以为他没想好,就试着出了个方案:“要不我们就打三小局,三局两胜进行换组!”

  刘通在心头默了一下,当即投了赞成票:“好啊!”

  “我无所谓…”杨棠摊手道。

  平头男生偷瞄了一下杨棠,替同伴答道:“行吧,我们没意见。”

  “那哪两组先打呢?”

  刘通闻言心头微震,扯住想要说话的唐佳道:“你们两组先打,我跟唐佳观战,等你们谁三局两负我们再补上!”

  杨棠虽想反对,却不好做得太过明显,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于是杨陶组与二男组各占一半场地,由唐佳担任临时裁判,由陶妤妃发球。

  陶妤妃的网球水平属于半吊子,发球的水平就更是半吊子中的半吊子,形容得直白点,就是乒乓球里边最最初级的发球——抬抬球,把球扔地上(台面上)让其自由弹起,然后拍子由下往上撩起,将球击打过网。

  对面俩男生也好不到哪儿去,竟无一人在第一时间准确判断出陶妤妃发球的落点,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才最终由平头男生接到了陶妤妃的“抬抬球”!

  身为裁判的唐佳见了场中的表演差点没笑喷出来;场边的刘通更是赶紧用手捂着嘴,心头暗乐:[杨棠啊杨棠,我倒要看你等下怎么死!]

  杨棠一眼就看穿了场上诸人的水平,赶紧悄然换了右手持拍,用[桦地崇弘の纯净心灵]复制了平头男生的击球手法,将网球又磕磕绊绊地回给了过去。

  如此打了六七个来回,杨棠才装作“****运”般回了记角度很刁钻的球,拿下一分。

  远处,忍受着恶劣水平看完这球整个失分过程的赫莎却不禁讶然道:“咦?总感觉哪里有点儿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呐?”刚才并没有看球的克罗斯问道。

  “我也说不出哪里不对……看,他们开始打第二球了!”

  果不其然,三五个回合之后,杨棠以一记看似****运般的刁钻落点回球令平头男生虽接到了球却直接下网。

  刘通见了,暗暗骂道:“****运!”

  唐佳也不禁有些感慨,却仍忠实履行裁判职责道:“30-0,杨陶组领先!”

  远处看台上。

  克罗斯眼中精光一闪即逝,正想说话,赫莎却叫了起来:“我知道原因了,原来那个男的在装不会打球,实际上是个高手!”

  “不止……”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