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199 救场

199 救场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罗劲的记事本里,五花八门的任务有几百项,但总体来说都是最近三个月的任务,没有陈年老账存在,这是杨棠比较欣赏的一点。

  于是他选了三样任务回去后勤交易大厅那里登了记。

  巧的是,杨棠选的这三件偷拍资料或外遇的任务属于那种难度不小但报酬在乙等、甲等会员看来并不太高的任务,所以鲜人问津,进而被他顺利接取。

  “罗劲,你介绍的三样任务我都接了,总计一千四百个积分,你的十四分要怎么付给你啊!”

  “杨哥,不急不急,等您完成了任务再付我佣也不迟……”

  杨棠闻言莞尔一笑:“你一直都是让人后付的么?那有没有赖账的啊?”

  罗劲苦笑。他好歹在这一行干了三年多了,什么样人没见过,又怎么可能没有赖账的。毕竟元能会员实力强归强,性格却与常人差不了太多,自然不会少了老赖。

  “这样吧,拢共十四个积分,我先付你一半,若任务失败,另一半我就不付了,但若成功、照付,可以吧?”杨棠道。

  罗劲略一迟疑,重重点头道:“也好,那就谢谢杨哥了。”实际上他比杨棠大了五六岁,可在元能院这里,实力为尊,叫杨棠“哥”也不算错。

  “不过这七个积分我要怎么给你呢?你有账户没?”

  罗劲摇头道:“杨哥,我没会员卡,你只需把积分转到这卡号上就成……”说着,他掏出一张纸片,上面光秃秃的,唯留有一串号码,跟杨棠的会员卡号位数一样多,只是有六七个数字不一样罢了。

  杨棠在终端机上转了七个积分过去,不多时就收到转账成功的提示。杨棠还顺手要了张凭条,塞到了罗劲手里。

  罗劲喜不自禁:“谢谢杨哥!”

  ******

  随后几天,杨棠按部就班上课,然后去百世影音集团录歌,得闲就通过黑客软件网购了一些偷拍用的数码产品。

  至于刘通那边,杨棠改头换面去医院打探过,刘通胃肠轻度内出血,需点滴三至五天,静养观察,医嘱还建议至少休息半个月,不食辛辣。

  得悉此番消息后,杨棠特地去买多了一个牌子笔记本,专门用以监控刘通,然后就暂时不再理他这茬了。

  待把网购来的偷拍器材都试过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杨棠便开始谋划从元能院接取到的三件任务。

  两件偷拍资料还不能让人知道的任务,头一件的地点就在京城,第二件则在毗邻的津城,而第三件任务需要跟踪一个元能院乙等会员,这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对杨棠来说,三件任务前两件都有固定地点,不用到处跑,这实在再好也没有了。

  因此,杨棠将无名指环内一些不那么重要的物品清理出来存放进华夏银行的保险柜内,这样他就空出了两个储物格以便随时应急,然后他又将所有的偷拍器材都重新编录的黑客软件,以便于他仅用手机就能远程控制,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就绪后,这已经是杨棠接取任务的第六天,该是出击的时候了!

  当然,出任务前,杨棠的重点还是学业,毕竟他打算大一大二就修完整个大学四年的学分,进入十一二月的时候就该留意某些科目的考试报名了。这些都是要提前办妥的,没有老师会来通知你!

  所以,这天下午一个连堂之后,杨棠便溜到教务处打听大一下的考试时间安排,目前他的某几个科目已经自学完了整个学年的进度,完全能够直接加入大一下的考试。

  到底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杨棠在询问无果的情况下,塞给了值班男老师一包普装的“神仙”牌香烟(单价98华币),那男老师很快就把整个大一所有院系的考试安排表打包发送到了杨棠的手机上。

  杨棠道过谢,翻看着考试表从教务办公室退出来,嘴里还忍不住嘀咕着:“靠,真牠妈的黑,早知这样,还不如直接黑进校园网也省了跑这一趟!”

  当然,话是这么说,可实际上杨棠的“神仙”烟没白给,那男老师提醒他,要想越级考试、提前拿到学分,报名得找对人,不然卡死都不让报,只能按部就班等到对应的学年学期。

  所谓的“找对人”,其实就是要给改卷老师提前有个交代,或者在老师们眼前混个脸熟或者给老师们送点小礼,让他们知道有你这么一号考生越级考试,不然哪怕负责改卷的任课教授知道你,而且改出的卷面也及格了,可要是没其他老师佐证一下,越级考的成绩就很难得到公认,而一旦院系不承认你的成绩,那么相应的学分自然也就没有了。

  出了行政大楼,杨棠已然想好了“找对人”的事情,他打算完成了元能院的那三件任务后就着手“找人”的事,幸好当今世界整个吏治的大环境是好的,所以杨棠只要找准三五个老师,一人送上百十来块华币的礼物,就能搞定整件事。

  但是,杨棠思来想去发现,送礼这种事由他亲自出面未必就有好结果,他必须找一个能说会道又愿意帮他忙的家伙去说项,这样即便有老师装清高或真清高,将送礼人拒之门外,也不一下就没了回旋余地。

  只可惜符合杨棠要求的同学或学长少之又少,思忖一阵后,他只能给徒弟谭宇辰打了过去。

  “喂,宇辰,你在哪儿呢?”

  “咦?师父,您老人家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正好,快快快,过来给徒弟救个场呗!”

  “救什么场?”杨棠愕道。

  “篮球场啊!”谭宇辰在电话那头嚷道,“师父,您别告诉我你不会打篮球啊!”

  杨棠:“……”

  十分钟后,第二体育馆旁边的篮球场。

  嗯,这个篮球场就是上回寝室老大厉冲带杨棠过来“滥竽充数”的那场子,当时他们还差点跟几个打网球的起了冲突。

  打篮球的人很多,场边的人也多,杨棠进场后在观众中挤来挤去,目光不停游弋,很快找到了谭宇辰的身影。

  “宇辰、宇辰…”

  杨棠突然看见了篮下正跟几个外国人争执的谭宇辰,于是顺势向前挤了挤。

  “哎呀!”人堆中的一个女生不知被杨棠挤到了哪个部位,很大反应地躲了一下,结果脚下拌蒜,差点摔倒在地,还好旁边另一个女生扶住了她。

  “对不起,不好意思!”杨棠赶紧道歉。

  差点摔倒的女生颇有小家碧玉的感觉,约莫一六五的身高,穿着整套阿迪达的运动服,看上去清清爽爽。她摆了摆手,道:“没、我没事…”

  扶她那女生显然是熟人,闻言嚷道:“被臭男生挤到怎么可能没事,千雅你就是太心善了。”

  杨棠虽搞不懂“被撞到没事”跟“心善”有什么关系,却没有离开原地,而是继续向篮下的谭宇辰招手:“宇辰……大徒弟!!”

  “师、杨哥,你来啦!”隐隐听到喊声的谭宇辰扭头一看,立马瞧见了篮架后的杨棠,他赶紧过来,拖着杨棠的手就往场内走。

  杨棠轻易扭开他的手,问道:“干嘛?”

  谭宇辰揉了揉被杨棠捏得生疼的手,用嘴努了努那几个外国留学生,道:“其中那个亚裔是曰裔美国人,叫健太郎,他带着他那个杂种哥哥刚在咱们场子里秀扣篮!”

  “杂种哥哥?”

  “就那黑人男生库特,健太郎的母亲二婚时嫁给了库特的父亲……”

  杨棠瞬间懂了,同时诧异道:“你个头跟我差不多,不能扣篮吗?”

  一说起这个,谭宇辰就兴奋了,压低声音道:“不瞒师父您说,我身高一七八,本来只能勉强抓篮筐,但自从您收我为徒后,有了那个、就那个,您知道的,我昨天试了一下,五个球勉强扣进去两个!”

  谭宇辰正说得起劲,有点忘乎所以,就见那黑人男生库特双手持球助跑,直接来了个双手风车挂框,落地后他故意前冲两步,撞了谭宇辰一下,却赢得周遭一片喝彩之声。

  谭宇辰当即恼了,攥紧拳头就欲跟库特干架,杨棠一把拽住了他:“宇辰,对付这种瘪三,没必要!”话落,他已然走入场中,从地上随手捞了个篮球起来。

  谭宇辰见状,推了身边的库特一把,用英语道:“我师父来了,等着受死吧!”

  这话一出,与谭宇辰相熟的几个学生球手都围了拢来,纷纷打听杨棠的情况。

  “阿辰,那谁啊?”

  “我师父…”

  “教你篮球的师父啊?”

  “差不多吧!”

  “那他能花式灌篮吗?”

  这话问到了点子上,毕竟偌大的京大,能扣篮的男生十之二三,但能扣出花来的就少之又少了,特别是像库特这样,也就六英尺(一八二点八八米)身高还能花式扣篮的,根本找不出来。

  “应该能吧……我师父从不打无把握之仗!”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2586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