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10 门路

210 门路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在潘家园又逛了几家店,可惜再没有在品鉴茶轩的运气,杨棠是一件金色物品也没看着,甚至就连白色物件也零零星星,他都懒得讨价还价了,只要店主报价十万以下,便直接拿下,而高于十万,他索性放弃。

  再携着上官茗欣和林乔茜转到街上时,天已擦黑,杨棠主动道:“二位学姐,今天难得遇上,不如我请你们吃餐饭吧?”

  “好啊,反正我也有些事想问你呢!”不待上官茗欣答应,林乔茜已经一口答应下来。

  于是,杨棠就在潘家园附近随便找了间馆子,领着二女进店找了张僻静的台子,点了六菜一汤,这才得空闲聊。

  “杨学弟,我发现你这人古玩断代挺准的,怎么练的?”林乔茜问这话的同时,坐她旁边的上官已然竖起了耳朵。要知道,这一路逛下来,她在给古董(判)断(年)代,差得杨棠可不是一星半点儿!

  “也没什么,熟能生巧而已!”杨棠随口胡诌了一句,没曾想他这话在往后的日子里差点把学霸级美女上官茗欣带沟里去。

  不多时,汤菜上齐了。杨棠跟二女边次边聊,随口扯到了林乔茜的工作上。

  “学姐,照你刚才的意思,你今年大三就已经开始在电视台实习啦?”

  “废话……我这叫手快有手慢无,等明年的话,我这实习名额还指不定落在谁头上呢!”林乔茜撇嘴道,“要知道,这可是皇家电视一台,寻常记者连它门朝哪边开都弄不清楚。”

  “这倒是…”杨棠不禁颔首,“我听说皇视有十几个台(跟央视相仿),最牛的就是一台了。”

  林乔茜道:“还行吧,在电视台里边一台算牛的,但皇视那么大一单位,部门林立,最牛最有油水的可不是台部这边。”

  “那是哪儿啊?”

  “自然是管后勤的啰,比如电管中心!”

  “电管?”杨棠微愕。

  “电视剧管理…”上官茗欣附和着解释了一句。

  林乔茜吃了口菜,接茬道:“电管中心负责制作、采购电视剧,那油水大了……”

  话说到这份上,杨棠一下就明白了,忙转换话题道:“那广播电台那边业务怎么样?归你们皇视哪个部门管呐?”

  “广播电台?”林乔茜愣了一下,“广播电台跟皇视是平级单位,不归皇视管好不好?”

  “那归谁管?”

  “自然是传媒发行总局啰!”林乔茜道,“目前,广播电台、国际广播以及皇视都归传发局管……当然,大方向还得最最上面的宣传口说了算,但一般不涉及政洽高度的事情,传发局说了就算!”

  杨棠恍然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上官茗欣奇道:“学弟,你关心电台干什么?”

  “就是啊…”林乔茜附和。

  “不瞒两位学姐,我玩票似的攒了一张唱片,歌曲基本上都录好了,就差打榜、出版、发行、制作、销售了!”杨棠半懂不懂道,“我想先找个电台打榜……”

  两女闻言齐齐无语,心说歌曲打榜也用不着找“华夏广播”这种电台啊?再说了,影音娱乐这一块,华夏广播未必有其它地方电台来得专业。

  不过杨棠既然说起了这茬,两女的八卦之心顿时都痒痒起来。林乔茜问:“学弟,你那唱片里都有些什么歌啊?”

  “有没有像迎新晚会上《一起摇摆》那么带劲的歌?”上官茗欣附和道。

  “有啊!”杨棠点头。

  “那我俩能不能先听为快?”林乔茜道。

  “不行…”

  上官茗欣狡黠道:“我们又不是要听录音,你现场直播一段就好……”

  “哪有吃饭的时候唱歌的?”杨棠继续推诿。

  “你唱,我们又不唱…”林乔茜居然摇着他的胳膊撒起娇来。

  上官茗欣更是把饭碗一推,道:“唱吧,我吃饱了!”

  杨棠道:“两位学姐,你们这是赶鸭子上架……”

  “但话题是你起的头啊…”

  杨棠:“……”

  两女对视一眼,很有默契地将杨棠堵在了桌椅里边,一副“你不唱我们就不放你走”的架势。

  这时,落地窗外的对街路灯下,正有个盲人在磕头乞讨。

  杨棠道:“二位学姐,你们说对街那位是真瞎还是假瞎?”

  “真瞎假瞎都没关系,等下咱们下去给上几块钱让他能吃顿馒头就可以了。”林乔茜道,“重点是,你别想转移话题啊!”

  “用假声唱可以吧?”

  林乔茜闻言愣了愣,还是上官茗欣反应快,点头应道:“当然,只要你唱!”

  “那好,我就为对街那盲人唱首歌,你们要是觉得好听呢,等下就多舍几块饭钱给人,可以吧?”有[鹰眼]在,此时杨棠已然看出对街乞讨那位还真就是各盲人。

  “多施舍几块钱没关系,问题是你这歌不是唱片里的吧?”林乔茜有点不爽道。

  “你管是不是唱片里的,好听不就ok了?”杨棠瞪眼道,“要不你唱,我听…”

  “行行行…你唱!”上官茗欣哄道。

  杨棠倒不急,拢了几只玻璃杯过来,依次倒上等份倍数的茶,又用筷子挨个试了下音调,这才开始敲打歌曲过门。

  “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轻易分辨白天黑夜,就能准确的在人群中,牵住你的手……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驾车带你到处遨游,就能惊喜的从背后,给你一个拥抱……”

  当杨棠用[完美嗓音]模拟出小臭臭版的童音时,林乔茜和上官茗欣竟僵在当场,作声不得。

  “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人们说的天空蓝,是我记忆中那团白云背后的蓝天,我望向你的脸,却只能看见一片虚无,是不是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

  听歌的林乔茜和上官已完全呆若木鸡。

  “你是我的眼

  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

  你是我的眼

  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

  你是我的眼

  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

  因为你是我的眼

  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

  ……”

  两女盈盈欲泣,待回神时,已不见了杨棠踪影,追出饭馆才发现,他正在对街那盲人身旁、掏出一张二十元的华币搁乞讨盒里了。

  ******

  夜,将近九点的时候,杨棠总算摆脱了上官茗欣和林乔茜的纠缠,同她们分道扬镳了。

  转头,杨棠并未立刻回广信佳苑,而是稍作犹豫,拨通了田太华的电话。

  田太华那边明显也是刚觥筹交错完毕不久,正酒酣耳热闷在自己车里晕瞌睡,接通了电话整个人都还迷迷糊糊的:“喂,我们这儿不要酒了!”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还好杨棠有正事,否则这时候指定摔手机了都:“田太华,是我,杨棠,杨大师!”

  “羊、羊糖?”田太华还是没回过来味儿,“羊大师……大师?!”嘀咕到这儿,他浑身一个激灵,整个人瞬间清醒了,“杨大师,您、您老人家大驾在哪儿呢?我这就亲自过去接您!”

  杨棠听后犹豫了一下,道:“接我可以,但不准有尾巴!”

  “明白。”

  待杨棠透露了所在地址,不到十分钟,田太华果然驾着车(酒后驾车害人害己)风风火火地赶了来:“大师!”

  打量了一下浑身酒气的田太华,杨棠并未上他车,而是指了指街边咖啡馆:“去那家店里聊吧!”

  咖啡馆内,雅座。

  好不容易停好车,一通折腾下来,田太华的酒全醒了。

  “大师,您找我来所谓何事啊?”

  杨棠本想直接说出唱片的事儿,但见田太华一脸小心翼翼的模样,当即决定逗逗他:“我说老田,你这几天真是吉星高照啊!”

  “这话怎么讲?”

  “打牌赢多输少,醉酒驾驶还是活……真可谓奇迹呀!”

  田太华反而被这番话给吓住了:“那老弟、大师,您可得救救我啊!”他哭丧个脸,就差没给杨棠跪下了。

  “行了行了,不用害怕,这些都是你升官之后的鸿运…”杨棠又忽悠开了,“不是有个词叫‘鸿运当头’嘛,说的就是你这种情况!”

  田太华一听,更惨无人色了:“大师,这鸿运总有用完的时候,到时候厄运来袭,我……”

  “安啦,我不在这儿呢嘛!”

  杨棠这话一出,田太华顿时不闹了,只弱弱道:“全靠大师了…”

  见田太华装得可怜兮兮的,杨棠犹豫了一下,从内兜(无名指环)里扣扣索索地掏出一块新的鳞片,递到田太华面前:“喏,这块给你,剩下的不用我教你怎么做了吧?”

  “多谢大师!”

  田太华如获至宝,一个劲儿道谢,却没敢多打听杨棠怎么还有晋王府的物什。

  待田太华把鳞片收妥,杨棠趁机问起了唱片发行的事情。

  “出唱片?谁啊?”

  杨棠指了指自己。

  田太华一下乐了。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