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12 癞皮狗(5.40)

212 癞皮狗(5.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吕二少偷藏筹码,杨棠见了不禁莞尔,毕竟单只吕二少的行头就能换不少筹码了,可他偏要用这种方法顺手牵羊,显是输得急了,脑子发热,做事情自然就顾头不顾腚了。

  “给你哥们,筹码!”

  杨棠似笑非笑地接过少了五六个筹码的盘子,并未多说什么,而是起身往另一台赌机走去。

  “喂,哥们,这台机你不赌啦?”吕二少在后面多嘴问了一句。其余看热闹的赌客也都眼巴巴瞅着,看他如何解释。

  “啊…不赌了,我得换台机……”

  “呃?why?”吕二少大惑不解,连英语都嘣了出来。

  杨棠站定,侧脸看向吕二少,淡淡道:“听过苹果效应么?”

  “苹果效应?没听过…”

  “桌上有两个相距一米的苹果堆,每堆数目不详但已知总数相同且苹果的个头一模一样……问题来了,你在左边的苹果堆里偷吃了一个,然后拿钱买走了一个,那么当左边苹果堆少掉两个苹果时,右边苹果堆有无变化?”

  吕二少听得一愣,旋即哂道:“右边堆毫无损失,怎么可能有变化?”

  杨棠不置可否,看向其他人:“你们觉得呢?”

  “没变化吧…”

  “应该没变化…”

  “其实我想说的是,吃左边的苹果,关右边的屁事!”

  “就是,根本没影响嘛……”

  听着七嘴八舌的声音,杨棠轻笑一下,终在另一台赌机前站定,毫不犹豫上满了一千筹码,全押在了bar上,拉杆。

  众人皆愣。

  唯独杨棠清醒。

  他知道,左堆苹果连少两个,对一米外的右堆苹果是有影响的,这是[鹰眼]给出的答案,应该不会错!同样的道理在赌机上,第一轮,鹰眼看到甲乙两台机子即将开出小奖,进而给出提示,那个时候,其它赌机都空着,所以第二轮,鹰眼提示乙机继续有奖时,杨棠并不感到奇怪,可是当乙机把三百倍赔完,陆续有赌客眼红杨棠的运气,开始零星地在其它赌机上试手气,本来这也没什么,问题是[鹰眼]一扫,还空着的赌机中居然也有两台泛起了金光,说明有奖!

  最最奇葩的是,那些显出金光的赌机,从杨棠抵达赌场大厅那一刻起就没人玩过,而且在刚才[鹰眼]的第一轮第二轮扫描中也未显光,若不是受了其它赌机运转的微观影响,那还真是没法解释了!

  什么叫微观?比如甲机器的电路在运行在通电,不小心把丙机器的微量电子吸引走了,肉眼根本分辨不出来,这就算微观影响!

  同样的道理,电路通电运转时其实会产生微弱磁场,当无数个微型磁场相互影响时,总有几率由量变到质变。

  再说得直白点,零八年大地震的当口,雾都医科大学校园内有个把钟头手机打不通。这不是基站被地震震坏的问题,而是所有人一拥而上想抢占基站信道与亲戚朋友家人通话,结果反而造成“卡门”的现象

  ,就是一堆人站在小门外想要挤进门里去,结果不约而同全卡在门框上了。

  “呤………”

  三个bar,大奖!

  一千倍,一百万筹码奖金!

  赌机一阵狂鸣,下方的长条状吐码口打开,嗙嗙嗙嗙嗙……连着掉下十块长方形的“十万”筹码,这才罢休。

  隔了三四台机子的吕二少刚被赌机吞吃掉最后一个筹码,猛捶机子的同时,更是双眼放光地望着杨棠这边。

  犹豫了两秒,吕二少终于又凑到杨棠面前,似发善心道:“嘿,兄弟,你赢钱太多了,要不我帮你分担点儿?”

  杨棠挑眉道:“怎么讲?”

  “不信我?不信你就等着看吧,你几把赌机之间就赢了近两百万,赌场的人是肯定会出面的。”吕二少自觉知道内幕,所以语气自然冲了些。

  杨棠不以为意,反而趁机问道:“你确定?对了,你叫什么?”

  “我姓吕,在家边行二,应该大你几岁,你叫我一声‘吕哥’或者‘二哥’都好……”吕二少自来熟道,“我跟你说啊兄弟,这偌大的场子能开在京城,说明后台老板根子硬得很,你完全没必要跟赌场方面对着干……”

  杨棠闻言好笑道:“这么说,我把筹码匀给你就没事了?”

  “当然,我是谁啊?我人送外号‘日蚀百万’,所以拿它这一二百万奖金正常得很,赌场方面根本不敢把我怎样?”吕二少不无得意道。

  杨棠听得莞尔,正想接话,旁边凑上来几个人,为首的女人娇叱道:“吕少,赌场是不敢拿你咋样,但扔你出去还是没什么问题……”

  “别别别、别呀莲姐!我不过就是跟这位(杨棠:敝姓杨)……杨兄弟开个玩笑而已!”

  为首女人莲姐不知是练健美出身还是练举重、铅球之类的强力体育项目,总之她虽不算五大三粗,但体型四肢的模子都趋近于男性化,尤其是她那双手,称之为“蒲扇大手”都不为过。

  “不好意思杨先生,我是这里的技术保安部副部长刘莲,刚收到上面通知,这里所有赌机的程序都出了点小问题,所以从现在起,暂时不接受下注,直到等我方修好赌机为止。”刘莲看似公平正义地宣布道,“至于刚才你或其他人赢的奖金仍可去柜台兑换成现金!”

  宣布一完,没等杨棠有所异议,周遭的赌客就开始起哄了,尤其是吕二少,他更像是感同身受一样,冲刘莲狂吼道:“我杨兄弟才耍了三五把,凭什么封机器?”

  刘莲根本不甩他,淡然道:“上面说程序有问题,那就是有问题,不然我们这场子哪天改成一水儿的机器玩法,恐怕大家更信不过了吧?”

  这倒是大实话……于赌客而言,荷官作弊,他们还有可能抓到现行,可若是程序作弊,要怎么抓?莫非你还能认识1010不成?相应的,也正是这个原因,赌场方面找不到半点杨棠暗中操控赌机的破绽,因此暂时拿他没甚办法。

  趁吕二少领着一帮赌客在那儿起哄,杨棠端着自己的筹码施施然到了骰子赌台前。

  与此同时,赌场监控频道内。

  “注意、注意……目标到了五号台,把附近的摄像头全都调过去!”

  “通知五号台荷官,这把摇个平常点的,别出豹子!”

  “收到,荷官已经开始摇了……这把是普通小盘!”

  骰子赌台上。

  “买大买小,买定离手,这位先生,你要买吗?”

  荷官主动问了一下杨棠。

  杨棠道:“我先观察观察不行啊?”

  “当然可以,各位,买定离手,开!”骰盅即刻掀起,荷官唱道,“一二二,五点小!”

  赌台周围顿时响起零星的喝彩声,更多赌客则在叹气,也有不吭声的。

  各人筹码一一赔付完毕后,荷官又开始摇骰子了:“买了买了,买大买小,买定离手!”

  骰盅已经扣下,杨棠[鹰眼]一扫,变换了几个问题条件,即知里边是四四三,十一点大。

  杨棠正准备下注,吕二少不知什么已经凑了过来,揽住他的肩膀道:“杨兄弟,你准备下注什么?要不要我帮忙啊?”

  杨棠不耐烦道:“我说吕哥,你干嘛缠着我啊?那边没有空位子嘛,你要下注可以去那边啊!”

  “我没筹码…”

  “把你这身行头抵押了不就有筹码了吗?”杨棠揶揄着出了个馊主意。

  吕二少却狂摇头道:“钱是小事,面子是大事,我若是光腚回家,我爹我姐一定打死我!”

  “又没让你抵押个干净,只押外套好吧?”

  “那也不行,这外套是我姐……总之就是不行啦!”

  见两人嘀嘀咕咕始终没下注,荷官忍不住又插嘴道:“二位先生,这把马上开了,下注吗?”

  “下!”吕二少说着就欲抢杨棠盘子里的筹码。

  “这把不下了,再观察一把!”杨棠说这话的同时,左右手分别钳住了吕二少的左右手腕。

  收听着指挥室命令的荷官见杨棠一把不下注二把也不下注,终有点沉不住气,连唱骰都要死不活的:“四四…三,十一点…大!”

  骰盅开了,见吕二少有点傻眼,杨棠趁机问:“我说吕哥,刚才这把你该不会想押小吧?”

  吕二少梗着脖子,下巴微扬道:“哪有…我是想押大,你非阻止,看看,这不错失赚钱良机了嘛!”

  这时,第三把已摇妥,骰盅落实在台面上。

  “买了买了,买大买小,买定离手!”

  杨棠已知盅内是[二三五]十点小(没写错),他直接将“二三五”当作“四三一”,于是在和数“8”那里押了一百块筹码。

  回过头,见吕二少正巴巴瞅着他,杨棠不忍心,索性划拉了几十个百元以下面值的筹码给他:“死远点下注,别干扰我!”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