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20 报复的影子(13.40)

220 报复的影子(13.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刘通他母亲是个科长,有**的科室,手底下领导着几个小年青,还有自己的办公室。

  这本没有什么,可问题的严重性在于,杨棠黑入了该科室各台电脑的摄像头,结果有段视频不小心拍到了刘母与科员小年青们在办公室里赤条条地开啪啪大会,有些镜头比爱情动作片还浪,“伤风败俗”这等字眼已不足以形容其“风马叉虫”,简直就是没治了!

  当然,这只是生活作风问题,况且刘母与手底下的男姘们还知道遮掩,并不算什么大纰漏。但杨棠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个问题或许没表面上那么简单,毕竟一个女科长可以大大方方跟手下人滚床单,那么她的上司呢?有没有跟她搞在一起过?如果有,并且这女人还因此而获得了升迁,那就不是单纯的乱搞男女关系的问题了,而是“性”贿赂!

  于是,接下来杨棠就有了新的调查思路,他根据刘母的档案,查到她是何时提的副科,又是何时提的正科,别看“副科”“正科”这两个小级别不起眼,但有的老机关一辈子临了退休也就是个副科级,连正科都够不着,所以查一查是很有必要的。

  结果这一查就查出问题来了,当年提拔刘母从科员升副科的人事处长、还有她们单位的一个副局长已于两年前因贪污罪和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被关进大牢了,而刘母的升迁时间恰好就在这两人的受贿周期(比如某年某月开始收的第一笔钱至今)之间,要说这里面没点猫腻,打死杨棠都不能信。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近十年,那两个犯事儿的家伙(人事处长副局长)与刘母媾合到底留没留下证据、不清楚,即便有证据,证据还在不在、不知道!所以这个事想要搞明白就有点难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刘母晋升为科长也才七八个月的时间,要不然她办公室手下那些科员的电脑摄像头也不会摄录到她近期与手下小弟们开室内无遮大会的强档画面。换言之,要找八个月以前最近一年以内的偷拍小视频那就容易多了。

  关键是刘母她们单位新顶上来的人事处长,还有那啥管人事的副局长,有没有收藏“战利品”的习惯,如果有,那就好办,如果没有,那就没辙了。

  又是一系列的黑进黑出之后,杨棠发现,新晋副局长没这种嗜好,而新扎人事处长的网盘则满满都是东瀛风、欧美风的男女动作片,另外还有一小部份是无遮自拍视频。这些视频里虽然没有刘母的戏份,但杨棠相信,只要刘母“性”贿赂过这新扎人事处长,那么在该人事处长其它隐秘的存储设备里应该还保留有战利视频。

  终于,熬了一个晚上通宵,凭借[黑客之王]技能,杨棠终于找到了该人事处长与刘母在时钟酒店一夜风.流的视频,巧合的是,视频中有个画面正好同时套中了他俩的脸貌,而且分辨率还挺高。

  剩下的就不是什么难事了,将刘父贪墨三十几万华币的明细弄成图片配上刘母的几段无遮视频,打包成附件,嵌入某个实名举报刘父的单位同事的电邮内,一块给发送到了纪委的受理邮箱。同时,附件资料也被搁了一份在举报同事的电脑之中,而那几段无遮视频更开始黑挂在了各大门户网站的首页。

  做完这些后还不算完,杨棠随即黑入了京大的校园监控系统,找到刘通的行踪,然后将校园监控系统的边缘设置为了警戒圈,一旦刘通离开了预设圈,挂靠在云端服务器的木马监控程式就会向杨棠的手机发送报警讯号。如此一来,只要刘通脱出京大范围,杨棠随时能让交通灯的显示出现某些“意外”!

  杨棠相信,只要纪委看了那实名举报邮件,他就能找着机会给这月初才买了新车的刘通上一堂深刻的交通事故课。

  设好了所有的套子,杨棠丝毫没有罪恶感地来到了元能院。前次接的三个任务他基本做完了,今次打算再接些任务去做。当然,接任务之前,他还是心欠欠地去看了寄卖在后勤那儿的几件金色物品。只要东西还在,杨棠就还有接任务坐下去的动力,不然他最多只攒五百积分应付明年年中的考核就够了。

  不过由于杨棠不太愿意去外地跑,他心中仍倾向于接本地任务。

  “咦?这任务好诶,日薪任务,17号上午十点前,也就是明天啰,去皇家音乐学院领取号牌,然后根据号牌守卫固定校区至下午六点即可得积分三百,如遇突发事件,另算积分!”

  “不错不错,只要待够八小时便有三百积分可赚,真是不错!”杨棠念叨完任务需求后,又借电脑终端查看了一下接此任务的人数,“任务人数上限一百,现在已经有五十七、五十九个人接了任务,哇靠,手快有手慢无!”他赶紧点击,接取了任务。

  回过头,居然碰见了罗劲(详见198),杨棠打了声招呼,打算把欠的那几个点积分还给他。

  到了终端机旁,杨棠一边划账一边问罗劲:“皇家音乐学院那任务你看到了?怎么回个事啊?轻松就能赚积分?”

  罗劲愣了一下,旋即表情有些古怪道:“杨哥,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任务可能拿不到积分…”

  杨棠挑眉道:“什么意思啊?”

  “类似任务以前也有过,是些皇室旁支为了最后显摆一下而开设的任务,他们没那么多积分,一般都是用钱来补足,一积分一万华币。”

  “用钱补足(详见187)?”听到这话,杨棠有点蛋疼,“对了,这皇室旁支又怎么回事啊?”

  “不是吧杨哥,你连这个都不清楚?”罗劲收到积分转入成功的提示后,嘴皮子又开始利索起来,“这其实都是华夏政斧成立之初约定好的,除了当今皇室和晋王府这两支,其余朱姓一过三代就自动转为‘特殊贡献公民’,比普通公民只多出那么一点点优待,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所以有感于新皇或新(晋)王将要得继大宝,储君的皇兄皇弟们唯恐自己的子女一朝醒来与皇(王)的直系血缘不在,为了发泄心中怨气,就这么作上一把!”

  听完这番解释,杨棠瞬间懂了,比如老二是储君,他一继位,老大老三老四这些就都算旁系了,当然也包括了他们的子女,所以这些皇子皇孙们得趁着有特权的时候好好使唤一把元能院的高手,没积分没关系,直接以钱抵积分就可以了。

  不过任务已接,在未完成的情况下退出将扣除百分之十积分,杨棠只好自认倒霉,打算明天还是去音乐学院一趟,权当到那儿参观了。

  离开元能院后,杨棠驱车到了百世集团(详见137),与这儿有头有脸的几名音乐制作人挑了挑歌,最后一合计,才发现少了名女歌手,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女歌手,得声音很纯粹很惊艳很高调的那种女歌手。为什么呢?因为不止几名制作人,就连杨棠都想把那首《因为爱情》给收录进唱片里,但这歌因为缺女声,一直搁浅着没录。

  “不是我说棠少,圈里倒有那么一两个声音符合的女歌手,关键是腕太大,你这新人新唱片的,人家不肯来啊,怕砸牌子!”

  这倒是大实话,哪怕杨棠唱片里的曲目再动听,但在未放出市场前,谁也不知道能卖成什么样,而成了名的大牌女歌手都爱惜羽毛,不愿无缘无故的和这种“前途无亮”的唱片扯上关系。

  “要不…”另一个制作人老张建议道,“要不去皇家音乐学院或戏剧学院找找,兴许能找到那种惊艳纯粹的女声!”

  杨棠绷着个脸子不置可否,暗忖:实在不行,老子就自己来,以[完美嗓音]反串女声,吓不死你们!

  ………

  转天,早上五点半,杨棠开车到了赫莎租用的室内练习场。

  杨棠以为他来得够早,没曾想赫莎和她以前那教练克罗斯已经早早地等在了场馆里。

  “嗨,早啊,我让你找的感觉找着没有啊?”

  听到问话,赫莎马上就想展示她根据杨棠的教授自己琢磨出的“前后缩地法”,结果克罗斯抢先一步制止了她,来到杨棠面前道:“mr杨,你教赫莎的东西虽然很新奇,但对脚踝还有膝盖的负担太重,根本无法在比赛中长时间应用,而且容易伤及运动寿命,我想你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不介意代表赫莎的母亲寄律师信给你!”

  杨棠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心头就释然了:“负担重那是因为赫莎的脚踝和膝盖的强韧度不达标,况且我教赫莎的缩地步伐,并不是为了做为常规步伐使用,而是运用在关键球上,你也是教练,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