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21 下意识保护(14.40)

221 下意识保护(14.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负担重那是因为赫莎的脚踝和膝盖的强韧度不达标,况且我教赫莎的缩地步伐,并不是为了做为常规步伐使用,而是运用在关键球上,你也是教练,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克罗斯微微颔首:“那我就放心多了……”

  “这不是你放不放心的问题,而是做为‘教练’这一角色,甭管是临时的野路子还是正式的,都应该遵守的职业操守!”杨棠耸肩道,“赫莎,既然你的同伴没有异议了,那就演示一下让我看看。”

  于是杨棠跟赫莎各自半场站定。

  “赫莎,你先发球,克罗斯当裁判……我会尽量做求让你施展出‘前后缩地法’,understand?”

  赫莎点点头,从屁兜里摸出个网球,扬手向杨棠示意了一下,然后全力发出。

  “嘭!”

  今次赫莎的发球并未带旋转,纯靠力量,因此落点比较好判断。端着测速仪坐在裁判位上的克罗斯更是嚷道:“183km!”

  绝对的职业水准发球。

  可惜在杨棠这里行不太通,他清楚地判断到落地,甚至连缩地法都没用,两步并作三步追到点位上,来了记半截击。

  什么叫半截击?

  普通回球的击球点应该在网球网最高点的水平线附近,跟乒乓球的普通回球类似,但半截击不同,它的接球点甚至可以低到球拍触地,对方发过来球,一落地反弹起来就撞在球拍上以高抛弧线的方式再反弹回去,这就是所谓的半截击。

  半截击有两个好处,一是它比普通回球迅速,二是由于回球形成了高抛弧线,比较难以判断落点。当然,要想打出质量奇高的半截击,球手本身对球的落点判断必须十分精确,不然高抛弧线直接弧到对面场子底线以外去了,那就笑话闹大了。

  不过就杨棠复制的木手以及桦地的球技而言,半截击回球都被他们当作了常规回球手段,出错的概率低得可怜。这就好像后乔丹时代,越来越多的篮球手都能后仰跳投一样,也许这些球员在技术的凝炼程度上还差乔丹一大截,但也从侧面印证了当今的篮球水平正在不断提高。相应的,当半截击成了家常便饭时,其准确性也就越来越高。

  “啪!”

  杨棠的半截击回球刚好压着底线落下,令正打算上网的赫莎一阵气闷,于是她一边回球一边嘟囔道:“不是说让我展示步伐的么?”

  杨棠闻言哂道:“我是想让你在接近实战的情况下展现步伐,不是专门喂球给你展现步伐…”

  “那你不早说……嘭!”

  面对来球,杨棠又一个半截击给赫莎回了过去:“我早就说过了,是你自己没在听罢了!”

  赫莎听得翻白眼,不觉间用上了全力回球:“嘭!!”

  杨棠三度半截击,今次弧线却超高,看得赫莎一阵偷笑:嘻嘻,这次你回球要是不出界,老娘跟着你姓……结果她念头还没闪完就发现,杨棠今次的半截击回球落点似乎在场中的球网附近。

  果不其然,眼瞅着翠黄的网球贴着她这边的网子就要落地了!

  不行,这球一定要接起来……情急之下,赫莎不知不觉就用出了“前后缩地法”!只见她明晃晃的两条修长美腿高速律动着,看似不及却及时追到了落点旁边,不等球落地,直接从容引拍,将球杀回了杨棠半场的近网区域。

  “还没完呢!”杨棠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赫莎耳边,他也利用缩地法到了网前,“你的前后缩地要领掌握得还不错,可惜速度只有我一半!”说着,将球直接掂住,撩向了后场。

  赫莎闻言气得要死,却不得不缩地回底线救球……

  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一个球愣是打了半个钟头还没死球!

  终于,当杨棠改为左右调动赫莎时,她的脚步渐渐拖沓下来,最后接漏了一个角度极大的回球,因而失掉了这一分。

  “不错不错,刚好半小时,热身球就到这里!”杨棠看了眼手表,又随口夸赞道:“你自己琢磨的‘前缩地后步’伐已相当准确,我就不矫枉过正了。”见赫莎已瘫坐在长椅上,喘着气在那里大口喝水,他续道:“好了,休息五分钟,然后正式开训!”

  克罗斯忍不住道:“这样做训练量是不是太大了?毕竟赫莎的脚伤才刚刚痊愈两个礼拜而已!”

  杨棠不置可否道:“这我知道,但如果在常规状态下,旧伤痊愈的地方其实应该比受伤前更坚韧才对!那么问题来了,我刚才发现赫莎居然比较喜欢重心偏左,这说明什么?”

  克罗斯脸色微变:“你是说她在尽量避免使用伤刚好的右脚?”

  “我没有…”赫莎抗辩道。

  杨棠摊手道:“信不信由你们,实在不行,克罗斯你可以拿dv把赫莎的训练动作拍摄下拉,拿回去仔细分析……当然,你拍她归拍她,但千万别把我拍到镜头里了。”

  “明白。”克罗斯点头。

  结果等到第一轮拉伸运动完毕时,克罗斯就从录像里发现了赫莎重心偏左的问题。

  赫莎自己看过录像后也有点傻眼:“怎、怎么会这样?”

  杨棠耸肩道:“这其实是心理问题,说白了就是你的潜意识在作祟,也许是当初的伤痛你记忆太过深刻,这样就导致你心里不愿意受伤的地方再次受伤,于是就会形成一种下意识的身体保护!可问题是,这样的身体保护不仅不是什么好事,反而会导致另一边的身体出状况!”

  “不会有这么严重吧?”赫莎道。

  “怎么不会……不信你就看看nba球星保罗乔治,他曾经右腿骨折,整个小腿全断了,经过差不多一年的恢复,他重新回到了球场上,不过突破没以前犀利了,而且左腿开始经常性的小伤病,其实他的左腿伤完全是因为他不敢在右腿上使全力所导致的。”

  听了杨棠的解释,克罗斯忧心忡忡起来:“这种下意识的心理保护不是那么容易纠正的,现在怎办?”

  “好办,我教她全方位缩地法就是了。”

  杨棠之所以如此打算,一是想帮赫莎把“保护心理”调整过来,二是他发现教授“缩地法”不像教授徒弟“金雁功”那样简单,后者只需灌顶就可以了,而前者必须勤练不坠,即使练成功了,哪怕身体素质跟杨棠一样,“缩地法”的速度也照样赶不上杨棠的原版,能有百分之七十就该偷笑了!

  于是,剩下的一个半钟头练习很快过去,赫莎感到充实满足之余,却无意中发现杨棠额上半点汗渍也欠,实在是有够令人惊诧!

  所以分道扬镳后,在回去的路上,赫莎就有点想不通了:“克罗斯,刚才在场馆里,你注意到了吗?”

  “注意到什么?”克罗斯边整理器材边随口反问。

  “就是杨啊,他陪着我练了那么几套动作,我出汗多少你也看见了,他却跟没事人一样,连鬓发这里都显不出汗迹……”

  ******

  离开场馆后,杨棠在附近路边摊吃了个早点,这才开车到了皇家音乐学院。

  刚到音乐学院大门保卫室口上,就有保安拦着杨棠的车说了:“我们学校今天有贵宾参观,请出示证件!”

  贵宾参观?该不会是那帮皇子皇孙吧?

  杨棠思忖着,掏出元能院下发的其中一本挂靠在军部的证件,道:“知道你们学校贵宾参观的事儿,我就是来安排保卫工作的……”

  “是吗?”本还在装模作样检查杨棠证件的保安变了颜色,将他的证件拿到保卫室里边的一台机器上刷了两下。

  “哔哔-哔!”

  听到悦耳的反馈声,然后保安就拿着杨棠的证件乐呵呵地走了回来,双手奉上道:“还真是上边下来的领导,您负责的工作范围是音乐厅,请!”

  杨棠愕道:“不是…上面都已经给安排好了啊?”

  “对的领导,上面昨天就作出了统一部署,您请,音乐厅在鲍家街后边,到了附近找人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不得不说,音乐学院这边私家车不比京大京华两校少多少,但由于地方比较窄一些,倒显得车位比较拥挤,杨棠好不容易找了个泊位停好车,跟路过的三个女生打听了一下,这才问明白音乐厅所在。

  音乐厅的门脸是古门,里边有六层高的现代楼,除了主厅副厅外,还有数间琴房,供音乐学院的学生们排着号练习。

  不过今天杨棠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时有音乐传响的大楼内居然比平日静谧了许多。

  “莫不是饭点到了,大家都去祭五脏庙了?”

  可一看表,不对呀,这才刚十点而已!

  结果杨棠东瞅西瞧了半天,才在角落的布告栏那里发现了今天白天音乐厅暂时关闭修整的通知。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