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22 两只老虎(15.40)

222 两只老虎(15.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修整通知的旁边,还有张巴掌大的巡查通知,而巡查人那一栏,有两个名字,其一赫然写着“杨棠”自己的名字,另一个叫赵某某,三个字,偏生杨棠等到十点半也不见此人人影。

  “玛德,不等了…”

  十点三十五的时候,杨棠终于忍不住骂咧起来,又再等了几十秒,想想挂靠在各大网站上的刘通母亲的无遮视频,他就忍不住走进了音乐楼里,打算找个能搜到wifi的地方上网看热闹,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一间偌大的琴房门口。

  当然,琴房虽然不小,但毕竟不是音乐厅,所以安放的是较为常见的立式钢琴。不过这不重要,杨棠眼下一点没有要弹奏钢琴的心思。

  看了看四下无人,杨棠轻手轻脚进了琴房音乐室,环视了一下空空的座椅,找了个钢琴挡住门口视线的死角座位坐了下来。

  [鹰眼]开启,扫视一遍整个教室,并未发现闪烁金光的摄像头,杨棠这才安心地从无名指环内摸出牌子笔记本上网。

  由于杨棠之前上传的无遮视频马赛克了刘通母亲露点的胸脯,加上黑挂在网站首页的技术不是单纯的清除页面或启用层级式页面又或更改数据库原始码就行,所以视频竟然还一直挂在几大门户网站上。

  当然,其中有两家门户网站宣布了服务器整改,跳转这两网站首页,满篇都是404!但还有几家索性破罐子破摔,就让视频挂在那里,反正重要的的三点都马赛克了,又不违规。

  就是狗男女的脸分辨率过于清晰了,比a级通缉令上的照片还瓷实。

  也是,那帮网站的技术人员其实根本没找到杨棠这[黑客之王]黑挂视频的手段,又怎么可能删得掉视频呢?实际上,视频删了没多久又再被挂上是因为服务器的引导扇区中了病毒,这病毒别的不干,只会每隔一段时间、比如五分钟、验证一下网站首页是否有视频挂那儿,如果没有,它就从远端的某个云盘上把视频下载过来挂上。

  于是乎,对于这删不掉的视频,网站的浏览量特高,人们都在好奇,这视频为什么删不掉啊?

  同时,也有不少人开始留意视频中的狗男女,女的还有几分“马叉虫”姿,可男主就太丑了,又老又丑,凭啥能上到这女马叉虫啊?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

  “不兴人家老夫少妻啊?”

  “老夫少妻个屁,看背景似乎在宾馆…”

  “就是,要真老夫少妻,谁牠妈在宾馆做啊?”

  “人家外出旅行,度蜜月行不行?”

  “度尼玛个蜜月,这男的我认识,不就以前我们那区街道办的副主任嘛,听说升官了……”

  “对对,还真是这老小子,不过这女的是谁?”

  “肯定不是啥好逼,有谁能给人肉一下么?”

  “收到,正在人肉中……”

  “人肉完毕,此女是市交通局运管处综合(总务)科科长,姓…,其子刘通,乃京大今年的新生!”

  得,京大算是躺着也中枪。

  与此同时,杨棠的木马软件监控到仍在医院装重伤(被网球打成内出血)的刘通显然是得了消息,火急火燎地离开医院,正驱车往家赶。

  [老子要的就是这个机会!]

  杨棠眼神陡然变得狠戾无比,虽然diy笔记本没带在身边,他依然决定趁机给刘通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既然用牌子笔记本功效有点不够,杨棠就直接拖了个海外的大型肉鸡服务器过来帮忙运算,从玉京的城市路网中,很快找到一辆违规上路的渣土车在行车路线上与刘通重合。虽然两者之间的交汇点只有一个,但因为速度的关系不会同时同地点相遇,换言之,如果不动手脚,渣土车连刘通车的面都见不着,更遑论出车祸了。

  可惜的是,杨棠提前在城市路网管理系统内部挂了木马,随时可以操控红绿灯的亮灭,加上刘通着急忙慌的心态配合,他的车硬是好死不死地赶上了渣土车必经的那个拐角。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渣土车抢黄灯逆向开过来,刘通的车也抢黄灯逆向开过去,两车甚至都来不及打方向盘,就那么车头对车头吻在了一起,刘通的是私家小轿车,车高不到一米五,而渣土车是满载十五吨的型号,轮胎相当大底盘相当高,所以相撞时刘通的车已完全钻进了渣土车底部。

  “啧啧啧……”

  杨棠“欣赏”了一下几个角度的车祸现场画面,深知刘通今次不死也重伤,于是从容地修改伪装路网内部各档日志,扫除各种痕迹,悄然退到了海外网络,捎带手释放了那台用于临时帮忙的服务器肉鸡。

  关机。

  把笔记本收回指环里。

  杨棠这时才感到全身一阵舒泰。

  不是他没给过刘通机会,而是刘通非要找死,难道不让他去死啊?

  其实有些小事,法律暂时笼罩不到,但如果在现实中碰见,有时候足以整得人精神崩溃,雾都话讲的“夹毛驹”、又或者北方人常说的“穿小鞋”,其实都一个意思:比如甲乙有矛盾,甲家里穷,靠摆小摊糊口,乙弟正好是城管,天天盯着甲的摊子罚款,长此以往即使闹出命案也不稀奇。

  再比如几个半大的初中生围着要钱,甭管你是同级生或高年级学生甚至大人这件事都不好处理,因为有些初中生上初一就开始混,混了两年快初三了,心思已在社会上学得极恶,仗着年龄还小的关系随身携带一些管制刀具,谁要不给钱就捅丫的,你大人还手就是欺负小孩,还手重了甚至可能被刑拘、档案上记一笔,真要闹到这种地步,如鲠在喉一辈子!

  想到刘通已得了应有的惩罚,杨棠一时思绪万千,索性来到台上,翻开钢琴的木盖,露出里面黑白相间的琴键。

  杨棠徐徐抚摸着琴键,手指上传来打磨得光滑的大理石质感,冷硬和陌生升上他的心头,掺杂着纷飞的思绪,久违的弹奏心思在杨棠心头滋生起来。

  “咚咚!”

  随意在钢琴上按了两下键,琴声好像在应和杨棠内心所想,这让他感觉很奇妙!

  共鸣么?那就弹一曲吧!

  杨棠在琴前坐了下来,等到纷乱的思绪回归平静,他这才重新摁响了琴键。

  “噔!!”

  沉闷的低音从杨棠的左手弹奏出来,本还没甚主意要弹哪首曲子的他顿时锁定了曲目。

  [嗯,不管他死了没有,这一曲就算是祭奠刘通啦!]

  开场,一段低音中点缀一个高音,又一段低音中间或一个高音,令人很快就陷入了一个压抑的、乌云盖顶的夜晚……这正是普罗科菲耶夫的g小调《第2钢琴协奏曲》!

  既然已经起了头,《第2钢琴协奏曲》的音符开始从杨棠的脑海里如流水般涌现出来,随着节奏激烈的敲击与不协和弦的连续运用,琴声竟完美展现了刚才杨棠纷乱的心情,那是犹如暗夜野草一般向四下滋长的负面心理,稍有不慎,人可能就真的陷入其中拔不出来了。

  好在琴曲很快转到了第二章,一上来就是汤姆猛追杰瑞那般快节奏,令人心头抽紧,然后再逐渐放松,似回忆起了某段愉快的时光,不禁生出唏嘘之感。

  但美好的时光往往短暂,琴曲很快到了第三章,曲调又开始激烈起来,就好像现代都市生活一样,越快越容易出岔子,果不其然,调子转入低沉,似噩耗传来,有人终于被美好的生活抛离出去,如泣如诉,却再不得回头……

  直到这里,杨棠搞掉刘通的激烈情绪才逐渐平复下来,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门外的走廊上有两个女生正瞪大眼睛作不可思议状,其中一个他还认识,就是万海流之女万梦婷的闺蜜筱筱。

  至于筱筱身旁的女生,这是一个风致嫣然的女子,长而直的秀发没有盘起,写意地披散在肩膀,如水般柔和;白皙的脸颊,婉约的眉,纤巧的鼻,红唇淡淡,眼波如水,只是此刻她明眸圆瞪,满脸的难以置信。

  琴曲停下良久,两女对视一眼,似在问对方要不要进去,筱筱摇了摇头,做了再听听的手势。

  果不其然,悠扬的琴声再度响起。

  “哆唻咪哆、哆唻咪哆、咪发嗦…咪发嗦…”

  一开头就很欢快,像儿歌似的,听着听着,筱筱身旁的女生流露出了柔美的轻笑,可筱筱的脸色却越来越古怪,然后她猛地冲进了琴房……

  杨棠正欢快地弹着《两只老虎》的钢琴曲,半掩的房门“嘭”一声被撞开,吓了他一跳:“喂,同学,没事吧?”

  看清了杨棠的脸目,筱筱愕道:“你是……唐僧!?”

  唐僧?

  杨棠愣了一下,随即回忆起了筱筱:“噢~~你是高崎机场那个小美女……”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