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23 救命恩人?(16.40)

223 救命恩人?(16.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噢~~你是高崎机场那个小美女……”

  筱筱没有作声,只是木讷讷地盯着杨棠,似要把他的样貌刻在脑子里。

  不得不说,当一个少女、而且还是一个美女泫然欲泣盯着男人看的时候,即使以杨棠屠戮过千万血怪的心态呃多少有点不自在。

  幸好这时候,筱筱的闺蜜兼同学穿着一袭橘色呢大衣追进了琴房,对方绰约的风姿、即使冬装也掩盖不住的婀娜身段,哪怕见惯了美女的杨棠也是一愣。

  “这、你们……今天音乐厅似乎不对外开放吧?”被晃了两晃的杨棠很快恢复了常态,“布告栏贴了通知的,等下有人参观。”

  “有吗?”穿橘色呢大衣的女子抱歉地笑了笑,“也许是我们错过了,没看见……”

  “那她…”杨棠不置可否,趁机指了指还在发呆的筱筱。

  “哦,她没事!”言语间,橘衣女子推了筱筱一把,“主要是刚才从这屋传出去的琴声实在太引人入胜了,听得我们俩心潮澎湃……”说着,她还扭动身子装作四下探看。

  “你说刚才的g小调协奏曲?呵呵,我谈的。”杨棠直言不讳道。

  “啊?”橘衣女子吃了一惊。

  这时,已然回神的筱筱却并不关心这个,反而追问道:“你后面弹的那首钢琴曲叫什么名字?”

  “哪首啊?”杨棠明知故问,“还有……你谁啊?我跟你很熟吗?”

  筱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自我介绍道:“我叫聂筱雨,刚进音乐学院读大一。”又一指橘衣女子,“她是我师姐,大二的吕冰!”

  “你好!”“你好!”

  相互打过招呼后,聂筱雨又想追问《两只老虎》的事,反倒是吕冰莞尔一笑,抢先道:“这位师兄,你还没自报家门呢!”

  “我?京大新生,杨棠!”

  “那你怎么跑咱们音乐学院来了?”

  “这个事说来就话长了…”杨棠明显不想解释太多,“总之我现在是这幢楼的巡查员,你们想练琴的话,得等到下午六点以后了。”

  聂筱雨道:“我们不练琴,同你聊聊天,总可以吧?”

  杨棠诧异道:“咱们才正式认识没几分钟,跟我有什么好聊的。”

  吕冰附和道:“当然可以聊啊,你刚才不说你弹奏了那首g小调协奏曲吗?我跟筱筱都很感兴趣!”

  聂筱雨一个劲点头,同时道:“不过我对你后面那首简单的琴曲更感兴趣一些……”

  “后面简单的那首?”吕冰闻言愣了一下,“你是说那首‘哆唻咪哆、哆唻咪哆、咪发嗦…咪发嗦…’?”

  “对,就是这首!”聂筱雨压抑着激动道,“杨同学,这首琴曲应该配有歌词吧?”

  杨棠闻言心下起了警觉,再一仔细回忆,终于明白聂筱雨为什么会打听《两只老虎》(详见112)了,当下胡诌道:“那首钢琴曲是首儿歌,自然有歌词……两只老鼠、两只老鼠,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是两只老鼠么?”聂筱雨目光灼灼盯着杨棠道,“我怎么觉得‘两只老虎’更朗朗上口一些啊?”

  杨棠死不承认道:“哦~~原来你知道这曲子啊,我可不晓得什么两只老虎,就知道两只老鼠…”

  “真的吗?”聂筱雨明显不信。

  杨棠两手一摊:“我骗你有意思嘛…”

  聂筱雨想起当初那恐怖的场面,整个人骤然激动起来:“有意思、你骗我就是有意思!!”

  “呃、这……”杨棠看向吕冰,多少有点尴尬。

  吕冰也有点不知所措,连忙揽住聂筱雨,轻声问道:“筱筱,你干嘛呀?不会是他曾经欺负过你吧?如果他真欺负过你,那我可要召集人马替你出气啰!”

  “哎~~别……他没欺负我,他曾救过我的命!”聂筱雨跟吕冰耳语道,“只是那件事牵扯太大,所以他不愿承认。”

  吕冰闻言皱着琼鼻故意道:“哼,敢做不敢当!”

  “冰冰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总之我是在国外被救的,事情比你想象的复杂得多!”聂筱雨说着说着就联想到了今天这事,“喂,杨棠,你刚才说你现在是这里的临时巡查员?”

  杨棠闻言知聂筱雨察觉什么了,并不遮掩道:“啊,我是这么说过,但关于这方面的事情,请不要多打听,不然我只能强行请你们俩离开这里了。”

  两女被这番话唬得一愣一愣的,接着吕冰就掩嘴嬉笑起来:“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当了朝廷鹰犬,真是可悲可叹呐!”

  听到“朝天鹰犬”四字,杨棠也不着恼,毕竟以聂吕二女的智慧早晚会猜到他在替政斧做事,但能这么快做出判断,想必吕冰家里面的长辈也是吃公家饭的:“有什么好叹气的,你爹妈不一样嘛?”

  吕冰听完杨棠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显然不愿别人谈论她的父母,当即转移话题道:“杨师弟,你之前那首g小调协奏曲难度挺大,而且我以前好像从来没听过!”

  杨棠笑笑道:“你俩当然没听过,因为曲子是我自己谱的,虽然已经通过了网上认证,却从未在人前弹奏过……”

  吕冰跟聂筱雨的明眸齐齐亮了起来,吕冰道:“那你有现成的谱子吗?”

  杨棠歪了歪头,面露难色道:“有倒是有,只是没带在身边!”

  “啊~~可惜了,那你能不能找个时间从网上发一份给我!”吕冰恳求道。

  “行啊,这没有问题…”杨棠一口应承了下来。

  聂筱雨插嘴道:“我也要、我也要…”

  “要谱子可以,总得把你的邮箱留一个吧!”

  于是两女各自留下了邮箱地址。

  待杨棠收好邮箱地址的纸条,吕冰托着香腮饶有兴趣道:“杨师弟,刚才听你弹琴,一点不像新手,以前有练过?”

  杨棠挑眉道:“吕学姐,你这就打听得太宽了吧?”

  吕冰莞尔一笑,不再说话;没曾想聂筱雨接茬道:“呀,都十二点过了,杨棠,要不咱们一块去吃个饭吧!”

  “不了,我还得守在这儿!”杨棠拒绝了聂筱雨的好意邀请。

  “总不能连饭都不吃吧?”

  杨棠搪塞道:“早上吃得不少,现在还不饿!”

  聂筱雨还待再劝,吕冰拉住她道:“算了吧筱筱,你没看出来杨师弟在害羞嘛,我们还是先去吃,再替他带盒饭回来不就好了?”

  于是两女离了琴房,说说笑笑地下了楼。

  杨棠趁机在楼上楼下巡视了一圈,发现此时所谓的音乐厅里鬼影都不见一个,就只有他在此地彪呼呼地守备。

  另一边,去往食堂的路上。

  “筱筱,你确定杨棠就是你救命恩人?”

  聂筱雨一个劲点头:“我确定……那首《两只老虎》我就听他一人哼唱过,今天算是第二听到,网上根本找不着这曲子,不是他还有谁!”

  “那照你跟婷婷以前的说法,他多半杀过人,却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很恐怖啊!”吕冰说到这儿不禁打了个寒颤。

  “恐怖算什么,他毕竟救了我跟婷婷!”聂筱雨显然是那种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性格比较直爽的妹子,“对了,这么大的事儿,我居然忘记告诉婷婷了!”

  吕冰却一把拽住了聂筱雨,道:“你别乱来行不行?婷婷今天进场拍片,至少两个礼拜不能跟外边联系,你这样打过去不等于坏了片场规矩、置她于不顾!”

  聂筱雨不禁哑然失笑:“那片子是‘千影’投资的,不然婷婷才大一,怎可能进得去剧组,所以再怎么着片场那帮老油子都得给万大小姐几分薄面。”

  “可她爸不是跟她闹掰了嘛…”

  “那是万氏的家事,外人怎好置喙?活得不耐烦啦?”言语间,聂筱雨已然拨通了万梦婷的电话,“喂,婷婷,我筱筱啊……我跟你说,出大事了!”

  电话那头的万梦婷一脸迷糊道:“出什么大事啦?你快说,我这儿忙着呐!”

  “真出大事啦,我找到‘两只老虎’了……”

  “什么!?”万梦婷整个人如遭雷殛。

  “你别激动,先把片子拍好,反正我已经问清楚他姓甚名谁,他就是想跑都跑不了!”

  听了聂筱雨信誓旦旦的保证,万梦婷的情绪这才平复下来一些:“那他叫什么,你总可以现在告诉我吧?”

  “不行,那样的话等你拍完片子就没有惊喜了!”

  “你就告诉我嘛,好筱筱……”

  “不行就是不行,这是原则,懂吗?”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