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24 搜音(17.40)

224 搜音(17.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接完筱筱的电话,没个确定答案的万梦婷拍今天的第一个镜头就一连ng了一十八次,若非导演是千影公司自己培养的导演,知道这位万小姐是大老板的千金,说不定早把执导筒摔她脸上了。

  满腔怒气没地儿发,导演只能让片场各人换场景,先不拍万梦婷的镜头了。

  万梦婷见状,趁机来到导演身边一个劲儿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刘导……刚接了一电话,我心里有事,所以始终拍不出状态,你容我两天假行吗?”

  刘导斜蔑了万梦婷一眼,阴阳怪气道:“两天假够吗?要不要我给你多开几天假(最好是开除出剧组)?”

  “够了够了,两天假够了,只要我弄明白一件事,心头大石落地,我想我就会进入拍戏的状态……”

  刘导闻言翻了下白眼,好不容易忍下怒气道:“行吧,那就给你两天假,快去快回啊!”

  “谢谢刘导、谢谢刘导……”

  ******

  聂筱雨跟吕冰在食堂胡乱吃了几口饭便吃不下了,于是她俩替杨棠打了两大盒菜两大盒饭,提溜着往回走。

  待重新进了音乐厅所在的院落,两女这才留意到布告栏里的通知,主要是上边巡查员的名字,赫然有“杨棠”!

  “喂,你说这杨师弟到底什么人呐?”吕冰指着名字问聂筱雨,实际上她之所以对杨棠比较亲近,一是因为杨棠高深莫测甚至有点神秘的琴技,二是因为他七分英俊三分冷酷玉树临风的形象。

  简单点来说就是,杨棠首先用弹奏g小调协奏曲的超高琴技引起了吕冰乃至聂筱雨的好奇心,随后他展现出的高冷帅哥范儿正好印证了吕冰的臆想,所以一下子就将这位音乐学院的校花给装进去了,否则她也不可能不顾矜持,主动帮杨棠打饭了。

  相对来说,聂筱雨的心思就复杂多了,对杨棠既有爱慕崇拜、甚至感激,又掺杂着莫名的敬畏,而敬畏的根由,正是《两只老虎(详见112)》!有鉴于此,她也帮杨棠打了饭,要不然一个人吃饭怎会有两盒菜两盒饭?

  当然,各自的心思,聂筱雨和吕冰谁也没对谁说。等她俩提着饭菜双双回到之前的琴房,却发现杨棠已经不在了。

  一通好找,两女终于在走廊尽头的另一件琴房里发现了杨棠,他正百无聊赖地在黑白上写着什么,

  定睛一看,是曲谱!

  再一微哼,朗朗上口。

  两女对视一眼,吕冰率先开口道:“杨师弟,你这不是(钢琴)曲谱吧?”

  已经察觉到有人进琴房的杨棠写完最后一个字,随口应道:“自然不是,你没见我配上了歌词嘛!”顿了顿又道:“这是一首男女对唱歌曲,我最近在录这首歌,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女声…”

  闻言,聂筱雨想起了常被人夸“金嗓子”的万梦婷,插嘴道:“杨棠,不知你希望的女声是哪种?我有个闺蜜,她嗓音条件相当不错!”

  杨棠旋身过来望向聂筱雨,哂笑道:“呵呵,能有多不错?范英苇么?”

  这话一出,聂筱雨跟吕冰顿时相顾无言了。

  要知道,范英苇是谁?此世的天后级华语歌手,搁杨棠前世,就是林忆莲孙燕姿这级别的腕儿,那是要嗓音有嗓音要唱功有唱功。

  半晌,吕冰把饭盒摆上,道:“杨师弟,还是先吃饭吧,都凉了!”待杨棠开吃后,她才又旁敲侧击道:“师弟啊,你说你要录歌,这我不奇怪,可对唱的歌曲女方连范英苇这级别的你都瞧不上,那你还想要什么样的啊?”

  正扒饭的杨棠一愣。

  聂筱雨也附和道:“就是啊,连范英苇都不入你的法眼,莫非你想找个唱功更高的来?”

  杨棠摆手道:“不是唱功的问题,而是嗓音,其实郁芬就挺对我胃口的。”

  郁芬,此世没有天后王菲,她在歌坛就相当于王菲,不止地位相当,连嗓音都旗鼓相当。因此,杨棠一提起她,聂筱雨和吕冰又斯巴达了,心说大哥啊你能不能提点靠谱的?

  没曾想,囫囵吞了几大口饭的杨棠又摇了摇头,“其实郁芬也还差点,毕竟她嗓音虽然空灵纯净,但还是带了一点点个人特点,熟悉她的听众仔细一听就能分辨出是她在唱了。”

  两女又是一愕,聂筱雨道:“你的意思是,要那种类似海豚音的纯粹女高音,还不能是出名的歌手是吗?”

  “你这要求也太高了吧?”吕冰撇嘴道,其实若非她前不久才见识过杨棠的琴技,觉得他是一个极有才华之人,他如此高要求只能收获美女的鄙视。

  杨棠也知道自己的要求颇高,当下边扒饭边自嘲道:“我这不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嘛,就想着把歌曲录到尽善尽美,然后就不由自主地拔高了对女音的要求……对了两位美女,不知你们有没有这方面的好资源给介绍介绍啊?”

  吕冰想了想,摇头道:“我认识的人里边还真没有你要求那样的,问问筱筱吧,她交游比我广阔…”

  “我哪儿广阔(交游广阔隐喻交友复杂)了?”聂筱雨显然把吕冰的话当成了暗箭,“总比你每周末都去那什么……”

  吕冰脸色微变,抢白道:“我的意思你最好问问婷婷,她爸的公司在圈内影响力颇大,想必认识不少人。”

  “这个不容你操心,我自然会问的。”聂筱雨硬邦邦道。

  吕冰不以为意,反而饶有兴趣地盯着狼吞虎咽的杨棠:“好吃吗?”

  杨棠不解风情道:“食堂的饭菜能有多好吃?填饱而已!”这话一出,不仅吕冰愕然,就连聂筱雨也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鲁男子…

  一点都不解风情…

  跟这人心有灵犀太难了…

  连串的念头油然而生,哪怕吕冰见过不少大场面,但在新生美女聂筱雨面前也多少有点脸皮发烫,好不尴尬。

  杨棠尤不自觉,边扒饭边道:“对了,你们俩会唱歌吧?也可以照着黑板上的谱亮一亮嗓子啊,说不定我就选中你们了呢?”

  正生闷气的吕冰哼道:“我天生嗓音不全,免了!”

  杨棠不置可否,看向聂筱雨:“你呢?”

  聂筱雨倒想在救命恩人面前表现一把,这样有了由头,以后才好联系:“那我试试吧!”

  “等等,让我再吃口饭…”说着,杨棠又囫囵吞了几口饭,看得吕聂二女都替他着急,生怕他噎着,“好了、嗝…饱了,我来起头……给你一张过去的cd,听听那时我们的爱情,有时会突然忘了我还在爱着你——”

  “再唱不出那样的歌曲,听到都会红着脸躲避…”不得不承认,聂筱雨的嗓音辨识度很高、很有特点,可惜达不到纯粹至空灵的境界,但平时随便合唱一下,倒也能听入耳,“虽然会经常忘了我依然爱着你,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

  杨棠:“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聂筱雨:“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

  杨棠:“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聂筱雨:“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

  杨棠:“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

  虽然聂筱雨的嗓音没有达到杨棠想象中那般完美,但二人一唱一和下来,仍把旁听的吕冰感动得红了眼眶,因为杨聂的合唱令她想起了十六七岁懵懂的初恋……和中意男生一起逃课、和中意男生一起逛街、和中意男生一起看电影,那时候一切都那么单纯,可惜高考成绩一出,自然而然令一对对小恋人们天各一方,乃至从今往后人生再无交集。

  到了大学谈恋爱,大一大二还纯粹点儿,到了大三大四妄想毕业后仍在一起的男男女女们,谁不是或多或少冲着男(女)方的家庭背景去的?当然,也有那种双方家庭都不咋地仍愿意生活到一起的男生女生,但这毕竟是少数,而大多数男女生想象中美好的象牙塔恋爱的残影要到毕业后几年才会被逐渐磨灭……

  所以杨棠跟聂筱雨合唱的这首《因为爱情》算是戳中吕冰的泪点了,她在高中时代也是个有故事的女生,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因为单纯而出啥事故!

  甚至就连刚刚唱完歌的聂筱雨也不禁赞道:“这首歌曲写得太棒了,以前我怎么没听过?”

  杨棠斜她一眼道:“那是我还没写出来……”

  吕聂二女齐齐诧异:“这首歌你写的?”

  “废话!”

  “那这上边作词作曲的‘易梦’又是谁?”

  “你们猜…”

  此时,聂筱雨的手机响了,是短信提示音,点开一看,她顿时乐了:“这下女高音来啰!”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