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25 第一本武侠(18.40)

225 第一本武侠(18.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吕冰挑眉道:“什么女高音来了?”

  “婷婷啰,我之前卖关子没告诉她杨棠的事,她情急之下居然直接搭飞机回来了……”

  吕冰:“……”

  “婷婷谁啊?”杨棠奇道,“这里边又关我什么事儿?”

  聂筱雨闻言摆手道:“没事没事……就我们几个女生八卦你来着。”

  “八卦我?!”杨棠有些无语。

  吕冰接茬道:“你谈得一手好琴你自己不知道么?”话里话外多少带着点幽怨。

  杨棠假装没听见,闷头扒了两口饭,岔开话题道:“我得在这院里值守到六点,你们俩下午不上课么?”

  聂筱雨撇嘴道:“逃一下午课有什么大不了的。”

  “就是…”

  杨棠顿时没话说了,只一个劲儿对付饭菜。

  吕冰见状,索性上台坐到钢琴前,弹起了此世华夏近代音乐家麦新朗所谱的钢琴曲《大河儿女》,气势似瀑又如诉如泣的一曲下来,听得杨棠都有点热血奔腾了,更别说聂筱雨,她已然红了眼眶,就差落泪了。

  “怎么样?”吕冰收完最后一个音,看向杨棠,“我弹得如何?”

  杨棠端起饭盒将最后一粒米卷进嘴里,道:“这曲子不错…”

  吕冰先是一喜,随即有点恼了,声音也一下高了八度:“我问你我的琴技怎样?你总得有个说法吧?”

  杨棠立马露出一脸的为难:“想听真话假话?”

  吕冰明眸流转,狡黠道:“假话如何?”

  “弹得非常棒,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杨棠随口胡诌道。

  吕冰想乐,但一想到是假话,脸颊瞬间黑得跟锅底似的。

  边上的聂筱雨更诧异:“刚才冰冰弹的《大河儿女》我也听了,没听出哪里差啊!”

  杨棠闻言斜了她一眼,碎碎念道:“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此世由于武周篡唐,没了唐宋八大家,所以韩愈这篇《马说》也被湮灭在了时轮之中,两女均未听过,一时之间根本不明白杨棠想要表达什么意思,殊不知杨棠想借“伯乐不常有”反讽聂筱雨是“伪伯乐”,然后世间才会“伪千里马”泛滥,动不动就夸这个是神童那个是天才!

  “什么千里马、伯乐的,你什么意思呀?”聂筱雨还在发挥她“半文盲”的属性。

  倒是吕冰,因为家学渊源的关系,渐渐琢磨出了杨棠的意思,当下拍了聂筱雨一把,恶瞪杨棠道:“你不就想说我是假千里马她是假伯乐嘛,我倒要听听,你凭什么说我是假的……我还不信,你就是真伯乐了!”

  杨棠有些无奈,挠头道:“是你让我说的假话嘛!”

  “那我现在想听真话…”

  杨棠:“……”

  “你说不说?你不说就说明你是假伯乐!”

  “说说说……虽然我没看过你刚才弹那琴曲的谱子,但我听得出,它应该有四章吧?”杨棠回忆道。

  吕冰却一阵冷笑:“你唬谁呢?连g小调的曲子都弹得那么溜,你会没看过《大河》的谱?这曲子音院面试十年有八年都考…”

  杨棠闻言翻了个白眼,只好改推测语气为肯定,继续道:“《大河》是吧?谱这曲子的人肯定参加过东征,而且还是投笔从戎上的战场,所以《大河》被分成了四段……”说着,他踱步到钢琴旁,示意吕冰起身。

  “干嘛?”吕冰起身坐到了旁边的课桌上,但尚未接受杨棠模模糊糊的解释。

  杨棠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凭记忆重新弹起了《大河儿女》:“仔细听,这是第一段,曲子的作者‘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然后衔接第二章前半段,作者暗恋上了一位异性,正踌躇着要不要向对方表白……”

  吕冰闻言呆了呆,正想说什么,杨棠接茬道:“你刚才弹奏这段时与第一章的指法几乎完全相同,问题出在哪儿,不用我再教你了吧?”顿了顿继续弹奏道:“第二章后半段,东征的消息传檄华夏,作者将自己的那点小爱恋压在心头,毅然投笔从戎,再接下来就是第三章山河隆隆、万马奔腾……”

  杨棠一鼓作气弹到第三章末就直接收手了,但吕冰和聂筱雨都从他这大半曲中获益良多。

  回味过后,聂筱雨八卦道:“杨棠,那这第四章有没有隐含麦大师东征凯旋与暗恋对象百年好合啊?”

  杨棠听了她的问题,立马判断出作曲者麦大师活到了东征以后,同时也恍悟出第四乐章的感情,他暗念的那位异性在其凯旋时已经娶妻生子了吧,不然最后曲子里不会有那种大彻大悟、彻底参与到国家建设中去的决心。

  但这是他的领悟,不足为外人道,于是搪塞道:“筱筱啊,这种私人问题你不该问我的,实在想知道,你可以去查查大师的生平履历嘛!”

  “倒也是喔!”

  闲聊扯淡中,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六点。

  见没什么事,杨棠和两女收拾了一下东西、走人,结果刚到大门外的街上,他就接到了转账提示音,关联元能院的银行账号里刚转入二百七十万!

  看完短信提示,杨棠忍不住骂出声来:“泄特!”三百积分变成了三百万块钱,元能院方面还好意思再扣去百分之十的佣金,实在有够黑。

  “怎么了?”吕冰关心道。

  “没什么,我想请你俩吃饭,就是不知二位美女肯否赏光!”

  “好啊!”“我没问题。”

  于是三人联袂去了一家高档餐厅,狠吃了一顿,还喝了酒,最后只能找代驾送了两女回宿舍。

  ******

  回到广信佳苑后,杨棠已经懒得再想被元能院克扣掉的三十万现钱,随便找了台牌子笔记本,连上网络,翻看起国内外新闻来。

  不多时,《纽约时报》电子版前两天的头条吸引了,说《达芬奇密码》全美上市三天就销售了过百万册,而且这数字还在不断激增……

  “哇喔,难怪这周佳妮姐的电邮都少了,估计那边正忙得脚不沾地!”杨棠拿起了手机又放下,自言自语道,“看来要不了多久,我的名声或多或少就会传回国内出版界,到那个时候再开坑就有点晚了……”

  一念及此,杨棠索性浏览了一下国内各大正规的站,发现几乎所有的网站都偏科,尽都主打都市、异能、娱乐和科幻,而极少有仙侠、武侠、神话野史之类的小说,特别是杨棠想要多多copy的武侠,在最大的三个站上,排第一的三本武侠的人气还不如同网站排第十的都市小说来得高,甚至连一半都不到。

  “而且网站对武侠、仙侠的宣传力度也不够大,算了,我还是不入这坑了!”杨棠嘀咕着,转手点开了国内最大的博克网站——星光博克。

  ………

  郭乃芸是一个女汉子,目前正在警校读书,打算一毕业就考特警,而性格决定命运,她非常非常喜欢侠客的小说,不管是写古代刀枪棍棒打打杀杀的、还是写现代轰轰烈烈枪战的各式文章她都爱看,对行侠仗义英雌救帅似乎有一种天生的向往。

  可正因为她这种痴迷,虽然人长得还有警花样,但至今没有一个固定的男朋友,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友成天看小说的时间比注视他的时间多得多!

  早上锻炼完回到寝室,郭乃芸在网上找到正在追的侠客小说,三几分钟看完后便觉得非常无聊,因为今天她休假,要怎么度过这一天呢?磨皮搽痒的她在各小说论坛上闲逛,忽然看到一个广告贴:易梦邀你进入扑朔迷离的奇幻武侠世界《血鹦鹉》,后边还附了个网址。

  “这易梦谁啊?没听说过啊!还奇幻还武侠,武侠是什么鬼东西?是侠客么?”多少有点好奇的郭乃芸终忍不住手痒点了旁边网址,随即屏幕一黯,“哇靠,中毒啦?!”

  定睛一看才发现不是,原来是易梦这家伙的博克背景设置成了暗蓝色的无尽星空,而下面就只有孤零零的一篇博文,再看人气,尚不足十。

  郭乃芸嗤之以鼻,正打算关掉网页,不过目光一扫,却瞄见了引人入胜的文字。

  “据说幽冥中的诸魔群鬼是没有血的。

  这传说并不正确。

  鬼没有血,魔有血。

  魔血。

  据说有一次他们为了庆贺九天十地第一神魔十万岁的寿辰,就用他们的魔血,化成了一只鹦鹉,作为他们的贺礼。

  十万神魔,十万滴血,化成了一只血鹦鹉。

  据说这只鹦鹉不但能说出天上地下所有的秘密,而且还能给人三个愿望。

  只要你能看见它,抓住它,它就会给你三个愿望。

  无论什么样玄鹤的愿望,它都能让你实现。

  据说这只鹦鹉每隔七年就要降临人间一次,据说真的有人看见过它。

  它真的让人实现了三个愿望。

  现在距离它上次降临人间时,已经又有七年了……”

  郭乃芸的眼球一瞬间被这段文字给吸引住了。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