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27 矫枉过歪(20.40)

227 矫枉过歪(20.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丰华大酒店,五楼中餐厅,包间“兰亭”。

  杨棠跟钱总吃饭的地方离丰华就隔了三条街,所以他赶到兰亭、踹门而入时,正看到两个西装男把姜至贞按在椅子上强行灌酒,边上还有个中年男人嚷道:“这逼今天一直装纯,来,把这瓶金黄马爹利也给她灌下去!”而之前在电话里告诉杨棠地址的艺芳却不知所踪。

  “轰!”

  听到踹门声,包间里四个人的动作都顿了一下,齐齐看向门口。

  被压制得很难受的姜至贞看到杨棠后,挣扎得更厉害了:“唔唔……哥!!”

  中年男尚总闻言哂笑起来:“哟呵,来救星了,那我今天更得灌你…”话还未完,他手里的那瓶金黄马爹利已然齐着瓶颈断为两截,下面的瓶身啪嚓一声摔地上,碎了。

  同时尚总只觉耳旁一阵风袭过,然后左右压住姜至贞的俩西装男“咚咚”两声全撞在半人高的窗框上,震碎了数块玻璃,翻着白眼口鼻溢血顺着框子往地上滑落。

  “打人如挂画!?”尚总骇得双眼圆瞪、他虽然没怎么练过武,却不乏眼力。

  “哼,你倒有点见识…咔嚓!”杨棠已然从后腰拔出把仿格洛克,顶上膛火抵在了尚总脑门上,“那我妹子被灌了这么多久,又受了这么大惊吓,怎么赔啊?”

  听到杨棠冷漠地问话,再细细感受着额头上枪管的金属硬度,尚总差点没当场尿裤子,不敢提半个字的身家背景,只懦懦道:“这、这位大、大侠……有、有话好!”

  杨棠挑眉道:“莫非我刚才的你没听清楚?”

  “听、听清了,我赔钱、赔钱……”

  “赔钱?你能赔多少?”

  “三百万…”

  “你的命就值三百万?”杨棠枪管抵住尚总额头的力道骤然重了几分。

  尚总赶紧加价:“不不不……八百、一千万!!”

  “才一千万?”

  “不是大侠,目前我公司的流动资金拢共才一千五百万不到,我总得留点让下面人开工吧?要、要不我赔我公司的股份得了?”

  “行吧,一千就一千,立马转账给我妹子……对了,你什么卡?”杨棠顺带打听了一下尚总的银行卡类。

  姜至贞被杨棠救下后一直就处于懵圈状态,直到此刻才回过味来,劝道:“杨哥,赔钱就算了吧!”

  尚总一听正欲附和,杨棠却用枪管抵得他头往后仰:“不行,你遭这么大罪,他必须得赔偿!”

  感受到杨棠的决心,尚总不敢怠慢,连忙报告道:“我的一千万,有几百万在公司账上,剩下六百来万,一张华行的卡能转四百万,一张商行的卡能转两百来万。”

  “妹子,现在你身边有什么卡?”

  姜至贞迟疑了一下,道:“哥,这件事真的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杨棠瞪眼道:“还不严重?要不是看在你心思纯净的份上,我才懒得理你这些破事儿呢!就算你被灌醉酒,然后被几个男人轮了又咋地?关我屁事!”

  姜至贞被数落得有点脑子发懵,泪眼婆娑道:“我、我全凭大哥做主就是了…”

  “这就对了,你身边有什么卡?”杨棠开启[鹰眼]问。

  “没有华行卡,就一张商行的卡,外加两张别的银行卡。”姜至贞答道。

  杨棠眼中,她整个人金色闪闪,显然没有撒谎:“那就报一报你商行卡号……尚总,转钱吧!”

  尚总见杨棠持枪威胁他都威胁得有恃无恐,一时摸不清杨棠的根底,因此没敢在转账的时候耍花样报警。

  不一会,被摔在沙发角落里的姜至贞的手机就收到了转账提示信息。

  这时,让手下人开车挤过晚高峰赶来的钱总不知在哪儿撞见了艺芳,与她联袂进了兰亭,一看现场情形,顿时大惊失色。

  尤其是艺芳,见尚总被杨棠用枪抵着脑袋,立马尖叫道:“哎呀尚总哎呀你干嘛?还不把尚总放开?!”

  这话引得钱总眉头一跳,但他并未就此发作,反而劝杨棠道:“杨老弟,都自己人自己人,你先把枪放下再……”

  “聒噪!”杨棠叱道,“谁牠妈是自己人?”着,他用枪管敲着尚总的额头,“你听见没有,对面那女人叫我把你放开,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尚总闻言又急又怒,偏不敢对杨棠发火:“你个臭女人,还不掌嘴!”

  “啊?”艺芳愕然。

  “啊什么啊呀,人尚总叫你自煽耳光!”杨棠教艺芳做人,“哦对了,你好像是钱总的手下吧?”

  此时的钱总脸黑得跟锅底灰差不多,恶瞪向艺芳,就差没吃人了,但嘴上还是道:“杨老弟,酒店方面已经报警了,警察等下就该到了,你还是先、先放开老尚再吧…”

  杨棠冷冷一笑,又用枪管敲了一下尚总的头:“你怎么?”着,伸手进尚总内兜,掏出他的驾驶证瞧了瞧,“尚有德是吧?我记住你了,今天这事儿你要胆敢在警察面前乱嚼舌头的话,当心我杀你全家!”言罢,听见走廊上有服务员在叫“警官这边”,杨棠径走到侧门前,手上暗劲震坏卡死的门栓,还不忘向姜至贞一句,“等下警察来,就跟人去警局把口供做一下,有什么什么就成!”然后溜进了侧门后头,消失不见。

  这边杨棠刚消失没几秒,敞开的包间门口就出现了警察的身影,接着是尚总杀猪似哭天抢地的喊叫,还有“快叫救护车,这里有伤员”的声音。可来的几名警察按着尚总和艺芳的指点搜了整层楼,却愣没有发现杨棠的影子。

  其实这很正常,杨棠早利用[变形术]改头换面下到了地库,钻进一辆车身灰尘有一定厚度最近没人开的宝马里窝着,打算尚有德下来跟踪他回家。

  果不其然,不到十分钟,尚有德就到了地库,钱总从旁搀着他,一直在跟他解释什么,后面还有几个跟班簇拥着他俩,而艺芳和姜至贞却不见了踪影,显是被警察带走了。

  尚有德骂骂咧咧地上了钱总的车,随后到了附近的公安分局待了有二十来分钟,再出来时有两辆奔驰过来接他,改头换面成一中年妇女的杨棠记住了车牌号,继续在警局门口蹲守了几分钟,待看见艺芳骂骂咧咧领着姜至贞出来,这才叫了辆出租车悄然离开。

  出租车开出五六个站后,杨棠便叫停汇账下了车,在无人注意的地方掏出一牌子笔记本电脑钻进了路边的咖吧。

  叫了杯拿铁,杨棠很快利用以前留下的后门黑进了玉京的交通路网系统,然后利用各路口的车牌锁定识别系统,很快找见了仍在行驶中的来接尚有德的那两辆奔驰车。顺带着,他又查了查尚有德背景,结果户籍信息显示,尚有德结过一次婚,无子女,于四年前离异。

  记住尚有德的基本资料后,杨棠边嘬咖啡边暗忖:哎呀这就好啊,省得我杀他全.家!

  大半个钟头后,杨棠变身成一位混血美女,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了白河别墅区,径直摁响了尚有德私人别墅的门铃。

  经过一系列常规的安检,再把漂亮脸蛋对着摄像头照了又照,杨棠终于得以进入别墅。十分钟后,尚有德和他的六名手下都被拧断了脖子,而杨棠则以混血美女的形象大摇大摆地从好几个摄像头下走过,最终离开了别墅区,黑客网约了一辆出租车,到附近最繁华的路段,混进人流中再也找不见了。

  如此一来,尚有德死了,至少美女姜至贞不会再有尚氏这方面的麻烦了,而对杨棠来,这是他吃了刘通那一堑后、长的一智,这尚总也不知是什么鸟人,直接挂了,也省得以后纠缠,反正监控录像可以证明凶手不是他杨棠,剩下的就让别人慢慢头疼去吧!

  ******

  第二天早上,克罗斯提前有短信过来,赫莎暂时需请假两三天,但教练费照给。对此,杨棠毫无异议,晨练之后,弄了早餐吃完,便径直上课去了。

  课间,同班几个男生凑在走廊尽头的窗边闲聊。

  “喂,你们听了吗?”

  “听什么了?”

  “就刘通,系花的脑残粉,军训时忒爱上蹿下跳那个……”

  “他怎么了?”

  “他前几天出车祸了,重伤,高位截瘫……啧啧啧……”

  “那他够倒霉的呀!”

  “nonono,应该他家够倒霉…”

  “怎么个法啊?”

  “也就在刘通出车祸当天,他父母居然被纪委的人双双带走了。”

  “哇靠,这不会是什么政洽谋杀吧?”

  “我去你扯远了哈,咱不聊政洽,ok?”

  “ok、ok…”

  这时,有个同班女生在走廊上招呼:“杨棠、杨棠在不?”

  微愕间,杨棠举手应道:“这儿呢、这儿呢!”

  “班导有请!”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k·s·b·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