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28 没有猜想(21.40)

228 没有猜想(21.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上楼。

  拐进教师临时休息室,稍一扫视,便瞄见了班主任商老师(详见161),他旁边坐了几个生人,一见杨棠进屋,纷纷起身趋前,对杨棠形成合围之势。

  杨棠见状一皱眉,道:“商老师,你找我有事?这几位是……”语气不太友善。

  那几个便衣生人打量了杨棠一下,问道:“你认识尚有德吗?”

  杨棠愕道:“认识,怎么了?”

  其中一人道:“那就对了,我们是警察,请你跟我们回警局一趟,协助调查!”完,亮了亮证件。

  杨棠心头恍然,面上却装傻充愣道:“我又没犯法,协助调查什么?”旁边的商老师脸色也阴晴不定,毕竟他收过杨棠的礼品,虽然不太贵重,但万一被人挖出来,于名声有碍。

  为首之人开口道:“杨同学你好,我姓萧,刑警队的。”顿了顿又道:“尚有德先生昨晚死在了家里,而你在此之前跟他有过接触,所以我们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啊?姓尚的死了?”杨棠故作惊讶,连连摆手道:“这可不关我的事啊!”

  另一警察道:“我们知道不关你的事,否则现在就不是好言请你回去,而是直接上铐子…”

  “老林!”萧警官终忍不住喝叱起自己的同事来,概因老林已经显露了太多信息给杨棠。比如,萧警官只尚有德死了,并未他杀自杀,而老林话里话外的意思透露出尚有德是遇害,而非自我了断。

  “既然你们知道不关我事,那来找我干嘛?”杨棠不悦道。

  “很简单,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昨晚你在餐厅曾掏枪威逼尚有德,并且有录像佐证,单凭这一点其实就可以拷你回去…”

  这话一出,边上的商老师吓了一跳。杨棠的脸色反而缓和下来,道:“我那只是玩具枪,况且……”着,他伸手入怀。

  在场的几名警察一见杨棠的动作顿时都反应激烈,有意图扑向他的,也有伸手拔佩枪的,还有的警察更是大喝道:“不许动!!”

  杨棠愣了一下,旋即意识到这帮警察在想什么,不禁哂笑道:“放心吧,今儿没带玩具枪,我是想拿这个给你们看……”着,抽手出怀,吓得警察们又是一哆嗦,“当当当当……我就是想让你们瞧瞧这墨绿本。”

  萧警官几人定睛一看,发现不知何时杨棠指尖夹着本学生证模样的墨绿证件。

  心翼翼地拿过证件,翻开一看,萧警官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杨棠见状,快步上前,劈手夺过萧警官收也不是丢也不是的证件,淡淡道:“警官,我重复一遍,我只是拿玩具枪吓唬了一下尚有德,其它的什么也不知情,你看我还有必要跟你们回去协助调查嘛?”

  萧警官闻言脸色阴晴不定,眸子闪烁了好一会,讪讪赔笑道:“不好意思杨同学,我想是我们搞错了,走!”完,当先离开了休息室,他一帮同事兼手下面面相觑,最终不得不跟了出去。

  此时,上课铃响。

  “商老师,没什么事了吧?”杨棠不阴不阳地刺了老商一句,“我回去上课了。”

  “诶……”老商想让杨棠留下来聊两句,可话到嘴边又不知什么好了。

  另一边,教学楼下,警车内。

  “萧队,到底怎么回个事啊?”

  “就是,那子那墨绿本究竟是啥?”

  “持枪证,那本是持枪证,上面好几个要害部门的大印,我仔细看了,都不像假的。”

  “那现在怎办?不弄那子呐?”

  “你傻呀?那子有持枪证,慢只是拿玩具枪威逼了姓尚的,就是真的开了枪,恐怕也轮不到我们过问此事!”

  “你信他拿的是玩具枪?”

  “他就算拿的是真枪又怎么样?况且咱们根本没法证明他拿的到底是不是真家伙…”

  “别吵了,开车,收队!”

  ******

  午饭的时候,杨棠打了饭坐在食堂角落里,正琢磨着“姜至贞(详见135)事件”中直接挂了尚有德是不是有点狠过头了,但转念一想,打蛇不死必遭反噬,所以还是弄死了好,免有后患。

  至于为什么出手救姜至贞,这其实完全是受了前世“愤怒青年渐近于愤怒中年”的残余思想迫害,见不得像姜至贞这般纯粹的歌手受到娱大染缸的污染,因此愤而出手,但是真的,如果姜至贞不是美女兼黄花大闺女一枚,杨愤中管她去死!

  实际上,杨棠看姜至贞有点像看自家侄女的意思,做为长辈,侄女想跟什么男人好,他管不着,但再怎么着也不能是被迫跟男人好,这就超出底线了,他自然要管一管闲事……

  “喂,师父、师父……”

  “干嘛!?”虽然在走神,但杨棠却也知道几天不见的“便宜徒弟”谭宇辰端着餐盘坐到了他对面。

  “我……”谭宇辰本想报告一下最近这些天他武功练得怎么样了,没曾想还没起头,就见自家风姿绰约的亲姐落落大方地挤坐到了杨棠身旁,引得周遭男生纷纷将目光变为匕首和投枪,扎向杨棠。

  多少有点不自在的杨棠往另一边挪了挪,但没怎么挪动,因为已经抵着墙了:“我陶班,其它地方没有位置吗?你非跟我坐一块儿?”

  陶妤妃狡黠道:“我意挨着你一块坐,难道你不意啊?”

  “不意…”杨棠生硬道。

  “那好吧,咱俩换一下位子。”陶妤妃装作“委委屈屈”道。

  杨棠狂翻白眼。

  对座的谭宇辰笑得打跌:“咩哈哈哈……姐,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幽默了?”

  陶妤妃瞪眼道:“我还没问你呢,最近几天为什么老往那些大二年纪的授课老师家里送礼?”

  听到这话,谭宇辰并没太大反应,倒是杨棠有点尴尬,让陶妤妃坐开些的话再也出不了口。

  果不其然,咽下嘴里饭菜的谭宇辰开口就把杨棠卖了:“姐,这事儿你得问我师父…”

  陶妤妃看向杨棠,他只好把事情稍微解释了一遍,随即又问谭宇辰道:“那我叫你送的礼都送得怎么样了?”

  “放心吧师父,你要提前考的那几科我都铺好路了,六十分的及格线,您老只要能考到五十以上就铁定过……啪!”话还未完,他脑袋上就挨了陶妤妃一筷子。

  “姐,你干嘛呀?”

  “你们这样弄,算作弊知道吗?”陶妤妃恨铁不成钢道。

  “怎么就作弊了?”谭宇辰抗辩道,“假设姐你考了五十七、或者五十八九分,你难道不会找老师通融通融啊?”

  陶妤妃冷笑:“哼哼,我怎么可能考不及格!”完,螓首微仰,傲娇得像天鹅。

  扒了两口饭,杨棠忍不住刺了她一句:“那要是考数学,就出一题哥德巴赫猜想让你做,你能及格?”

  陶妤妃闻言懵了一下,问道:“你的哥什么猜想?是什么啊?”

  这下轮到杨棠发懵了:“我、我是想如果数学考试出类似‘某某猜想’的题目,你、你能及格?”

  谭宇辰附和道:“师父得对,要是数考出个费马大猜想,姐你能做出来?”

  陶妤妃瞪了自家亲弟一眼,叱道:“你跟着瞎起哄啥?我也没我能做出来啊?”

  “慢着!”杨棠倏然叫停了俩姐弟的拌嘴,“你们刚才的费马大猜想……是怎么样的?”

  陶妤妃抬杠道:“那就要看你的哥德巴赫猜想是怎样的啰!”

  杨棠挑眉道:“别闹,我正经的…”

  陶妤妃见杨棠隐隐有些生气,当即压住再逗弄他的心思,将费马大猜想解释了一遍:“勾股定理你知道吧?这费马大猜想是这样的……”

  听完后,杨棠感觉心里有几十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敢情此世连费马大定理都还没被证明,也太衰了吧?

  “喂,想什么呢?”见杨棠有点走神,陶妤妃不禁关心道,“你该不会在考虑费马大猜想吧?”

  “没有…”杨棠随口否道。

  这时,谭宇辰收到条短信,点开一看,他顿时骂咧起来:“靠,这是让人骑到头上来啦!”

  “怎么了?”杨棠问。

  “有几个印度、泰国的学生去了体院挑场,已经打伤两个了!”到这儿,谭宇辰霍然起身,看向杨棠道:“师父…”

  杨棠自然明白谭宇辰的意思,却没立即答应,反而斜了一眼陶妤妃,意思是让她阻止自家亲弟的冲动,孰料陶妤妃对上杨棠的目光,也蹦了起来:“那还等什么,赶紧去体院把场子找回来啊!”这话引得周遭餐桌的同学纷纷侧目。

  见状,杨棠很想捂脸,索性一推餐盘,率先跑出了食堂。

  不一会,陶妤妃和谭宇辰也跟了出来,谭宇辰更是招呼道:“师父这边,坐我车!”

  杨棠遥对着姐弟俩,摊手道:“实话,我不想去……”

  谭宇辰愕道:“为什么啊师父?”

  杨棠撇嘴道:“不为什么,孩子打架有什么好瞧的?”

  这下轮到谭宇辰翻白眼了。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k·s·b·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