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30 一招(23.40)

230 一招(23.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听到谭宇辰的挑衅,赛道周围的学生观众一下子来劲了。

  前几次比斗之所以输,有技不如人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咱们自己这边的选手太含蓄了,没带动起自身的气势来。

  再看现在的谭宇辰,一上台就“老子弄不死你”的架势,单单气势就比对面的印度阿三还张狂,这不仅可以自壮声势,还能激出对方的火儿,令对方头脑发热、进退失据。

  “台上好像是巴老大新认(还不知道巴尔罕被逐出门墙)的师父吧?”

  “就是他…”

  “难怪话这么狂,敢情是心里有底!”

  “我怎么不觉得,他的年纪似乎不比巴老大大吧?”

  “达者为师你懂不懂?巴老大多心高气傲一人啊?能拜他为师,明人家有真本事!”

  “得对,就是不知道这家伙姓甚名谁,要是他表现出彩,我也拜他为师得了。”

  “听姓谭…”

  “原来是谭老大,谭老大威武!”

  “谭老大加油啊!”

  台下一帮子人开始瞎起哄,并且一传十十传百。

  这时,那个随行翻译再次吹了哨,代表比赛开始。

  印度阿三开始持剑向谭宇辰逼近。

  谭宇辰举起剑,犹豫了一下,冲印度阿三比了个暂停的手势:“stop!”

  印度阿三听懂了英语,还真停了下来,用蹩脚的中道:“莫非你…想…投降?”

  “投尼玛投!”谭宇辰随口骂咧了一句,印度阿三没听懂,所以没甚反应。倒是台下当裁判的随行翻译听懂了,正想再度警告谭宇辰,没曾想谭宇辰已踱步到他斜上方的剑道位置,冲杨棠高喊道:“师父,您就瞧好吧,我不会给你丢脸的,一定打得对面的印度瘪三满地找牙!”

  声音霎时传边全场。

  场内先是一静,旋即爆出更大规模的声援。

  “谭老大,好样的!”

  “就是这个气势!”

  “干死印度瘪三!!”

  与此同时,谭宇辰已然摆好持剑姿势,冲对台的印度阿三勾了勾手。

  做为谭宇辰的对手,比他高了半个头的印度阿三虽然对于台下的喊叫大部份都听不懂,但并不妨碍他观察同伴黑成锅底的脸色,狗屎,这帮华人都已经连败好几场了,竟然还不屈服吗?还敢骂……一定得给他们最最深刻的教训,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殊不知,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许多外国佬都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以为打败几个中国人就能够凌驾于所有中国人之上,可惜只有被打败的中国人,没有被打垮的中国人!况且当今华夏盛世,就更轮不到外国人在中国的领土上撒野了。

  因此,当印度阿三主动跃步进击的时候,就注定了他失败的命运!

  谭宇辰见印度阿三上抢主攻,心下暗暗一笑,面上装作有些忌惮,脚下虚退半步,微一侧身就躲过了刺来的重剑。

  印度阿三见状微喜,手腕一抖就欲变换剑尖的角度,企图以最快的方式进行连环攻击。

  要知道,重剑不同于佩剑的刺、劈都可以得分,重剑只能是“点刺”得分,好在有效得分部位是“全身”,所以重剑比斗最重技巧,也最具观赏性,毕竟稍不留神就会在不可思议的角度上失分。

  事实也是如此,印度阿三抖腕变换剑尖角度的一刹,谭宇辰的剑尖已然戳在他的左侧膝盖上,然后闪退到安全距离。

  得分!

  关键不是这个,关键是这击剑比赛是以规定时间内得分多寡来定胜负的,就跟足球比赛差不多,九十分钟哪队进球得分多哪队赢,击剑也一样,也有个时间规定,可问题是,这才刚开场十来秒,谭宇辰就刺中了印度阿三一剑,而且挨了这一剑后,傻子都看得出印度阿三的腿脚有些不灵便了,那么接下来的时间里,他要怎样抵挡谭宇辰的进攻呢?

  台下的观众能看出印度阿三的不对,谭宇辰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不过他不急,现在他已经得分了,而对方零分,如果耗完时间他稳赢,所以如果印度瘪三不想就这么憋屈地输掉比试的话,那么他一定会主动进攻寻求得分,而他完全可以像一比零领先的意大利足球队那样如毒蛇般龟缩起来,等待对手露出破绽,伺机反击。

  见了谭宇辰的策略,知他心浮气躁的性子比拜师前祛了很多,杨棠相当满意,在台下微微颔首,进而瞟向了印度阿三在台下观战的几个同伴,虽然都有些练过功的架子,但功夫并未登堂入室,只能算作卖艺把式。

  与此同时,并未发现杨棠窥视的外国佬一伙,为首的那个家伙明显是练泰拳的,他个头并不高,大概一米七多一点点,又黑又瘦,但偏偏给人一种硬实的感觉,两眼非常有神。这时,他正跟同伴着什么。

  “糟糕,对手太强,古比帖要输!”

  抱着印度头的同伙不解道:“怎么可能?古比帖只是不心被击中一剑而已!”

  那泰拳手道:“可古比帖挨了一剑后已经瘸了,显然刚才那剑不是一般的重,而那个华人并没有趁古比帖腿脚不便大举进攻,反而在心翼翼的试探,古比帖输定了!”

  果不其然,当印度阿三古比帖意识到不能再僵持下去白费时间时,他主动进击中的停顿就又被谭宇辰抓到了机会,连着两次,咄咄,皆在左膝上,第一下是闷响,第二下竟微微传出“啪嚓”一声。

  谭宇辰也听到了啪嚓声,他身形连退,到了安全距离,这才细细检查起手中的重剑来,结果毛都没有发现一根。

  倒是古比帖微微色变,抱着左膝微微动唤了一下,结果剧痛不堪,明显是膝盖骨折了,周围软组织严重挫伤。

  “还比么?”谭宇辰问印度阿三。

  印度阿三呡着嘴就是不吭声,但目光仿佛在期许着什么。

  谭宇辰一眼就看穿了他的龌蹉,哂道:“我瘪三啊瘪三,你是不是在想时间没到,我要是主动跳下台去该有多好啊?”印度阿三的目光顿时黯淡下去,“咩哈哈哈……你还真敢想,老子可不上你的恶当!”

  沉稳地耗到比赛时间结束,临时裁判不得不宣布谭宇辰获胜。

  台下欢呼成了一片。

  谭宇辰跳下剑道,挤开向他祝贺的各人,来到杨棠跟陶妤妃面前,先喊了一声“姐”,随即朝着杨棠挠头憨笑道:“师父,我没给您老人家丢人吧!”

  杨棠不置可否道:“今天的场面只是儿科,你还好意思得意……如遇生死搏杀,就你那几下子,尸体恐怕都已经凉透了。”

  “不能吧?”谭宇辰有点懵圈,实际上他更像问的是,现在国内和和美美,哪儿能遇上什么生死搏杀啊!

  这时,泰拳手带着一帮泰国、印度,甚至马来的交流生凑到了杨棠跟谭宇辰面前。泰拳手双手合什,对杨棠主动道:“我叫柏猜,不知有没有可能跟阁下切磋一二呢?”

  杨棠斜了眼柏猜,淡淡道:“你(实力)还差点…”话落,看似跳跃般踏前半步,“震退”倏生。

  周遭之人全都站立不稳、摇摇欲坠,然后只觉眼前一花,包括柏猜在内的所有外国闹事者全被拍飞了出去,而杨棠似乎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这一幕,令周围的体院生震撼不已,而那些个被拍翻在地的外国佬们心里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一招…

  这怎么可能?

  尤其是颇为自信的柏猜,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我就这么让人给ko了?

  “全都不堪一击,浪费我时间!”杨棠漠然评价了一句,“走吧,该去买菜做饭啦!”

  众人绝倒。

  巴尔罕绝倒的同时,眼睛张得贼大,一直在冒精光:我去这就是师祖的实力么?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七八个外国佬,拍翻就拍翻,我要有这一半的实力此生就心满意足了!

  于是,当杨棠一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走到武馆外的林**上时,又被巴尔罕给堵住了。

  只不过今次就他一个人。

  谭宇辰瞄了眼杨棠,替他问道:“老巴,你又挡路,什么事啊?”

  “我、我……”巴尔罕一下子竟结巴了。

  杨棠欲走。

  巴尔罕急中生智,三步并作两步奔到杨棠脚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什么话也不就开始磕头:“高手,请收我为徒吧!”

  杨棠见状翻了个白眼,淡漠道:“凭什么?就凭我露了一手,你瞧上眼了,我就该着把功夫传给你呀?天底下有这好事吗?”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k·s·b·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