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31 夺冠?!(24.40)

231 夺冠?!(24.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可是师父……”

  谭宇辰有点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想要帮巴尔罕情。

  “都牠妈是你搞出来的事。”杨棠恶瞪着谭宇辰道,“若非你不加禀告就冒然收徒,巴尔罕现在能跪在这儿?”

  “师父,我……”

  “既然事情是你搞出来的,那么好,就由你负责出三道难题给巴尔罕,他要能达成就可为我记名弟子,怎样?”

  “不怎样……师父,我出题?您这也太难为我了吧?”

  “那好,你不用出题。”谭宇辰闻言心头暗喜,“我这就逐你出门墙,然后亲自出题。”听到杨棠这话,谭宇辰的脸色顿时一片灰白。孰料杨棠话锋一转,道:“还是,由你出题,但题目难度得我满意,之后再考察巴尔罕?”

  “哎?”谭宇辰闻言愣了一下,旋即狂喜:“师父,我、我来出题,难度包您满意……”

  杨棠不置可否,却似笑非笑地瞅着仍跪在地上的巴尔罕,淡淡道:“你怎么?”

  巴尔罕心知错过这丝机会恐怕就不会再有机会了,于是再度磕头道:“全凭高手做主。”

  “那好,宇辰,就给你们俩一个礼拜的时间吧!”

  谭宇辰忙不迭答应。

  这时,杨棠大步流星转出了林.****随即路边就有女声在招呼他:“诶你不是那谁,喂就是你,还认得我吗?”一个留着《七龙珠》撒旦女儿videl后期假子头型的高个美女凑到了杨棠面前。

  杨棠觉着眼前女人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在哪儿见过,因此下意识道:“你谁呀?”

  “我啊,苏舒(详见029),赠你弓箭那个…”

  杨棠露出恍然之色:“噢,原来是店老板你啊!”

  苏舒稍微扫视了一下陶妤妃等人,而后探问道:“怎么样?我上次的问题你考虑好了吗?”

  杨棠愕道:“什么问题啊?”

  “加入射箭队啊!”苏舒道。

  “几队?”杨棠问,“一队二队啊?”

  苏舒撇嘴道:“没有谁可以直接进入一队,都是从二队往上升的。”

  “这么,还要跟队训练啰?”

  “这个自然…”

  “那我没什么兴趣。”杨棠摆手道,“我没那么多时间。”

  苏舒翻白眼道:“难不成你还想直接进一队,不通过选拔赛就参加奥运会啊?”

  杨棠抬杠道:“如果真有直接参赛的机会我干嘛不去,关键是体育总局恐怕不会允许咱们国内的人个体参加奥运会吧?”

  苏舒无语凝噎,沉默了十多秒,道:“如果我帮你疏通疏通,你或许可以不参训,但选拔赛总得参加吧?不然别人怎么知道你技高一筹,不能服众不是?”

  “这倒也是…”杨棠捏着下巴道,“可我没一定要参加射箭队啊!”

  “难道你就不想为国争光?”苏舒道,“中亚几个国家一直都是华夏射箭队的劲敌耶!”

  本来在前世,韩国射箭队一直较强,但此世没了棒子国,只有三韩省,所以中国队射箭劲敌变成了中亚几个还保持着游牧骑射传统的国家。

  “为国争光?这我当然想…”杨棠半真半假道,“但我更喜欢参加那种一锤定音的比赛,比如一万米跑,直接决赛,比下来也就半时,而不是像射箭,一轮赛完又一轮,浪费时间。”

  苏舒:“……”

  “哦对了,还有跳远跳高也可以,虽然分了初赛、决赛,但只要一跳进决赛,再一跳夺冠就ok了,浪费不了多少时间!”杨棠又挤兑了苏舒两句,就欲绕开她离去。

  没曾想刚绕到侧面,有些目瞪口呆的苏舒就回过神来,挑衅杨棠道:“好啊,你不像加入射箭队,我尊重你的个人意愿,但是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跳高跳远一跳进决赛、又一跳夺冠的。”

  杨棠有点被逼住了,不过他眼珠一转,道:“这个嘛简单,有事弟子服其劳,宇辰,过来!”

  “在。”谭宇辰屁颠屁颠地凑到了杨棠跟前。

  杨棠随即向苏舒道:“呐,这是我徒弟,跳高跳远的实力还不如我,但他就可以做到一跳达a标、一跳进决赛、一跳拿冠军这些case!”

  “啊!?”苏舒跟谭宇辰几乎不约而同地惊叫出声,陶妤妃等人也惊诧不已,简直不知该什么好了。

  此时,谭宇辰更是压低声音对杨棠道:“师父,这跳远我会,可跳高我没专门练过啊!”苏舒隐隐听到这话声,脑门上挂起了黑线。

  “废什么话,背跃式(脸朝上)跳高你要不会的话,那就直接鱼跃(脸朝下)过杆好了!”杨棠瞪眼道。

  “明白、明白…”

  见谭宇辰孺子可教,杨棠颇为欣慰地转向苏舒道:“如此,苏助教大可以带他去测试一番,我就不奉陪了!”

  “不行!”谭宇辰跟苏舒再度异口同声。

  “为什么?”

  谭宇辰道:“师父,要没您看着,我怕我发挥失常!”

  “他的话正是我担心的。”苏舒也道,“他要是一绣花枕头,跑了你可不成!”

  这次,轮到谭宇辰跟陶妤妃同时不依叫了:“你谁绣花枕头?你才是绣花枕头,你们全家都是绣花枕头!”

  “呵呵,是不是绣花枕头嘴上了可不算,有本事测试场上练练!”完这句,苏舒当先往附近的训练场而去。

  谭宇辰马上追着她去了。

  “哎…”陶妤妃提醒一声,也追了下去。

  然后是巴尔罕等人也跟过去了。

  无奈之余,多多少少有点恶搞心思的杨棠也双手插兜,缀在了众人后头。

  跳远沙坑场地。

  由于是体校,场地上的测量刻度是现成的。

  苏舒不愧是体校的美女教导员,人气就是高,过来沙坑这一路上,不知多少男教员和男运动员跟她主动打过招呼,甚至就连一多半女的,也对她笑脸相迎。

  到了场地边,试了两脚沙坑深浅的谭宇辰见杨棠冲他招手,忙屁颠屁颠地上了助跑跑道。

  在跑道尽头站定,谭宇辰看向身边的杨棠道:“师父,您老人家还有什么指示没?”

  “没什么指示,就是不知道你的上板技术怎样,实在不行,不要去刻意踏板,直接起跳算逑!”杨棠道,“还有就是……对了那个谁,苏助教,奥运a标多少?”

  苏舒沉吟半秒,回道:“今年的夏奥已经结束,a标是八米一六,目前咱们国内也就……”

  杨棠却没再听苏舒废话,转回头对谭宇辰道:“那你一跳直接过八米二就行,记住提‘气’!”

  谭宇辰重重点头,又见踏板旁的苏舒已经举手示意可以开始,他立刻如离弦之箭般窜了出去。

  呼呼呼呼……啪!!

  带着劲风,谭宇辰在苏舒眼门前腾空而起,若非她一直死盯着踏板,恐怕就要陷入谭宇辰上板瞬间到底有没有踩线的困惑了。

  上板没有犯规,只踩到了三分之一的踏板……

  真是浪费!

  哪怕苏舒不是田径专业的助教,也深明跳远规则,忍不住吐槽。可当她扭头去看谭宇辰落入沙坑时的狼狈样时,愕然发现谭宇辰并未屁股或腰部着陆,而是以半蹲的姿势正在起身,沙坑里只有他的脚印,而无臀印或身体印。

  “咝——”

  苏舒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走过去大致瞄了下距离刻度,脚印后端对齐在八米二八附近,也就是,以这个成绩,谭宇辰都能直接报名奥运会了。

  更令苏舒惊讶的是谭宇辰落地的姿势,要知道,男子跳远的世界纪录是多少?八米九五!而一般跳远比赛甭管是奥运还是世锦赛,夺冠的成绩都在八米五五左右。

  为什么两者间会差上四十厘米的距离?实际上并非世界记录保持者鲍威尔比其他跳远选手实力强出一大截,而是创造记录那一跳,他冲得太猛了、重心又靠前,结果踏板跳出去的时候造成人往前扑的态势,最后双脚落地,朝前差点摔了个够啃屎才站稳,结果沙坑里没有臀印,就只有脚印,自然比旁人远了那么几十厘米。

  现在,谭宇辰的动作与当初鲍威尔创造世界纪录时几乎一模一样,所以由不得苏舒不惊讶。

  “苏助教,谭宇辰达a标了吗?”杨棠明知故问。他虽仍站在助跑跑道尽头,但巴尔罕几人全挤在沙坑旁边,看他们高兴得跳脚,杨棠又岂会不知谭宇辰的成绩突出呢?

  “达、达标了。”

  呼呼呼呼……啪!!

  于是谭宇辰在杨棠的示意下,又一次冲刺、踏板、腾空、落坑……今回仍只踩上了半个板,没有违规,再一瞧谭宇辰的空中姿态,相当舒展,落地更是稳稳当当,以“马步”的姿势蹲在沙坑之中,最后直起身体从沙坑尾端绕出沙坑。

  这一跳,成绩有效!

  标尺刻度在……八米五七!

  按照之前五届奥运的跳远初赛成绩来排位,这成绩进决赛那是妥妥当当的,甚至,夺冠都够了!

  因此,苏舒看到这成绩后,脑子有点懵,整个人像中了定身法般僵在了那里。

  这时,在另一个坑忙活的男教员趁着手下队员训练间隙向苏舒走了拢来:“苏,你这边成绩咋样啊?”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k·s·b·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