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32 徒弟出马(25.40)

232 徒弟出马(25.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正有点恍惚的苏舒听到男教员的问话,猛然回神,想要跳入沙坑毁尸灭迹,可惜已经完了,她动作再快也快不过目光,那男教员已然看见了沙坑里唯一的印子。

  再一瞄边上的刻度,他立马傻了眼。

  见已是纸包不住火,苏舒只能任由事情发展,讪笑道:“呵呵,李哥,你不是带队训练嘛,怎么有空……过来?”

  “苏、苏,这怎么回事儿?”李姓男教员指着沙.印对齐的那个刻度,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要知道,此世的全国跳远纪录同时也是亚洲纪录,才八米四九,这尼玛八米五七是什么鬼?难道是孙猴子翻的筋斗?而刚刚结束的xn奥运会跳远夺冠成绩多少?仅八米五五而已!换言之,这八米五七够夺冠了都。

  “刚、刚一个学生胡乱跳的,测得不准,也许上板犯规了!”多少有点私心的苏舒搪塞道。

  “是吗?”李教员却不大相信苏舒的鬼话,“胡乱跳都能跳八米五,这要认真了那还得了?你的是哪个学生哇?指给我瞧瞧……”

  苏舒老大不意,但还是指向了那边正跟杨棠聊得起劲的谭宇辰。

  “就他?个稍矮的那个?成,你让他再跳一次,我亲自看板!”李教员向助教苏舒发号施令道。

  都官大一级压死人,苏舒对于李教员的话不得不听,只好抹平了沙坑,举手向杨谭二人示意可以第三跳了。

  “师父…”

  杨棠回了一句:“九米。”

  “我不是问这个师父,我是,等会儿体校的老师要拉我进集训队咋办?”谭宇辰道。

  杨棠哂道:“那就看你个人意愿了,想进就进呗,不想进难道体院还能绑了你不成?”

  “倒也是。”着,他窜了出去,加速冲向踏板。

  呼呼呼呼……啪!!

  踏板、提气!

  谭宇辰整个人一下子立在了半空之中,用太空步一样的姿势连走了数步,这才下落,马步式站定在沙坑尾端,然后向前走出沙坑、从旁绕出。

  看守踏板的李教员一个劲摇头:“上板技术太次,就踩了四分之一,苏,你那边成绩多少?”

  “九、九…”苏舒盯着坑印对齐的刻度结巴了。

  “就什么啊?”李教员没听清,开始主动向苏舒靠拢,“你是不是想,就跟刚才一样的成绩……那很有潜力嘛,得招进呃,这、这是?”

  “刚、刚跳的…”苏舒继续结结巴巴。

  李教员眼睛差点没鼓出来,再三确认之前八米五七的脚印被抹掉了,沙坑里就一个新的成绩印以及连串谭宇辰退出坑的脚印外,就再没有别的印迹了。

  “九、九米零二!嘶……刚、刚才超风速没有?”李教员忍不住扭头问苏舒。

  苏舒没好气地回瞪了李教员一眼:“老李,你是资深跳远教练,刚有没有超风速你感觉不出来?”

  李教员苦笑不已,正因为他感觉出来了,才会向旁人问询,才会想一再确认,确定他自己不是在做白日梦!

  与此同时,陶妤妃巴尔罕等人已确定了谭宇辰的成绩,俱都兴高采烈地聚到他身边,叽叽喳喳地闲扯着、打屁着……

  “辰少威武,九米零二,连世界纪录都破了!”

  “那是,要不杨大侠怎会收谭少为徒呢?”

  “没错没错,唯一可惜的是,今天不是正式比赛,宇辰老大的成绩得不到世界田联承认!”

  “唉就是,可惜了!实在太可惜了!”

  “唉个屁呀你唉,以谭少的实力,加入国家队登上奥运领奖台那是早早晚晚的事儿!”

  “你刚的都是废话,但是我同意!”

  “同意!”

  见一帮人在那儿瞎起哄,谭宇辰趁机溜到杨棠身边,低声问:“师父,你的意思呢?”

  “什么意思?”杨棠明知故问。

  “就是加入国家队的事,如果国家队方面邀请我了,我到底去不去呀师父?”

  杨棠闻言忍俊不禁道:“如果真遇到这样的问题,那是你该考虑的,而非要我考虑!”

  谭宇辰:“……”

  陶妤妃插嘴道:“阿辰,就算你真想去,还得过老爸那一关……”

  “这倒也是喔!”

  ………

  “是不是这坑的刻度尺有误啊?”苏舒兀自不敢相信。

  “沙坑的刻度尺没有问题,所有坑昨天才全部换过,我那队人的成绩和上星期区别不大,还是那副望a标兴叹的死样子!”李教员恨铁不成钢地肯定了刻度尺没问题。

  “那么,这个学生有实力冲击奥运金牌啰?”苏舒这话时,舌头都有点捋不直。因为不敢想啊,一个没经过系统训练的大学生,怎么可能有奥运冠军的实力,还是那些奥运冠军都摆设而已,民间自有高手在?

  “他不会嗑药了吧?”毕竟这不是一百米短跑,手工计时和电子计时有零点几秒的误差,这是跳远,刻度尺就摆在那儿,只要刻度尺没出错,上板又没违规的话,那么成绩就应该是可靠的。

  “嗑什么药?”苏舒翻了个白眼,“我临时拉他过来的。”本来她还想其实她是想测试杨棠而非谭宇辰,可话到嘴边给忍住了。

  “那这样的好苗子我一定要留下,只要稍加训练,他就有登上奥运领奖台的希望!”李教员斩钉截铁道。

  还训练?人家现在的成绩就可以夺金牌好不啦?但遭到李教员的恶瞪,苏舒没敢把实话吐出来,而是讨价还价道:“招他进跳远队可以,但我得算他的发掘者,调到跳远队来当助教!”

  李教员沉吟半秒即道:“我原则上同意,但服他的工作由你来做。”

  老狐狸!

  苏舒暗骂一句,不得不颔首道:“没问题!”

  这时,在杨棠的示意下,谭宇辰已主动凑到了苏舒跟前,开门见山道:“美女助教,什么时候测跳高啊?还是我跟我师父他们现在就可以闪了?”

  “别忙,你叫谭宇辰是吧?”苏舒先问了一句,心中措好词才问道:“你想不想到体院来,跟着老李练?”

  “转校?”谭宇辰故作迷糊道,“我可是京大的…”这话一出,李教员跟苏舒额头上都多出了几根黑线。

  不得不承认,同在玉京的大学,这大学与大学之间也是有区别的。从京大、京华这两所世界驰名的大学毕业十年的学生,保守估计,至少一半人的年薪在百万以上;而搞体育的学生,除开球类项目,剩下其它项目(还得看项目,比如铁饼就不行)的奥运、世界冠军才有可能在出道十年后年收入过百万,风光几年后又临近退役,个中辛酸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我们不是让你转校,而是让你跟队训练。”苏舒赶紧换了种方式忽悠,“你可能不知道,现在老李带的这只跳远队乃是下届奥运选拔的预备队……”

  谭宇辰摊手道:“可现在奥运会刚闭幕不到半年,下届还早着呢!”

  苏舒:“……”

  倒是老李看出来谭宇辰并非不想“为国争光”,猜他可能有些过份的要求,于是探问道:“谭同学,你绕来绕去了这么半天,是否有些个人要求啊?”

  “当然!”谭宇辰颔首道,“毕竟我的跳远成绩你们也看见了,这里虽然不是什么正式比赛场地,但规格应该与正式比赛相差无几吧?而我的成绩到底是哪种水平,想必二位心里比我有数多了……”

  苏舒不耐道:“你就直接条件吧!”

  “我可以加入你们,但不随队参加日常训练,只会在下次比赛前,我有出赛资格的时候才临时抱佛脚训上几日……”

  没等把话完,苏舒就已然打断了他的话头:“这绝不可能!”

  谭宇辰闻言并不生气,嘴角一翘,转向李教员道:“你觉得呢?”

  李教员犹豫两秒后,终道:“我看可以试试!”

  为什么?

  因为像谭宇辰这样突出的跳远测试成绩是一定会向田管中心报备的,一旦引起了中心方面的足够重视,那么谭宇辰就不会再跟队训练,而是派教练一对一专门辅导了。在这个变化出现期间,他老李有多少功劳在里边,还不全凭杨棠一句话的事。

  同时,李教员心里也存着让田管中心那帮大官人好好整治整治谭宇辰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的心思,毕竟参加奥运这种事不是你训练成绩全队第一就可以参加得了的,派谁不派谁,其中还有很复杂的利益纠葛,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得清的。

  于是双方各有打算、包藏祸心的将事情初步地答应了下来,然后一帮人又呼呼啦啦地往跳高场地走去。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k·s·b·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