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34 把话说开(27.40)

234 把话说开(27.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还是再等一下吧!”聂筱雨道。

  不得不,她对杨棠的感激之情比万梦婷深得多,毕竟当初被扔在尸车里,她满脑子听见的都是那首《两只老虎(详见112)》,现如今终于找着正主儿杨棠了,感觉就像猫咪找到了窝一样。

  “还等?这都六点五十五了…”万梦婷吐槽道,“他莫非不知道这种约会该比女孩子早到的嘛?”

  聂筱雨:“……”

  吕冰道:“那可不一定……依我的观察,杨棠那人对友情时而在乎时而淡漠,标准随时变,旁人根本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万梦婷回忆了一下,颔首道:“好像还真是这样子,他那人从来就没个正经,比如第一次在高崎机场,我跟筱筱想上去认识一下他,结果……算了,不了!”再就扯到内裤颜色上去了。

  “结果怎样?”吕冰奇道。

  万梦婷撇嘴道:“没什么……反正他挺讨厌的。”

  吕冰哂道:“那你还这么着急忙慌地赶回来?”

  “我这是回来认仇的。”万梦婷边犟嘴边又看了下手表,“喏,七点了。”

  话音刚落,包间门被推开,杨棠施施然走了进来,冲聂筱雨和吕冰摆手道:“嗨,美女们,我没迟到吧?”

  仨女齐齐翻起了白眼,暗忖:七点还真就七点钟掐着点来,我、我我……(无力吐槽)

  “都怎么了?”杨棠一脸不解,却大大方方在空位上坐了下来。

  万梦婷瞪眼道:“你还好意思问怎么了?我们仨……”

  聂筱雨见状赶紧劝道:“婷婷,别闹,咱们还是点菜吧!”

  “没错,点菜点菜,waiter!”吕冰也帮着打圆场,将伫立在旁的女侍叫过来,自顾自先点了俩菜,“我已经点了,到你们了。”

  聂筱雨忙把菜单搁到了万梦婷面前。

  ………

  等所有人都点完菜,席间的气氛总算缓和下来。

  这时候,万梦婷省起杨棠好歹救了她跟聂筱雨这茬,郑重向杨棠表达了谢意。

  杨棠装傻道:“我什么时候救过你们?我怎么不知道?”

  聂筱雨愕道:“你那天不是承认了么?”

  “我承认什么了?”

  聂筱雨道:“你敢你不会唱《两只老虎》?”

  “我只会唱《两只老鼠》!”

  “那不一样嘛…”聂筱雨哭笑不得。

  “老鼠和老虎怎么可能一样?”

  旁边的万吕二女却看出点什么,万梦婷道:“行了筱筱,他不愿承认是我们的救命恩人随他吧,反正我打算把这消息捅到网上,相信那些曰本看见了一定会感兴趣!”

  杨棠闻言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喂喂,万妞,你用不着这么恩将仇报吧?倭狗都是些欺软怕硬、宁杀错不放过的家伙,如果我是路人,被曰本杀了,你就不愧疚?”

  万梦婷哂道:“我愧疚什么?大不了给你烧纸……再了,你真是路人么?恐怕只是死鸭子嘴硬吧!”

  “啪!”杨棠猛一拍桌,把包间内的仨女都吓了一跳,“东京大使馆死尸车的新闻我也看过,我要真是新闻主角,信不信把你们全捅死在这儿?”

  仨女闻言俱是一愣,回过味来,万梦婷立刻挺起胀鼓鼓的胸脯,厉声道:“你杀啊!有本事你杀啊?”

  幸亏这时候,去后厨下单的女侍已然回转,吱嘎一声,推门进来,杨棠与三女这才没真的顶起来,反而颇有默契,齐齐偃旗息鼓,跟没事儿人似的正襟危坐。

  菜上齐,打发了女侍,杨棠招呼一声:“吃菜、吃菜!”言罢,他抄起筷子毫不客气地开动了。

  虽是救命恩人,但万梦婷正跟他顶着气,当即也抄起筷子腮帮子鼓鼓地吃了起来。

  吕冰和聂筱雨一看,得,也别劝了,各自开吃吧!

  于是席间四人闷头吃菜,整个包间静得跟坟地似的,好不奇葩!

  等吃得有六七分饱了,杨棠淡淡道:“三位美女,东京大使馆那件事水太深,咱们都别再提了好不好?今天这顿就当咱萍水相逢,增益一下感情,如何?”

  万梦婷撇嘴道:“要不是你救了我,谁意跟你同桌吃饭啊?”

  听到这话,杨棠的脸再度垮了下来:“万梦婷是吧?看来你爹还真没看错你,就你这熊脾气,没哪个男的受得了!”

  “我爹?”万梦婷愣了一下,旋即道:“我怎么熊脾气了?我怎么让人受不了了我?”

  杨棠见状,嗤笑一声,冲吕聂二女道:“你们看看……谁受得了她?”

  吕冰:“……”

  聂筱雨劝道:“杨棠,你少两句吧,毕竟婷婷大老远飞回来看你,真的很不容易!”

  杨棠毫不领情道:“我又叫她回来……再了,她不是在拍戏吗?能这么任性的赶回来还不是全仗着她爹的面子,可是每逢老万过生日,这种不孝女连条祝贺短信都欠,更别给老万张罗生日了,就这人品,养不熟!”

  万梦婷闻言骤然一愣,犟嘴道:“我怎么没给我爸过生日了?我十三岁那年兴冲冲送了他件生日礼物,他居然当面给摔了……”

  杨棠听万海流提起过这事儿,所以一点不惊讶,当下冷哂道:“既然你十三岁了,知道过生日要送礼物,干嘛不打听清楚再送,偏偏送个什么宠物象(类似抱枕),还是你最喜欢的,但你别忘了你老爸的属相,他可是属蛇的,‘蛇吞象’,你觉得这兆头好吗?”

  万梦婷浑体剧震。

  杨棠续道:“更何况,被摔一次礼物怎么了?他是你老爸,摔你一次礼物你就恼了他,不再给他过生日了,他又怎么可能待见你!”

  “就算你得对,那他为什么在遗嘱里就留那么一点钱给我和弟弟,而把万氏大部份的财产全捐了做慈善?”万梦婷不服道。

  杨棠一听这话,不禁哑然失笑:“呵呵,深层次的原因既然老万没,我也懒得跟你解释,但你既然问到了这个问题,我可以就表面上同你理论理论……听老万,他父亲那辈资产不足百万华币,可遗嘱里老万却留了近亿资产予你姐弟创业,你还想怎么样?至于其它的钱,那都是老万一点一点挣的,他想给谁就给谁,旁人还能置喙不成?”

  “可我是他女儿…”

  “正因为你是他女儿,那么就该有那个赚钱的基因遗传下来,而不是整天想着靠父辈福荫!”

  话到这个份上,万梦婷彻底哑火,想要再辩却理屈词穷。

  聂筱雨见气氛略显尴尬,忙打圆场道:“婷婷,这回好了,你的心结总算一朝开解,咱们该喝一杯庆祝啊!”着,她帮在座几人的杯子里都满上了橙汁。

  吕冰见状,也怂恿了一下,于是四人的杯子今晚第一次碰在了一起。

  干杯之后,杨棠叫来女侍,直接刷卡买了单。万梦婷有点不意地瞅着他:“今晚好我请的。”

  “别争这些没用的。”杨棠摆手道,“只要你们仨记住我的话,别在外人面前提起东京死尸车事件,我就阿弥陀佛了!”

  聂筱雨蹙眉道:“你的意思是,那件事情还有余波?”

  “不是余波的问题,而是当初拐骗你们的人背后还有组织,而该组织到现在也没被肃清,是个大麻烦!”杨棠隐晦地解释了几句。

  “有没有你的那么玄啊?”万梦婷明显不信。

  杨棠瞪了她一眼:“总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ok?”

  万梦婷不置可否地翻了下白眼。

  随后四人换了话题,叽叽喳喳地出了芳华苑,转进了附近的ktv。

  开了包间、点了果蔬、关上门后,聂筱雨立马来劲了:“杨棠,你不你要出唱片,有首歌得男女对唱嘛,眼下找着合适的女歌手了没有啊?”

  “还没找到…”

  “婷婷,上,给杨哥露一手!”

  吕冰笑道:“应该是露一嗓才对!”

  万梦婷倒也老实不客气,选了几年前的歌曲《真心话》。

  开唱。

  “心还痛吗

  我自问自答

  你要他诚实

  爱的真假

  换来却是更想自由的他

  ……”

  等她一遍唱完,还想重复段落时,被万梦婷的嗓音给惊艳到的杨棠赶紧嚷道:“停停停停……”

  “怎么了?”万梦婷多少有点不豫道。

  “没怎么,是我的问题。”杨棠解释道,“你的声音不错,音域也宽,能到d3吧?真的很不错,可惜与我想象中的嗓音还差了那么点感觉。”

  “差什么感觉?”万梦婷追问道。

  杨棠摇头:“不清,来,吕姐也来唱下试试呗!”

  吕冰摆手道:“你让我弹琴还可以,唱歌不行,我音域很窄的…”

  “没关系,试试看嘛!”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k·s·b·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