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44 超常数据(37.40)

244 超常数据(37.40)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你少来,外放!”

  曾帅犹豫了一下,终按下了外放键。

  令人极易陷入回忆的低沉嗓音散播开来,大房里的音编们纷纷恛想起了时候某阶段的叛逆和孤单,进而被歌曲引出共鸣。

  “苦涩的沙

  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

  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

  ……”

  听到这里,终有编绷不住赞道:“不错、不错,这歌有火的节奏……”

  “你声点儿!”

  “就是,听歌,听完了你再评价,ok?”

  首先开腔的编立马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不知不觉中,众编听完了一遍,曾帅已听完两遍,心中已经有了评价。

  这首歌词曲上佳、录音上佳、编曲上佳、唱功上佳,感情真挚,是一首经过推广后,很可能大红大紫的作品!

  如果是杨棠听到这评价,绝对会嗤之以鼻,为什么?因为当年他上学六年级时《水手》这歌就已在大陆各地中学相当流行,甚至与beyond的歌曲比起来也不遑多让(主要是内地学生对粤语不感冒),要知道,那个年代可没有什么网络推送、弹窗广告之类的媒体推荐渠道。

  “喂喂,真帅,你愣着干嘛?再播一遍呐,我差不多记住歌词,快找到感觉了!”

  “就是,你要不愿播,把音频件发过来也成……”

  “没错,我也要个音频。”

  曾帅回过神来,叱道:“都闭嘴,这是总编交代下来要挂周推的,等我弄好了你们自己用管理员权限后台下载不就得了。”完,他埋首电脑屏幕前,再不理会其他同事。

  不过曾帅的动作倒是挺快,三下五除二就将《水手》挂在了新悦音网的首页周推荐位上了。

  “ok,挂好了,大家可以后台了!”

  “算了,这么好的歌,我看我还是给作者贡献点华币吧!”

  “对,付费下载,听着心安,省得还要被稽查科那帮家伙唠叨……”

  “唠叨事,奖金事大,我付费!”

  听到此起彼伏的“付费”声,曾帅不禁莞尔,随手戴上耳机,倏然挑了挑眉:对了,还有一首歌我还没听呢!算了算了,有这么一首水准上佳的《水手》就已经烧高香了,谁还会期待走后门的家伙能有连着两首好歌呢?

  可事实严重打了曾帅的脸,“咦?声线底子一样,不同的唱腔,就是不知道这走后门的把不把握得住!”

  “当我抱着你的时候

  窗外风起黄叶飘落

  以为是浪漫

  原来只是有心在飞走

  不懂情人心里想的

  爱就瞎了也迷路了

  想摸索什么

  摸到了你手心的沉默

  ……”

  听完开头两段歌词,曾帅不得不承认这首《男人海洋》更能引起他的共鸣,因为就在上月底,他和相恋三年的女友分手了。女友想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去法兰西进修服装设计,但曾帅既没那个经济条件,又不愿和女友天各一方再来个三年,于是提出分手。现在听完这首歌,他有一种跟着嚎唱的冲动,但实际已热泪盈眶!

  这时,有个路过打水的编被曾帅泪流满面的样子吓了一跳:“唷,真帅,你这又审歌呐?怎么审得流马尿了?”

  “你管我?”

  曾帅瞪眼吓走那同事后,又听了一遍《男人海洋》,心中轻叹,真好听!紧接着,他心里忽又生出几许疑惑。

  按理来,《水手》和《男人海洋》都是有大火潜质的歌曲,这点不仅他能看出来,相信负责录音的那些专业师傅也能看出来,所以啰,歌手录好这两首歌后直接送到各大电台打榜就可以了,何必大费周章走后门呢?真是奇哉怪也!

  想到这里,曾帅又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由于之前偏见,这两首歌到底谁唱的他还没留意过!于是点开歌曲信息一看,易梦。

  很陌生的名字,甚至连曾帅这个音圈的老油子一时也难以分辨出“易梦”究竟是真名还是艺名。

  再一瞧填词作曲信息,后边通通标着俩字:“佚名。”

  佚名?!

  我去…

  曾帅有种骂娘的冲动,但这难不倒他,他点开传发局的歌曲注册网,把歌词一个字一个字打上去,很快便有了检索结果:【易梦】!

  “哇靠!!”

  曾帅整个人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好死不死的,总编正巧跨进大房,一见他这动静,立马喝叱道:“干嘛你,曾帅!”

  “不是总编,我……”

  “我什么?来我办公室一趟。”完这句,总编转身离开了大房。

  曾帅一脸郁闷地跟了出去。

  到了总编办公室,等挨骂完了,曾帅不依不饶地报告道:“总编,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怪事…”

  总编抬眼搭了他一下:“讲!”

  “就是你让我挂首页那两首歌,演唱、作曲、填词竟然都是同一个人,叫易梦!”

  曾帅爆料的同时心翼翼观察着总编的表情,结果发现总编一点惊讶都没有,反而蹙眉道:“还有别的吗?”

  “没、没了……不是总编,那两首歌的作曲填词后边写的都是‘佚名’,这新闻还不够带劲啊?”曾帅据理力争道。

  总编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道:“我没消息不劲爆,问题是你得看人看事,这两首歌打榜是上面交代下来的,翻了年眼看要换届了,我们现在只需要把上面交代下来的事情办好,剩下的别画蛇添足,懂吗?”

  曾帅怔了怔,这才意识到是自己想多了。

  回到办公室后,曾帅先用自己的账号关注上易梦的微薄,又把《男人海洋》和《水手》加进了自己的收藏夹,然后点选“入库”,直接把歌名链接加到了首页新锐推荐“榜上有名”的最后一栏,同时附上评语:旋律优美,歌词幽幽,感情真挚,是一剂伤心人的暖心药,少帅本周重点推荐!

  少帅是曾帅的网名,微薄、各大网站昵称也是用的这个。

  十点过,京大图书馆。

  杨棠一直挂在各大媒体网站的账号陆续收到了《水手》《男人海洋》过审推荐的消息,他终松了口气,开始打开牌子笔记本码新一更的《血鹦鹉》。

  大约十二点过一刻,《血鹦鹉》码完一章发了,杨棠正打算离开图书馆找饭吃,刚出阅览室,手机就震动起来。

  马秘书打来的。

  “喂,马姐,有事?”

  “想请你吃饭…”

  “现在啊?可我和同学已经吃上了。”杨棠搪塞道。

  “那就改天!”马秘书显是有什么事找杨棠,“对了杨,你那两首歌都过审打榜了吧?”

  “嗯,已经上榜了。”

  “那你把各个上榜网站的名单都发一份给我吧!我也好查查有哪些漏网之鱼没听招呼……”

  杨棠闻言狂汗,却又不好反驳什么,只能道:“没问题,我稍微整理一下就把名单发给你,就你名片上的那个电邮地址可以吧?”

  “可以。”

  也就在杨棠与马秘书通电话的当口,新悦音网办公楼内,不少编陆续吃完中饭或打饭回来。

  “哇靠,真帅人呢?”

  “怎么了?”

  “你们看《水手》的点击量……”

  “点击试听:105968;付费下载:87631!咝……什么时候咱们网站就这么高的‘点付比’了?”

  所谓点付比,就是指“点击试听”与“付费下载”之间的比率,一般的歌,点付比在一比六左右,也就是六人试听一个付费下载,而好点的也就一比五一比四的样子,至于一比三一比二,那是顶级歌星的待遇,也有个别全球.性.的天皇巨星点付比能到一比一点几的样子,但也只是某一首或某几首歌曲而已,新人是根本不用奢望了。

  但眼前这十万比八点七万算什么鬼?难道是后台数据出了问题。有怀疑的编立马就给技术科打了电话过去,得到的回复是,一切正常!

  “你们看另一首歌,也是唱《水手》的易梦唱的,同样注意点付比!”

  “另一首歌哪儿呢?”

  “新锐推荐榜第六名,《男人海洋》!”

  “点击试听:76398;付费下载:52706!咝……这也是一比一点几的点付比,看得我打冷战!真的假的?”

  “没听过《男人海洋》啊,老夫这就下来听听!”

  “切本大姐已经听上了!”

  这边编们正大呼叫付费下载《男人海洋》时,那边仍在留意《水手》数据的编嚷了起来:“我去,这边的下载涨得好快,已经九万四千三了,九万四千四,九万四千五……”

  “有没有你的那么夸张啊?”

  “不信你们自己看,几乎每十秒就会涨一百的下载量!”

  “咝……好像真的耶,已经九万五了!”

  六七分钟后,留意《水手》下载数据的编们都不约而同地喊了起来:“破、破、破……”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k·s·b·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