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48 恶奴

248 恶奴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忆江南别墅区整个大范围基本为圆形,里面的别墅一圈一圈地排列,呈递进式,外围最大的一圈别墅户型最,其使用面积在四百平米上下。

  之后,越往里别墅的规模越大,最内围合抱着正中心人造“高山流水清溪漾泉”的四幢别墅单一的占地面积至少是最外围任意别墅的五倍以上,再配上私家园林什么的,环境清幽不输郊野。

  白可卿的家就是内围四幢别墅之一坐北朝南的那一栋,由此可见,虽只是皇室外戚,她家的财势也不容旁人觑。

  别墅区大门口,白可卿依旧如兰花般清雅,乍一看见杨棠,她明眸中将欲.流出十分惊喜,可当陶妤妃斜着身子从杨棠耳侧向她打招呼时,白可卿正在化开的脸色又变成了冷色调。

  “可白,这位是我大学的班长,陶妤妃,你们应该见过面吧?”杨棠并没有在意白可卿脸色的微变化,反倒一派从容地介绍两女认识,“陶班,这是我高中同学白可卿!”

  两女矜持着握了握手,期间俱都在打量对方,为对方的姿色气质所惊叹。

  算是正式认识之后,性格比白可卿外向的陶妤妃当即调侃道:“杨子,我你今天开车怎么这么积极啊,都差点闯了红灯,敢情是急着来跟美女见面呐!”

  杨棠闻言一怔,再一细想,开车过来这一路,貌似他还真压了两个黄灯,得,这下是想辩都没得辩了,只能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企图蒙混过关。

  果不其然,白可卿听了陶妤妃的调侃,是可忍孰不可忍,立马反唇相讥道:“陶学姐,话可不能这么啊,想象中的东西再怎么想它都是虚的,哪有‘近在咫尺’实在?”言语间,她的目光还在陶妤妃身上上下巡弋。

  杨棠见状,赶在陶妤妃反击之前打圆场道:“呀呀呀呀呀……可白,陶班,咱们到这儿干嘛来了?两位美女不要这么大火气嘛!”

  陶妤妃闻言打蛇随棍上,哂道:“就是,有人讨要春联,这人来了却不请进去,真是没礼貌!”

  白可卿听了陶妤妃的话,很想顶她一句“我又没请你”,但话到嘴边却意识到一旦这话当着杨棠的面儿出口那就显得太家子气了,于是临时改口道:“我可不会像某些人那样不礼貌,不请自来……棠棠,既然你人到了,这边请!”言罢,领着杨棠和陶妤妃进了别墅区大门。

  大门旁的保卫室后面,早有安保等在电瓶车上,白可卿领着杨棠二人一坐上车,那安保便提醒道:“白姐,三位请坐稳了!”着,电瓶车缓缓起步,开始朝内围驶去。

  十几分钟后,电瓶车在古堡式的别墅阶梯前停了下来。杨棠率先跳下车,扫视了一下周围,只见偌大的广场正中坐落着一片喷泉池,虽然明显是人工的,但光是维持池里的水循环对普通人家来讲就会是一笔天数字的花费,由此可见白可卿家里真不是一般的富裕。

  待白可卿陶妤妃都下了地,保全立马驾驶着电瓶车悄无声息地滑走。见杨棠一直在留意喷泉池,白可卿忍不住凑到他背后,探问道:“棠棠,莫非你喜欢欣赏喷泉?”

  “不是…”杨棠随口应道,“我是在想,这池水循环喷洒起来得要不少钱吧?那么等下我就琢磨了,帮会儿你弄春联,一副要多少钱合适?”

  白可卿:“……”

  “扑哧!”陶妤妃一个没忍住,笑喷了出来。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阶梯顶部传下,横插进来:“主子,您听到了吧?我早就提醒过您的,一般二般的平民,那都是见钱眼开的货色!”话一出口,立刻引得陶妤妃凝视。

  杨棠更是恶瞪了中年男一眼,随即哂笑道:“噢原来是你啊,叫什么行不行来着?”

  “是刑天的刑!”以前在机场碰到过的中年男刑叔有点想咆哮。

  没曾想杨棠莞尔一笑,淡淡道:“你家主子可白都没发话,你一个当下人的敢抢台词,合该使劲掌嘴!”话落,他的邪眼内异芒一闪而过。

  “啪!!”

  在场没人听懂杨棠最后一句的意思,自然无从阻止,所以对上邪眼的刑叔心头一恍惚,就重重地给了自己一耳光。

  “噗!”

  牙都打掉了一颗。

  见此一幕,不止白可卿陶妤妃讶然不已,就连跟刑叔一块儿出迎,立在他侧后方的削瘦皮衣女死板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惊讶。

  可惜的是,皮衣女跟刑叔明显不是一路的,所以见他出糗,眼底深处竟划过一丝幸灾祸。杨棠无意中发现此点,只能在心里感慨白可卿家庭关系的复杂。

  “你放肆!!”摊着自己带血的牙瞅了足足有六七秒的刑叔终于回过神来,高声咆哮着,“暗卫何在,给我把这个随时能够危及主子性命的家伙(杨棠)拿下!”

  白可卿闻言脸色剧变:“刑叔,你……”顿了顿,见已有黑西装出现在水池广场周围,她立马改口喝叱道:“暗卫通通退下!!”可惜喊声过后,已现身的黑西装无一减少或停滞,反而增多了几人。

  陶妤妃见状,不禁嘀咕道:“恶奴这是要反客为主啊!”

  白可卿脸色再变。

  刑叔却加多一句喝叱:“来呀,给我把这外来陌生女人一块儿拿了!”

  陶妤妃闻言柳眉倒竖:“放肆!”吼完,刚要掏手机打电话找人帮忙,却被杨棠摁住她手,阻止了。

  “就这么些鸡零狗碎也用得着叫人来帮手,那我杨棠以后在玉京还混不混了?”

  话落,人动。

  直接一记[缩地法]到了阶梯顶部刑叔跟前,看着他瞪圆眼睛的同时,杨棠已然一腿踹在了他的左膝盖上。

  “啊——”

  粉碎性骨折,想叫不大声都挺难!

  “呼——”

  杨棠犹如一阵风从皮衣女面前刮过,离她最近的一名黑西装同样惨叫声起,学着刑叔的动作,抱着自己的左膝盖开始在地上打滚。

  然后是第三个,仍旧是左膝盖粉碎性骨折……

  终于,离得远的黑西装有人忍不住掏了装有消音器的手枪出来,可惜杨棠速度太快,根本无法瞄准。即便这样,白可卿和陶妤妃也吓得半死,不停提醒杨棠“心”!

  其实她俩这一出声倒好,至少两人凑在一块,没哪个黑西装敢向她们出声的地方打枪。同时,杨棠也根本不往两女所在的地方去,只时不时神出鬼没在某个黑西装的前后左右,先给上一记附带“震荡”效果的[跳跃],再同样踢碎对方的左膝,最后添一脚踢坏手枪,行动之快,三个动作连起来也要不了一秒钟!

  ………

  终于,被刑叔召唤出来的十六名黑西装全都蜷曲在地上抱膝打滚,一片哀嚎垠野之声,即使那些先前没有拔出手枪仍有一拼之力的黑西装在见识过杨棠的战力后均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们无人有把握一枪毙了杨棠,而杨棠这种高手一旦不死,其陆续有来的报复想想都恐怖!

  仿佛做完了一件微不足道之事,杨棠两手插兜,施施然走回白陶二女面前,耸肩道:“可白,看来春联的事帮不了你了……”

  白可卿却一个劲摇头:“不,恰恰相反,我爸妈在国外还没回来,连那些堂兄弟姐妹也一样,在世界各地尚未聚拢,家里就这些下人,所以你大可以挥毫泼墨,还能留下来吃顿便饭!”

  “原来如此…”

  于是三人联袂上了阶梯,进了大厅,随后拐去了白可卿书房,而在这整个过程中,皮衣女一直伫立在旁,没敢妄动,待杨棠的背影消失,她才长出了一口气。

  “呼……太厉害了,幸好我没当这个出头鸟!”言语间,皮衣女瞄了眼地上已经疼晕(抑或假装?)过去的刑叔,凑过去用高跟鞋尖捅了捅他的左膝,“喂,行不行,死了没有啊?”

  “啊!!”刑叔痛叫着瞪圆了眼睛,“你这臭娘们……”

  “看来很精神嘛,我就想问问你需不需要叫救护车?”皮衣女这话的同时施施然旋身,在这过程中,酒杯跟居然不经意间踩中了刑叔捂着伤患的手指。

  “啊啊…啊!!”

  与此同时,白可卿书房内。

  桌上纸已铺开,墨已研匀。

  杨棠落笔前再度确认道:“这一副是要送进宫的吧?”

  “对,我想献给舅舅……”

  杨棠微微颔首表示了然,随即落笔,在联纸上写下七个大字:“九天阊阖开宫殿!”旋又在另一联纸上笔走龙蛇:“万国衣冠拜冕旒!”横批:“十方来朝!”

  .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ps:勿明向广大书友们拜年,祝各位书友在新的一年里,财源广进、万事如意!元宵以后更新会逐渐恢复正常!

  .

  .·k·s·b·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