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50 杀戮

250 杀戮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总算见着米姝人了,杨棠本体予她做了个鬼脸,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往影城内走去。

  同时,杨棠本体发现,有分身帮忙工作,码字写书简直快得不要不要的,甚至于思维发散开,分身杨棠还能随时打坐修炼,提前准备一日三餐等等。

  当然,这里有个限制就是,各个分身修炼后法力提高了,但合而为一后,单一本体的法力却不会因此而暴增,只会提升分身最高的法力上限。比如甲分身提升了法力上限十,乙分身提高了法力上限八,丙分身增长了上限九,那么合而为一的本体法力上限只会上涨十,而不是总和二十七。与之相对的却是,如果分身在修炼时有顿悟,那么合为一体后,本体也会享受到顿悟经验,所以分身修炼虽不能让外在表现出的实力骤增,但却能大量积累修行经验。

  在接近午夜的影城里逛了一段,米姝见杨棠一直不问关于甄逵的事,索性撩拨道:“唔…你请我出来,打算看什么电影?”

  “随便,动作片吧!”杨棠随口搪塞道。

  “动作片?!打打杀杀的,那还不如看恐怖片!”米姝抬杠道。

  “行,听你的,恐怖片,就这部《枯尸复活》吧!”

  “啊?”这下轮到米姝傻眼了。

  不得不,此世华夏比前世稍开放一点,偶尔会引进一两部外国恐怖片进行公映。

  排到窗口前买票时,米姝终于服软道:“《枯尸》这片子我听朋友讲过,太扯,不如咱俩换部正经的片子,最好安静一点的,好话!”

  “行,还是听你的。”

  于是两人买了午夜场唯一一部爱情肥皂片的票,顺道提溜上爆米花可,拐进了三号放映厅。

  随着片头开始播放,米姝边吃爆米花边道:“杨棠,我是真的,甄逵那家伙不好惹……”

  杨棠并未把米姝的话放在心上,淡淡地反问道:“那又怎样?”

  “还能怎样,虽然元能院明规定正式成员间不得互相杀伐,但私下里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只要不让戒律殿抓到把柄,就没谁会真的过问……”

  杨棠闻言,目光闪烁道:“照你这么,元能院成员的直系亲属们也并非稳如磐石啰?”

  “连美国总统都会被杀,有谁是绝对安全啊!”米姝撇嘴道,“不过一般来,成员们互掐不会波及家属,毕竟家属若亡故,只会令对头彻底没了顾忌。”

  “那要是家属遭绑票呢?”

  “大可以把家属被绑的情况捅给元能院高层,甚至还可指出具体嫌疑人,元能院自会出面解救肉票,而且如此一来,甭管后续如何发展,对方的名声在元能院便算臭大街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没谁会干这样的蠢事!”

  听了米姝的分析,杨棠心头稍松,总算不那么担心杨爸杨妈,但对甄逵这种无理取闹之人,却杀机骤起……要知道,他跟米姝不过是正常的同事往来,甄逵却连这个都要吃醋,实在不可理喻、勾人杀心!

  也就在杨棠打定主意,即便甄逵不来找他,他也要逮个机会干掉甄逵的当口,远在广信佳苑区杨棠家中书房内疯狂码字的分身乍然听到阳台的塑钢窗有轻微响动。

  分身杨棠立马将面前的电脑切换到了监控画面,果不其然,杨家阳台上正有一人轻盈地翻窗而入,显然不是什么好人!

  此人戴着专业的匪徒头套,只露一双眼睛,从眼神和眼距(分身分享视觉)来看,杨棠之前并不认识这么一号人。

  同时,大门上也响起了门锁转动的声音。

  电脑画面切换到门口的监控,门外同样是一个戴着专业匪徒头套的家伙,可惜透过肩宽身形,杨棠一眼就认出这家伙正是甄逵。

  放映厅内。

  “玛德!”杨棠本体共享视觉后忍不住骂了一句。

  邻座的米姝不明所以道:“咋了?”

  “哦,没、没事……我就觉得这电影挺无聊的。”

  “所以呀,你们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杨棠:“……”

  广信佳苑。

  窝在寝室里的杨棠分身并没有动,只是利用[变形术]换了个模样。同样的,书桌前的杨棠分身站起来时也换了个美女的容貌,似极了元能院传中的那位最美甲等会员弋(姓)玉(名)。据传,弋玉本人一直在国外做任务,就连杨棠也只见过一次她的照片。

  然后…

  弋玉走到阳台门边,与正推门而入的头套男打了个照面。

  看清杨棠分身的样子,从阳台上进来的头套男下意识叫出了名字:“弋玉?!”

  可一下秒,他就觉得不对了。

  弋玉的素手已然钳住了他的脖子,接着是透骨的冰冷侵进喉头,整个脖子被冻住。

  “咔嚓!”

  头套男发誓,崩坏的声音就是由自己下巴底下传来。随即,他发现弋玉不再管他,从容转身往大门方向行去。

  好死不死的是,门口的头套男甄逵此时正好打开大门,自觉轻松地走进了杨棠家里,还反手带上了门,似乎不想让杨棠这只瓮中之鳖跑掉。

  随后,玄关走廊上,甄逵与杨棠分身弋玉打了个照面。

  “弋…玉?”

  甄逵有种懵圈的赶脚。

  弋玉二话没,只默默念叨着久未动用的[伤痕措手]。下一秒,她消失在原地、消失在廊上、消失在杨棠家里边,再现身时,整个人恰有大半个腹部都嵌在了门外走廊的墙内,旋即“嘭”一声,分身完全消散不见了!

  门内,甄逵一手捂着飙血的脖子,一手扶着直往下垂的脑袋,极不甘心地惨叫起来,但十几秒后,还是“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只剩抽搐。

  比甄逵还惨的是之前的头套男,他那暂时冻成冰块的脖子被弋玉挖走了一半还多,形成半个巴掌大的豁口,待回复常态后,只能双手捂着开口的地方大口喘气,边吸边漏,什么也做不了。

  两三分钟后,等这两人都抽抽得差不多了,杨棠分身米姝才从寝室里转出来,径直来到书桌旁,上传保留好弋玉码的书稿,然后重复格式化电脑,待硬盘反复读写超过九次后,她才拾掇起甄逵和他同伴的尸体,从阳台上扔了下去。幸好这个点已是凌晨,楼xhy区里连个鬼影都没有,不然两具尸体从天而降,砸着谁谁就得重伤垂危。

  “嘭嘭”,听到楼下两声巨响传来,杨棠分身米姝从厨房拿了把餐刀捅进自己眼眶里,只听“砰”的一声,她的身体如气球般炸开,消散不见,连点球皮都没留下。

  之后,整个区都热闹起来,毕竟两具尸体从高层堕落,声响大得就好像煤气罐爆炸,自然有被从睡梦中惊醒的区业主报了警。

  而这时候,杨棠本体正与米姝吃着爆米花、看着肥皂剧,心情大好。

  两个钟头后,杨棠与米姝分道扬镳,打了个的施施然回到广信佳苑,心知肚明地搭电梯上了楼。

  电梯一看门,就见廊上围了不少邻居还有警察。

  杨棠排开人群,来到房门前,喝问道:“都喂在我家门口干啥呢?”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过来。

  其中一名身着警服肩膀上两杠三星的警察更是厉瞪过来,问杨棠道:“你是屋主?”

  杨棠点头:“对啊,怎么了?”话落,立马有两名一杠一星的警察从他侧后方狭击过来,其中一个已然摸出了铐子。

  两杠三星的警察却打了个停止的手势,继续问杨棠道:“你家出事了,你知道吗?”

  杨棠愕道:“出什么事了?”

  两杠三星没有回答,反问道:“你干嘛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我跟一女的看电影了,午夜场,怎么了?”杨棠实话实道。

  “你有那女的电话吗?”

  “有啊…”

  两杠三星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区民众,道:“能把号码写出来让我瞧一下嘛?”

  杨棠挑眉道:“凭什么?”

  “就凭你家里死了人……”守在侧后的一杠一星终忍不住喝叱了杨棠一句,却也透露了案情,受到了两杠三星的恶瞪。

  “我家里死人!?”杨棠流露出荒谬的表情,“我家里,就我一个人住,怎么可能死人?”

  此话一出,不仅周围邻居嗡嗡议论起来,就连两杠三星也眉头大皱。

  这时候,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法医已对现场基本勘验完毕,凑到两杠三星耳边道:“现场应该有四个人存在,但两处血迹应该分别是那两具尸体的,至于另外两人,只能由书房的桌椅间距还有寝室床铺上的坐印来判断其存在,再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听完法医的分析,两杠三星的眉毛几乎纠结在一起:“你确定?尤其是血迹…”

  “当然确定。”

  虽然两处血迹还没经过深入化验,但中年法医就是有这个自信。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ps:打算由三天一更先变回两天一更,再变回一天一更…

  .

  .·k·s·b·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691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