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54 第三首歌

254 第三首歌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第三局,赫莎的发球局。

  砰!

  又一次发球,依旧那么平凡,看上去力道不太足,然而,网球触拍后便消失在了大多数人的视线之中,再出现时已弹地而起,其速之快,再次达到二百一十公里以上。

  不过,不管如何,对于局分2:0落后的伊娜来说,再厉害的发球都无所谓了,她现在唯一可以做的是在比赛终了之前尽量消耗赫莎的体力,如果在完赛之前能耗干赫莎的体力而她尚有余力的话,那么就还有一丝反败为胜之机。

  可是,随着双方交锋继续,比分越拉越大,丝毫没有缩小差距的意思。

  15:0!

  30:0!

  40:0!

  局分…

  3:0!

  ………

  4:0!

  5:0!

  6:0!

  盘分…

  1:0!

  赫莎领先。

  接着是第二盘,局分依然一边倒。

  1:0!

  2:0!

  3:0!

  4:0!

  5:0!

  此时的伊娜已是气喘吁吁了,可她惊奇地发现,对面的赫莎还貌似一点都不累的样子!

  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第六局又轮到发球的赫莎在抛球的同时反问伊娜,“天有多大,你这只井底的蛤蟆怎么可能了解?砰——”

  “15:0!”

  接着是第二球、第三球……

  “40:0!”

  赫莎发球越来越起劲,而伊娜只感越来越累,踉踉跄跄,几乎就要栽倒在地!

  最后一球。

  砰——

  “盘分2:0,赫莎.齐默尔胜!”

  随着主裁的宣布,伊娜跌坐在地,赫莎却没有赢球后的极端兴奋,因为她发现,跟杨棠学习了那么久,“缩地法”居然不是她所学到的最厉害的东西……

  “最厉害的,最厉害的居然是……我的体力!?”

  赫莎悟透这点后,脸色一下子变得囧了起来,要知道,跟随杨棠训练的那段日子,每次与他对打都被调动得来回乱跑,这体力想不增长都不可能。

  于球网处与对手握手后,赫莎回到场边同母亲还有克罗斯打招呼,不过二人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悦:“莎莎,怎么了?”

  赫莎犹豫了一下,向两人低声透露了烦恼。赫莎母亲和克罗斯俱都一愣,旋即相视而笑起来:“傻丫头,体力增长是好事啊,你烦恼个什么劲儿啊?”

  “我就是恼跟那家伙对打了那么多回,连一次也没能赢过他!”

  ………

  沙龙内。

  听完弹唱的田羽已对杨棠五体投地,若非他老子田太华就在边上,差点没当场叩头拜师。

  “杨哥,刚才那几首歌曲都是你原创的?”

  早就修成“金钟罩”脸皮的杨棠道:“对啊,怎么了?”

  “那你教我写歌呗!”田羽终于忍不住提出了他的小要求。

  杨棠瞄了眼田太华,道:“这恐怕不妥吧……”

  “怎么不妥了?”田羽道。

  “你还是个学生,当务之急是学习!”杨棠规劝道。

  田太华闻言,赶紧附和道:“对对,杨老弟说得对,你小子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

  “老爸,可我就是学不进去啊!”田羽倒也不否认自己学习差的事实。

  这下子,没等田太华再插嘴,杨棠已然道:“那可不行喔,你想要学写歌的话,至少有两门课得优秀……”

  “哪两门啊?”田羽问。

  “语文和英语…”

  田羽囧了:“为什么是这两门?”跟大多数成绩差的男孩子一样,他最讨厌的就是语文跟英语了。

  “很简单啊,创作歌曲要不要写歌词?”杨棠质问道,“而这歌词,完全可以看作被精简了的作文!”说着,杨棠开始用吉他示范,边弹边唱,“当然,有的是叙事作文,就是讲故事的那一类,比如这首‘慌乱城市中,连风都不自由;热闹的街头,就属我最寂寞……’呐,这就是叙事了!另外还有散文类的歌词,比如‘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翅膀,是落在天上的叶子……’喏,这算抒情散文,你要是语文不好,又怎么写歌词呢?”

  虽然只有两首歌的开头,却听得田羽眼前一亮:“杨哥,刚才那两首歌……”

  杨棠瞪眼道:“我在跟你说语文的事情!”

  “知道啦,我回去会好好学的,不过英语那玩意,我认识它它不认识…啪!”话还没完,田羽后脑勺上就挨了田太华一巴掌。

  “混小子说什么呢?什么叫那玩意?”

  “本来就是那玩意…”田羽嘟囔。

  田太华扬手又欲打,杨棠拦阻道:“田老哥,咱以理服人,没必要动手……”说完,转向田羽用英语道:“这位同学,请用吉他演奏一段你最拿手的民谣音乐!”

  “啊?”田羽挤着一边的眼睛茫然无知,“杨哥,你刚才那串英语说的啥啊?”

  “啪啪啪……这就对了!”杨棠拊掌道。“你不想学写歌吗?作曲填词是写歌最为重要的两个部份,有语文功底,歌词方面你就能文思敏捷,但作曲的话,论专业程度,我远赶不上皇家音乐学院啦!”

  “那你刚才那段英文的意思是……”

  “就是请你弹奏一段你熟悉的民谣曲目,不过皇家音乐学院的老师在考试的时候有可能以英文来提问,你若连题目都听不懂,还怎么考?”杨棠侃侃教育着田羽,“再说了,许多西洋乐都只有外文教材,你要是不通英文,又怎么去深入学习呢?”

  听到这里,田羽已然辩无可辩,埋着头垂死挣扎道:“我就是想学着写歌而已,用、用不着专门去考音乐学院这么认真吧?”

  “nonono……就得这么认真,学好语文、英语,然后考入音乐学院,写歌作曲什么的你也就水到渠成了,根本用不着我教!”

  “啊?”

  ******

  转天,杨棠在田太华秘书马姐的帮助下,又送了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去各电台媒体打榜。下午,他便和陶妤妃坐上了由玉京开往雾都的动车。

  年关将近,新悦原创音乐网办公楼内仍一片忙得不可开交的景象。不得不说,春节这个点,不是各大中小学校的教职员工,想要抽出空来休息……很难,最多也就年三十前后那一两天得空,其余时候,该为“上有老下有小”奔波的还得奔波。

  曾帅比正常上班时间晚了半分钟到自己的工作格,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已在狂响。

  “喂,哪位,这里是……”

  “我,总编!”

  “总编,我、我刚才泡咖啡去了…”

  “……把你的电脑打开,接一下内部文件!”

  “啊?哦…”

  曾帅放下包,脱下外衣,不情不愿地摁下了开机键,心知这个月的全勤奖又泡汤了!不过等接受妥总编传过来的内部文件,点开一看,他立马跳了起来,然后激动地打电话给总编回拨回去。

  “总编,您刚才传过来的是易、易梦的……新、新……”

  “没错,他新专辑里想要打榜的第三首歌,上边刚发给我的,你看着安排吧,宣传位不能太次!”

  “我明白、明白…”说着,曾帅挂了电话,迅速戴上耳机开始欣赏新得来的《夜空中最亮的星》。

  前面的歌词略显平淡,曲调也比较平谈。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靠近你……”

  听到这段时,曾帅只觉浑身汗毛炸起,有种无与伦比的美妙在带动他的想象力。

  “好,真好,又是一首好歌!”

  曾帅不停称赞着《夜空中最亮的星》,人也已不知不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闭着眼在原地打转。

  “靠,真帅又发癫啦?!”

  “不是吧?”

  “莫非他又发掘到了一首好歌?”

  “有可能…”

  “那就外放呗,好歌大家听!”

  当即有小编被美女同事怂恿着靠近了曾帅的格间,把罪恶之手伸向了电脑。

  可就在这时候,曾帅骤然清醒过来,一把捉住男同事的手,叱道:“干嘛?想打劫啊?”

  被捉当场的男同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瞪眼道:“快把你刚才听到歌曲共享就对了!”

  “哼哼,共享?有本事你自己动手试试?”说着,曾帅更是把自己惯用的鼠标推到了同事手边。

  “这…”

  “谅你也不敢,总编亲自下达的任务,谁多事谁死!”曾帅狐假虎威道。

  听到“总编”二字,在场的同事都被吓了一跳,一个二个全都没了听新歌的兴致,毕竟这新歌再好也比不上饭碗重要。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ps:打算由三天一更先变回两天一更,再变回一天一更!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715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