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62 闹别扭

262 闹别扭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软卧。

  “棠棠,你刚才的诗很不错,不过还差一首……”

  杨棠诧异道:“差什么一首?”

  “你没看这诗词比赛的要求么?要求新春、也就是初一,还有元宵、也就是十五的诗词各一首!”

  杨棠:“……”

  “怎么,江郎才尽啦?”陶妤妃挤兑道。

  杨棠挑眉道:“诗词我有的是,偏不告诉你,咋地?”

  陶妤妃闻言,变脸就变脸道:“哼,你爱咋咋地,刚才那首你的诗你自己登上网,我懒得帮你!”

  杨棠拍拍胸口道:“幸好你没多事,就刚才那首‘入黄河’想得奖金几乎没啥可能,你要多手登了,我不得哭死。”

  “嘁嘚瑟!”陶妤妃背过身去,扯上被子盖上,再不理杨棠。

  杨棠见状,也很快泡完脚,漱了口,回来软卧下铺躺下,开始眯歇。

  由于列车上的警察几乎多出了一倍,乘警和铁警们三班倒巡查,加上车过商都,把茶色眼镜男和他同伙的尸体送下车后,又有一批新的铁警上车,令戒备更加森严,自然一夜无话。

  陶妤妃居然睡到早上六点多才睁眼,醒来开灯之后,她才意识到她这生人里居然头一次和一个年纪相仿的男生在同一间房里睡了整晚,不禁有些失神,好在膀胱的涨意令她很快回神过来,悄悄溜下床,摸去了厕所。

  也就在陶妤妃关上软卧门的同时,下铺的杨棠恰好睁开眼睛,直接翻身起床,赤脚站到对面沙发上,开始练起了麒麟蔽日拳(详见172)。

  值得一提的是,凯由的破魔八阵,每一阵都有修习之法,谓之为“破魔八法”,而麒麟蔽日拳算是由内至外的一种具现化拳法。简单点来,破魔八法更多的是修心和修精神,而通过练习麒麟蔽日拳,就可以修出真力(法力)以及实战搏杀的招式。

  因此,自打获得凯由的技艺后,杨棠这段时间以来不是研习破魔八法就是修炼麒麟蔽日拳,其真力更是从三百出头增长至接近四百的水平。要知道,这是现实世界,可不是在打游戏,短短三四个月间自身真力(法力)增长了近三分之一,若是被其他修行者获知,绝对会惊为天人,外加各种羡慕嫉妒恨!

  不疾不徐地打完一趟拳,杨棠又在沙发上站了两分钟,这才躺坐下来,顺手摁了笔记本的电源开关。

  “哗——”

  软卧门被拉开。

  “咦?你也醒啦?”陶妤妃略感意外道。

  “嗯,醒了,想去上个大的。”着,杨棠挟起整坨抽纸,出门往厕所拐去。

  陶妤妃闻言翻了个白眼,闷闷坐下,不多时便清晰感受到肚饿,虽很想出去找点吃的,但她跟杨棠有条不成的约定,那就是谁在软卧谁就留守,直至对方回来。

  好在等杨棠回来时,他手上还拎了一大袋包子和两管豆浆。

  “吃饭吧!”

  “谢谢啊…”陶妤妃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于是再顾不上昨晚临睡前与杨棠的那点矛盾,一手抓过一个包就毫无淑女形象地狼吞虎咽起来。

  杨棠见状,往嘴里塞了个包,吐槽道:“有那么饿嘛,你饿死鬼投胎啊?”

  陶妤妃反唇相讥道:“我吃包子至少还是两口一个,而你完全是囫囵吞包,谁饿死鬼啊?”

  杨棠:“……”

  “嘻嘻,没话了吧?”

  “我这是好男不跟女斗!”杨棠嘴硬道。

  “你少来……吸溜!!”陶妤妃同样粗野地吮了两口豆浆,“对了,元宵诗词想出来了嘛?”

  “老问这事儿干嘛?莫非你还真想借我的诗词登上去拿奖?”杨棠道。

  “为什么不呢?”陶妤妃狡黠道,“既然你诗词厉害,我借你的诗词,就算不跟你争第一,第二第三的奖金也不少啊?”

  “可这种事要是爆了光……”

  “放心吧,我不谁知道?再了,就算我漏了嘴,也影响不到你的比赛名次吧?”陶妤妃道。

  杨棠一想也对,最多就是声誉受些影响,而且不会全是负面影响,于是道:“唔……元宵诗词,你让我想想!”

  陶妤妃顿时不话了,甚至就连喝豆浆的声音都变了。

  “有了……玉漏铜壶且莫催,铁关金锁彻夜开。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吟到这里,杨棠看向陶妤妃,似在问她觉得怎样。

  “好、好诗…”

  杨棠接道:“就没点别的感觉?给点评论也好啊!”

  “反正就是好,你要真用不上,那我登在我名下了呃……”

  “你登、你登,随便登!”杨棠赶苍蝇似的挥手,“省得你再来闹我。”

  陶妤妃见状气得不行,鼓着腮帮子恨瞪着他。

  “又怎么了?”杨棠一脸的不耐烦,“你们女人也真是,我可不惯你们这些毛病!”

  不得不,一般男生见了女同学生气,尤其是美女同学生气,在尚未拿下对方的前提下,百分之九十九是会妥协和安慰的,甚至于新婚燕尔的夫妻,男方多半也会让着女方。可是一旦结婚超七年的男女,早已司空见惯了对方的各种毛病,女的要是敢为了买某件东西当众像孩子一样撒泼,男的当时某根筋一搭错,不定真的敢留女方在原地,自顾自地走掉。

  为什么?

  因为烦了。

  美好,不会永远一成不变!

  打个简单的比方,某美女二十岁的时候涂红唇那叫漂亮,一百岁的时候再涂,她还自以为漂亮,叫什么?叫自欺欺人。

  所以啊,杨棠虽然前世结过婚,也有过相濡以沫的妻,但如果换个女的让他惯着,他的大(大)老(男)爷(子)们(主)儿(义)脾性就会陡然间爆发出来。这叫什么?这叫翻身农奴把歌唱,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老子都转世重生了,以前是妇唱夫随惯了,现在妻都没了,合该乾坤扭转,夫唱妇随,你这妞要是不意,老子也不差这一个,天涯何处无芳草,外边尽都是森林!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心态,杨棠此世对上女生那是若即若离、反复无常,总之一句话,他心情好的时候就会对这个女生好点儿,甚至无微不至,心情差的时候就觉得那个雌的是母夜叉,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比方,姜至贞(详见135)跟方玉华(详见040),虽姜至贞是个明星,年纪也比方玉华那么几岁,但论起容貌身材乃至气质气场的话,无疑方玉华更胜一筹还多,可惜她傲娇的贵族姐脾气不合时宜地展现在了杨棠(当时杨父杨母在场)面前,令杨棠对她的观感一直处于负面状态,即便偶尔加分,那也是负负得零,最多稍正一点儿,远及不上姜至贞惹人怜惜,加上[鹰眼]判断姜至贞为人率真,故而杨棠对她的印象远好于方玉华。

  这边,陶妤妃气鼓鼓地敲击着键盘,也不知打的是什么字,却偏偏不把杨棠昨晚加今早吟诵的两首诗登上新春诗词大赛的网站,同时她心里还在想:你要不跟我道歉,老娘我今天还就不用你的诗了!

  杨棠却连眼尾也不甩她一下,自顾自沉吟半晌,同样登入了诗词大赛网站,开始在自己名下噼里啪啦地敲起诗词来……

  一刻钟后,杨棠两首诗词登完,合上笔记本靠着沙发假寐。陶妤妃见了,气得要死的同时,又猫爪挠心似的好奇杨棠自己登的究竟是什么样的诗词。

  [要不要把他的笔记本扲过来瞧瞧?]

  [不行,那样一定会被他发现的…]

  [对了,他登了比赛用诗就一定会显现在评议网页上,谁都可以看到……嘻,我真是太聪明了!]

  想到就做,陶妤妃迅速行动起来,点亮平板,重新跳转到刚才浏览过的新春诗词大赛网站,再点击进入评议网页,一瞬间,最新的一百个条目刷新出来,而最下边的页数已经好几千页了。

  陶妤妃又在右上角的搜索栏内输入“易梦”两字,点击【搜索】按钮,一刷新,页面瞬间清爽了,条目就两条,一易梦的新春诗词,二易梦的元宵诗词。

  再点开【易梦的新春诗词】,陶妤妃顿时看到了杨棠的参赛诗词:“午夜忽闻爆竹响,三声过后静如初。心宽燃者迎新举,意会惊人旧岁除。”

  “好……”

  陶妤妃下意识就要叫好,孰料对面沙发上的杨棠陡然睁开眼睛向她扫来,吓了她一大跳,然后不等她发作,重又闭上。

  拍了拍胸脯,陶妤妃恶冲着杨棠用哑语关照了他几句,这才又点开【易梦的元宵诗词】欣赏起来。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ps:两天一更持续了差不多三周,本周试着一天一更!

  .

  .·k·s·b·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816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