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63 抵渝

263 抵渝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咦?居然是首词…”

  “词牌……青玉案……”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默念到这里,陶妤妃不禁暗赞:好呀,这上阕写元宵夜的景色,“满城灯火、尽情狂欢”,写得真是好!

  如是想着,再去看下阕:“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众里寻他千百度……众里寻他千百度……这下阕就更美好了!”陶妤妃不禁陷入了臆想中,“写景写情写人物,元宵夜,来逛灯会的男男女女都希翼找到一个自己中意的人儿……事实上年轻人逛灯会的想法大抵如此,真是写得太妙了!”

  只可惜,激动之下,陶妤妃的嘀咕渐渐变得大声,假寐的杨棠倏然睁眼瞪向她道:“我的词写得妙我自己清楚,用不着你来夸奖!”

  “我有夸奖你么?嘁~~自作多情!”陶妤妃睁眼说瞎话道。

  杨棠多少有点无奈,忍不住吐槽道:“看看,这就是你们女人,惯会狡辩!”

  陶妤妃显然不是省油的灯,立马还嘴道:“那你们男的又能好到哪儿去?一向自我为中心,还总觉得自己很帅…”

  “呃……”杨棠举起双手做投降状,“ok,我懒得费口水,我不跟你吵!”

  “是你理屈词穷了吧?”陶妤妃哂笑道,“其实照我说,你再有气概也没人家蒯将军(类似杨棠前世的抗倭将军戚继光)有气概…”

  “你是说蒯昊阳?我怎么没他气概了?”

  “人蒯将军为了能够领兵出征保境安民,关键时候能屈能伸,更以‘走狗’自称,你呢?一点小事就打算跟我们这些小女子计较到底,真是毫无器量可言!”

  听到陶妤妃这番话,杨棠倏然愣住了,此世抗倭将军蒯昊阳有没有以“走狗”自称他还真不清楚,不过在前世历史上,戚继光为了讨好当朝首辅张居正,还真上书曰过:“门下走狗小的戚某…”当初杨棠读历读到这段轶事时,喟叹何等的悲怆!

  当然,戚继光能屈能伸的韧性也令杨棠钦佩,但要他有样学样,却很难做到。于是杨棠奋起反讥道:“人蒯昊阳能屈能伸为的是乡邻百姓,若为女子,你看他肯不肯?”

  陶妤妃:“……”

  “对了,我倒忘了…”杨棠得理不饶人道,“蒯昊阳所处的时代男尊女卑,如果他的妻妾都跟陶班你一样伶牙俐齿,说不得他大耳巴子就赏你脸上了,呵呵!”

  这倒是大实话,那个封建年代,一家之中,还没有哪个女人敢做男人的主,就算是母子关系,儿子除了尽孝之外,母亲尚需遵守三从(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若有像陶妤妃这样的,恐怕早被拖去“浸猪笼”了。

  不得不说,陶妤妃跟杨棠唇枪舌剑到此时才愕然发现万万不能拿华夏古代的名人来举例,因为除了武则天这位在历史上正儿八经当过皇帝的女人外,其余女流在古代那都是低男人一等的存在,杨棠可以随时藉此反驳。

  而且往深了想,时间倒退两百年,不仅华夏,哪怕是国外,也都是男尊女卑的社会环境,怎么举例都是女人吃亏。

  所以,一时无言的陶妤妃越想越气闷,面对嘴角含笑的杨棠,整个人差点没抓狂。

  ………

  当陶妤妃在杨棠面前理屈词穷之际,远在玉京,新春诗词大赛组委会初审三科的办公室内正忙得不可开交,毕竟网上每秒钟就是一点七首诗词登入进来,幸好初审分了八个科室,否则就三科这二十几号人对网民们踊跃电邮来的比赛诗词那绝逼是看不过来。

  好在初审就是初审,这些初审科的科员只负责粗略验看电邮来的诗词语句是否通顺、合不合个四六之类的,剩下的“品评”和“总评分”阶段,自有其他的专家和高人来研判。

  石明辉,初审三科二十几个初审员之一,正在积极争取副科职级,但饶是以他隐忍煎熬的性子居然审稿子审得眼睛都快瞎了,一整天下来,却愣是没发现一首可入围“品评”阶段的诗词。

  “阿辉,还看呐?不如陪我去喝杯冰咖,换换脑子…”

  “呵~~是永良啊,等我看完最新这三页就去吧,很快的。”石明辉应道。

  那个被称呼为永良的中分青年闻言苦笑道:“不会又等一个钟头吧?”

  “不会,不然你也大可以坐下来帮忙一起审呐……”

  永良的头摇得跟泼浪鼓似的:“我才不要嘞!”

  石明辉当即冲他瞪眼撇嘴,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永良一见,连忙改口道:“最多我帮你把关,查漏补缺!”

  “这还差不多…”

  于是石明辉走马观花地初审,反倒永良脑门冒着汗复查。得亏石明辉负责的端口段最新登入的诗词里没有啥极品的诗词,否则就他这个初审法,恐怕早就饭碗不保了。

  “哎哎哎~~阿辉,你这不对啊这个!”永良纠错的声音终于响起在石明辉耳畔。

  “我哪儿审得不对了?”

  “就刚才这首词,‘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你居然判了淘汰?”永良用是可忍孰不可忍的语气道。

  石明辉闻言一怔:“我有初审过这首词么?”

  “你没审过么?那你给人家淘汰?”永良很是看不惯石明辉装傻充愣。

  石明辉挑眉道:“那这词后面是怎写的?”

  永良即刻吟诵起来,直念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好词诶!!绝对能流芳百世!”石明辉猛然夸赞起来,“同时我要声明一点,在此之前,我真没看到过这首词!”

  “真的假的?”永良狐疑道。

  “骗你我是小狗!”然后石明辉就冲永良扮起了大狼狗:“嗷……嗷嗷嗷……嗷嗷!!”

  “别闹!”永良帮石明辉分析错处,“肯定是你刚才【下一页】【淘汰】【确定】按得太顺溜……对了,你还不赶紧把这首词转发到品评组那边,晚了又该挨骂了!”

  石明辉赶紧照办,然后品评组的老专家们一下子炸了窝。

  “好词啊,真是好词!”

  “怎么个好法?”

  “可得第一!”

  “过了吧?”

  “怎么会过?我赞成梁老的意见,给头奖!”

  “于大众泡妞模式下的一丝清流,我觉得该头奖!”

  “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诗词,不用这么快就把头奖给评出来吧?”

  “说得没错,万一再出顶好的诗词,又该何以处之?”

  “那就把这词列为头奖的备选诗词之一。”

  “这办法好!”

  列车上。

  乘警们不仅加紧了巡逻,还跟没头苍蝇似的乱撞。

  不过杨棠却没心思理会乘警们的行为,陶妤妃跟他展开了冷战,一直持续到吃过午饭,两人还互相爱答不理的,实际上心气俱都已消,但谁也不愿开这第一口,服这个软!

  下午的时候,没了打扰的杨棠竟一口气将剩下《绝代双骄》稿子全部码完了。

  这个时候,他很是突兀地笑了。哑然失笑的那种笑。

  一直憋着的陶妤妃见状,终忍不住开腔道:“你笑什么?我很好笑是吧?”

  “没有没有…”杨棠摆手,“我只是忽然觉得你跟我不像同学,倒有点像情侣,否则咱俩干嘛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憋着不吭气啊?”

  陶妤妃当即柳眉倒竖道:“谁不吭气啦?谁情侣啦?我才没跟你冷战呢!”说到这儿,她倏然顿住,显然意识到自己口误。

  “呵呵!”杨棠干笑两声,看了下时间,邀请道:“那么……跟谁都不是情侣的美女班长,是否愿与我共进晚餐呢?”

  “没得你…”

  话是这么说,陶妤妃到底还是跟杨棠处在一起吃了晚饭。

  饭后一个多钟头,就听见列车广播在提醒:“雾都北…站到了!”

  “快快快,收拾东西!”

  杨棠一边提醒着陶妤妃,一边暗中联系上了蛰伏在茶色眼镜男几个同伙身边的分身。

  是该他们出动的时候了。

  几分钟后,杨棠两人收拾好东西,随后明显感到列车的速度在下降。

  又过了大概五分钟,广播再次提醒:“雾都北…站到了!”

  整列车已然处于缓行状态,窗口处已经能看到站台,不少人开始朝出口汇聚……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ps:两天一更持续了差不多三周,本周试着一天一更!

  ps:抱歉,更晚了,这更15号的。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824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