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66 职业2

266 职业2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爸,我哪儿让你失望了?”杨棠不解道。

  杨爸摇头道:“你子只看到打工仔辛苦,却不想想他们为什么这么辛苦。”

  杨棠闻言一怔,随即道:“爸,你不会歧视人家这些出门在外打工的农民吧?”

  杨爸一听,撩起腿就踹在了坐在沙发这头的杨棠屁股上:“臭子,瞎什么呢?你爷爷就是农民出身!”

  “那你的意思是……”

  “我想的是,这革.命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因为外部大环境的需求问题,这不同岗位的工作收入是存在高下之分的,比如同样拼死拼活一个月,有的工作月薪一万,而有的工作则月薪一千……你现在考上了京大不假,将来也不愁找不到工作,但找什么样的工作,对你而言,这就是个大问题了!”

  听完杨爸这番话,杨棠本想我户头上还有存款好几亿,就是每天吃利息也够了呀!但话到嘴边,他倏然觉得这种坐吃山空、胸无大志的话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的好。

  想了想,他道:“那就找个轻松点的工作好了。”

  杨棠挑眉追问道:“世间三百六十行,虽行行出状元,但没有哪个工作是轻松的……宏啊,在你心里,何谓轻松点的工作?”

  杨棠道:“自然是像老爸你一样,当一名德高望重的大学教授喽!”顿了顿,又道:“虽然革.命工作不分贵贱,但以国内形势细细分析,踏入仕途或融入大学当一名教授级别的讲师,这两种岗位略优于其它岗位!”

  “先仕途吧,也就是考公务员,虽然目前对公务员的要求越来越严苛,出台的条条框框也越来越多,但正如大多数人所想的那样,这是一个比较铁的饭碗,但要想当好官,每天忙得脚不沾地,日理万机。这可不是我所希望的那种生活……”

  “其次就是留校当讲师,然后想办法提职称,一旦提了副教授,那工作相对来就比同辈要轻松上许多了……毕竟提职称时所撰写的论那是可以延用至将来的,不得当初不太起眼的一篇论(例:相对论)到了后世大放异彩,成为经典也未可知,到时候再翻出来附在申请表格上提个教授也是可以的,那感觉就像跳远比赛,进决赛以后,不问成功次数,不算平均成绩,只计蹦得最远的一次成绩,所以经典论一篇足矣,如果再能获得诺奖,对评职称来,好处大得简直不要不要的。”

  “一旦成了(著名)大学副教授教授这样级别的学者,那除了每月不菲的津贴外,固定工资还有奖金也是杠杠的,更重要的是,每年满打满算下来,就两百个工作日,学生放寒暑假,教授们可以自行疗养,当然也可以闷头多做些研究多创作些论出来,但若屁也憋不出来一个,倒也不会有人怪罪,除非是那种学科项目带头人,从国家或院校领了大把资金必须完成某某项目的教授才会遭到追责!”

  “不过话回来,评上副教授之后,没人会逼谁非当项目负责人不可,所以我倒是觉得哈爸,大学教授这份工那是真不错……剩下的其他行业,不是要给人打工,就是要自主创业,拼死拼活大半辈子也未必能挣够大病的医药费,简直吃力不讨好!”

  闻言,一直绷着脸的杨爸终于爆发了:“你放屁!”

  杨棠愕道:“我怎么放屁了我?这大学的教职工本来就是学生耍他们就耍嘛,这点你们二老最清楚了,不然为什么一到寒暑假,连食堂的师傅们都不见踪影了呢?(寒暑假)早上想买点豆浆油条吃还得跑到校外去!”

  杨爸:“……”

  杨妈妈道:“你爸的意思是,现在什么教授副教授都不好混,毕竟扩招了嘛,对于优质生源,各院系间竞争不,你这个院没几个拿得出手的教授副教授,以后毕业了工作不好找,那还会有啥学生愿意来读书啊?所以其他的不管,你爸所在的系领导已经发话了,每两年至少得出一篇国家级论,不然……”

  “不然领导想怎样?”杨棠哂道,“扣津贴?津贴可是国家教委直接下拨的,我看谁敢?扣工资?院系领导的财务权根本管不到这块啊!扣奖金?真要这么干的话,依我的脾气……”

  “依你的脾气怎么了?”回过味的杨爸瞪眼道。

  “依我的脾气,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反正职称在那儿,我调别的大学去行不行?”杨棠给了个馊主意。

  “那其他大学的政.策要是一样咧?”杨妈妈问。

  杨棠闻言,瞠目了一会儿,诡辩道:“那不管,就算是一样的政策,我也可以先调到别的大学去,然后憋着劲出一篇诺奖论,气死原学校再!”

  “你这完全是脱了裤子放屁…”杨爸又骂咧开了。

  杨棠只好赶紧怂到一边,忙不迭地吃水果,然后一双眼睛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视屏幕,耳朵自动过滤掉杨爸的咆哮。

  电视上的春晚唱歌跳舞了几分钟,就又进入了品环节,而且还是那著名品演员山大叔的节目,这下子杨爸的注意力大部转移过去,令杨棠松了口气。

  ………

  转天是年初一,杨棠一家子待在家里哪儿也没去。

  不过闲得发慌时,杨棠忍不住问杨爸道:“爸,今年走人户不?”

  杨爸闻言一怔,显是想起去年走亲访友时发生的不愉快,当下眉毛一竖道:“懒得走,不过坟还是要上……”

  于是初二,一家三口驾车回了乡下老家,买上大堆鞭炮进了二叔所属的林子。

  噼里啪啦开始放炮时,终将二叔还有他家子杨仝给引了来,等炮放完,两下一商量,中午饭就留在了二叔家吃。

  席间,即将上高二的杨仝嚷嚷着春节长假出去旅游,结果被杨二叔强力地否决了。

  不过者无心,听者有意,第二天回到家里杨妈妈就撺掇杨爸出去旅游。杨棠在旁煽风点火。杨爸犹豫了半晌,最终问道:“这大冷天的,去哪儿旅游好呃?”

  杨妈妈道:“去南边啊,比如滇南的勐巴纳西,再比如粤港澳,甚至新马泰都可以啦!”其实杨妈妈最想去的地方是新马泰,因为她这辈子尚未出过国。

  可惜杨爸与杨妈夫妻这么多年,默契程度却还差那么一点点:“既然这样,那咱们还是去勐巴纳西吧!”

  看出杨妈妈的失落,杨棠代问道:“为什么?”

  “一来滇南离咱们这里比较近,二来同属云贵川这一片,到了当地啊,就算咱们川铺,当地人也能听懂!其二,新马泰这种外国游得跟团,最讨厌了,所以你们真要去的话,还是国内吧!”

  杨妈妈听了,歪头道:“行吧,反正滇南我也没去过…”

  商量妥当之后,杨家三口分头准备,将需要的东西塞满了防弹路虎(详见134)的后备厢,随后他仨便驱车出发了。

  出发的时间是午后一点,由于杨家三口是心血来潮出的行,选在了年初三,所以出城的车况居然相当不错,一点不堵,上了环城高速以后,杨棠将路虎的车速控制在九十迈左右,他人年轻,一气开了三个钟头,车就已经进了酒都市区。

  找了个加油站,加满油,吃了些东西,又解决好了生理问题,杨爸替换了杨棠的司机位,径向下一个目的地秋城出发。

  值得一提的是,酒都与秋城之间就只有走银昆高速最快,所以杨爸控制好车速在八十五迈上下,三个半钟头便驶进了秋城市区,而秋城已经是滇省地界。

  此时快晚上八点了,天已擦黑,杨棠与杨爸杨妈商量了一下,均觉夜路危险,索性就在当地找了家高档宾馆歇了。

  初四早上八点半出发,还是由杨棠充任司机,一气开到中午快一点,才进了滇省省会春城市区。

  找了家饭馆酒足饭饱后,又憩了大半个钟头,加满油,改杨爸当司机,继续一路向南,往滇省最南端的勐巴纳西自治州杀去。

  期间,杨棠跟杨爸换了一回,由他重当司机,车开进勐巴纳xs区时也已经是华灯初上,晚上八点过了。

  好在当地本就是旅游圣地,酒店宾馆遍地都是,加上此刻已是年初四晚上,大多出来春节游的旅客都在考虑返程的事情了,所以虚高的住宿价格已开始回落。

  于是杨棠很鸡贼地先只要了一晚的高档房间,然后住下,随后通过手机在网上预订同一家店初五的客房,相同的房型,价格却垮了三分之一,初六更离谱,价格砍得只剩一半,索性又订了两天的房。

  初五早上,这家酒店的山水厅,杨棠一家三口手持放开来这儿吃自助早餐。本来杨棠想去街面上吃的,但杨爸听这里早餐免费,就硬拽了杨棠一块来。

  三人在餐盘里挑好食物,刚坐下没多久,就听边上一个公鸡嗓在打问:“诶继学,你是不是杨继学?”

  杨爸循声望去,愕然看到一张有几分熟悉的面孔:“你是李、李……”

  “李柏青!”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ps:两天一更持续了差不多三周,本周试着一天一更!

  .

  .·k·s·b·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845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