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67 水份

267 水份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见到了熟人,刚坐下的杨爸立马起身与来人两手相握,双方都挺激动;一阵问好寒暄,杨爸还将杨妈妈和杨棠介绍给了李柏青认识。

  “老李,这我爱人、这我儿子杨棠!”说着,杨棠瞪了杨棠一眼:“还不快叫李伯伯…”

  杨棠忙道:“李叔好!”

  杨爸纠正道:“老李比我年长几岁,你应该叫伯伯。”

  杨棠正想改口,李柏青摆手阻止道:“叔叔伯伯随便叫,你叫我叔叔,还把我叫年轻了,咩哈哈哈……”

  “老李,你还是这么幽默啊!”杨爸附和了一句,转而问道:“你也来吃早饭的吧?那你先去弄点东西打碗稀饭,坐下来咱们再聊……”

  “要得、要得…”李柏青应声去了,很快端着餐盘回转过来,坐到杨爸身边,打开了话匣子:“怎么你们一家三口出来旅游的嘛?前几天在附近居然没碰到你们……”

  “我们昨晚黑才到。”杨爸边喝稀饭边答。

  李柏青闻言眼睛瞪得贼大:“那今儿都初五了哟,你们好久回去耶?”

  杨爸老神在在道:“不急,耍到元宵回去都来得及!”

  李柏青愣了一下,随即恍然道:“我记得那年子你给我说你留校了,这一晃都有二十年了嘛,你还在雾大么?”

  “嗯,还在雾大教学生…”

  “啥子职称喽?”

  “才是个副教授!”杨爸喟叹道。

  “那也不错了噻,难怪你说你们耍到元宵再回去也来得及,这大学放寒假,哪个不是在春运起始截止日前后嘛,一般春运搞四十天,你们就要耍三十六七天,是很松活哈!”

  杨爸对此不置可否,反问道:“老李,那你呢?你跑勐巴纳西来做啥子啊?”

  “我啊,最近正在参演一部情景剧,有二十来个镜头,还有些外景需要在这儿拍,所以就跟着剧组跑来了,我们是初三拢的,比你们早点儿,这些年生,拍剧的人也算是拼了,连带我们这些签了合同的临时演员也只好跟到拼。”

  “李叔,那意思是说,你们还要在这儿待几天喽?”杨棠问。

  “也待不到几天,主要看经费,还有这个拍摄进度……”

  杨家三口顿时恍然。

  吃过早饭,李柏青跟杨家三口分道扬镳,做自己的事去了。

  杨棠则在路边小店跟人买了副地图,又跟人打听了一下这纳西镇周边的景点,统统记在脑子里,然后在地图上勾勒出线路,一家三口这才坐上路虎出发了。

  至于酒店房间内,杨棠他们只把半箱暂时穿不着的衣服留在那儿了,其它的东西,像手机银行卡等等则各自带在身上,这样也就不必担心经济损失了。

  由于有自己的车来车去,加上时间非常充裕,杨家三口决定一天就游览一到两个景点,把每个景都看仔细了,杜绝出现跟团那种“走马观花”赏景的情况。

  好在已经是年初五,各个景点的游客开始陆续往回撤,因此杨棠他们的车去景点的路上倒还畅通无阻,只是需要警惕一下万一有逆行车,那可不是什么美事。

  第一次自驾游,由于人生地不熟,外加不太适应这样的方式,所以杨家三口只细看了一个景点,在当地吃了顿野味饭,下午三点过就驱车回镇上了。

  好巧不巧的是,李柏青所跟的外景剧组也恰好在这个时候打完收工,回了同间酒店。于是老李跟剧组的人打了个招呼,便又和杨爸坐到一处,饮茶闲扯起来。

  吃过晚饭不到七点,外面天还很亮,但杨爸杨妈已没了再外出散步的心情,索性回房间洗澡去了。而李柏青却撺掇杨棠道:“小杨,怎样,跟我出去溜达一哈?”

  杨棠撇嘴道:“还溜达,这条街和隔壁街都是酒店,有啥可看的?”

  “这你就不懂了噻,你当人家这纳西镇就全是酒店嗦?那当地人还要不要过生活了?”李柏青道。

  杨棠愣了一下,随即很狗腿地道:“也是哈,那我就跟李叔你一块儿溜达溜达地干活!”

  于是李柏青领了杨棠出街,不得不说这老李比杨家人早来几天,早就把周边地形摸透了,带着杨棠直接从横巷穿过了三条街,再东转西转了几分钟,就来到一条华灯初上的步行街上。

  步行街一边是小摊贩,卖小吃卖烧烤卖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反正这个时间点,人流如织。另一边是茶馆休闲馆之类的古拙铺子,各店里面人都不少,还有吆五喝六正在吃糊杠碰的牌友。当然也有打桥牌玩扑克的,但半数人是端着个茶杯在那儿凑热闹或小憩的。

  李柏青带着杨棠随便进了一间牌匾上书“如轩”的店,还没等他开口,跑堂的大茶壶就已经凑过来招呼道:“哟,李老师来啦,还带了位朋友,这边请、这边请!”

  李柏青一摆手,道:“不坐了,来两碗凉的,我带小杨到处看哈!”

  “马上来!”

  跑堂的虚应一声,很快就给他二人端了两碗凉茶过来。

  李柏青随手拿了一碗,又示意杨棠接了一碗,然后便往后进转去。

  杨棠连忙跟上,小呡了一口茶,问道:“李叔,咱们这儿上哪去?”

  “这前头太闹,虽然合我胃口,但只怕不适合你的档次,所以我带你去看个稀奇…”

  “看什么稀奇?”杨棠奇道。

  “上了楼你就晓得…”

  二楼。

  南墙书架上全是线装老书,乍一看颇有点还施水阁的味道。

  再凑近一看,杨棠顿时面现古怪之色,每一本泛黄的书下面竟都贴着价格标签,便宜的几十,贵的几百上千。

  “李叔,这些书……”

  “都是拓本,老板摆着卖的,你要是看得好,也可以买下来!”李柏青解释道。

  杨棠闻言,随手抽了一本《南朝外史》翻瞧了一下,发现果然是拓本,字里行间标点少得可怜,一般人看不了几列恐怕就得打瞌睡。

  不过杨棠看了十竖行后陡然发现了一个问题:“李叔,这既是拓本,它应该有原本吧?”

  正站在东墙柜台下瞅着什么的李柏青闻言愣了一下,旋即点头道:“应该有,我帮你问问……大农、大农!!”

  “来了来了…”

  西楼方向有人应声,很快一个长相敦厚的中年胖子小跑进来,看到李柏青顿时嘴裂到了耳根:“老李,你不说拍剧集忙嘛,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是忙……这不,我是带我这小辈子来涨涨见识的。”李柏青稍微解释了一下,旋即冲杨棠道:“小杨,你刚才问的什么?这拓本有没有原件,问他!他姓农,农民的农!”

  “农老板好,请问……”杨棠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大农答道:“小杨兄弟,我这里的拓本一半有原件,另一半则是进购来的,没有原件!”

  “真有原件?”杨棠眼睛大亮。

  “当然,不过那些原件有部份也是前朝的高仿,并非底稿,你懂我意思吧?”

  “我明白……那我能不能看看那些原件?”

  大农瞥了李柏青一眼,道:“看在老李的面上,可以倒也不是不可以,但原件不在这儿,你想看的话,至少得等明天了。”

  “那就明天吧,约个时间!”

  大农迟疑了一下,道:“就明儿中午一点吧!”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话音刚落,李柏青就指着西面柜台里的玩意叫唤起来:“诶~~大农,你啥时候开始倒手玉石了呢?”

  大农笑道:“前几个月就谈好了,昨天柜台和货才搬来!”

  “啧啧,你这些玉石不得了,看上去水泽相当不错,就是这个价格也相当杀人哈!”李柏青玩笑道。

  “啷个老李,你看起哪块了嘛?我给打个折!”大农道。

  “就这个…”李柏青指点了一下,“这块玉看上去相当水润,可惜我买不起……”

  杨棠闻言,凑近瞄了一眼,发现李柏青指的那块绿玉标价十八万八,毕竟是婐玉,说贵在玉石行当中也不算太贵。

  大农犹豫了一下,道:“老李,你如果真心要的话,凭我们两个的交情,十六万……拿去!”

  李柏青吓了一跳,跟着脑袋却摇得像泼浪鼓似的:“谢了,但十六万我还是买不起!”说着,冲杨棠道:“书还看不看,要不咱们到楼底脚趁哈热闹?”

  “也好,反正跟农老板越好了明天看原件,暂时先不看了!”言语间,杨棠把手中书卡回了书丛,端上茶杯就欲跟李柏青下楼。

  结果大农拦住李柏青道:“老李,我这柜台还没开张,第一把都卖不出去那就晦气了,啷个,我再给你打个对折,八万,这块玉你拿去耍!”

  “不要不要……我实话跟你说嘛,我身上现金才几百,把卡头的一块算起也没得五万块,买不起!”言罢,李柏青绕过农老板径直下了楼。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ps:正尝试着一天一更,但是很不稳定啊!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3856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