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75 无头悬案

275 无头悬案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厕格内,杨棠先是变成了两个,然后本体变了脸,将衣物钱包这些都留给了分身,以法力(查克拉)幻化了一身清洁工服装,随即离开厕所,溜出大佛寺,朝停车的而去。

  是的,多重影分身的确可以变化出衣物,但需要法力(查克拉)维持,所以在杨棠的想法中,目前他法力刚过四百,不算太丰厚,能省一点是一点。

  于是杨棠分身就在厕格里套上了本体留下的服装,又塞好了钱包、车钥匙等等,这才施施然回到了对联摊子前。

  “怎么这么久啊?”方玉华随口问了一句。

  杨棠分身瞪眼道:“你管我?我顺便解了个大的不行啊?”

  方玉华闻言翻了个白眼。杨妈也觉杨棠话说得太粗了,忍不住瞪他一眼,还虚拍了他手背一下(实际上没拍着)。

  杨棠摸摸鼻子,只好转移话题道:“怎么样?我去了这么久,这联有谁对上了么?”

  杨爸摇头道:“下联倒是有,但意境可就差点……主要是‘寺佛大过人’这句,不是指佛像比人的体型来得庞大,而是隐喻境界,这就有点难接了。”

  附近游客听了杨爸的点评,都议论纷纷。摊主有点不高兴了:“哎哎哎哎~~这位老兄,你知道这对联难,这里每个人都知道,你也别说出来啊?”

  杨爸顿时有些尴尬,毕竟他多嘴算是拆台,挡了人家的财路,在更穷山恶水一点儿的地方说不定能招来毒打甚至杀身之祸。

  可杨棠就在边上,怎能任摊主欺负到杨爸头上,当即嗤笑道:“切~~就你这破对联还敢称‘难’?我要给你对出来,你这桌上的奖金真归我啦?”

  “废话小子,有本事你对!”摊主显然不认为杨棠能有什么好联,而他摊子一半天都只是围观而无人问津,正好拿杨棠开张。

  杨棠分身却怔了一怔,并未马上接茬。

  方玉华见状,忍不住刺了杨棠一句:“你不是号称‘诗词王子’么?有本事接一联…”说着,随手扔了十块钱给摊主。

  “啊?哦、哦……”杨棠醒过味来,他之所以走神,是因为本体在停车场那里撞见了两个正在他家路虎车上捣鬼的家伙,“对就对,拿笔来!”

  方玉华早有准备,连忙递上一杆蘸好墨的毛笔,又赶紧帮他铺好纸。

  杨棠分身手起笔落,在纸上写了一竖排五个大字:“客上天然居!”然后便搁笔吩咐道:“收钱!”

  方玉华马上示意保镖头子红葵动手。

  摊主护住钱堆,大吼道:“慢,你这才五个字,哪有下联啊?”

  这话一出,登时惹得围观游客哄笑。

  “摊主,你出的不是倒桩对嘛,把‘客上天然居’五个字倒过来不就是下联了?”

  人群中有人提了这么一嘴,顿时惹得摊主脑袋”嗡“一声炸响开来。

  与此同时,幻化了清洁工外装的杨棠本体来到停车场,本想从自家路虎上取套衣服穿,也好省些法力,顺带拿些钱,改头换面去白理,再从白理包车过来纳西,这样就不怕方玉华查他的底了。

  没曾想来到路虎附近,就见两个彪汉鬼鬼祟祟凑近单透车窗玻璃使劲往里瞅,杨棠本体本想喝叱惊走两人,但见其中一人已摸出了万能车钥匙,他顿时打消了喝退对方的主意,而改为躲在一边观察,想瞧瞧这两人到底打算搞什么名堂。

  “老鳄,你开车门干嘛?”

  “笨,五爷不会让我们监视姓杨的吗?自然是装窃听器啊!”

  “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啊?”

  “就算惊了蛇又怎样?五爷才是纳西最大的地头蛇,姓杨的还能翻翘不成?”

  “这倒是…”

  “倒是你,别牠妈顺手牵羊了,打草惊蛇也得分时候!”

  俩彪汉悄声交流着,老鳄负责开锁,另一人负责望风。

  “怎么样?行不行啊?”

  “马上搞定,这车明显定制改装过,采用的纯电子锁,只要阻断了它的电信号……啪嚓!”

  防弹路虎的车门还真让老鳄打开了。可就在这时,老鳄和他的同伴只觉头顶的光线一暗,抬眼仰视时,两团黑影罩下,他俩瞬间不省人事。

  偷来的车,回纳西的路上,相当颠簸。

  已换了身衣服的杨棠本体刚把老鳄的同伙弄醒。

  “你是谁?”老鳄的同伙发现全身动弹不得,立刻暴怒着冲杨棠大吼。

  “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你现在在我手里。”杨棠淡漠道,“对了,你怎么称呼?”

  “你最好马上放了我,你知道我是谁的人吗?”老鳄这同伙显然还没有拎清楚现实。

  杨棠哂道:“你不就是五哥的手下啰,他是不是还有个结拜弟兄,人称农老板?”

  老鳄的同伙终于色变:“你……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我怎么知道?我还知道你是怎么瞎的。”话落,杨棠陡然推出饱含冻气的一掌,正中对方左肋,将其拍下了疾驰的越野车。

  几个钟头后,有人在路边发现了此人的尸体,只是令赶来处置的警察诧异的是,此人左肋血水汩汩,却生生少(凹)了一大块。

  继续飞奔的越野车上,杨棠又弄醒了老鳄。

  老鳄比他同伙冷静多了,在发现自己动不了后,他活动了一下唯一能动的颈椎,缓缓开口道:“你是谁?”

  “怎么你们都一副德行,醒了就问我是谁,我还想问五爷是谁呢?”杨棠讥诮道,“对了,你那同伴嘴太硬,只爆了五哥和农老板两个人名给我,逼不得已,我只好送他下车了。”

  老鳄闻言浑身一激灵,顿时改了态度,低三下四道:“这位大哥饶命,大不了你问我答,我一五一十全告诉你!”

  “这话可是你说的,那就先从五哥的驻地竹海别墅说起吧!”

  听到杨棠这话,老鳄心头狂骂自家同伙的祖宗十八代,连五爷的住所行踪都吐了,就算能过眼前这关,回去了也难以面对五爷;但既然杨棠问到了,眼下形势比人强,他又不能不回答。

  于是,一问一答间,杨棠迅速掏尽了老鳄嘴里的情报,最后同样送了老鳄去佛祖那里。

  原来五哥加农老板他们一共八个人,其中三个人常驻纳西,另五人常驻境外,如此这般,形成了境内外勾结,走私、贩.毒、洗钱、打劫等各种犯罪的一张超大型网络,总之这八人团在纳西和边境这一带,什么赚钱就做什么?赌石,以及打劫原石客商,又或者绑架客商收赎金都算是八人团麾下的一门生意。

  “你们无恶不作没关系,自有天收拾,但偏要扯上我,五哥呀五哥,还有农老板,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杨棠嘀咕着,坐在驾驶位上又换了脸。然后路边停车,将油箱里的油弄出来洒满整车,烧了。

  跟着小跑几公里后,杨棠拦了辆小巴回到纳西,再度改头换面,以冷兵器鬼焰连续格毙了农老板、五哥还有八人团在当地的第三号人物“四姑娘”以及他仨的大部份得力手下。

  大半个钟后,已绕道孟海的杨棠正打算往澜江挺进,纳西这边的警方才开始全城戒严,进行大搜捕,车辆更是暂时只许进不许出。

  到了澜江,杨棠本体才故意给分身打了个电话,然后在当地偷了辆车,往白理方向驶去。半道上,杨棠又改头换面,从高速路旁的土丘上跃到了一辆开往白理的大巴顶棚上,有惊无险地摸进了白理市区。

  要知道,桑川、白理、纳西三座城市几乎在一条直线上,而桑川跟纳西的地理位置恰好南辕北辙,白理处于它们当间,虽然不是两城连线的中点,但却算是必经之地,正所谓做戏做全套,为了应付好方玉华背后的方家,他多跑一点点路倒也没什么。

  抵达白理市区后,杨棠本体利用[变形术]又改头换面成了个奔四的文青范大叔,这样一来才算有点赌石高人的风范,随便找了家店吃过午饭,他便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问价道:“师傅,去纳西多少钱?”

  “哪儿?”出租司机以为他幻听了。

  “纳西…”

  “哥们,我劝你还是别去纳西了,你没看紧急播出的午间新闻呐?纳西发生了天大的人命案,已经戒严了!”

  杨棠撇嘴道:“人命案又不关我的事,我有急事去纳西,师傅你就开个价吧!”

  出租司机迟疑了一下,道:“这样,你给一千,我负责把你拉到纳西郊区。”

  “如果我非要进城呢?”

  “……两千!”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ps:一直说一天一更一天一更,但最近身体状况一直不稳,更新断断续续,实在不好意思!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5626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