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81 死亡翻滚

281 死亡翻滚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霜之新星爆发。

  但凡被蓝晕波及的人身体都在瞬间僵直、变脆……

  “嘭!”

  杨棠手上的雷明顿适时发出咆哮,一下炸飞了两点钟方向五米开外的一络腮胡彪汉的天灵盖,同时飞溅的碎屑、弹片更波及到四下五六个身体僵硬的人,他们也全都飙血不止、惨叫不已,其中更有被流片直接穿过胸口仰翻在地的倒霉蛋。

  这样的场景,令远处只感到寒冷并未被冻僵的吧客们纷纷骚动起来,除了极个别胆子大的还敢抽出自己热武器向杨棠这边开火之外,剩下的开始没头苍蝇似的的逃窜。

  可惜,早就打算大开杀戒的杨棠岂会如此善罢甘休,他一个[跳跃]从吧台里腾空而起,落到吧台外时,酒吧里的人只感地面晃荡了几下,就像是地震。

  “不好,有地震!”

  “地震来了…”

  喊声一起,连那些个大起胆子端着武器包围向杨棠的家伙也纷纷不淡定了。

  有的不管不顾,继续逼向杨棠;有的犹豫再三,端着武器退后两步,进而转身撒腿狂奔。

  不过不管这些人怎么决断,他们在[跳跃]技能附带的震荡效果下,没谁能站得稳,而杨棠的身体是稳定的,持枪的手、更稳。

  “嘭!”“嘭!”“嘭!”……

  又是连着几枪,不仅有雷明顿,也夹杂有格洛克的射击,数发子弹无意落空,全都击中了那些还欲端枪向他包围的吧客眉心处。

  这时,有吧客不知从哪儿弄来一把AK,趁着人群四散的混乱,朝杨棠狂扣扳机。

  “哒哒……哒哒哒哒……”

  杨棠即时施展出[枪炮术],原地一个旋身,轻易躲过射来的子弹,同时人在躲进廊柱之前已然连扣两枪,正中AK吧客的左脸和眉心。

  对方直挺挺地仰面倒地,死透前他手中的AK还在不断地发飙,“哒哒哒”,误伤了周围不少人。

  杨棠趁机一个[缩地法]到了对方身旁,捡起AK就冲周围一通扫射。这下子,边逃边尖叫的人瞬间多了无数,但更多人被杨棠枪击倒地,不是重伤流血就是当场殒命。

  可惜……这里是缅甸,是博固,是乌拉瓦,根本无人监管,别说出一条人命,就算这个时候有连串的导弹掉下来,缅方政斧方面都未必能反应过来。

  杨棠一通大砍大杀之后,吧客里漏网之鱼十之一二,剩下的人不是倒在当场于血泊里呻吟,就是在逃走途中被追上格杀……

  最扯淡的是,人气最旺的酒吧发生了这么大的枪战火拼,乌拉瓦当地的帮派或外来势力愣是没有一个赶来强出头的,都在觑望、等待,希望局势明了了再动手,结果白白便宜了杨棠在酒吧内外杀了个三进三出,最后竟在酒吧后进的储物暗格里找到了一大箱钞票和两箱手雷。

  两箱手雷全是制式的,考虑到临战搬运的关系,单箱重量均不超过四十五磅。至于那一大箱钞票,全是旧钞,美元欧元英镑甚至澳元都有,最大面值的尽都卷成小捆码在箱子左边,剩下的则一沓一沓零散地搁在右边。

  杨棠试着把手雷收进储物指环第四格,结果如他所料,(手雷)可以重叠,差点没乐开花,于是他勤劳工蜂似的一个劲儿往指环里塞手雷,直到累加至(99)才罢休,就这还剩下十几二十颗雷没地儿放。

  顺手挂了两颗手雷在腰间,杨棠还拿了四五沓各币种面值第二大的旧钞塞在几个兜里,把带不走的手雷全扔舞池里,最后一颗去了保险也扔进去,他这才扛上抢夺来的两杆长枪大摇大摆地消失在几秒后酒吧大爆炸的冲天火光和烟霾里。

  ******

  转天,仰光。

  也不知第几次改头换面的杨棠忽忽悠悠转到酒店与分身唐晟汇合时,乌拉瓦发生的酒吧火拼事件也已经传播到了仰光这边的地下世界。

  不过由于最后的手雷盛宴,监控录像几乎无法复原,于是酒吧事件以讹传讹者居多,说什么当地两大帮派与外来势力狠拼一场,最后两败俱伤;又有传说几条过江猛龙杀得当地最大帮派屁滚尿流,就差没乞尾求和了。总之,没人相信一个人干了一群人,还从容不迫地脱身了。

  “方玉华呢?”

  “出去跟她舅妈谈判去了…”

  “因为什么?”杨棠本尊奇道。

  唐晟把原因说了一下。

  杨棠听完后不置可否,反而哂道:“说不定人家在唱双簧,想压你的价呢!”

  唐晟:“呵呵…”

  “对了,爸妈那边怎么样?”

  听到这个突然而来的问题,分身唐晟愣了一下,旋即答道:“放心吧,都安安稳稳地在家待着呢!他安抚好二老后,已于今早登上了北上的列车。”

  “高铁?”

  “不,特快…”

  杨棠闻言微微颔首道:“那就好,咱们还可以找个房间重新分身一下,再让其中一尊飞去玉京报到。”

  “嗯,不错,如果多几个分身的话,我们在本地的力量就会更强!”唐晟赞成道。

  于是二人去了唐晟的房间,在确认没有监控后,电联上正坐列车北上的分身躲进软卧单间,然后杨棠瞬间解除分身术,重新施展了一遍[高级多重影分身术]!

  眨眼睛,六个一模一样的杨棠出现在房间里,一下就让整个房间感觉上小了许多。杨棠本尊对五个分身咧嘴笑了笑,随即指派分身老大变换成唐晟模样,剩下四个分身则各变各的样貌,最后指派分身老幺携着一个名叫任淮的华人护照飞回了羊城,再北上玉京。

  剩下三个分身则各变模样,拿了杨棠本尊赐予的护照和大把旧钞,混街面去了。其实也不算是混街面,而是各自想法以不同身份混入玉石展销会,到时候在会上即便有什么突发事件,相信有几个分身分散着相互策应,足够应付得过来。

  三分身刚走不久,就有敲门声传来。

  杨棠和唐晟对视一眼,由唐晟扬声问道:“谁啊?”

  “我…”方玉华的声音传来。

  杨棠这才示意唐晟去开门,而他则站到墙角,身上皮肤和衣物尽都变成了墙壁的颜色,不仔细看根本难以察觉。

  开门,引进。

  方玉华熟悉的高跟鞋声传来。

  墙角的杨棠立马变回原状,抢先一步站到落地窗前看风景。

  “咦?这是…”

  由于杨棠换了副生面孔,方玉华一时没认出来,反而被吓了一跳。

  没等唐晟解释,杨棠已然旋身冲向方玉华,郎笑道:“哈哈,密斯方,咱俩好久不见啊!”

  “你……”

  由于杨棠没改身材,方玉华看着他是有点眼熟。

  “哈,你这个没良心的密斯方,老唐还不赶紧介绍一下我!”

  唐晟闻言连忙上前两步,比划着手势道:“这位是……杨棠先生!”

  “杨…”方玉华一愣,随即笑骂道:“哇靠,你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

  不得不说,杨棠现在不仅是生面孔,还是当地人特有的黑皮肤色,乍一看没人会认为他是外国人。

  杨棠道:“你管我,现在什么情况?”

  一身素色长裙的方玉华翻了个白眼,仍是当初那副美不胜收的俏样儿,只不过眉宇间多少丝风尘仆仆,显然这些天到了仰光没少在外面活动。

  “还能什么情况,展销会明天正式开始,今天下午就可以提前去看盘了。”

  杨棠奇道:“展销会明天开始,为什么下午就能看盘?”

  方玉华蔑他一眼道:“说你笨你还不承认,其实不光咱们华夏人要面子,其他任何国家的人都是要面子的,只不过西方人把金钱看得比面子更重那么一点点而已!至于缅人,他们也很要面子,今天让大伙儿看好了盘,但不准买卖,等明天一早,主办方致词完毕,再一宣布开幕,马上就有单子成交,这多有面儿啊!”

  杨棠瞬间懂了。

  吃完中饭后,在方玉华请的一名当地导购的带领下,方玉华和她的保镖队伍以及杨棠唐晟二人一起到了邻家酒店门口。

  这家酒店名叫豪胜,是缅府公资开办的,装潢服务并不比当地的外国连锁酒店差,但不知为什么,外国人到了仰光,就是不太爱住这家酒店。好在这家豪胜酒店乃国.企,经常接到政斧订单,经营方面倒不至于亏本,顶多是左兜的钱装右兜。

  杨棠一行人到了豪胜酒店门口,才发现这里已聚集了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玉石商人,几乎每个有点脸面的都带着赌石师傅,少则一两个,多则四五个,凑在一起,偶有认识的互相交流,显得现场十分嘈杂。

  “跑这儿来干嘛?蒸桑拿啊?”杨棠对方玉华牢骚道。

  不得不说,哪怕才初春,阳光直射下的仰光也是那么好受的。

  方玉华瞥了杨棠一眼,诧异道:“没见你出汗呐?很热吗?”

  “我心火旺不行啊?”杨棠哂道。

  “行,怎么不行……关键是你没见大家都聚在这里吗?”方玉华解释道,“等下会有专车过来,负责接送咱们这些打算买料子的商人,‘顾客就是上帝’这句话并非华夏专用的。”

  杨棠闻言忍不住吐槽道:“咱们要真是上帝,他们就该安排咱们在有中央空调的地方等,在这儿晒太阳算怎么回事?”

  .

  ps:扁桃体还在发炎,并且突然发现有个口腔溃疡一月多了还没痊愈,正疑神疑鬼是否癌变,打算立马请假去看……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227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