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83 展销会2

283 展销会2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杨棠,一起逛?”

  听到方玉华的邀请,杨棠犹豫了。

  他不太想和方玉华聚一块,主要是方玉华这妞看似一大堆千金小姐缺点,但有一点是,她不傻,而且眼光毒辣,要是杨棠等下看料子的水平比唐晟(杨棠分身)还厉害,这个事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万一过后方玉华还来个刨根问底,那就更是麻烦,所以……

  “切~~你一个大男人犹豫什么嘛?”方玉华吐槽道,“你要不愿跟我们一起就算了,随你的便,不过你要有看得上感觉不错的料子,你又自己吃不下,可以随时电话联系我…”

  “知道啦,会通知你的。”杨棠漫不经心地摆摆手,往另一边空旷的地方走去。

  “我们也走吧!”方玉华到底没勉强杨棠,毕竟几百上千万的钱她还是不缺的,这也正是她与自家舅妈闹翻的原因,反正来这儿看料子的,全赌的、半堵的,哪个玉石商不会赌上几把?方玉华也不例外,赌石嘛,最刺激的就是解石时一刀天堂一刀地狱所带来的血脉贲张心跳加速的畅快感。她想先自个儿试试,实在不行,边上还有唐晟在嘛!

  远离方玉华等人后,杨棠并未马上去看玉石料子,而是留意起了周边的指示牌。

  不得不承认,其实缅方政斧对展销会场的布置还挺认真,每个毛料区块边上都有中英缅三种文字写成的标示牌和简介,只不过由于书写(抑或打印)的问题,缅文是缅文,中文看起来像曰文,英文看起来像泰文,辨识起来那叫一个费劲。

  幸好杨棠会万国语言,看缅语就像看中文一样,这才没像其他玉石商的随行翻译那样,玉石商叫翻译解释,翻译半天吭不出个屁来,糗到了极点。

  等把各个区块的介绍都看的差不多了,杨棠才发现会场超过八CD是全赌或半堵的料子,实际上的婐料不足两成,价格还虚高。

  杨棠抬脚往其中一块全赌料的摊子走去。

  五十三号摊。

  这摊位上一块二块看上去都是石头,半点玉石或翡翠的影子都见不着,而旁边的标识牌上写着:“每公斤一百美刀,不讲价!”

  也就是说,这里的乍看上去像粪坑边上石头的毛料每斤要五十华币,按照前世美元兑人民币一比八的汇率来算,就是四百块一斤,而且不管你解石时能否开出玉料来。若开出玉料倒还好,能回本,兴许有赚,但若开不出玉料,四百块一斤,称的就是石头,农村盖房子垒堡坎倒还用得着,就是贵得慌!

  从屁兜你掏出个小本,又拿了只笔在手上,杨棠开启[邪眼]对五十三号摊位上的全赌料一块一块地探视起来……

  编号001,无光,一坨垃圾;

  编号002,无光,又是一坨垃圾;

  编号003,无光,还是垃圾;

  编号……

  编号061,无光,垃圾;

  一连看了六十几块料子,邪眼均无反应,杨棠就忍不住小声嘀咕起来:“玛德,难道缅方今次还真敢拿弹子石来充数?”

  忍住了发作,继续看下去,也就在杨棠快要失去耐性时,编号109的全赌料终于有了微光反应。

  “呼~~尼玛好歹算是有一块真料了……”

  可邪眼深入“看”进109的内部,杨棠顿时黑了脸,因为毛料里边只有一溜浅绿,即使精准解石分毫不差,也切不出什么大块玉石,简直就是一团狗屎。

  不过既然有毛料出绿,那就还有希望,但耐性已被磨得差不多的杨棠也懒得再挨个毛料看过去,直接以邪眼将整块摊子都粗略地扫了一遍,结果只看到三团微光一团弱光。

  “呵呵,有戏…”

  杨棠赶紧靠上去,记下了四块全赌毛料的编号,接着再通过邪眼深入观察每块毛料内部的翡翠表现,结果发现弱光那个也就豆青种,水头也不足,计算价格买下来的话,得亏一半还多。

  值得一提的是,翡翠好不好,一个是看“块儿”的大小,二就是看种水。

  看块儿很好理解,就像钻石一样,普通碎钻,几百至几千块一颗,寻常人都买得起,而如果超过五克拉的大钻,那就是百万级别的价格,翡翠玉石同理。

  至于种水,一是种头,二是水头。所谓种头,就是看翡翠玉石的颜色、质地还有杂质这些,如果颜色正,质地健康,杂质稀少,这“种头”就足。打个比方,女人肌肤,肤白可谓颜色正,有弹性毛孔细可谓健康,少痣或无痣可谓杂质稀少,这样的肌肤能令人赏心悦目。

  当然,还要水润,这就涉及到“水头”了,肌肤白里透红有光泽细腻水润弹性足,这就叫极品,翡翠玉石也一样,其最好的种头称为“玻璃种”,还要是帝王绿那种正色,加上透亮中水润十足流光溢彩,一眼便知是顶级玉石,这样的帝王绿玻璃种翡翠,市面上指甲盖那么大一个打磨好的戒面就能卖到上百万,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自然而然,这样极品的翡翠少之又少,就跟极品大钻一样,物以稀为贵,这价格常人自然难以企及。正因为如此,赌石赌毛料这个行当才会在一定范围内吃得开,毕竟几万块钱的毛料原石若开出一块价值千万的翡翠原料,那就真是“一刀破产一刀暴富”了。

  但是,这样撞大运的事情比中彩票还不靠谱,毕竟彩票成本不高,而赌石的话,随手扔个几十上百万进去很正常。

  杨棠见五十三号摊位没什么油水,便继续往下一个摊位进发,五十四、五十五、五十六……不知不觉,他已经在这片全赌区摊位上走了二三十米远,其中五十五号摊位上倒有块料子出绿不少,可惜水头不行,婐价也就一百万出头的样子,杨棠只是随便记下,并没有特别重视。

  同样的,方玉华也在全赌区晃悠,这会儿她已挑挑拣拣了四五块毛料打算付钱了,唐晟在旁边倒是好心提醒她了其中三块毛料完全不靠谱,可方玉华偏把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相对来说,诚心来进购翡翠原料的方玉华舅妈一行就靠谱多了,他们只看半赌料子以及那些婐料,这样一来,大大降低了赌石被坑败家的几率!

  开着邪眼继续前进。

  “咦?”

  站定在五十七号摊位旁边,杨棠无意中发现五十八号摊子上有块篮球大的呈橄榄球状的毛料泛着黄光。而且不是淡黄、是正黄的光色。

  杨棠立马在五十七号摊前蹲了下来,但眼角余光却在瞄着邻摊的黄光毛料。

  随即,邪眼深入进黄光毛料内,果不其然,跟杨棠想的一样,只是蛋清种,并不是什么太顶级的种头,但水头是真的足,加上“块儿”不小,有两个拳头并排般大,拍卖的话能叫到四百万甚至五百万,所以这块全赌料能有大赚的迹象。

  要知道,其实在邪眼之下冒不同颜色的光,基本就可以判断对象物品的价值了。赤橙黄绿青蓝紫,如邪眼看到泛紫光的物件,那就是极品中的极品,甚至可诱得某些人杀人越货、铤而走险。

  在小本上记下编号,杨棠正欲起身到邻摊上去取那块毛料,没曾想之前在观光车上聊过两句的一戴黑框眼镜的粤东人走过来拍了拍杨棠肩膀,嬉笑道:“朋友,咱们又见面啦,我刚才还在找你,你跑得可真够快的……”

  “呵呵!”杨棠笑了笑,并未接话。

  “对了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黑框眼镜男自来熟道,“你看中这里哪块毛料啦?让我也见识见识啊?”

  杨棠心说:老子看中哪块毛料凭什么通知你啊?当下随口敷衍道:“我姓杨,在这儿也就随便看看,还没瞧上这些石头嘎达……对了,你尊姓大名啊?”

  “我姓庄,叫庄常生啦!”黑框眼镜男庄常生再次交浅言深,“杨老弟,要不这样,你当我的赌……”话说到这儿,他手机的短信提示音突然飘了出来,然后点开短信一看,他的脸色就变了,再顾不上杨棠,直奔会场大门口而去。

  杨棠等他彻底不见了踪影,这才来到五十八号摊,将那块他中意的毛料拿到了手。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ps:虽然口腔溃疡虚惊了一场,但医嘱忌口、按时作息、少喝酸类饮料,结果现在才更新283,刚才又吞了一瓶可乐,外加吃了两包辣条,俺滴个神哦哦哦哦……不良习惯害死人呐啊啊啊!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368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