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86 展销会5

286 展销会5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继续擦磨。

  当三分之二个排球大小的玉石婐料暴露出来时,围观众人俱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翠色,冬瓜地,水色稳……四百万,小兄弟,这块料我要了!”

  “嗤~~照这品相,没擦出来的部份肯定有玉料,我出五百万,东西卖我……”

  “什么卖你,五百五十万,卖我!”

  周遭几个玉石商丝毫不顾及杨棠本人的想法,就开始在那里相互攀价了。

  于是,杨棠眉头微皱,冒了一句:“哎哎哎哎……这玉料是我的,我不卖,留着自用行不行?”

  这话一出,那几个出价的玉石商顿时没了声音,均满脸诧异地望向杨棠。

  “老弟,你这话恐怕不妥吧?”此时,一个当地黑皮玉石商排众而出,冲着杨棠皮笑肉不笑道,“华人有句话叫‘见面分一半’,所以你若想留些料子自用,也最多只能留一半,其余的,该推出来卖我们才对!”

  杨棠闻言,眉头一挑,心下不豫,面上却丝毫不露,哂道:“要是我真把这料子再在中间切一刀,只怕价钱上比整卖得少五十万以上,你以为我蠢呐?”

  “那你就全卖呗!”黑皮玉石商怂恿道。

  “哼哼,就怕你买不起……”杨棠冷笑道,“各位听好了,现在我给个底价,六百万,爱买不买!”

  黑皮玉石商脸色微变,其余玉石商也都嗡嗡议论起来,毕竟按玉石大小,掏几个物件,再用边角料做些小吊饰,转卖出去能有七八百万收入就算好的了,所以六百万这个价格再往上几乎没太大利润空间了,这价自然不好叫。

  “既然大家都不愿叫价,那我就留着自用啰!”说到这儿,杨棠还睨了那黑皮玉石商一眼。

  黑皮玉石商见状,忍不住嚷道:“我,六百一十万!”

  这下,轮到杨棠脸色微变,实则肚里偷笑了:叫价吧,叫吧,十万十万地往上堆,正好出高价!

  果不其然。

  现场静了两秒后,另一金玉石商叫道:“六百二十万。”

  半秒后,有人跟叫:“六百三十万!”

  然后是:“六百五十万!”

  ……

  几轮叫价下来,杨棠手上玉料的价格已经到了七百万,这时候,周围的玉石商们才回过味,叫价变得迟疑起来。

  尤其是那个叫价“七百万”的玉石商,眼睛里甚至划过一丝后悔。

  杨棠却嘴角噙笑,高声道:“好,七百万,还有没有更高的叫价?”

  咬咬牙,黑皮玉石商再度叫价道:“七百一十万…”

  杨棠闻声斜蔑了一眼黑皮玉石商,却半天不肯宣布他的叫价。

  黑皮玉石商吼道:“怎么?怕我给不起钱呐?”

  没曾想杨棠顺势点点头,冷笑道:“我还真担心你给不起钱。”

  “放屁……你把玉料给我,我马上转账给你,咱们钱货两清!”黑皮玉石商道。

  可惜杨棠把手一摊,道:“我跟你又不认识,凭什么把玉料先给你?我看还是通过官方平台交易这拨吧!”

  黑皮玉石商瞪眼道:“可、可是……通过官方认证是要抽佣的。”

  “没事儿,大不了佣金平摊!”杨棠浑不在意,却差点没把黑皮玉石商气吐血,“怎么?你不愿意?那你七百一十万的叫价可就不作数喔!”

  黑皮玉石商运了两下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恶狠狠道:“就按你说的办!”

  于是很快有流动的主办方人员被叫了拢来,他们随身带着泼死机、相机等东西一应俱全,很快就把杨棠跟黑皮玉石商的这单交易办妥了,顺带抽走了五个点的佣。这样一来,相当于黑皮玉石商用了约七百三十万的价格才买下了杨棠的毛料,几乎没什么利润可言。

  正因为如此,黑皮玉石商的随从将玉料装入手提保险箱时也是一副忿忿不平的模样,嘴里还嘀咕着什么。黑皮玉石商听后,嘴角反而泛起一丝让人难于琢磨的笑容,对随从说了句什么话,那随从的脸色也随即阴转晴。

  杨棠遥遥看着黑皮玉石商主仆的神态变化,跟着通过读唇,他一下就明白了黑皮玉石商的打算。原来这货是当地人,知道缅府方面不管老坑新坑最近两年的玉石原石都开始减产,所以他就打起了囤积居奇的主意,只要是半明料以上的料子,哪怕溢价一两成,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吃进,堆在仓库里,等过个一两年再拿出来贩卖,绝对亏不了本!

  这时,解石师傅凑上来正想说点什么,杨棠瞄了他一眼,忽作恍然大悟状,道:“差点把你的红包给忘了……”说着,他在内兜你掏摸一阵,很快拿出一把美元旧钞,大概有两三千的样子,全拍在了解石师傅手里。

  “多了…谢谢、谢谢!”本想催问杨棠还解不解第三块原石旁边还有人在等的解石师傅只能一个劲儿道谢,再说不出其它的了。

  倒是杨棠,扫视了一圈围观众人,现有人也等着解石,于是他当仁不让道:“这位师傅,这第三块毛料我自己解,怎样?”

  “哎!?”解石师傅本想问杨棠有没有解石经验,但手上捧着杨棠赏的美元尚未及收回,最终半个屁都未吭出来,只能随杨棠去了。

  杨棠见解石师傅不说话,以为他默认,于是坐到解石机后,拿起第三块毛料开始摆弄、画线……然后就生涩地拖过解石机头,打算开机了。

  见此一幕,解石师傅无语凝噎,很想开口说教,但是看在钱份上,他终是懦懦着没出声。殊不知杨棠虽然不会解石,但他的身体属性摆在那儿,操控解石机的稳定性绝对出解石师傅数倍。

  所以,咔嚓!

  第三块毛料在杨棠手下几乎又从中一分为二,但这次现场安静了一下之后,看清切面处的情况,全都在倒吸凉气。

  “嘶——”

  “出绿了,正色、微斑!”

  “看这种头,至少是冰地啊!”

  “水头也均匀,大涨嘿!”

  “关键是这面积,虽没刚才的大,但比我巴掌大吧,起步价至少一百万!”

  “一百万哪够,小老弟,我出一百五,你把它卖给我吧!”

  “我出一百八…”

  杨棠不为所动,反而在调整着解石机头的角度。仍在围观的黑皮玉石商看不下去了,阴阳怪气道:“大家别喊了,这家伙油盐不进,肯定会像刚才那样,几乎解成明料才卖!”

  孰料,杨棠听了他这话,霍然站了起来,朗声道:“你算哪颗葱,对我瞎指挥啥呀?刚才谁出的一百八十万,这料我卖他了!”

  这话一出,围观众人顿时不淡定了,刚才喊一百八十万那个玉石商更是打算排众而出,想要来接杨棠手里的毛料。没曾想他尚未挤出人群,观众里就又有人喊,“两百万!”

  “两百三…”

  “三百万!!”

  不得不说,巴掌大块的冰地正绿色,即使没全解开,还是有大把大把的玉石商愿意往这上面扔银子。可惜杨棠知道,这巴掌大的冰地切面厚度就只有乒乓板的一半,完全就是个坑货,谁买谁吃瘪!

  不过玉石这一行就是这样子的,看准看不准全凭眼力,有因此倾家荡产的,也有从此飞黄腾达的,均在一念之间,其中的刺激凶险不比赌场又或股市来得少半分。

  见现场安静下来,杨棠故技重施,像拍卖师般提问道:“好,三百万,还有没有哪位出更高价的?”

  众人依旧沉默。

  黑皮玉石商终于忍不住阴恻恻道:“三百五十万!”

  众人又倒吸凉气,却无人再竞价。

  杨棠见状恶瞪了黑皮玉石商一眼,再度朗声道:“好,三百五十万,还有没有……”

  就在近前的黑皮玉石商一把夺过杨棠手上半开的冰地正绿色毛料,一脸不耐烦道:“小老弟,别叫了,不就三百五十万嘛,我这就转给你!”

  很快,杨棠就收到了短信提示,他顺手就将到账的三百五十万划到了另一个账户上,然后对黑皮玉石商冷笑道:“今天你我真是合作愉快哈!”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ps:俺最近半月真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终于理解了“身体就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同时也呼吁广大书友珍惜身体珍爱生命,毕竟说老实话,大学毕业之后,不是朝九晚五就是码字,再不然就是去旅游,真没有认真锻炼过,所以无论工作学习还是生活吃的都是以前的老底子,身体自然每况愈下,表面上还看不怎么出来,但大家心里应该都各自清楚这种状态吧?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548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