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87 展销会6

287 展销会6

  (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对于黑皮玉石商夺石的举动,杨棠很不爽,但鉴于对方迅转了三百五十万给他,杨棠不为己甚,反而冲对方神秘冷笑起来。

  原因很简单,别看开出的窗口很亮眼,但实际上毛料中的玉瓤最多一个麻饼大小,种水又不是最佳,漫说三百五十万了,就是三十五万都够呛。

  不得不说,杨棠前前后后的行为等于是在下套坑人,若换个熟人上了这当,杨棠兴许腆不下脸收对方钱,可换了黑皮玉石商这么个外国佬,加之其行事霸道,不坑他坑谁?

  果不其然,听到杨棠说“合作愉快”,黑皮玉石商原本还有些得意的心情瞬间变得阴郁起来,他想不通明明是他占了便宜,为何眼前这小子却陡然压住了将要作的怒气。

  这时,他的跟班提醒道:“主子,会不会有诈啊?”

  “有诈?有什么诈?”黑皮玉石商反问。

  “咱们买的这料子未必有想象中那么好……”

  黑皮玉石商悚然一惊:“要不把料子全解出来看看?”

  “主子,千万别这么做!”跟班慌忙摆手道,“一旦料子解开,若真如我估计的那样,那您就亏大了,不如……”

  “不如什么?”

  “不如暂时把料子囤积起来,待来年行市好的时候,再把它倒出去,您看怎样?”

  黑皮玉石商眼前一亮,却又有些不甘心道:“万一玉瓤是估计的数倍,那咱们岂不亏大了?”

  跟班摇头道:“主子,世事往往难以尽如人意啊!”

  “也是。”

  于是主仆二人定下“囤料待售”的计划,而不是现场解石。

  这令杨棠的如意算盘落了一空,不过他以比麻饼还小的玉料卖得三百五十万华币,倒也算着实坑了人一把,至于黑皮玉石商如何将“烫手山芋”转嫁出去,那就不关杨棠的事了,反正他眼下的心情相当舒畅。

  可是,从解石点退出,继续逛那些个全赌毛料区时,杨棠很快就皱起了眉头,无他,因为有不少生面孔若有似无地吊着他,显然刚才他解石“三涨二”的本事被人瞧上了,所以打算跟在他屁股后头截胡。

  可惜哪块有翡哪块没翡全在杨棠一念之间,那些个捡他漏的家伙上了两三次洋当,解石出来块块都是生瓜蛋子后,便只敢在心里忌恨他而不敢再跟着了。

  当然,不跟归不跟,但天知道整个展销会场里哪些人跟哪些人认识,很快杨棠又现他在挑拣毛料时,周遭不少双眼睛都在偷偷地盯着他。

  [玛德,老子给它来票大的,直接赚足几个亿,眼红的家伙事后若想拦路打劫,那就尽管来抢吧!]

  被惹毛的杨棠懒得再一个摊子一个摊子地乱转,直接走到全赌毛料区最当间,[邪眼]全开,提升至最大功率,雷达似的扫描全场,很快他便现了五块放着青光或蓝光的全赌毛料分布四方。

  确定下方位后,杨棠迅到官方缴费窗口那里用一千欧租用了一个小推车,该推车与请柬存根上的编号绑定,一旦搁进推车里的毛料,在推车租用者没宣布放弃之前,在会场内都是受缅军保护的,其余人胆敢强抢,多半会挨枪子儿!

  杨棠推着小车,很快将全赌毛料区那五块他看上眼的毛料统统搬上车,到官方窗口付费买下后,他装模作样将其中两块体积稍小的毛料装入了一个旅行袋,实则收进了储物指环,转而推着剩下的三块毛料又回到了刚才的解石点,打算再解一轮。

  由于今次了狠,杨棠三下五除二就将三块全赌毛料解得如蜕了皮的荔枝,每块料子里面的玉瓤他都差不多解出了四分之三,几乎可以称之为明料了。

  头一块,普通成年男人拳头大小的“玻璃艳绿”翡翠,所谓玻璃艳绿,就是常说的玻璃种帝王绿,绿色浓艳不说,底子更好似玻璃般纯净,在阳光或白光下观察,色调均匀,透明度高,属最上品!

  要知道,一块极小(约十八克)的玻璃种帝王绿挂坠在前世BJ奥运会前后的成交价(非拍卖价)为一百二十万多一点不到一百三的样子,而一个成年人的拳头多大多重?大概七百五十克。

  换言之,论克卖的话,杨棠第二轮开出的这头一块毛料价值就在四千万以上。也许有人要质疑了,人家的挂坠卖一百二十万那是已经做好的成品,里面还算了“做工”费用,但事实上,如果原翡(钻石也是一样道理)越大,那么就可以掏出体积越大的饰品,比如手镯,而这样的镯子,玻璃种帝王绿,哪怕仅有一只,也能卖到两三千万,甚至可以拿来做珠宝公司的“镇店之宝”,至于掏剩下的边角材料,再雕做七八个小物件不成问题,这一个小件卖两三百万,整个买原料的钱也就赚回来了。

  所以,当杨棠开始在解石点叫价竞拍时,围观玉石商报价那是相当踊跃。

  “一号料,底价三千三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请报价!”

  随着杨棠话音刚落,站得离他两步远的黑皮玉石商又开口了:“三千六百万!”

  结果没等他得意的表情涌上脸颊,就有人接茬叫道:“四千万!!”

  “四千二百万!”

  “四千五…”

  “四千八百万。”

  “五千万!”

  好像钱不是钱,几个玉石老板随便一通嚷嚷,一号料的拍价就已经高出了杨棠的预期。

  只不过这还没完,很快又有人把价格抬到了五千一百万。

  不过叫价过五千万后,各玉石商报价开始趋于理性,毕竟当场多数是生意人,需要考虑到盈利问题,而不像某些有钱没地儿花的土豪收藏家,“只要东西好、花钱不怕多”!

  五千二……

  五千三……

  五千五……

  到了这个价位,周遭半晌没人再叫价。

  “五千五百万,第一次……五千五百万,第二次……五千五百万,第……”

  “六千万!!”

  这时,终有人打破了“价位沉默”,一口气把拍价推高到了六千万,惹得不少人纷纷循声望人,欲看清究竟是谁这么财大气粗。

  杨棠也瞟了眼叫价之人,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似乎是个华人,气质有点像保镖一类,估摸着此人背后还有人:“这位先生叫价六千万,下面还有没有更高的啊?”

  全场鸦雀无声。

  最后,一号料就以六千万成交,很快杨棠便与对方钱货两讫。

  至于第二块料,有半个足球大小,冰地三彩,同样令人垂涎欲滴。

  所谓的三彩,指的是白地上有黄(福)绿(禄)二色,且泾渭分明,就叫“福禄寿”,若有三色黄绿红,则叫“福禄寿喜”!

  杨棠这二号料就是正宗的福禄寿喜,冰地打底、然后其上的黄绿红三色泾渭分明,且水色均匀,虽不到玻璃地,但也是难得的冰种,加上体积比刚才的帝王绿大多了,所以价格仍是不菲。

  又是一通攀比似的叫价,最终这块冰地三彩以六千六百万成交。

  两块料卖完,杨棠净挣一亿两千五百多万,少的那几十万是用来买原石毛料的。

  “三号料,底价……”

  杨棠正打算一鼓作气将剩下的最后一块料拍掉,没曾想外围又来了一拨人。

  “借过,让一下!”

  “让开、让开……”

  只见方玉华带着唐晟排众而入,她身旁还伫立着一名衣着端庄、徐娘半老的美妇,显然是她舅妈。

  看到杨棠在台上主持,方玉华不禁挑了下眉:“怎么是他?”

  “怎么玉华,你认识台上那人?”方玉华的舅妈敏锐地察觉到什么。

  “认识,他是我一朋友……”

  也就在方玉华跟她舅妈悄声交流之际,杨棠心头一突,连忙加紧了喊价:“……三…号料底价一千六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请报价!”

  三号楼不如前两块料子,但经不住它的体积有近排球大小,所以价格自然不低。台上杨棠一报底价,下面就有玉石商接茬道:“我出两千万!”

  “两千三!”

  “两千五…”

  “两千六!”

  “三千(万)!!”

  飞快攀升的叫价算是让方玉华一行后进来围观的人傻了眼。半晌,方玉华舅妈才回过味来,咬方玉华的耳朵道:“台上那不是你朋友吗?等下抽空问问他,看他那里还有什么高档明料没……”

  .

  (新的一天,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ps:俺最近身体不适的情况下一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上架,昨天与责编商量了一下,本周末婐奔上架,实在有够寒碜,不过上架后,俺会保持全勤每天两更,这已是极限,望书友们包容!!

  ps:应广大书友要求,o15虐流浪猫狗情节已改!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609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