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293 欲独享成果(求订阅!)

293 欲独享成果(求订阅!)

  结果直到睡着,杨棠心头也没有什么“所求之明悟”升起。

  进入梦乡后,梦境提示果然来了。

  [时节符合,农历二月初二,青龙节。]

  [地藏梦境简化中……]

  [从今往后,每月只有一梦。]

  [地藏梦境即将正式开启!]

  [宿主无所求,可以将本次梦境累积到下月梦境,最大累积数三,是否累积?]

  “是。”

  杨棠在梦境中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然后一夜无梦,睡到天亮。

  起床后,打了两趟麒麟蔽日拳,舒展了全身筋骨,杨棠这才开始洗漱、弄早餐。

  正吃早饭时,杨棠手机响了,方玉华来电。

  皱了下眉,杨棠还是接通了电话:“喂!”

  “你……你从仰光回来啦?没、没事吧?”方玉华惊讶之中带着几分小关心和小高兴。

  杨棠不动声色道:“怎么?我不该回来么?或者说我回不来了?”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提前离开其实是我舅妈的意思。”方玉华有点内疚道。

  “呵呵,鬼知道是不是她的意思!”杨棠冷笑不止,“你找我有事?”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谢了……你家门槛太高,我可高攀不起!”杨棠哂道。

  “你……懒得说你!”方玉华似有点生气,“其实电联你,是想跟你打听一下,唐晟去哪儿了?”

  杨棠闻言,心头一动,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唐老鸭那家伙被你给害死啦!”

  “唐晟死了!?”方玉华的嗓音变得尖细,“他、他怎么死的?”

  “还能怎么死的,脑袋上挨了颗花生米,就跟死狗样躺在了路边……”

  “不对,你骗我吧?听你的语气一点都不伤心!”方玉华疑道。

  “我跟唐老鸭其实只有一点钱份上的关系,顶多拜山的时候多给他烧几张纸,我为什么要伤心?”杨棠冷漠道。

  方玉华:“……”

  “好了,不跟你多说了,挂了!”

  锁上手机后,杨棠就开始偷笑,边吃边笑,老半天才把早餐吃完。随后,他也不去学校,继续研究西姆猜想剩下的那几道推导公式。

  这一研究就到了傍晚,六道公式杨棠已推算好了四道,他动动僵硬的脖子,打开电视关注体育新闻时正播西甲进球集锦,这才省起昨天教训国米球衣男一伙的事情。

  想了想,杨棠随手朝窗户方向招了招手。很快,三只细蚊嗡嗡飞来,落在了他的手背上,却并不吸他的血。

  高级虫分身术!

  杨棠与三只细蚊心电感应了一阵,仔细交代具体事宜,随即便让它们飞出了房间,往京大找国米球衣男去了。他命细蚊分身监控国米球衣男一个月,相信这么长时间,若真有幕后指使者的话,应该会露出狐狸尾巴!

  做晚饭之前,杨棠又扪心自问了一下“明悟”关于梦境缩减的事情。梦境答曰,新的梦境危险等级高于之前的梦境,因此获得的“所求能力”也会相应增强。

  当然,由于梦境缩减为每月一次,并且只会保留原先每月梦境的首个节气,可谓“损失惨重”,比如,农历腊月(十二月)就有腊八、尾牙、祭灶、除夕四个节气,缩减以后,只会保留腊八节的梦境,这样一来,杨棠可能获得的“梦境能力”自然也会相应减少,不过单项“梦境能力”当会有所增强。

  弄了顿丰盛的晚饭吃过之后,杨棠洗了个澡,继续研究西姆猜想的公式直至午夜时分,本来他是想把剩下的两个公式一鼓作气都给推导出来的,没曾想最后一个公式还得引用两篇最新的论文,否则直接展示过程,没人会认为该公式成立。

  “那两篇论文似乎是我上次在图书馆没能成功借阅的三篇之二?唔……这就有些难办了?”

  其实如果杨棠把西姆猜想已完成的推导部份提交给学校,应该很快就能借阅到剩下的论文,但那样一来,一旦西姆猜想的全部推导完成,恐怕在署名方面就会多出好几个闲杂人等的名字,甚至于杨棠的署名会很靠后,更无耻一点还可能被拿掉。

  也许有人会说,哪有那么黑的,可实际上,此类事情国内外院校都偶有发生。正因为有这样的担心,所以杨棠才会关门打狗、独自研究,而这都完成百分之九十五了,他自然不可能把即将成熟的果实分享出去。

  “算了,明天到学校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从老商(班主任)那里弄他的教师借书证来用一下,应该不成问题!”

  “当然,能不惊动老商那是最好……”

  转天,杨棠驱车到了学校,一上午都没怎么留心听课,尽琢磨怎么弄到更高级的借书证了。

  叮叮叮……

  下课铃响,杨棠行尸走肉般往食堂而去,刚到食堂门口就听到一个女声在叫他:“杨棠!”

  抬眼一看,赫然是陶妤妃,她今天穿了一身女士小西装,看上去英姿飒爽,还隐约带着三分女王范儿,简直是亮瞎众男生的狗眼啊!

  杨棠嘴角抽抽,本想径直走掉,最终在陶妤妃的瞪视下,还是走了过去,撇嘴道:“干嘛?”

  “喏,光盘行动,从你我做起!”说话间,陶妤妃递过张传单到杨棠面前。

  杨棠接过传单扫了一眼,哂笑道:“你怎么想起发这个东东了?”

  陶妤妃凑近他,压低声音道:“我是学生会的,这不被临时抓差来了嘛!”殊不知这一举动看红了周遭无数男生的眼睛,然后杨棠被无数忿恨的目光万箭穿身。

  “你什么时候加入的学生会呀?”杨棠愣了一下,随即借书证的事,当下问道:“对了陶班,你的……”

  话刚起了个头,边上就有个也在发传单的长方脸男生打断两人道:“妤妃同学,我们正在完成学生会的任务呢,你专心一点好不啦?”

  “知道了。”陶妤妃蔑了那男生一眼,肃容纠正道:“秦震学长,我跟你不熟,你叫陶同学就好,请不要随便叫我的名字!”

  男生秦震闻言,面色微变,当即恶瞪了杨棠一眼。

  杨棠莫名其妙,心忖:你瞪我干嘛?正想说点儿什么,陶妤妃却推搡他道:“你快走啦,等下我发完传单再跟你聊!”

  “那敢情好,我替你打饭,等你!”说完,杨棠看也不看要吃人的秦震,自顾自地进了食堂。

  来到打菜的窗口,杨棠以毒辣的眼光挑了几样色香味俱佳的菜式,当然,这个“俱佳”是跟食堂里的其它菜式作比较得来的,而非真的就能入了“杨小当家”的法眼。

  买好菜品,用托盘端着,杨棠又去打了两盒饭,这才找了个靠墙的餐桌坐了下来。

  不多时,发完传单的陶妤妃就找了过来,笑盈盈道:“嘻嘻,今天你请我啊?”说着,旁若无人地坐下,看得周遭男生又是一片红眼病。

  “这顿不算请客。”杨棠摆手道,“你要真能帮上我忙的话,我亲自下厨为你做个四菜一汤又何妨?”

  “真哒?!”陶妤妃明眸大睁,立马追问道:“帮什么忙?”

  “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主要是我的借书证不够级别了……”杨棠遂把窘况说了一下,“你是学生会的,借书证应该比我高级吧?”

  陶妤妃闻言却摇头道:“我也是一年新生,借书证应该跟你是一样的……不过据我所知,研究生博士生还有老师这些的借书证应该是有区别的。”

  “那怎么办?我这事儿可不想惊动老师或者说校方!”杨棠苦恼道。

  本来他还可以采用黑客的办法,但那样一来,对于整个西姆猜想的推导过程无疑是个漏洞。至于联系远在美国的何佳妮帮他找那两篇论文,这时间一来一去恐怕得一礼拜,很有点远水解不了近渴的意思,毕竟推导过程早一天寄出早一天安心。

  “你干什么事了不想老师知道?”陶妤妃奇道。

  杨棠正想简略地解释一下,却见秦震端着个餐盘往这边走来,他立马改了话题:“陶班,你要觉得这菜实在不合胃口的话,那我们到校外吃点别的?”

  陶妤妃闻言一愣,正诧异杨棠前后的说词驴唇不对马嘴,就听到背后传来秦震的声音:“妤妃同学,原来你在这儿啊,咱们一块吃吧!”

  陶妤妃唰一下站起身,冲秦震假笑道:“我突然发现我不饿了,杨棠,打包,拿回去晚上你自己热一热,吃光!”

  杨棠当即应道:“好叻,那位清洁大姐,能帮我打下包吗?”说着,塞了五块钱过去。

  清洁大婶接到钱,特地去洗了手、擦干净,这才拿来一次性饭盒将杨棠点的菜全都装上,又套上塑料袋,递给了杨棠。

  “谢谢!”

  杨棠接过饭菜,和陶妤妃联袂离开了食堂,将秦震谅在餐桌旁干瞪眼。

  走在林上,杨棠本打算带陶妤妃去校外解决中饭,陶妤妃却突然眼前一亮,道:“有了…”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693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