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无限梦想 > 300 找到目标(求订阅!)

300 找到目标(求订阅!)

  杨棠缀上了李义,很快发现李义果不其然有了新的据点。

  这是一栋位于海滨的三层小洋楼,跟金鲨娱乐城在同一片海滩上,相距不超过三公里,开车只要几分钟就能到。

  杨棠眼瞅着李义进了小洋楼,并没有过份靠近,而是凑拢到一定距离后,匍匐在沙丘上,骤然闭合双眼,开启了最特殊的一个战场技能……

  [野兽感知]!

  野兽感知这个在《x战警》中并不出彩的异能在电影中表现出来的只是感应周遭是否有危险和敌意,并且能大概确定敌意的方位。可现实不仅如此,它甚至能在周遭环境毫无敌意的情况下感知到一定范围的活体数量(潜在敌意),比如眼前此刻,[野兽感知]一开,杨棠立刻感知到了以沙丘为中心,半径一公里范围内有三百多个红点,大多数都若隐若现,不用猜也能知道应该是沙滩上的小生物,其中在小洋楼范围内的红点有八个,这八个红点明显比沙滩那些红点亮多了,应该是人。

  不过八个红点中,有一个要稍显暗弱一些,而且较为远离其它七个红点。杨棠细细感知了一会,陡然睁开眼睛,嘴角泛起冷笑,自言自语道:“这下有点意思了!”

  与此同时,进到小洋楼大厅的李义召来了他包养的两个坐.台小.姐,粗鲁地扯过其中那个叫艳艳的,将她的头摁在胯下:“老子现在火很大!”

  见同伴艳艳开始卖力地工作,剩下那名小姐主动帮李义按摩起来。

  李义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但猛然想起什么,高叫道:“老旺!老旺!!”

  这时,一个光头墨镜黑西装出现在侧门处,用砂纸来回摩擦般的黯哑嗓音应道:“义少,我在!”此人予人最深的印象就是他光头左前额处有一道十字形的伤痕,略微凹陷,煞是狰狞。

  “问问我那些个住所究竟是怎么回事?”李义阴着脸子道,“刚才我在金鲨收到侯九的消息,他说天仙宫那边出事了,壁库被盗,损失了大把旧钞!”

  光头老旺闻言吃了一惊,要知道,天仙宫可谓李义麾下最奢靡同时也是安保最严密的落脚点了,那里的壁库藏有大量旧的欧元美刀还有新币,但最关键的是,李义有不少见不得光的账本也搁壁库里了,天知道那个吃了豹子胆的强盗会不会随手将账本顺走,又或者走之前拍了微缩照片也不一定,毕竟这种事关系到身家性命,怎么恶意猜测都不过份。

  “我这就打电话!”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老旺也不敢怠慢。

  李义继续享受着艳艳的服务,在老旺尚未拨通号码前,倏然又问了一句:“对了,姓严那小妞怎么样了?还不吃不喝么?”

  “半个钟头前刚给她吊完葡萄糖……”老旺回道。

  “千万别让她死了,也许明天最多后天,图拉达就会派人过来接她走,要是她挂了,那些生意不仅立马泡汤,我能不能保住小命还得两说呢!”

  “义少放心,姓严的女的还能撑住,而且下午的时候小吴想动她,被我剁了两根手指!”老旺道。

  “剁得好!小吴是吧?噢……噢!!”李义眼神阴鸷,却忽然用手按住了胯下艳艳的脑袋。

  老旺识趣地背过身去,正好电话接通了,他当即向对面询问起天仙宫失窃的细节来。

  而此时此刻……

  杨棠变成了一只身强体壮背脊呈沙滩色的鳄鱼,已然匍匐到了小洋楼的墙根下。背靠一根腰粗的原木,他开始变换回人形,同时灵敏的嗅觉闻到了一丝血腥气味,赫然就在头顶上飘逸着。

  彻底变回人形的杨棠不用抬头看也知道,他脑袋上是小洋楼二层的悬空露台,听上面传下来的细微脚步声,应该有两人正在露台上值守警戒,其中一个应该受了点轻伤。

  对杨棠来说,受伤好、受伤实在太好了……他立马施展出无形的[咒蛊毒]扩散上了二楼露台。

  不得不说,[咒蛊毒]在现实中实在是霸道无匹,只要在感染范围之内,哪怕仅只是呼吸也会中招,但是会爆发得慢一点,如果是有出血外伤的家伙中了[咒蛊毒],那么他的生死就由不得他自己说了算,而是在施咒者的一念之间,只需一个念头,要中毒咒者什么时候血液爆发,他就会什么时候血液毒发。

  果不其然,没过两分钟,露台上那个没外伤的家伙就感到胸闷气短脑仁发疼,忍不住开口道:“小吴,你盯着点,我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怎么了你?”被称作小吴的家伙随口关心了一句。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头晕!”说着,那人已然推开滑门,离开了露台。

  “哗……”

  滑门被小吴随手拉上。

  正当杨棠将欲动念引爆小吴体内的[咒蛊毒]时,就听他在露台上自言自语地嘀咕:“妈德,那姓严的小妞长得真是水灵,哪怕这些天不吃不喝,依旧动人楚楚,可偏偏老旺……”说到这儿,他的拳头紧攥的嘎嘣嘎嘣响,“不行,老子憋不住了,今儿就要奷了那妞,大不了不跟义少干了。”

  如此这般打定主意后,小吴不再犹豫,沿着露台西北方的户外走道上了三层,来到正西独立阁楼的偏门外,故作轻柔地喊道:“严小姐,你睡了吗?”

  只听阁楼内一阵锁链抖动。

  “呵呵,看来你还没睡,我进来啦!”说着,小吴取下了门上的链锁,可就在他想要推门时,“咳、咳咳!”却毫无征兆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

  一连串似乎无法停止的咳嗽令小吴下意识捂住嘴,全身佝偻起来向前栽倒……阁楼的门,吱呀一下,被撞开了。

  月光由门缝射入,终了在墙角,那处赫然蜷曲着一个干瘦的女人,被铁链锁着,素颜苍白,一双本该光彩照人的明眸凹陷得厉害,此时正死盯着栽倒在门口的小吴,丝毫不敢放松。

  此刻,小吴惊骇地发现他手上全是黑色的污血,立刻意识到中了毒,而且是剧毒。他当时就想进阁楼找药解毒,结果连起身都困难,手扣在门槛上借力,得,腕部严重撕裂,黑血汩汩直冒……

  干瘦女人看了一会儿现场直播后,身子就忍不住抖簌起来,因为小吴的惨状令她终身难忘。小吴不仅大口大口地咳着黑血,他拼力抠在门槛上想要拉扯身体前进的手突然从腕部断裂,断口处又是一大波黑血汹涌抛洒,他还不认命,双腿不停乱蹬,双膝隔着西裤不停地与地面摩擦,很快地上就擦出一大滩黑血来,然后凡是小吴身体与其它物体有接触或受力的部位都开始冒血,他越动、血冒得越快,很快他就没了动静,扑在那里,只剩皮肉还在微微抽搐、渗血……

  目睹了全过程的干瘦女人终于忍受不住小吴恶鬼般的死状,扯开嗓子惊叫起来,叫完之后,又开始对着墙角不停地干呕。

  同一时间,小洋楼内的李义和老旺俱都听到了西阁楼上的尖叫声。两人对视一眼,老旺爆喝道:“不好!老六、老七……”

  “旺哥,我在!”老七很快现身侧门处。可和小吴一起执勤的老六却偏偏没应声。

  老旺当机立断道:“看来真的出事了!老七,你护着义少先走,我去阁楼看看!”

  “是…”

  “是个屁!”李义突然爆了粗口,“阁楼里那小妞可是我的命,就算我要走,也得带她一起走!”

  话音未落,二楼楼梯口那儿蓦然出现一道人影:“那就都不要走了!”说这话的不是杨棠还有谁。

  “什么人?”老旺霍然扭身、拔枪,整个动作几乎一气呵成。

  可惜回答他的是一颗子弹,一颗弹头和弹壳还嵌在一起的子弹,没等老旺扣动扳机,这颗子弹就已在他的眉心开出了一个血洞。

  “啊啊啊啊——”

  正在旁边剥芒果的艳艳和另一个小姐全都尖叫起来,而看出厉害的李义和老七僵在原地,想要逃走,身体却不听使唤。

  “咚!”

  下一秒,侧门口的老七也吃了颗完整的子弹,人翻着白眼,后背倚着门框滑到地上,再也没起来。

  “啊!!”

  两女又是合声惊叫。

  杨棠撇了撇嘴,施施然步下旋转楼梯,冲艳艳两女叱道:“你俩谁再出声,下场跟他们一样!”

  艳艳和她同伴吓得不敢再出声,只知鸡啄米般点头。

  这时,看清杨棠样貌的李义喝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你叫李义’,没错吧?”杨棠揶揄道。

  “是我……你想怎么样?”李义略显诧异道,“你到底是谁?我完全不记得我有得罪过阁下。”

  “没错,之前我俩从未照过面,我跟你也不存在仇怨!”

  “那你跑到我家来干嘛?还杀我的保镖。”李义气得吹胡子瞪眼。

  杨棠哂道:“其实我也是受人之托,谁叫你绑了严冰,害我这么夜了还飞到马六甲来!”

  .

  .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wuxianmengxiang/6739098.html